然後第七日。

Zack如常到神羅屋敷地下室探訪Sephiroth,當他以為Sephiroth仍舊繼續瘋狂地閱讀資料時,意外地Sephiroth只是坐在資料室裡發出令人森寒的冷笑聲,並且沒來由便稱他為「叛徒」。

Zack固然對於Sephiroth的話感到困惑,可是相對之下,他對於Sephiroth的轉變更為震驚。

現在,他從Sephiroth的眼中只看到憎恨、鄙視與狂氣,昔日冷漠郤溫文的眼神完全不復見。

Sephiroth起來,站在書架前說:「從前,災難襲擊這個星球,你們的祖先避難去……生命由於躲藏著而得以延長。星球的危機以Cetra的犧牲而回避過去。此後,繼續安樂地繁衍的是你們,而Cetra則成為了僅存於報告之中的種族。」

Zack反問:「那跟你有什麼關係呢?」

「你還不明白?」Sephiroth抬起頭道:「從二千年前的地層發現名為Jenova的古代種,然後是Jenova計劃。Jenova計劃……就是要創造擁有古代種……Cetra能力的人類……我就是被創造出來的人。」

「創、創造!?」Zack睜大眼睛,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然後,Zack便聽到Sephiroth說他正是由前Jenova計劃的負責人──Gast博士所創造出來。

Zack只感到匪夷所思,正當要追問之際,Sephiroth只拋下一句「要去見母親」便離開資料室。

當Zack離開資料室回到屋敷二樓時,已不見Sephiroth跟Cloud的蹤影。心中突然冒起的不祥預感使他不作遲疑,立刻返回到村莊,只見村莊已陷入火海之中!

Zack很想告訴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實,可是熊熊烈火的刺目紅光與及那熾熱使他不得不相信,眼前所見的都是真實……

這時候,Zack聽到孩子的嚎哭聲,原來他的母親被困於火場之中。

把男孩母親救出後,Zack著他們馬上離開村莊,然後就在通往後山的村口上,發現Cloud的蹤影──他受傷倒卧地上。

Zack忙不迭奔上前把他扶起,只聽見Cloud以微弱的聲線低喚:「Sephiroth……」

難道,這是Sephiroth所為!?

悲傷與憤怒在Zack的體內充斥著,他把Cloud安置好後,便四出搜尋Sephiroth的蹤影。

然後就在後山小徑的梯級前,Zack看見Sephiroth站於業火之中……

「現在……我來迎接你啊。」Sephiroth低喃著,然後抬起頭。Zack看到他那湛藍色的眼瞳映照著火紅的光影,眼底裡充滿著邪氣與瘋狂。

最後,Sephiroth持著正宗,於火海中消失……

Zack離開前,倏地回望著火海中的Nibelheim、村民們的屍首:「太殘忍了……Sephiroth……實在太殘忍了……」

即使週遭的火焰帶著高溫,可是現在的他只感到心寒。

Sephiroth已非當初Zack所崇拜的英雄,更不是與他一起共事的前輩、隊友。Zack知道,這是作出了斷的時候。

**

Zack越過火堆,從Nibelheim村後的小徑奔往Nibel後山魔晄爐。

Sephiroth說過要去見母親,Zack馬上就聯想起魔晄爐核心裡那間刻上Jenova名字的房間。

難道,他的母親真的在那兒?

途中,電郵的訊息響起,Cloud在電郵上寫著:

『Zack!現在你在哪兒?

Sephiroth在村中放火,Tifa爸爸和Tifa似乎去追尋Sephiroth。

請你阻止他們二人!!』

Tifa父女都走去找Sephiroth報復嗎!?他們絕非Sephiroth的對手。

果然,當Zack來到魔晄爐的核心前,便發現Tifa父親伏屍地上,可是他郤不見Tifa的蹤影。

Zack衝進核心後,Tifa倒卧一旁。聽到聲音的她勉強睜開眼睛,看到Zack。

Zack馬上衝上前並在她跟前蹲下慰問:「是Sephiroth幹的嗎?」

正當他要把她扶起之際,Tifa強忍著痛楚轉過身背向他。

Zack不需多問亦知道一切都是Sephiroth所為,他亦明白她一定在憎恨著他們這一幫為村莊帶來災禍的外人了。

他無奈地退開並跑上梯間,郤忍不住停下腳步,他滿目歉意回望Tifa,只聽到虛弱的她帶著滿腔恨意說:「討厭,神羅也好SOLDIER也好你也好,我討厭你們!」

為什麼Sephiroth要禍及無辜?

心裡抱著這疑問的Zack充滿悲憤,他衝到Jenova房間前拔起巨劍,然後大喝一聲,把門狠狠劈開!

進入大門後設施內,Zack看見Sephiroth正站在粗大的輸送管道末端上。在他的面前,豎立著一尊金屬鑄造、展開巨大鋼羽的女性塑像。

Sephiroth如獲至寶一樣,詭異的神色被溫柔的微笑所取代,他對著塑像呢喃:「母親,我們一起把這個星球奪回來吧。我想到一個好主意,我們去約束之地吧──母親──」

「Sephiroth!!」Zack從後方朝著他喝道,並緊握著拳頭喝斥:「為什麼要殺死村民?為什麼要傷害Tifa?答我,Sephiroth!」

「嘿嘿嘿。」Sephiroth沒有回答,郤發出使Zack感到刺骨的笑聲。Sephiroth目不轉睛地對著塑像道:「母親,那些傢伙又來了。母親憑著優秀的力量和知識,註定成為這個星球的支配者。」

「可是那些傢伙……」Sephiroth詞鋒一轉,瞟了Zack一眼,續道:「那些沒用的傢伙從母親手上奪去這星球。可是,我已經不再悲傷。跟我一起走吧──」

說著,Sephiroth張開雙手,把雕塑扯脫,電線的根部強行被扯斷,迸發著重重火花!

Sephiroth把雕塑拋開後,笑道:「終於見面了,母親──」

在雕塑之後,原來隱藏著一副容器。容器裡面正泡浸著一副與人類略有相異的赤裸女性軀體,而Sephiroth腳下的輸送管道正源源不絕地供給著營養液到她的體內。

此時,Zack注意到,她的頭上戴上了一片名牌,名牌刻了Jenova名字──她正是Jenova的正體!

像在回應著Sephiroth的說話,她的雙瞳倏然張開,發出妖異的光芒……

Zack步向Sephiroth的身後,並單手把巨劍架在他的頸側:「Sephiroth!你到底幹了什麼!」

Sephiroth沒有回應,郤突然轉身一砍,Zack立時以雙手緊握著巨劍並連忙退後。雖然Zack成功避開攻擊,可是手心郤隱隱發麻。

Zack抬起頭沉痛地說:「Sephiroth,我信賴你──」

說罷,Zack躍起朝他一劈,Sephiroth輕描淡寫地橫架著正宗便把巨劍格住並拂開,失去平衡的Zack立時墮於設施之下!

可是,Sephiroth並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他一揮正宗,一道銀白色的劍氣便朝Zack迎面而來!雖然Zack及時格去劍氣,可是這郤使反他墮勢更急。

終於,Zack落於平地之上,他所立之處是強化玻璃橋道,離玻璃一公尺之下則是鋼鐵建造而成、更為窄小的橋道。在橋道的下方,閃耀著碧綠色的光芒──那是深不見底的魔晄池。

在玻璃橋道的盡頭,一道鋼門之上掛上了一塊刻上『初動[μ]-εγλ 1968兵器開發會社神羅製作所』的名牌。根據名牌提到的年份與神羅的前稱,這兒早於三十四年前便存在。

當Zack踱步至橋道中央,突然感到周遭氣氛轉變,他回頭一看,Sephiroth已徐徐降下,並以充滿殺意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

Zack知道,如果他稍作心軟,就必會命喪此地。他使出全力,面對至今為止最強的對手。

Zack衝上前連番攻擊,可是Sephiroth郤如鬼魅般突然消失,然後又突如其來地在其身後現身!

Zack連忙退後,然後就趁這一剎衝上前攻擊。

中擊的Sephiroth馬上以他的名技──八刀一閃作回應,他以驚人的速度向Zack一劈,Zack及時以左臂扺著巨劍劍背,擋掉第一刀,並隨即躍起。

Sephiroth緊隨其後躍起並向他連砍三刀,Zack擋去攻勢的同時被衝力彈至更高處,而落在地上的Sephiroth右手一撐,再彈至Zack之上,然後俯衝而下向他狠狠一劈,Zack中招倒地!

Zack起來後連忙回復體力,心裡暗忖──這就是Sephiroth的真正力量?

二人持續交鋒數回,並同時退後。

Zack在喘息的同時,走到Sephiroth面前,把巨劍指向他道:「不,你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Sephiroth。」

他所認識的那個會懷愐好友相聚、會暗地裡體恤下屬的Sephiroth已經死掉,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個濫殺無辜的殺人魔頭……

Sephiroth郤不以為意,他張開臂彎說:「我是被選中者──被選中為這星球支配者的存在。」

說罷,他把正宗舉至面前,右手往劍身一抹,再把正宗狠狠刺在玻璃上,一發刺目的劍氣自地面向Zack迎面而來!Zack連忙以巨劍擋去劍氣的同時,劍氣的衝擊郤震碎了二人所站的強化玻璃,他們頓時落於下方的橋道上!

由於鋼造的橋道比玻璃橋道還要狹窄,二人能夠移動的空間大幅減少。

Sephiroth再次連番進擊,這一次的攻擊比剛才更緊密更狠,Zack漸漸感到吃力。終於,Zack以巨劍把Sephiroth擊到後頭,他亦站在橋站上的另一盡頭,二人各據一方。

Sephiroth露出鄙衊的冷笑,然後把正宗平舉、劍尖指向Zack;至於Zack則雙手握緊手中巨劍,他的心正在狂跳,呼吸越趨急促。

驀地,Sephiroth向Zack挺刺,然後橫揮正宗,Zack立即躍起,返回Jenova房間。

此時,Sephiroth亦從房間裡翩然而降,他以正宗用力朝向他一劈,巨劍與正宗交鋒時拼發出刺目的光芒。

Sephiroth再往正宗上使勁,終於巨劍被甩出去,而衝力更使Zack被飛彈到房間外,餘勢使他倒在冷硬的地面上並從梯間滑下!

Zack嘗試強撐起身,可是木無表情的Sephiroth已視Zack為強弩之末,轉身便步向Jenova,而巨劍則在Sephiroth面前落下,畢直插於地上。

走到容器面前,Sephiroth露出溫暖的笑容,他要伸出手把容器打開,迎接他的「母親」。

這時候,一道身影悄悄出現,他越過Zack,抽起插於地上的巨劍。這個持著巨劍的人──神羅兵急步上前,就在管道上從後向Sephiroth橫腰一刺!

想把母親帶走的Sephiroth還沒來得及觸碰容器,他只感到腰間傳來劇痛,而面前的容器則被巨劍刺出裂痕。

他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回頭,而神羅兵更將巨劍刺得更深!

Sephiroth不能相信自己輕易把Class 1st的Zack輕易擊倒,郤竟然會被一個藉藉無名的神羅兵偷襲成功!

神羅士兵把劍抽掉後,Sephiroth倚在容器倒下……

神羅士兵離開Jenova房間,便脫下頭盔。他──Cloud終於將Sephiroth手刃,報了滅村之仇。然後,Cloud連忙走到Tifa身旁,觀察Tifa的傷勢。他輕撫著她那微涼的臉,可是她已奄奄一息。

兩年前他曾在星空下於水塔上跟Tifa約定,他要加入SOLDIER,成為像Sephiroth一樣偉大的英雄,而且要在Tifa遇上危險時拯救她。可是由於自己的無能,他不但未能成為SOLDIER,而且更未能及時拯救她……

此時,上方傳來沉重的腳步聲,Cloud抬頭一看,只見Sephiroth左手握著正宗,右手抓著Jenova的頭顱蹣跚地走下來。

他一看到樓梯旁邊的Cloud,滿目憎恨並且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字道:「像你這樣的人──」

他竟然會被一個普通士兵偷襲成功,對他來說簡直是莫大的屈辱!

「Cloud,」Zack的聲音響起,Cloud抬頭看見俯卧梯間的他抬起頭並氣若柔絲的說:「殺掉Sephiroth──」

Zack的話如強心針般,Cloud聞言,他溫柔地把Tifa放下後,便執起身後的巨劍,奔至梯級前疾呼:「Sephiroth!!」

然後,Cloud迎向Sephiroth,躍起一劈!

可是,即使Sephiroth受了重傷,在正面迎擊的情況下,二人的實力仍然過於懸殊。Sephiroth從容地舉起正宗,將巨劍格開的同時並將Cloud摔進Jenova房間!

Sephiroth回頭蹣跚地返回房間裡,他握著正宗朝Cloud的胸口狠狠一刺,貫穿他的胸膛!那貫徹全身的刺痛使Cloud禁不住發出呼號。可是Sephiroth似乎仍不滿意,他把正宗連同Cloud舉起,並憤怒地叫道:「別得意忘形了──」

可是,Cloud抬起頭,他對Sephiroth的恨意讓他產生超越常理的力量,他反握正宗,並反客為主把Sephiroth抬起!

Sephiroth完全沒料到他會有此一著,不禁雙目怒睜,語氣帶著不可置信:「怎麼會,不可能──」

Cloud強忍著痛楚,然後咬緊牙關,狠狠把Sephiroth一摔,摔到容器的旁邊!容器的機器與Sephiroth相撞之下發出火花,然後Sephiroth墮進魔晄池中……

不久,Zack雙手撐起,便看見Cloud受著重傷,東倒西歪的走出來,最終他支持不住,就在樓梯上倒下並滑在Zack面前,昏死過去。

Zack伸出手嘗試觸碰僅數吋之遙的Cloud,他由衷地讚賞道:「Cloud,幹得好──」

說罷,他亦同告昏倒過來。

良久,Zack在意識迷糊之中看到一個穿白袍男子正在為自己觀察,然後步至躺於擔架上的Cloud面前。

然後,Zack只聽見那白袍男子以似曾熟悉的刺耳嗓子說:「這個男的,太有趣,實在太有趣。可以作為新的樣品啦。」

之後,Zack再度失去意識。

 [u]-εγλ 0002年10月1日,這一天,完全扭轉了「他」跟「他」的命運,並開始了二人的夢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第八章(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