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使的夢想只有一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anora村空襲事件結束的三個月後,Wutai的餘黨亦終於被神羅鏟除,而神羅亦開始著手Wutai的魔晄採掘計劃。

「Angeal,戰爭已經結束了。大家都很高興,可是我──」站在SOLDIER樓層的大堂窗前,Zack正在發呆。

身為戰役中的一員,Zack並沒有為此而感到高興,只因腦海裡不斷縈繞著Angeal的片段……

……那把劍是我家的驕傲啊。

……相比劍,你比較重要──只是一點點而已啦。

想起Angeal母親告知巨劍的意義,想起Angeal以巨劍把自己拯救過來,他低頭閉目:「你去了哪兒啊──」

這時候,手機響起,把他從沉思中喚回現實:「嗨,我是Zack。」

「很久不見了,Zack。」Sephiroth的聲音響起。

Zack馬上把他的聲線認出,驚訝道:「Sephiroth!?」

對於他的訝異沒感意外,Sephiroth只通知說:「過來Lazard的房間。」

「知、知道。」Zack收起手機,便準備前往司令室。

才要邁步離開,Zack的手機響起郵件的音號──是Kansel傳來了郵件。他在問Zack最近可曾見過那個穿白衣、束黑髮辮子和戴眼鏡的科學部門部長寶條博士,他正是確立SOLDIER創造方法的人,並因而在廿年前的部長爭奪戰中勝出。

聽說最近他都留在SOLDIER樓層的訓練室裡作研究,可是對於滿腦子想著Angeal的Zack來說,他當然沒留意到誰是科學部門部長。

來到升降機前,Kansel剛好從升降機出來。

「嗨,Zack。」Kansel打招呼,上前道:「戰爭終於結束了哦。」

Zack聞言,雙手叉腰,神氣的說:「是啊,你該聽到我的奮戰吧?」

可是Kansel郤露出疑惑的表情:「在社內報章完全沒有提過你啊,不過電視上倒有提及『多得Sephiroth的奮戰』。」

Zack翻閱手機郵件,果然,在神羅社內報發表的社長終戰宣言中,從頭至尾都沒提及過自己的名字。

完全遭神羅忽略的Zack知悉殘酷事實,臉上的神氣蕩然無存:「難道,Sephiroth在B隊……」

Kansel倒是早就看化神羅的作風,他安慰著Zack:「算了吧,英雄只是傳謀所營造出來呀。」

「……別破壞我的夢想啊。」Zack還以為經歷此戰會成名,禁不住垂頭喪氣。

Kansel說:「別意志消沉啦,提起精神吧。」

無奈的Zack只得調整好心情,然後乘升降機到專屬SOLDIER司令室的樓層去。

甫進司令室,Zack便看見Sephiroth斜倚在左方的辦公桌前閱讀文件,他只是抬頭輕瞟Zack一眼,便繼續低頭閱讀。

Zack走到司令室中央的辦公桌前停下,而坐在桌後的Lazard聽到腳步聲,轉過身微笑宣佈:「恭喜你,從今天起你已晉升為SOLDIER Class 1st。」

「咦──」Zack腦裡頓時一片空白,他一臉茫然地張開掌心,臉上郤毫無喜悅之感:「可是我郤高興不來──」

他還記得是Angeal推薦他升格成1st,現在被薦者已經成功晉升了,可是推薦人又身在何處?

「也難怪,太多事情發生了。」Lazard支著下巴,似乎對於Zack的悶悶不樂甚為理解;至於Sephiroth,聞言亦不禁回望著Zack一眼,或許由於大家所想一致?

Lazard也不作廢話,便開門見山說:「Zack,雖然緊急,但我有事要拜託你。」

「你又把任務強加到我身上嗎?」Zack回頭問Sephiroth。自上次拒絕任務後,Zack少不免對他有點成見。

Sephiroth抬頭看著Zack,輕笑一聲便說:「不好意思。」

「算了吧。」Zack別過臉抱著胸回應,裝作滿不在乎。

「那,不過說明任務內容之前,Zack……」察覺到氣氛不對勁,Lazard立時改變話題:「就先去簡報室換上Class 1st的制服吧。」

Zack返回四十九樓,檢查了簡報室裡的SOLDIER裝備間,果然裡面已準備好了Class 1st的制服了。看著這套跟Angeal一樣的制服,Zack心裡百感交集。

他把制服換好後,一名專門負責魔石研發的研究員出現,特意前來教授Class 1st尊享的魔石合成法。

才學好合成法,Zack收到社內報的人事通告──Angeal跟Genesis都被會社判定為身故。可是Zack心知肚明,他們已被會社視為叛徒了。

讀畢郵件後,Lazard致電來了。

「換好制服了?」Lazard問道。

Zack回答:「嗯,也學會了魔石合成!」

Lazard說:「那麼返回司令室去,我要告訴你這次的任務內容。」

「了解!」Zack說罷便掛線。

離開簡報室後,留在SOLDIER樓層的同僚一看到Zack的Class 1st裝束,無不表示驚訝。一個夢寐以求、SOLDIER的最高官階,竟然由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小伙子擔任,再加上適時官方宣佈Genesis和Angeal殉職,在恭賀他晉升的同時,亦不得不令人大嘆時勢造英雄。

同僚們在恭賀的同時,除了提到最新消息如反神羅組織AVALANCHE的活躍、科學部部長寶條博士前來訓練室收集實驗數據外,少不免提起已宣佈為殉職的Genesis和Angeal的種種──Zack這才得知Angeal的母親從前是神羅科學部門的研究員,而參與部份正是製作SOLDIER拷貝的研究。

不久,Zack返回司令室。

「會社決定,把Genesis及其麾下,」Lazard站起來,凝重宣佈:「與及Angeal剿滅。」

Zack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緊皺著眉,按著胸口說:「由我執行!?」

Lazard避開他的目光,轉身道:「不,會投入神羅軍。」

「那,我呢?」Zack不由得一呆,他攤開手上前追問。

Lazard回望著他,終於說出真相:「你不獲信任。」

至於身處後方的Sephiroth,他一邊踱步一邊補充:「SOLDIER的同伴意識會阻礙行動。」

Zack雙手按在桌上,垂首朝向桌面的他滿是不憤:「這叫阻礙行動!?」

Sephiroth聞言,他停下腳步並對Zack說:「所以我也會出戰。」

「去剿滅他們?」Zack緩緩回頭,眉頭深鎖。

Sephiroth正要回應之際,大樓突然傳來巨響!室內由於警報系統啟動而亮起紅燈及響起警報訊號。

「是入侵者。」Lazard雖然露出凝重神色,郤似是意料之內。

Zack問道:「在哪兒!?」

「是這兒!Sephiroth負責社長室!而Zack則負責正門。」Lazard馬上下令。

「交給我吧。」Zack點頭回應,然後與Sephiroth往升降機進發。

可是升降機竟在停下來了,Zack離開升降機一探,便見彷似神羅出品的機械裝甲竟把SOLDIER樓層搗亂了!Zack把敵方消滅及拯救同伴後,便繼續乘搭升降機到二樓。

二樓在泛著警報燈的紅光下,原來裝璜華麗的大堂受到裝甲及機械所破壞。雖然神羅兵相繼出動,可是在敵方的強力裝備下,士兵紛紛中擊倒下。

Zack馬上把機甲認出,衝上前道:「為什麼神羅的兵器會來襲擊總部啊!?」

與此同時,一個Genesis.拷貝突然撲出,並站於機甲旁邊。Zack立時了然過來:「是Genesis所為嗎!」

把敵人消滅後,Zack站在梯級上,就看到大樓入口已被轟成大窟窿。敵人魚貫而入,在地面作戰的士兵都不敵於機甲而遭擊斃。

「可惡!一個接一個出現嗎!」Zack說罷,便衝向敵方去。

Zack把洶湧而來的敵人逐一消滅後,定睛看著倒地的Genesis.拷貝。這時候,Sephiroth亦完成保護社長的任務,前來會合了。

Zack說:「Sephiroth!侵入者是Genesis.拷貝。」

Sephiroth郤似乎並不意外:「或許,這是Hollander所指使。」

「他是誰?」Zack還是首次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

Sephiroth低頭看著拷貝道:「盜取拷貝技術後失蹤的神羅科學家。」

Zack馬上會意過來:「Genesis跟那個叫Hollander的傢伙聯手合作嗎?」

「恐怕如此。」Sephiroth轉過身,不讓他看到自己一瞬間的不安。

Zack雙手抱胸,滿腹疑團。他實在想不通兩人的關係:「他們兩人的目的是……是什麼?」

「Hollander在科學部門的主導權爭鬥中慘敗,因此對神羅懷恨在心,圖謀報復也是正常。」Sephiroth回答。

在Sephiroth的眼中,只有早已離世的Gast博士才稱得上是偉大科學家,至於科學部門的權力鬥爭中勝出的寶條,只是一副會行走的複合物而已。當然,敗於其手上的Hollander,亦只是一個愚不可及的傢伙。

Zack聽到一切災禍竟由無聊的權位鬥爭引起,感到沒趣的說:「無聊透了。那麼,所以Genesis跟他合作幹這種事?」

「雖然不想相信……」Sephiroth低頭,額前的髮絲垂下,把他的表情都掩蓋住了。
「那麼,就不要相信。」Zack馬上接下話。同樣地,他不想相信Angeal與他們狼狽為奸,所以,他決定不信。

Sephiroth回望著Zack──Zack那單純而堅定的眼神,讓他彷彿看到某人的影子。

「沒錯。那麼,Zack,在八番街亦目擊到Genesis.拷貝。」Sephiroth往門口前進,並回頭說:「走吧。」

**

離開神羅大樓,就在不遠處的八番街噴水廣場上,二人便看到Genesis.拷貝和裝甲在街上大肆作亂。

Zack四處張望,看到街道上的慘況叫道:「啊,太可怕了!」

「分頭行動。」Sephiroth說話的同時,越過他前進。

Zack點頭道:「了解!」

才要前進,前路就被Genesis.拷貝所阻擋著。

Zack越過Sephiroth,然後衝到拷貝面前停下,並對後頭的他說:「好,這兒交給我吧,你先走!」

說著,他拔出長劍,他要好好在Sephiroth面前展露一下實力!

可是,Sephiroth突然越過他朝向敵方衝去,Zack回過神來,一眾敵人已經倒下!

Sephiroth若無其事地回頭說:「你有說什麼嗎?快點走吧。」

Zack再一次親眼目睹Sephiroth的實力。果然,在Sephiroth面前,Zack根本就沒有獻技的機會。

接著,二人分頭行事,Sephiroth負責清理噴水廣場南部,而Zack則負責噴水池四周。
當Zack走到噴水池附近,便看見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棕髮少女正被Genesis.拷貝所包圍。

「小姐,大危機啊!」Zack向著少女大叫,便衝上前。

他正要拔劍相助之際,郤被突如其來的男子以電擊棒攔阻住。男子雖然同樣穿著黑色西裝,郤不修篇幅,配以凌亂而火紅的頭髮、兩額的火紅色刺青,完全給人不正派的感覺。

男子一邊以電擊棒敲著肩膀,一邊踱步,然後指著他:「八番街由Turks負責的說。」
此時,另一名Turks男成員在Zack身後出現,默然不語地與紅髮男子共同站於水池前戒備。他衣履整齊,頭頂光滑如鏡,戴上黑眼鏡時露出一副深不可測的模樣,與紅髮男子成強烈對比。

還沒搞清楚狀況,腳步聲從Zack後方響起,他回頭一看,Tseng出現了。

「現在不是這種時候!」Zack看見二人淡然自若,竟毫無上前營救之意,於是改向Tseng勸說:「Tseng,你說點話吧!!」

Tseng還沒回應,光頭男子便回頭以低沉的聲線回答:「若果是她的話就用不著擔心。」

「咦?哎呀──」Zack還來不及理解,回頭便看見少女已把敵人全數擊倒,對於少女的實力大表驚訝。

Tseng倒是對於少女的實力毫無疑問,他向兩名成員問道:「其他地區的情況如何?」

紅髮男子Reno揮揮手道:「Midgar中就只有怪物的說。」

「SOLDIER也陷入苦戰當中。」至於光頭男子Rude則冷淡地回應。

「Reno,Rude。」Tseng望向二人。

Reno似乎馬上會意過來,他露出無奈的表情道:「明白的說。」

Tseng對他說:「拜託了。」

Rude點頭道:「了解。」

然後,二人便經由身後的上行樓梯往壹番街車站方向離開。

「就連Turks也要出動嗎?」Zack抱著頭,無奈地目送著二人的背影離開,似乎敵人數目之多已非SOLDIER與神羅軍所能控制了。

「因為SOLDIER已全數出動啊。」少女在後方回答。

「因為人手不足啦──嗯?」Zack挑著眉回應,然後才驚覺回頭道:「你也是Turks?」

「我叫Cissnei啊。」少女帶著笑意自我介紹。即使穿著老成的黑色西裝,還是看得出她比Zack更年輕,只是臉上集合了超越年齡的成熟與冷靜。

「我是SOLDIER的Zack。」沒想到Turks裡竟然會有這麼可愛的成員,Zack想也沒想便伸出手要握手。

這時候,Tseng郤不識時務,上前說:「Zack,你不是執行任務嗎?」

Zack聞言滿臉通紅,馬上尷尬得把手縮回,至於Cissnei見狀則忍不住笑了。

Zack別扭地解釋著:「我們的目的相同啦。這兒要我幫忙嗎?」

Tseng那會不明白他的用意,便回絕:「謝謝你的好意,可是──」

「哎,那我就放心了!」Cissnei則打斷他的話,輕揮一揮手,為二人打圓場。

「那麼,Tseng、Zack,待會再見。」她佻皮地朝Zack輕眨著眼,便往LOVELESS大道前進。

至於Tseng則提醒道:「搜尋那個叫Hollander的男人,若果發現他,就請確保他的性命。」

由於Sephiroth負責廣場南部,而Reno和Rude負責車站一帶,這兩個地區已無後顧之憂,於是Zack理所當然地前往LOVELSS大道巡邏。

**

來到LOVELESS大道時,Zack已失去Cissnei的蹤影了。

只是當他往左方一望,便看見一名男人正被裝甲攔擋住去路,驚慌無助的他瑟縮街角。

Zack上前解決敵人後,男子對他說:「不好意思,得救了!在這大道的盡頭,我見到那個襲擊城巿的蒙面人的首領。你是SOLDIER吧?請你狠狠地幹掉那傢伙啊。」

「這個給你!拜託你了!」說罷,他把手中回復品交給Zack便離開。

可是不久,一對母女驚惶相擁,他們被敵人所困了。

把母女二人救出後,驚魂未定的婦人上前道謝:「謝……謝謝你。」

至於女孩則慌張地對他說:「剛才,在這兒盡頭有一個穿西裝的姐姐救了我……可是之後,有一個看來很強、拿著大槍的人出現了……」

聽女孩這麼一說,Zack大概知道是誰救了她們──看來Cissnei遇上危險了。

婦人說:「為了讓我們逃走,她獨個兒對付那個男人。」

「求求你!哥哥,我把我的寶物給你,你要把姐姐救出來啊……」女孩說罷,便把藥品給他了。

「拜託你了!」婦人便帶著女孩離開險地了。

Zack依著女孩指示走到LOVELESS大道盡頭,突然上方傳來轟然槍聲,他四處張望,便見Cisnnei右手正拿著Wutai特有的手裡劍不斷躍後迴避槍擊,至於左手郤似乎因受傷而無力地垂下來了。

她正要放出手裡劍還擊的同時,手裡劍郤被敵人所發射的子彈擊中,彈到遠處,插在地上!

她右手掩著左臂傷處,凝重地回望著插於地上的手裡劍。

Zack立時擋在Cissnei跟前,並往敵人一望,才發現這個手握長槍、身穿紅革大衣的棕髮男子,樣貌與Genesis一模一樣!

可是他的眼神空洞,憑這一點Zack斷定他並非Genesis本人:「這傢伙也是拷貝!?這就是他跟那些蒙面的傢伙不同之處嗎!」

這個拷貝不單與Genesis造型一樣,實力亦遠超於一般的Genesis.拷貝。Zack把他擊倒後,拷貝蹣跚起來,並展開與Genesis一樣的黑色羽翼,試圖飛走!

Zack立刻反應過來,他抽出劍迅速朝拷貝背後一砍,拷貝登時斃命,而黑羽自翅膀緩緩飄落……

Zack看著屍首,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至於Cissnei則走到拷貝的翅膀面前蹲下。

「我在小時候呢,認為擁有翅膀的話就好了,擁有像天使般的翅膀。」Cissnei起來,一時間感觸的說。

「人要是有翅膀的話,那就是怪物了。」Zack聞言,似乎並不認同。他轉身背向她並抬起頭望向夜空,天空彷彿讓他想起Genesis在Banora村中展翅離開的一幕。

「翅膀是嚮往自由的人所憧憬之物,」Cissnei郤定睛望著地上的黑色羽毛,堅定地搖晃著腦袋:「決不是怪物的証明。」

擁有翅膀的話,就能逃離充滿枷鎖的地方,飛到廣闊的天空去……

Zack聽到她認真的一番話,心裡不禁被觸動。他回望著她,失聲一笑。

Cissnei話題一轉:「不愧是SOLDIER Class 1st呢,果然很強啊。」

Zack回應:「SOLDIER跟Turks不同,因為戰鬥是我們的工作呀。」

Cissnei上前問道:「這麼說來,謝謝相助啊。那麼,我去執行接下來的工作了,Zack也有其他任務在身吧?」

「任務……呀……有啊。」Zack這才想起還要先跟Sephiroth會合。

「之後再見吧。」Cissnei說罷便轉身離開。

適時,Zack的手機響起,是Sephiroth的來電。

「八番街整頓好的話,就來伍番魔晄爐。」一早便把負責區域處理掉的Sephiroth,現在原來已身處於伍番魔晄爐。

Zack問道:「有什麼消息?」

Sephiroth邊走邊說:「Angeal的目擊情報。」

想起Sephiroth在司令室還沒有表明主動同行的原因,Zack隱隱感到不安:「發現後就剿滅?」

「直至神羅軍正式行動前,雖然時間不多,可是我們還有時間。」Sephiroth停下腳步說:「在這段期間,就由我們來發現他們──」

「你要幹什麼啊!」Zack失控地朝著手機喝道。他以為Sephiroth為邀功而主動追捕二人,不禁大怒。

Zack突如其來的高聲量使Sephiroth不得不把手機自耳邊移開,不過他非但沒有生氣,嘴角還流露出淡然笑意:「讓剿滅失敗吧。」

Zack聞言大喜:「真的?」

Sephiroth回答:「嗯,是真的。」

「好極了!說不定啊!」Zack緊握著拳高呼,他沒想到Sephiroth竟然會有富人情味的一面。

有強者出手的話,一切應該不成問題吧?

聽到Zack孩子氣的叫嚷,Sephiroth不由得莞爾,然後收起手機繼續前進。

**

當Zack抵達伍番魔晄爐時,便看到在縱橫交錯的鋼鐵通道中,怪物四佈。

他在橋道上經過時,就感覺到上方的空氣不自然地流動著,他驀地抬頭,一頭狀似蜥蝪的怪物突然從天而降!

把牠消滅過後,Zack蹲下來觀察怪物,竟發現牠的頭頂上依附著Angeal的臉孔:「牠竟然長著Angeal的臉!?」

「也就意味著可能有Genesis以外的拷貝了。」Sephiroth迎面而來,越過Zack的身邊便停下步伐。

Zack回望著他的身影,等待Sephiroth的解釋。

過了半晌,Sephiroth突然回頭說:「在總部大樓的訓練室裡──」

「嗯?」Zack一時間會意不來。

「我們趁2nd不在的時候,偷潛進去大鬧一場,有Genesis、Angeal,還有我。」Sephiroth續道。

「果然感情不錯啊。」Zack想起Tseng曾說過只有Genesis和Angeal是Sephiroth的唯一朋友,似乎所言非虛。

「哼,大概吧。」Sephiroth面對著Genesis與Angeal似乎已聯手為敵的處境,便回想起一段或者不能復再的往事……

**

在神羅大樓SOLDIER樓層的訓練室中,三人趁著負責看守的Class 2nd不在,偷潛進去進行練習。

然後,三人挑選了黃昏時分的Junon海港大砲上,作為訓練場景。

「『深淵之謎,那是女神所贈之物。我等為渴求此物,飛起來。』」Genesis倚坐在一旁,並朗讀著他所喜愛的敘事詩『LOVELESS』;而Angeal則抱著胸靜靜站在摰友Genesis身旁。

至於Sephiroth,他握著正宗站在砲台邊緣,俯瞰著被斜陽映照得通紅的大海景色。不久,他帶著笑意回頭,走向二人。

Genesis繼續朗讀:「『在持續彷徨的心之水面,立於婉約漣漪上。』」

Sephiroth停下說:「『LOVELESS』第一章。」

「你很熟悉啊。」Genesis的嘴角翹起以表讚賞,他把書合上收進口袋裡,然後從鋼管上下來。

對於Genesis的譏諷,Sephiroth不以為意地微笑著,他指著腦袋,難得地譏諷道:「若果每天都在聽,即使千般不願也會記住了。」

說罷,他左手一揮正宗,週遭氣氛頓時變得緊繃。

Genesis亦不甘示弱,取出遍體赤紅的赤劍,在斜陽下發出炫目的光芒。

與此同時,Angeal亦取出長劍作準備,至於巨劍則一如以往地架在背上。

Angeal揚起粗眉對Genesis說:「嘻嘻哈哈的,就別舞劍啦。」

Genesis輕把赤劍向後一拂,淡然說:「是誰嘻嘻哈哈。」

說罷,二人一致衝上前,朝向Sephiroth躍起。

Angeal先作先鋒,繼而轉為Genesis攻擊,可是Sephiroth只輕輕擺動正宗,便化去二人的攻勢了。Angeal與Genesis相間不斷的夾擊似乎沒有造成優勢,Sephiroth周旋於二人之間游刃有餘。

如是者,三人的戰鬥在大砲上持續著,來自劍擊的鏗鏘聲響與刀光劍影並沒間斷。

Genesis朝Sephiroth作數下攻擊後退後,然後由Angeal補上狠狠一劈。Sephiroth成功避開之時,Genesis已於空中迴轉而下,向他一擊,只是劍招馬上又被格去。

Angeal再度攻擊,終於,他的劍身在與正宗的交鋒下迸發出火花,似乎它已承受不了接下來的攻勢了。

Sephiroth笑道:「那麼,就把你的玩具劍收拾掉吧。」

說罷,Sephiroth向著Angeal手中長劍施壓,Angeal見狀被迫退開;至於Sephiroth則揮一揮正宗,悠然自若。

對於Sephiroth面對二人仍處於不倒之勢,Angeal禁不住讚許:「不愧是Sephiroth。」

當他正要再上前迎戰時,Genesis突然伸出手把他攔阻住。

Genesis目光專注地瞄向Sephiroth道:「Angeal,讓開,我想跟Sephiroth決一勝負。」

「Genesis──」Angeal望著Genesis憂心的喚道,他知道Genesis下了決定誰也阻止不了。

亦不等Angeal的回應,Genesis已舉起佩劍,左手輕輕往劍身一抹,劍身立時出現充滿光芒的咒文。他滿臉凝重的說:「我也要成為英雄。」

世間上,人們就只知道Sephiroth是英雄,這使實力不下於他的Genesis心有不甘──即使Sephiroth是自己的朋友。當初成為SOLDIER並不是要成為像Sephiroth般厲害的人,而是要超越他,成為比他更強的人。

只要把Sephiroth擊敗的話,他也就能成為英雄。

Sephiroth嘴角微向上揚:「我沒所謂。」

「你那份充裕還可以維持到什麼時候?」說罷,Genesis衝上前,朝向Sephiroth用力一劈,Sephiroth格去劍招的同時並作出反擊。

Genesis亦不分示弱,他化去Sephiroth的劍招,再連消帶打地作出連擊,然後朝著Sephiroth頭上一砍,Sephiroth把劍輕輕往頭頂上一擺,兩劍交鋒產生刺目光芒的同時,二人貫注於劍上的力量已傳到Sephiroth身下,鋼板立時陷下!

Genesis退後再躍起,再與Sephiroth交鋒時,自兩劍所發出的光芒呈一白一紅成強烈對比。Genesis用盡全身氣力向他一砍,Sephiroth側身把正宗一擺,將劍勢擋去之餘再連番施以反擊。

Genesis退避繼而躍至半空,Sephiroth亦隨之躍起,展開空中戰。

從地上戰轉移至空中戰並沒有為Genesis帶來優勢,在Sephiroth連番攻勢下,Genesis漸漸處於下風。就在他自空中下降的一刻,他左手一揮,手中形成的火球不斷襲向Sephiroth!

可是Sephiroth或作閃避或作擋格,火球並沒有對他造成傷害。

突然,Genesis左手一收,火球竟如導彈般從後擊向Sephiroth,他立時被火球所包圍!而Genesis亦毫不留情,他掌心已凝聚著一團巨大的火球,似乎不把Sephiroth擊倒誓不罷休!

Genesis正要把火球擲向Sephiroth之際,左手突然被Angeal握著。Angeal提醒道:「住手!你想把大樓破壞掉嗎!?」

他就知道,Genesis只要下了決心要辦到的事情就會毫不顧及後果,即使是要兩敗俱傷……

「我只不過想成為英雄罷了!」果然,Genesis並不聽從Angeal的勸告,他格開Angeal的手,更把掌心的火球對準Angeal的臉轟去 。Angeal中個正著,身上冒煙的他徐徐墮下!

這時候,Sephiroth竟突破火球的包圍,他揮動正宗,一道接一道銀白色的劍氣已迎向Genesis。雖然Genesis以赤劍劈開劍勢,但劍氣的餘勢郤已把下方的巨砲一刀兩斷,威力令人駭然……

Genesis眼前空中戰不利,於是返回砲管上;至於Sephiroth則降落於被劍氣砍中、脫離主體的砲管上,Sephiroth的身影隨著砲管漸漸沉下,然後消失……

驀地,Genesis面前的砲管管身突然化成寸斷,隨之而來的是Sephiroth強而狠的攻擊!他似乎拿出真本領,每揮動一下正宗,砲管不住被削成鋼環脫落,墮進大海中。鋼管墮進大海是激起了如砲台般高的水花,至於砲台亦開始承受不住二人的攻擊而冒煙。

即使砲台要夷為平地,只要二人未分出高下,戰鬥似乎不會結束。

二人連番交鋒,Sephiroth一揮正宗,Genesis頓失平衡被拂退地上。

Genesis正要再作反擊之際,Sephiroth已從天而降。Genesis立時輕抹劍身,以冒著咒文、聚滿能量的赤劍正面迎擊,兩劍交鋒所造成的巨大衝擊使鋼板再度陷下。

二人打至忘我,沒完沒了,劍身越發耀目的光芒彷彿在宣示他們要拼死一搏一樣。

「到此為止!」正當二人上前再作一拼,Angeal衝上前喝道。他立於二人之間,以練習用劍格住Genesis的佩劍,至於背上巨劍則擋住了正宗。

「Angeal。」很久沒玩得這麼痛快的Sephiroth被阻了雅興,臉帶不悅。

「別阻我!」Genesis叫道,左手掌心發出銀白色的光芒,右手則不斷向著劍施壓。

終於,Angeal的劍抵檔不住,化成寸斷;碎片插中Genesis的左臂,加上強行抵抗衝擊,痛楚迫使右手放下赤劍按著左臂的傷處。

與此同時,週遭的景物消失,回復成訓練室的原貌,可是室內冒出火花並亮起警號,訓練室就這樣被嚴重破壞了。

Angeal緊張的說:「Genesis!!」

Genesis沉重的呼吸聲漸平復下來,他默默地掩著左臂的傷處,然後起來:「擦傷罷了,即使不管也會復元的。」

說罷,他提起赤劍,再度唸誦:「『即使在沒有約定的明天,也必定在你所站之處翩然歸來。』」

在二人關注的目光之下,Genesis黯然離開。

**

Zack聽罷Sephiroth的故事後,既為三人的對戰悠然神往,又不免好奇道:「那,他沒事吧?」

「沒問題,若果是指Genesis的傷。只是,」Sephiroth望向魔晄爐底下景況,忍不住輕笑一聲:「Angeal──」

倚在欄前的Zack被引起注意,回頭問道:「Angeal?他怎樣了?」

Sephiroth莞爾道:「之後,Angeal沒完沒了地跟他說教。」

Zack問道:「說了什麼?」

「一直是相同的話,決心、夢想、希望之類。」Sephiroth回答。

「嗯,我想我能夠理解。」Zack聞言,完全想像到Angeal會怎樣地對Genesis說教──就像對自己說教時一樣。

Sephiroth回想往事過後,他步向怪物屍首前,臉上不禁露出憂心的表情:「難道,他們兩人跟Hollander結黨嗎。」

「為什麼會造出這樣的東西──」Zack倚在欄前低首,心中的不安不住昇起。

稍後,二人分頭搜索,Zack四處觀望,然後決定:「Angeal……你到底在幹什麼?總之先找到線索吧。」

Zack在魔晃爐範圍內搜索,就在岔路上與Sephiroth會合。

「在前面的應該就是Hollander秘密研究室。說不定會有Angeal的線索。」Sephiroth遙指下方標上『06』號碼的鋼門前說:「好,去吧。」

Zack往右方的鋼梯爬下,往前走不遠便看見Sephiroth站在標上『06』號碼的鋼門前。門上正亮著紅燈,似乎不能打開。

「大門似乎沒有動力,動力源是……魔晄嗎。」Sephiroth逕自走到欄杆邊緣,Zack隨他的目光往下望,便看到下層的平台上安置著一座巨型的儀器。

Sephiroth向Zack示意道:「Zack,把最底層的活門打開,魔晄應該就能供應動力了。」

Zack返回上層後,把樓梯旁邊的活門轉動,前方的橋道隨即卸下。他成功通往剛才本來不能抵達的地帶,再攀下鋼梯到下層後,經由右方的鋼梯,來到剛才Sephiroth所指示的魔晄供給裝置前。他把裝置前的活門轉動,裝置上方的管道隨即亮起,魔晄力量正源源不絕地經由管道輸向『06』號的房間,鋼門上的燈號立時從紅色轉為綠色。

「似乎已供給了動力,走吧。」當Zack返回『06』號房間前會合,Sephiroth打開門,便進去了。

Sephiroth走進房間裡專心地搜查,而Zack則四處張望,發現房間裡活像實驗室一樣,放滿了複雜精密的裝置,當中更放置了作實驗用的巨型容器。

Sephiroth走到容器前,碧綠色光芒自容器的玻璃窗透射出來,他往玻璃窗一望,不禁一嘆:「真可悲……」

只見容器內,是一頭與剛才Zack所擊倒的怪物一樣、擁有著Angeal外貌的怪物!

Zack好奇地探看進容器裡邊,發現這怪物不禁嚇了一跳:「怪物在裡面,就在這兒製造拷貝的嗎?」

這時候,Sephiroth手中拿著一份報告,回頭說:「這是……被Hollander奪去的機密研究資料。聽說被奪去的機密資料是『Project G』、『劣化現象』和『古代種』,資料說不定還在這兒,你也來這邊確認一下吧。」

Zack四處搜索,就在床上,發現了一份報告,上面寫著『「Project G」實驗概要』,於是唸著內文:
『「Project G」實驗概要
把古代種細胞注入人類胎兒裡,以達到獲得古代種能力的目的。』

「唉──」最怕看報告的Zack禁不住垂頭喪氣。

Sephiroth一邊閱讀手中報告,一邊補充:「這是Hollander所提出的實驗,出生下來的只是極為普通的孩子。換言之,應該失敗了──」

Sephiroth解釋過後,Zack再度搜索,不久便在一副儀器上找到第二份報告:
『「SOLDIER劣化現象的相關報告」
SOLDIER的能力是由保持各種要素的微妙平衡所維持。
雖然遺傳因子情報的洩漏被認定為平衡產生變化的原因,可是通常不會發生。
這個現象是G系SOLDIER所特有。』

看見報告裡複雜難明的專用名詞,Zack揉搓著眉心,開始頭痛了:「……頭昏腦脹了。」
可是Sephiroth聞得報告內容,似有所覺地上前說:「就在Genesis失蹤之前。」

他想起當時Genesis在訓練室中受傷後,傷口非但遲遲未好,而且有惡化跡象,於是便與Angeal一同去醫療室問個究竟。

「應該只受輕傷吧。不過,為什麼Genesis的回復延誤了。治療Genesis的是──Hollander。」

Angeal與Sephiroth不安地在醫療室外等候化驗結果,而負責主診的正是與敗於科學門權力爭鬥後被降職至治療室工作的Hollander博士。

看見Hollander從治療室出來,Angeal馬上上前問道:「Hollander博士,Genesis的情況如何?」

Hollander回答:「由於魔晄從臂上的傷處進入體內,情況似乎並不樂觀。」

Angeal追問:「沒有治療方法嗎?」

Hollander說:「首先,必須要輸血。」

Sephiroth一直為Genesis這次的受傷而感到內疚,他想為Genesis做一點事情來彌補過失。於是他便上前自動請纓,可是郤被Angeal攔止了。

而Hollander亦對他說:「你不行。」

最後,Angeal隨Hollander進入醫療室進行輸血,只剩下留在治療室外的Sephiroth低首不語,心裡不斷不斷盤旋著同一個疑問:「為什麼我不行──」

雖然自小感到自己與別不同,可是就連為幫助朋友而輸血也不行嗎……

而事件發生後不久,Genesis失蹤了。

Sephiroth望進容器裡的怪物,心裡似乎對當日的事情有所了然:「是因為G系SOLDIER嗎。」

至於Zack,他繼續搜索,終於在照燈之下找到最後一份被盜走的報告:
『「古代種計劃」概要資料
自地底發現的生命體是傳說中的古代種,那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並且,還有古代種使用與星球溝通的能力,然後開托大地的史實。
我等使用被發現的古代種細胞,並開始進行大量生產具同等能力的種族的研究。
把魔晄採掘的成本大幅削減是此計劃的主要目的。』

Sephiroth聞言,回應:「Genesis是根據『Project G』誕生出來。」

「Project G──」Zack不解,他只知道是一個為胎兒注入古代種細胞、已失敗的實驗,可是G是代表什麼呢?

「Project Genesis。」Sephiroth解答了他的疑問,然後望向床上的報告說:「根據這份報告,Genesis會產生明顯變化。」

所謂的變化,讓Zack想起剛才的另一份報告,立刻了然:「劣化?」

Sephiroth上前道:「不僅如此。」

Zack問道:「複製?」

Sephiroth望進容器裡的怪物說:「這樣的東西──」

此時,後方傳來了陣陣腳步聲,一個身材略胖、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出現。他一看見Sephiroth,大表訝異:「Se、Sephiroth!?」

Sephiroth上前凝重地說:「Hollander,你果然在這兒。」

Hollander倒是輕鬆笑道:「你以為是誰阻止Genesis和Angeal的劣化?」

突然,上方的空氣異常地流動著──Genesis這時候竟展開黑翼、持著赤劍翩然而降,擋在Hollander面前。

「Genesis。」Sephiroth沒有因為跟老朋友重逢而感到欣喜,要是以敵對的身份再相見的話,那還是永不相見好了。

Genesis眼神充滿驕矜,他舉起赤劍指向Sephiroth道:「我不會把Hollander交出來。」

說罷,他的黑色羽翼輕輕一晃,向站於身後Hollander示意逃走。

至於Sephiroth則回頭向Zack指示:「Zack!追捕Hollander!」

Zack會意過來,便越過Genesis,追捕Hollander。Hollander見狀大驚,落荒而逃。

Hollander和Zack相繼離開後,室內就只剩下二人,頓時變得沉靜。

Genesis把劍垂下,一邊踱步一邊朗誦:「『伴以慷慨的祝福,你受女神所眷顧,成為治癒世界的英雄。』」

「是『LOVELESS』嗎?一如以往呢。」想起過往Genesis總愛唸誦這首敘事詩,Sephiroth既感懷念,亦感感觸。

Genesis續唸道:「三名友人前往戰場,一人成俘虜,一人飛去,剩下一人成英雄。」

「普通的故事吧。」聽到此段,Sephiroth不禁輕輕搖頭。

Genesis停下步伐,二人兩背相對。

他突然說:「由我們來飾演的話,你說英雄的角色屬於我?還是屬於你?」

Sephiroth回頭望著他,然後淡然張開手說:「由你來演也沒所謂。」

「嗯,你的名聲原本屬於我所有。」Genesis一邊漫步一邊說,可是語氣裡郤蘊含著悲傷與妒嫉。

「無聊。」Sephiroth對於Genesis這種讀『LOVELESS』近乎走火入魔的行徑看不過眼來了。

Genesis突然轉身,黑色羽毛自他的背上翅膀散落。

「到現在呢,我最想得到的是『女神所贈之物』。」說罷,Genesis舉起左手有所行動。

而Sephiroth則看著他,默然不語……

**

被追捕的Hollander移動著笨重的身體,打開「04」號室的鋼門,前往板層內部逃走。
Zack朝著Hollander的背影大叫:「別想逃!我要打聽出Angeal的下落!」

Zack走到岔道便往左轉,四處張望才發現是死胡同,可是他郤沒發現到匿藏在門後的Hollander。

喘著氣的Hollander趁機逃走,當Zack發覺到已太遲,二人再次展開追逐戰。

二人追追逐逐之下,不久便來到板層內部的外緣,前方再無去路了。

Zack向著前方的Hollander叫道:「Hollander,已經不能再逃了!」

Hollander當然沒有就範,他往左方的樓梯走下。Zack快將把他束手就擒之際,突然感到左方傳來不自然的氣流,三台裝甲突現阻攔!

Zack拔出長劍道:「可惡,你們別阻我啊!!」

把三台裝甲消滅後,Zack亦刻不容緩地繼續追捕Hollander。

眼前三台裝甲竟輕易地被擊倒,Hollander喘著氣沒命的逃,可是郤一不小心失足倒下。

當他爬起來時Zack已在眼前,他驚惶地不住退後。

Zack步步進逼,並氣憤的說:「你知道自己的所為嗎!?」

Hollander繼續退後,突然,一把巨劍突然從柱後橫伸出來,正好擋在Hollander和Zack之間。

Hollander見機逃走,而Zack則任由他逃逸無蹤,因為Zack已達到目的了。

他回望把巨劍從柱後伸出來的人──Angeal,不禁動氣:「你對Hollander唯命是從了嗎──你到底幹什麼啊!?」

「世界征服。」Angeal冷冷的說。

Zack郤對於他的理由嗤之以鼻:「別說沒趣的笑話。」

Angeal收起巨劍,緩緩前進,過了半晌便回應:「那麼,報復吧。」

「向誰報復?」Zack望著Angeal,從後尾隨。可是Angeal郤沒有回應,心裡煩躁不安的Zack耐性被磨光了,忍不住喝道:「Angeal!」

Angeal停下腳步,突然,一片白色的羽翼自他的背上張開,白色羽毛隨之而散落!

Zack見狀不禁驚喘,大為震驚的他不住退後,久久不能言語。Angeal的失蹤,就是因為他跟Genesis一樣長了羽翼嗎……

「我已經變成怪物了。」Angeal回頭,強忍著悲哀說:「怪物的目的,不外乎報復和世界征服之類吧。」

可是,Zack郤堅定地搖頭否定:「錯了──翅膀不是怪物的証明。」

「那麼,是什麼?」Angeal輕拍著翅膀,充滿迷惘。現在的他已失去了夢想與驕傲,他已經一無所有了……

『翅膀是嚮往自由的人所憧憬之物,決不是怪物的証明』──Zack想起了Cissnei所說的話,他上前把飄落的白色羽毛接住,然後回答:「天使之翼。」

「原來如此。若然如此,天使該擁有什麼樣的目的才好?」Angeal聞言苦笑,然後仰天呼號:「我該擁有什麼樣的夢想才好?」

對於Angeal的疑問,Zack亦無從回答,二人頓時相對無言。突然,Angeal把那身為家庭驕傲的巨劍舉起,再狠狠插進鋼板上,徐徐上前。

Zack亦不禁被其氣勢所懾,向後退:「Angeal──」

Angeal突然說:「天使的夢想只有一個。」

「告訴我吧。」Zack回應,只要能力範圍所做到,他一定會萬死不辭地幫Angeal達成願望。

Angeal停下腳步,臉上流露出沉鬱的表情說:「想成為人類。」

那表情,與其說是沉鬱,還不如說是絕望比較適合。或許就連Angeal自己亦不認為這個願望會成真?

然後,Angeal突如其來衝上前,一拳重重擊中Zack的腹部,把他彈飛到遠處的鐵格子上去!

Zack撫著被擊中的腹部起來,竟然不怒反笑。現在的Zack只想幫助Angeal達成願望,只要他能回來的話,Zack深信一切問題一定能迎刃而解。

可是,Angeal看到Zack的反應,郤為之震怒:「戰鬥吧!」

Zack依舊笑著搖頭,Angeal見狀亦不再留情,他的右拳發出光芒,然後用力轟在鋼板上!

即使Zack以雙手防護,郤不能擋去地上的氣勁。氣勁自鋼板傳向Zack身下的鐵格子,鐵格子頓時被轟至飛脫!

「嗚哇!」Zack發出呼號,他只記得自己從飛脫的鐵格子空隙中墮下,然後失去知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第三章(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