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先說一下,這篇文章是參加WOLF論壇的比賽,所以有加入WOLF論壇的朋友,然後也有看完這篇文章的朋友,希望能在WOLF論壇多多支持^^
沒有參加論壇的朋友,也希望能得到指教~~

再者,pixnet最近改版,正個版子怪怪著= =所以我的文章整篇放上去竟然後半段都不見了...
所以我就分成上下了...(感覺怪怪)


流星


事情的起源,應該是由古蕾塔開始的吧。

「吶,沃爾夫,你看、你看。」身穿白色連身裙的古蕾塔抱著一本厚厚的書蹦蹦跳跳的來到沃爾夫旁邊。

此時的沃爾夫鄭在花園中享受例行的下午茶時間,圓桌上擺了一壺上等茶葉泡的紅茶,桌上放著三種口味的蛋糕,桌子中央放著一個雕刻精美的花瓶,裡頭插著幾朵“純潔美麗的沃爾夫”和“有利的流星群”(註1)。愜意的午後,又聽到心愛的女兒跑來找自己,此時此刻,沃爾夫的心情簡直好的快飛上天。

沃爾夫將古蕾塔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古蕾塔興奮的在桌上攤開那本書,開心不已的指著書上,「我剛才看到的,是流星雨耶,沃爾夫有看過流星雨嗎?」

「流星雨?」沃爾夫似乎對古蕾塔會說出這個單字有點吃驚,「……我沒有看過流星雨。」

「是喔,從文字的說明,似乎是很漂亮呢!」古蕾塔開心的說,「剛才艾尼西亞跟我說,似乎在一些固定的時間會出現流星雨耶,我好想看喔!我只有看過一顆流星,而且只有一次,如果是同時間有很多流星,一定會很漂亮。」

沃爾夫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兒這麼開心,他寵溺的摸摸她的頭,「嗯,我也只有看過一顆流星,光是想像就覺得很漂亮,何不去問看看艾尼西亞或雲特呢?說不定他們會知道什麼。」

「嗯。」古蕾塔跳下來,又捧著那本厚厚的書,興奮的朝艾尼西亞的實驗室奔去。

目送古蕾塔離開後,獨自一人的沃爾夫撐著頭,眉頭深鎖,看了一眼桌上那幾朵“有利的流星群”,從那美麗微微張開的嘴唇嘆了一記重重的氣,「唉,古蕾塔,抱歉,流星啊,我最討厭流星了……真的很討厭……」他一個人厭惡的自語著。

儘管自己討厭流星,可是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兒這麼期待、興奮的與他討論,怎麼樣都無法對她說出“我討厭流星”這樣的話。



「有利,我可以進去嗎?」有利的房間外傳來古蕾塔的聲音。

剛才結束了與肯拉德例行的投接棒球的活動,現在正好洗完澡走出來便聽到古蕾塔的聲音,「當然,請進。」看著古蕾塔抱著一本又大又厚的書跑過來,有利不禁擔心古蕾塔是不是要問問題啊?如果是這邊的事情,我可能知道的比古蕾塔還少,啊啊,這樣子怎麼能當女兒的好父親呢?

看到自己最喜愛的父親一個人抱著頭很困惑的樣子,古蕾塔小心翼翼地開口:「有利,你在煩惱什麼?還是古蕾塔晚一點在過來會比較好呢?」

有利連忙搖頭,「沒、沒事,好了,那古蕾塔是有什麼事情?抱著這麼大一本書。」

她把書放到床上,爬上了床,興奮的打開那本書,「有利,你有看過流星嗎?」古蕾塔開心問道。

「流星?沒有耶,在地球,我的生活似乎沒有和這個東西有過交集。」有利誠實回答。沒錯,從小就因為老爸的關係,電視幾乎只看棒球賽,老哥的電腦只看棒球賽的比數,戶外活動也幾乎都是練習棒球等等,流星這種東西,只看過圖片或文字啊。

古蕾塔像是看穿了有利的心思,鼓著嘴巴說:「有利在地球那邊一定都是和那個棒球為舞吧!」她的話痛擊了有利,「不過這樣才像有利。」她指著書上的其中一頁,「我剛才看到書中有流星雨的介紹喔,我和沃爾夫都只有看過一顆流星,卻都沒有看過流星雨耶!」古蕾塔越說越興奮,「用想像的就覺得很漂亮,有利會不會想要看呢?」

「流星雨啊,看圖片就覺得很漂亮了,如果真的能在夜空下觀賞,一定會非常漂亮吧。」有利似乎也被古蕾塔感染到她的興奮,父女兩就在床上興奮的討論和想像流星雨的盛況。

因為這本書有點歷史了,所以紙張和文字也都比較舊,有利用眼睛看依舊只懂幾個單字,雙手放在書上去感受觸感,比眼睛來的方便,「喔?上面是不是說這流星雨是每四十年一次?」

古蕾塔有趣著看著有利這樣的舉動,一邊在旁邊回答:「嗯,不知道距離上次是哪時候呢?」

「四十年一次的話,為什麼沃爾夫會沒有看過呢?」有利心中浮起疑問,「那傢伙可是一位83歲的美少年耶!」

「對喔,沃爾夫外表太年輕、太漂亮了,總是會不自覺的認為沃爾夫和有利都是16歲。」古蕾塔吃驚的說道,她啪搭啪搭的跳下床,將書抱回懷中,「那我先去問艾尼西亞喔,掰掰!」

下一秒,古蕾塔飛也似的衝了出去,留下有利一個人躺在床上,「流星雨啊……還真想看看呢……」



「吶,村田,你活了四千年,一定有看過流星雨吧?」剛結束令人頭痛的真魔國史,懶洋洋的趴在桌上的有利突然沒頭沒腦的問道。

難得從真王廟出來的村田,此時正和有利還有肯拉得待在辦公室。那其他人呢?雲特正在圖書室興奮的找尋一些史料,為了明天他心愛的陛下的課程作準備;古恩達正在房間裡瘋狂的編織毛線娃娃,因為今天他又被雲特煩的心浮氣燥了。

從書中探出頭的村田好奇的看著友人,「首先,我是擁有四千年的記憶,並不是活了四千年,這之間的差異很大。第二,怎麼會從澀谷口中聽到這個單字?好稀奇喔。」

「怎樣啦,反正我就是個棒球小子!」有利忿忿的回嘴,「所以你到底有沒有看過?」

「當然有,不過就是一堆流星一起掉下來麻。」村田現實的說。

有利賞了他一記白眼,「你這傢伙也太現實了吧!」

村田無所謂的聳聳肩,「我可不想被一個滿腦子只有棒球的傢伙這麼說。」

有利正想要回嘴的時候,肯拉得適時的插話進來,結束了他們兩個無意義的鬥嘴,「陛下怎麼會突然問起流星雨的事情?」

「因為可愛的古蕾塔有去問他和馮比雷特魯卿。」村田語氣冷冷的回話。

「你怎麼知道?」有利吃驚的挺起身體。

村田露出一抹有點欠打的笑容,「因為古蕾塔找不到馮卡貝尼可夫卿,也找不到馮克萊斯特卿,又剛好在路上遇到我,於是就來詢問我這位有四千年記憶的大賢者囉!」

有利大步流星的跑到村田旁邊坐下,「所以?」

「我算了算,如果沒有錯的話,在兩天後就是四十年一次的流星雨。」村田謙虛的說。他合上手中的書,轉過身面對有利,「古蕾塔好像要和你還有馮比雷特魯卿一起去看喔!」

「那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準備了,我記得城外有個很大的草原,四周也沒有濃密的樹會遮住視線,我想,那裡是個觀賞流星雨的好地點喔。」肯拉德微笑說道。

「這個麻……」村田裝模作樣的頓了頓,側著頭看著肯拉德,「如果只是幫忙做準備倒是無所謂,不過……偉拉卿應該不會去打擾澀谷他們難得的親子旅遊吧?」

「可是……出城沒有人保護陛下……這樣不太好吧?」肯拉德皺皺眉頭,畢竟對他來說有利的安全是比任何事情都來得重要。

村田笑吟吟的回話,「所以囉,我想澀谷你們就去真王廟後面不遠處,也有空地可以讓你們一家三口觀賞流星,在那裡,就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囉!」他向肯拉德報以一抹勝利的微笑。只有這時候村田才會無奈自己也會有這種小心眼的時候。

「哇,真不愧是村田,都已經精打細算的安排好了呢!」有利開心的拍拍村田的背,「那我現在要去找古蕾塔,馬上開始安排。」語畢,有利一溜煙的跑出辦公室,留下肯拉德和“深謀遠慮”的村田健。



「所以說,我們要先瞞著沃爾夫喔!」古蕾塔小聲說。

目前有利和古蕾塔正在村田的房間。

傍晚有利跑出去找古蕾塔的時候,恰好碰上了艾尼西亞正在授課,學生竟然是自己的女兒,雖然擔心女兒未來的前途,不過對方是艾尼西亞,是連魔王陛下都束手無策的對象啊。

只好等到晚餐時間,有利才邀古蕾塔來討論,一旁的村田又邀請兩問到他房間討論,因為真王廟那邊必須由村田來處理,所以有利和古蕾塔就在村田的房間討論的不亦樂乎。

「瞞著沃爾夫?」有利不解問道。

古蕾塔悄聲說:「因為沃爾夫說他沒有看過啊,所以我們就當作驚喜,送給沃爾夫,好嗎?」

看到自己女兒側著頭天真問道的模樣,這位傻父親怎麼會拒絕呢。「好,就照古蕾塔說的做。」

「吶、吶,小健。」古蕾塔走到正在旁邊看書的村田旁邊,「你說看看你所看到的流星雨。」

「流星雨啊,在漆黑的夜空中,天空點綴著數不清的星星,仰望觀看,彷彿自己身處在幻象之中,接著……」村田推推眼鏡,笑瞇瞇的看著古蕾塔,「接著就讓古蕾塔自己去看吧!這麼美妙的事物,應該要自己去體會才會感動喔!」

小女孩憧憬著那美麗的情景,滿臉發光的向村田道謝,心情愉悅的一蹦一跳的離開村田的房間。

此時有利不以為然的瞇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友人村田,口氣冷淡的說道:「看看你這傢伙,下午說的那麼現實,現在竟然說的那麼豐富,重點是──你什麼時候和古蕾塔這麼好啦?」

村田無奈的聳聳肩,「因為她是小孩子啊,對小孩子就是要讓他從有美夢麻,況且,我一直都和古蕾塔很要好喔!要不然古蕾塔怎麼會知道地球這麼多的專有名詞啊!」

「喔,原來就是你!」有利暴躁的跳腳,「原來都是你灌輸古蕾塔錯誤的地球資訊!」

「才沒有呢!這你就誤會囉!」村田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有人邊聽,途中將這些資訊綜合起來,才會演變成現在這種結果喔!」

有利靜默幾秒,腦中突然開通,「是、是沃爾夫──!!」

「我什麼都沒有說喔,這可是你自己想的結果喔!」目送衝出去的有利,村田咯咯笑的自語著。



現在是傍晚,夕陽正快速的沉入山的後頭,橘紅色的天空正漸漸迎接夜晚的來臨。

「咦咦咦──?!為什麼?!」有利驚呼。

前一刻,古蕾塔突然告訴有利她不能與他和沃爾夫同行。

「噓,有利小聲點……」古蕾塔再有利耳邊低聲解釋,「因為,艾尼西亞說要趁著這次的戶外教學,要教導我很多東西喔!所以……」她擺出道歉的姿勢,「對不起喔,有利,今晚人家不能和你們去了。」但她馬上又露出微笑,「不過你要和沃爾夫快樂的享受難得的流星雨喔!」

「古蕾塔。」

「啊,艾尼西亞在叫我了,我先走囉,有利。掰掰。」

目送女兒嬌小的身影,有利有點失望的低下頭,「這樣就不算親子旅遊啦……」

「有利,你在沮喪什麼?」身穿便服的沃爾夫走了過來。和平常的藍色軍服不同,這次沃爾夫穿著草綠色的便服,肩上披著米色的斗蓬,手上還拿著一件黑色斗篷,「你不是要帶我們出去,古蕾塔呢?」

「因為在我們女兒心中的份量,竟然比不是艾尼西亞……」有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聽到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沃爾夫皺著深深的眉頭,「難道……古蕾塔要和艾尼西亞一起出去卻不跟我們出去?」

有利無力的點點頭。雖然很吃味,可是對方是艾尼西亞,就算有任何的不滿,誰都不敢說出口啊。兩個傻父親一起在城堡大們前沮喪著,恢復較快速的沃爾夫瞇著眼看了一下有利,然後有點緊張的尖聲問道:「那、那你還要出、出去嗎?」

有利頓了頓,想到自己和沃爾夫都沒有看過流星雨,又是難得四十年才一次的天文奇景,雖然少了古蕾塔,但是……還是照著計劃的做好了。有利重新打起精神,走到自己專屬黑馬的旁邊,露出他招牌的傻笑容,「雖然少了古蕾塔,但是我們還是去吧!」

沃爾夫哼的一聲走到有利旁邊,替他披上手上那件黑色斗篷,「真是的,雖然早上天氣頗熱的,但是晚上溫度可是會下降不少,要出去怎麼可以穿這麼少!這斗篷披著。」沃爾夫高傲的說道,還補了一句:「果然是菜鳥啊。」

「別叫我菜鳥啦!」

「話說回來,為什麼只有一匹馬?」

「因為我要載你去。」

沃爾夫吃驚的退後一步,「什麼?有利連馬都不會騎,怎麼可能載我!我不要,我要自己騎馬。」

看到沃爾夫這麼不留情面的說道,有利不服輸的說回去:「我有好好練習,現在會騎馬了啦!而且也會載人了。」見沃爾夫依舊狐疑的打量著自己,有利強勢的將沃爾夫拉過來,「好了,你先上馬吧。」

沃爾夫躊躇不前,於是有利伸手架住他的腋下,作勢要抬他上馬。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沃爾夫哇哇叫,他甩掉有利的手,急忙一個踏步,漂亮的上馬。有利也順利上馬,雖然姿勢沒有沃爾夫那麼漂亮就是了。見沃爾夫緊拉著疆繩,有利輕拍他的手背,「你只要乖乖坐著,今天是由我來騎馬。」

他從口袋拿出一條長布,正準備矇上沃爾夫的眼睛時,沃爾夫反射性的拍掉有利的手,不敢相信的轉頭瞪著有利,「你這是幹麻?幹麻要矇住我的眼睛?」

「雖然少了古蕾塔,但是還是要照著計劃,所以你就乖乖的矇上眼睛吧!」有利解釋。

「什麼計劃?為什麼我要被矇住眼睛?你給我說清楚有利,你到底要幹麻?」沃爾夫氣勢高張的咄咄逼問有利。

慌張的有利,急忙解釋:「哎呦,反正等下你就知道了,你就乖乖的矇上眼睛,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見沃爾夫依舊不願屈服,有利又說:「雖然古蕾塔突然不和我們同行,但是我和古蕾塔今天計畫要給你一個驚喜,所以囉,你就照我的話做,先矇上眼睛吧!」

聽到自己女兒要給的驚喜,沃爾夫的氣勢馬上消失,雖然不是很願意矇上眼睛,但是想要知道驚喜是什麼,就必須照有利的話做。已經被挑起的好奇心,讓沃爾夫乖乖的照著有利所要求的,安分的讓有利矇住他的眼睛。

替沃爾夫的眼睛綁上布條後,有利咯咯笑道:「現在的沃爾夫就像隻乖順的小貓咪,感覺好好玩。」

聽到有利的調侃,沃爾夫不悅的轉頭,但有利突然揮動疆繩,馬兒聽命跑了起來,突然劇烈的晃動,讓沃爾夫失聲叫了出來,緊抓著馬鞍,他腦火的吼道:「要行動前先說一聲啦!菜鳥!!」

「別叫我菜鳥!」

目送著他們離去的村田、肯拉德和有點不情願的古恩達,從暗中走了出來。肯拉德從另外一邊牽出另外四隻馬,村田開心的跳上其中一隻馬背上,「差不多我們也該出發了。」

突然村田肩膀上出現了迷你版的真王陛下。

「真、真王陛下?」古恩達和肯拉德吃驚的望著他。

村田賞了他白眼,「不是說在那裡會面,幹麻這麼快就跑來了。」

「很久沒有離開真王廟了,所以太興奮啦!」

「真是的。」

「那個,真的要跟去嗎?倪下。」古恩達有點不安的問道。

村田側著頭微笑回答:「如果你不想去,我不會勉強的,馮波爾特魯卿。」

古恩達按著眉心,鄭在猶豫不決時,村田又補了一句:「說不定在浪漫的星空下,咱們的前王子殿下會做出什麼或者被魔王陛下……」聽完村田說的話,古恩達臉色一陣黑,急急忙忙的跳上另一隻馬上。

在一旁看著這兩位魔族的一來一往,肯拉德無奈的笑了笑。準備出發時,肯拉德回頭望了城堡,心想:「待會兒雲特一定又會呼天搶地了……」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