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六)




接下來的幾天,有利每天都很早就起床,為得不是晨跑而是去真王廟,現在對他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很重要的練習時間。
 
到了真王廟,村田和言賜烏女早已經在裡面等候。每天不變的程序,先是靜坐,然後言賜烏女會放一杯水在她和有利之間,她曾經告訴有利之前他的哥哥就是這樣開發魔力的。
 
村田的存在是輔佐,待在有利旁邊是必須的。
 
經過好幾天的練習,原本只能出現軟嫩的水條,到現在有利已經能得心應手的控制水,讓水隨著自己的抑制變化。
 
下午吃飽飯也沒有閒著,必須和沃爾夫還有幾位有名的魔力高強的魔族練習魔法戰鬥,雖然剛開始都處於下風,但隨著每天的練習,在短時間內有利也有明顯的進步,至少他現在有能力在危險時刻保護自己了。
 
接近傍晚還得和肯拉得練習劍術,還好之前有認真和肯拉德學習劍術,基本的東西都還可以,所以在這個方面有利倒是頗得心應手的。
 
吃飽晚飯,有利謝絕古恩達的好意,堅持要幫然批改公文,就算只有一、二個小時也好,他就是想為國家做點什麼。
 
隨著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有利也越來越陰沉,常常半夜做在床上沉思,明明每天都這樣訓練,身體是很疲累的,可是無奈的壓力讓有利就是非常不安。
 
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沃爾夫,除了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有利打氣,給予無人能代替的懷抱和溫暖,他也別無他法。
 
就這樣,到了約定的時間了。
 
有利帶著沃爾夫、肯拉德、雲特、古恩達,甚至來村田都跟來了,身後還有幾位隨從,到達約定的地方,距離真魔國並不會很遠,所有有緊急狀況是可以很快請求支援的。
 
左邊有做懸崖,對面還有陸地,可以猜想這裏曾經有地層變動,才會造成路第一分為二。右邊是高地,在眾人後方約三百公尺的上面變是魔族等人的軍隊。
 
不一會兒,便看到大西馬隆的馬車,停在眾人十幾公尺前。隨從打開馬車車門,大西馬隆的國王自認為很瀟灑的走了下來,身後跟著五位披著斗篷,從身高看來像是小孩子的人,加上旁邊的隨從,總總加起來也約十來人。
 
看到大西馬隆的國王帶著這麼少的人馬過來,眾人不禁充滿疑惑,那個國王是不可能真的要結盟的,可是帶著這麼少的人馬也不像是要打仗。
 
「久違了、久違了,魔王陛下。」大西馬隆的國王假惺惺的說道,「想不到魔王陛下願意接受我國的結盟申請,還如此準時,朕真是太高興了。」
 
有利吸了口氣,騎著馬向前了幾步,後頭的眾人也跟了上去。有利微笑開口,「貴國願意和我真魔國結盟,真的很令人欣喜,請拋棄之前的恩怨,我相信大家能創造和平的世界。」
 
「哈哈哈……」大西馬隆的國王仰頭大笑,這個舉動讓有利看的很不是滋味,總覺得自己好像被笑是蠢蛋似的…….「不愧是年輕有為個國王,也多虧你是約定十天之後,讓朕能有充裕的時間作準備。」
 
「準備?」
 
大西馬隆的國王身手指著身後披著斗篷的人,「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多虧你朕才有這麼多時間做更詳細的準備。」
 
現在的氣氛幾乎是一觸即發。從大西馬隆的國王的口氣幾乎可以知道他並不打算結盟,但沒有攜帶軍隊又該怎麼交戰呢?眾人充滿疑惑,對於那五位披著斗篷的人更是不解,他們究竟是誰?
 
「請問是準備什麼?」有利有禮的問。
 
「你看了就知道。」大西馬隆的國王彈了一下手指,其中一名最高披著斗篷的人伸起雙手朝天空射出一顆紅色的火燄。
 
身後的村田到抽了一口氣,「澀谷,快撤退,快!」
 
面對突然的要求,有利不解的轉身問道:「怎麼了村田?你幹麻這個緊張?」現在連旁邊的古恩達和雲特都散發著懾人的氣勢。
 
「快撤退,那五個人是神族!!」村田大喊。
 
下一秒,好幾顆銀色的光球朝眾人飛來,古恩達和雲特迅速衝到有利前面張開結界阻擋了攻擊。可是神族是魔族的剋星,那麼強大的神力攻擊所以引起的反彈震的兩人飛到後方。
 
「哈哈哈哈……他們就是神族的人,我對他們施展了催眠術,現在他們可是我忠心耿耿的魁儡!!」大西馬隆的國王得意的大笑,他轉向那五個人,向他們下令:「殺了他們!」
 
就像是傀儡一般的,毫無意識的對有利他們攻擊,魔力最強的有利張起水的結界,攩下所有的攻擊。但這個結界接受所有攻擊後變的很脆弱,使得有利必須馬上再重新張起結界。
 
「陛下,請趕快撤退!」這次要求撤退的是雲特,看著他全身都有少許的擦傷,有利懊惱著自己怎麼反應這麼慢。
 
突然在大西馬隆的後方,揚起滿天飛舞的塵土。
 
「是軍隊!快,剛剛那火焰是訊號,有利,趕快撤退!」大喊的是沃爾夫。
 
有利又張開水之結界阻擋了好幾個光球。
 
──不能只防守!現在背對神族會受傷的!
 
「你們先去,快!我、我用魔王的權利命令你們!!」語畢,有利快速的使用水之魔法,長長的水蛇躲過神族的攻擊,順利的擊中了兩個神族,被擊飛的兩名神族在重重的撞擊下暈了過去。
 
雖然他們是神族,但也仍只是個小孩子,現在要他們上戰場根本太早,會強大的法力但實戰經驗不足也沒用。
 
「嘖!快、快殺了他們!」看到有兩個神族失去戰鬥力,讓大西馬隆的國王盛怒。
 
有利退後了幾步,突然一道火牆阻擋在中間,隆隆的巨響,土地隆起一道高高的土牆。有利轉過身,發現所有人都還在,他以為他們會服從命令的,他怎麼樣都不希望有人傷亡……
 
「違背了命令,這個罪,等事情結束在請您判罪。」古恩達說完,朝有利所騎的馬的後面重重拍了一下,馬兒快速的向前衝去,所有人也都朝十貴族的所在地奔去。
 
「可惡!」大西馬隆的國王盛怒的大喊,「快擊碎那些魔力!!」
 
兩名神族輕輕鬆鬆的將火牆土牆給擊碎,另一名神族則是雙手摸著土地,地板微微隆起,彷彿地下有條巨蛇,快速的衝向有利眾人。只見攻擊又快要追上有利等人,有利拉緊韁繩,猛然將馬停住,倏的跳下馬背,張開雙手,銀白色的光芒從有利胸口散開,光芒漸漸成為獅子的外型,銳利的前腳用力一揮,無形的衝擊打掉了神族的法力。
 
後腦一陣疼痛,是沃爾夫打了有利,「真是的,別突然停下來啦!」收起高傲的語氣,換上嚴肅而監定的嗓音說道:「站在前面的應該是我們。」身後的雲特、肯拉得和古恩達也走到有利前面。
 
「保護任性的魔王也是我們的責任。」古恩達不改那平淡的口氣說。
 
有利微笑,「但是保護我的子民與臣子也是魔王的責任吧!」語畢,他使用魔法飛到半空中,雙手開始聚集水之魔法,突然看到後方塵土瀰漫。
 
──那裡不是十貴族的後援……!!
 
「偉拉卿、馮波爾特魯卿、馮比雷費魯特卿、馮克萊斯特卿,趕快到後方支援,十貴族被攻擊了!
 
聽到有利叫著所有人的姓氏感受到後方一定出了很嚴重的事情。可是又怎麼能留下魔王陛下呢?
 
像是了解眾人的顧慮,有利大聲說:「不用擔心我,這裡我應付的來,快去!!」
 
下一秒,眾人紛紛騎上馬背朝後方去支援。
 
「好了,我也得趕快過去。」雙手一舉,天空出現一片水浪,速衝往下朝剩下三名神族的小孩。三名小孩迅速伸手張開防禦的結界檔下有利的攻擊,可是俯衝的速度加上魔法的強度,臨時張開的結界無法承受如次猛烈的攻擊,響起如玻璃碎掉的聲音,擋在小孩前面的結界應聲破裂,有兩名小孩被水浪給擊暈,另一名──再五位中最年長但也絕對不超過十三歲,勉強躲過有利的水浪,爬起來又馬上朝有利射出好幾道銀色的光劍。有利在半空中迅速的躲過所有攻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到最後一名神族的後方,「抱歉了。」有利朝小孩後頸施展一記手刀,小孩馬上吃去知覺、暈了過去。
 
有利小心的把小孩放在地上,轉身一看,卻發現大西馬隆的國王早在不知什麼時候就逃的無影無蹤了。
 
「算了,還是趕快去找沃爾夫他們。」有利又飄了起來,迅速的朝前方飛去。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