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二)

 

 
從各個國家的君王都前來參加有利和沃爾夫的婚禮,其中有許多都是與真魔國結盟的國家,也有許多都是人類。就是因為有利的"和平主義",讓很多很多的人類對魔族的關念和印象有所改變。
 
熱鬧不已的晚會,坐在王位上的有利和一旁的沃爾夫會見了許多前來祝賀的君主和使者。待在真魔國的時間並不長,所以當有利看到許多不曾見過的賀禮,不禁在心裡頻頻讚嘆,要不是他現在是國王陛下,他可能會興奮的跑開寶座,仔細去看看那些珍奇異寶。
 
有一點也讓有利不太自在的就是,今天待在他旁邊的沃爾夫很安靜,只有在必要時才會開口,其餘的時間他幾乎都低著頭沉默不語。有利最後受不了沃爾夫的沉默,主動開口詢問沃爾夫,但是回應他的卻是低頭不語,金色的瀏海讓有利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最後有利終於受不了,在不引起注意的最大限度,他有點粗魯的拖起沃爾夫的臉蛋,映入那深邃的眸子的是淡粉色的臉龐。
 
沃爾夫拍掉有利的手,聲音嬌羞的一點都不像是平常那任性的沃爾夫。「別、別一直看我啦……
 
有利咯咯笑著,看到另外一面的沃爾夫讓有利覺得很有趣,「真是的,平常不知道是誰一直嚷嚷著你是我的婚約者,今天你成了我的王妃卻如此害羞。」
 
「因為、因為我……到現在還是不能……不能相信……」沃爾夫吞了吞口水,像是做了什麼大抉擇,他抬起頭,用著那雙美麗的雙眼望著有利,緩緩回答,「我不敢相信有利你會和我結婚……以前你是那麼的不願意……
 
「以前是以前麻!遇到太多事情了,也因為很多的事情才讓我看清自己的感情啊!」有利輕輕撫著他的臉,「笨蛋,可是我還滿喜歡這樣子的沃爾夫,嬌羞的模樣真可愛。」
 
沃爾夫不悅的捏捏有利的臉頰,「只有我能說你是笨蛋啦!」
 
有利摸摸臉頰,「這樣才是平常的沃爾夫。」
 
沃爾夫愣了幾秒,突然伸出雙手環住有利的脖子,在他耳邊低語:「我真的好幸福……有利,能愛上你我真的真的很幸福喔!」
 
「沃爾夫……
 
旁邊突然傳來雲特陣陣的咳嗽聲,兩人才發現,自己位居台上,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擁抱,台下的賓客都直盯著這甜蜜幸福的兩人。沃爾夫急忙推開有利,又把自己藏在瀏海底下了。
 
看到沃爾夫的反應,大家都咯咯笑著。
 
「王妃真是可愛!」
 
「真是一對幸福的夫妻呢!」
 
有利也有點不好意思的騷騷臉頰,這樣生澀的反應又讓全場的"大人"們咯咯笑著。
 
「魔王陛下,新婚快樂!」
 
抬下傳來眾人的祝賀,有利接過雲特遞來的飲料,高高舉起,「再次謝謝大家前來我的婚禮,也謝謝大家的祝福。」
 
直到深夜,晚會才結束,有利和沃爾夫才回到房間。一整天接客的疲累,讓沃爾夫倒頭就睡,不管有利怎麼叫就是叫不醒他。
 
坐在沃爾夫旁邊的有利不禁喃喃抱怨:「我的新婚之夜……」不過看到沃爾夫這麼安詳的睡容,有利溫柔的輕啄他的紅唇,在他耳邊細聲說:「我愛你,沃爾夫……
 
今晚的夜,稍稍的改變了。
 
翌日,大地正緩緩亮起。有利卻早已起床,匆匆的留下一張紙條在床邊──是要給肯拉得他們的。他橫抱起熟睡的沃爾夫,悄悄的溜到血盟城的塔頂。
 
低聲咏念著咒文,周圍包覆著淡藍色的薄膜。這是飛行的魔法,也是有利第一個學會的魔法,它可以隨著操縱者的意念,四處飛行。有利小心翼翼地不讓魔力發出太大波動,以免讓雲特他們發現了。他想著目的地,整個人變緩緩的飄起,朝著目的地飛去。
 
為了不吵醒沃爾夫,有利飛行的速度並不快,所以當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太陽已經高高掛在天際了。
有利來到真魔國旁的小村莊,後方有好大一片的粉紅色森林,他飛到森林上方,然後慢慢的降落在森林裡。低頭看了一下手腕上的G-SHOCK錶,現在已經是十點多了。

其實這裡離真魔國不遠,只是擔心吵醒沃爾夫,所以有利飛行的速度並不快
甚至比騎馬的速度還慢很多。

有利深深的吸口氣,空氣中彌漫著清淡的櫻花的香氣,他低下頭看著懷中熟睡的沃爾夫,不禁心想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會有什麼反應呢?

「也該叫醒他了...」有利心想。""

有利輕輕的把沃爾夫放在樹幹旁邊,輕聲呼喚「沃爾夫...沃爾夫醒醒啦!」

沃爾夫皺著眉頭,口中喃喃說道:「幹麻……我還想睡啦……

有利也不是不知道沃爾夫早上的低血壓很嚴重,但是眼前的美景希望他能快點看到,也很想看看他的反應。
「你再不醒來你一定會後悔喔!」有利邪笑著,依沃爾夫的個性,這激將法是很有用的。

「什麼啦……」沃爾夫揉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發現光線有點刺眼,「這是哪裡......利?」眨眨眼睛,發現那雙黑色瞳孔離他好近,心一慌,手一伸,把眼前的有利推開,「你──」話為說完,發現自己並不是在真魔國的城堡裡,「這是哪裡?!」環顧四周,發現周圍都是櫻花,漫天飛舞的櫻花,所有的睡意在一剎那消失無蹤。

沃爾夫發出不敢相信的讚嘆聲,「好、好漂亮......你看,有利!」他伸出雙手,幾片櫻花落在他的手心中。

一旁的有利看著沃爾夫,滿意的微笑心想著,「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呢!」
他走到沃爾夫旁邊俏聲說,「這是我送你的新婚禮物,有次出來巡查,發現這片櫻花林,想說…...你應該會喜歡吧!

赫然發現自己像小孩子一般的興奮驚呼的沃爾夫,急忙收起那亢奮的情緒,雙手交叉在胸前,高傲的說:「那、那麼早把我吵醒就是為了這個?」
 
看到沃爾夫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而表現出來的樣子,有利看了不禁笑了出來,「真是抱歉喔!為了這種小事而吵醒你!」
 
「也…...也不是小事啦…...…...這個…...」沃爾夫轉過身背對有利,細聲說,「很......很漂亮啦!......謝謝你的禮物…...
 
有利看著靦腆的沃爾夫,煞是覺得最近沃爾夫的反應特別可愛。他從口袋拿出一個東西,從沃爾夫背後伸手到前面,一條項鍊-──翡翠綠的石子,戴到他的脖子上,沃爾夫瞪大雙眼吃驚的看著胸前的石子。
 
有利騷騷臉,不好意思的說:「這是我到這村莊做巡察的時候…...覺得這個眼色和你的眼睛一樣,一樣清澈美麗,雖然他不是什麼珠寶鑽石…...但是......但是…...
 
沃爾夫突然抱住有利,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哽咽的說:「不…...它很漂亮,不是珠寶鑽石無所謂,因為…...這是有利選的,這樣......這樣他就比什麼都還要無價…...
 
感覺到肩膀溼溼的,有利拍拍他的後腦,「我還擔心你不喜歡呢!好了好了,別哭了!」
我、我才沒有哭…...」沃爾夫用力甩甩頭,但臉依然藏在有利的肩膀上,「你、你別轉過來喔!我、我現在想這樣子……知道嗎?」
 
「遵命,我的王妃。」
 
沃爾夫打了他的頭,「正、正經一點啦!……有利,謝謝你……」他滿足的閉上雙眼。回想起以前的辛酸,真的很高興自己有撐過,因為如此,現在才能和有利在一起。
 
兩人坐在櫻花樹下,有利細細品嚐這甜蜜的時間。過了好一會兒,沃爾夫都沒有反應,有利試探般的拍拍沃爾夫的背,躺在肩膀上的人卻沒有反應。他輕輕的把沃爾夫拉回懷中,才發現,他早就睡著了。修長的睫毛上還掛著幾顆淚珠。「竟然睡著了……真是的!」有利緩緩的讓沃爾夫躺在自己的大腿上,輕柔的撫摸那柔順的金髮,「唉,也不能怪他,昨天真的很累。…………」自己說著,也打了一個好大的呵欠,「那麼早起的我也好累!」說給早已進入夢鄉的沃爾夫聽,而躺在大腿上的他喃喃地說著夢話:「笨蛋……
 
聽到他的夢話,讓有利哭笑不得,「這傢伙又夢到什麼了……」俯下身,輕啄他的臉頰,然後靠在樹幹旁,也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有利,起來了!別睡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那是一個很令人懷念的聲音。
 
有利揉揉雙眼,慢慢的坐起來。讓自己恢復一下,才抬頭找尋那個聲音。有利還顧四周,很暗,發現自己正坐在床上。窗外的月光,讓房間有了一些光線,房間裡沒有別人。摸摸自己的旁邊,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啊……是夢啊……
 
看了看一旁的鬧鐘,現在是深夜兩點,算一算,自己才睡了兩個小時。有利閉上眼睛,回想剛才的夢,一個很長的美夢……
 
他弓起雙腳,將頭埋入膝蓋和胸口之間,「是夢呢……好幸福的夢……好懷念……真想……一直……」自語聲漸漸退去,取代的是回盪在房間裡令人心碎的……哭泣聲……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