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一)



 
自從打敗創主,有利也順利的從地球回到了真魔國。就這樣,第二十七代的魔王陛下,在真魔國過了六個月。今天,真魔國和平常不同,全國上下熱鬧不已,所有的人民都非常的開心,街道上充滿了笑聲,來來往往的人群也不斷朝血盟城走去。聳立的城堡也被佈置的和平常不同,大紅色的布條高掛牆上,五顏六色的花朵、緞帶也點綴了這座古堡。
 
在真魔國人氣超高的美男子且身兼真魔國的宰相──馮克萊斯特卿˙雲特,從城堡的頂端走了出來,他舉起雙手,城堡下的情緒激昂的人民馬上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望著雲特。
 
「今天,是真魔國的大喜之日。」雲特莊嚴的說著。但是仔細一看可以發現,他的眼框微微紅腫,似乎剛才有哭過了。「回想起……」正當雲特又想長篇大論的訴說那"美麗的回憶"時,一旁的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重重的咳了咳,就算今天是個快樂的日子,他那深鎖的眉心依然不減深度。
 
雲特心不甘情不願的忍下衝動,開始進入正經的主題。「所有的真魔國子民們,用著你們最真誠最真摯的心,來祝福我們偉大的魔王陛下吧!」語畢,雲特恭敬的彎下腰,伸出修長的手臂退後到古恩達的左邊,後方的拱門走出身穿黑色的制服,肩膀上披著鑲著白色絨毛的紅色披風,胸前別著一枚張開雙翅的鳥的金色別針,頭上戴著鑲滿白色和紅色鑽石的紅色皇冠。這位看起來只有十六歲,而的確是只有十六歲的少年就是真魔國第二十七代、魔力超越真王的魔王陛下──澀谷有利。
 
看到魔王陛下走出來,城堡下的人民再次熱烈的歡呼、尖叫。
 
有利臉上洋溢著幸福,深深的笑容掛在臉上。他手用力一揮,把披風甩到後面,大聲說道:「所有真魔國的子民們,感謝你們如此真摯的祝福!」
 
因為有利的理念,這個世界變的和平許多,在這六個月中,他學習了很多東西,像是國王該有的禮儀舉止、法術、劍術……等等,所以現在的他面對如此盛大的場景也不會怯場了。不過這件重大的事情也讓他緊張了好幾天,那張演說稿都被他看到快爛掉了。
 
雖然心臟跳的很快,但是幸福的情緒高於緊張呢!
 
「經過這一、二個月的準備,就在今天,為了就是今天這盛大且神聖的典禮!」有利開心說道,「那麼,請各位也用最真摯的祝福來呼喚我們今天另一位主角。」有利轉過身,高興的望著從拱門走出來的人。
 
一身淡藍色的軍裝,雙肩披著深藍色的披風,胸前也別著和有利一樣的別針。耀眼的金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翡翠綠的雙眼透露著羞澀,卻難掩濃濃的幸福之情。
 
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前魔王的小兒子,也是魔王陛下的婚約者。
 
而今天,這個大喜之日就是他們倆個的婚禮。
 
沃爾夫走到有利旁邊,單腳屈膝跪下,有利接過雲特手持的盒子裡的金色皇冠,高舉在半空中,人民大喊著魔王陛下和王妃。有利小心翼翼地將皇冠放在沃爾夫的頭上,然後牽起沃爾夫,對著人民大聲宣佈:「從今天起,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便是我真魔國的王妃!」
 
人民情緒激昂的大聲歡呼,天空飛舞著花朵,城堡下跑出眾多舞者,用他們最慢妙的舞姿遞上最深的祝福。
 
「有利、沃爾夫!」一名頂著紅褐色及肩卷髮的小女孩捧著兩束粉紅色的花跑了過來,她將花束送給了有利和沃爾夫,並且用那雙小小的手臂抱住這兩個深愛她的爸爸,「古蕾塔真心的祝福你們,我真的真的好愛有利和沃爾夫,恭喜你們!」
 
聽著自己的女兒說出這麼成熟的祝福,有利難掩喜悅之情,也張該雙臂抱住古蕾塔,「我也很愛你喔!古蕾塔,謝謝你的祝福。」
 
一旁的沃爾夫則是眼框微微泛紅,俯身親吻古蕾塔的額頭,「我有古蕾塔這麼乖巧可愛的女兒……真的好幸福……
 
古蕾塔也親吻沃爾夫的臉頰,「我也很幸福喔!因為我有兩個這麼愛我的爸爸!」
 
有利抱起古蕾塔,另一隻手牽起沃爾夫,轉回前方對著人民說:「我,澀谷有利,將會盡最大的心與力為真魔國付出,只要我在位的一天,絕對不會放棄我所有的子民!」
 
有利轉身面像雲特和古恩達,肯拉德站在他們的後面,他微笑說:「我還是個不成熟的菜鳥魔王,未來還請你們努力的輔佐、教導我,我也會盡全力作一個好國王的。」語畢,他向他們行了一個深深的禮。
 
受寵若驚的雲特急忙跪下,肯拉德和古恩達則是不慌不忙的跪下。雲特尖聲回答:「魔王陛下,小的受不起您的大裡,輔佐您本來就是臣下的義務,時在受不起陛下的感謝。」
 
看到雲特的反應,讓有利一時不知該怎麼辦,「雲、雲特,我說過別這樣啦!我不喜歡什麼君臣的規範,你就用平常的方式和我相處就好了,這樣我好不習過。」
 
「您真是太仁慈太充滿謙虛之心啊!真魔國有您這樣的國王真的是太幸福了!」
 
「雲特……別用敬語啦!我真的很不習慣。」有利不好意思的說。
 
倒是旁邊的古恩達依然用他那低沉而冷漠的聲音回答,「既然陛下都這麼說了,接下來的日子臣下一定會好好鞭策您的,請您做好心理準備。」
 
聽到古恩達的回覆,不禁讓有利打了個冷顫,因為他知道古恩達是個極負責任的人,也是那種不會因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國王就會懈怠的那種人,也知道古恩達會說到做到。但是有利知道其實古恩達還頗關心他的,與其說關心不如是說寵愛吧,誰叫有利常常做出很任性的決定,也常常把一堆國家大事丟給古恩達處理,但是他還是很忠心的陪在有利身邊。
 
「我、我會做好心理準備的。」有利回答,「好了好了,你們也別再跪著了,快起身吧!」
 
見他們都站起來,有利才轉回前方對著人民大喊,「今天,大肆的祝福歡呼慶祝吧!」他面向沃爾夫,開心的綻放笑容,親親的吻了他的額頭,「我的王妃。」也吻了古蕾塔的臉頰,「我的小公主,能遇見你們我真的很幸福。」見沃爾夫的臉頰飛起紅暈,喃喃說道:「我也很幸福喔!」
 
有利放下古蕾塔,清清嗓子,再次開口,「在此,我將再宣佈一件事情。」人民又安靜下來,有利吸了口氣繼續說:「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在真魔國,十六歲是個轉捩點、是個選擇,而我將在今天這個充滿意義的日子宣佈,我將成為魔族,一個完全的魔族。」
 
周圍這些臣子明白,有利是人類與魔族的混血,如今他選擇了魔族這條路,他的體內雖然仍有人類的血液,但是十六歲的決定,將讓他成為真正的魔族。
 
「國王陛下萬歲!」
 
人民真心的愛戴著這為年輕的魔王陛下,因為他的出現,讓這個世界正慢慢的改變。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