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八)





「猊下,您是否該回房休息呢?您已經兩天沒有好好休息了。」雲特恭敬的對著村田說,雙眼失去平常的活耀光輝。
 
村田疲憊的細聲回答:「我沒事,不用擔心我。」
 
現在在場的每個人──肯拉德、雲特還有村田,都緊皺著眉頭,肯拉德抱著臉上還留著淚痕著古蕾塔,她現在正沉沉的睡覺。
 
有利被送回真魔國已經兩天了,許多醫療官的接力治療,每到換班眾人馬上迫切的詢問有利的狀況,可是每個人都只是回答:「陛下沒有生命危險。」其餘的都不願意再多說。
 
雖然擔心,但是醫療官們都說沒有生命危險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房間的門敞開,真魔國三大魔女──馮卡貝尼可夫卿˙艾尼西娜,走了出來,雲特馬上衝上前詢問:「陛下現在的狀況如何?」
 
艾尼西娜疲憊地用拇指和食指按著眉心,啞聲回答:「陛下沒事,只是很虛弱,吉塞拉日以際夜的治療和輔助,陛下現在的狀況才好一點。」她走到肯拉德面前,溫柔的看著他懷中的古蕾塔,「這下子這孩子也能安心了……」
 
「現在可以進去嗎?」村田倏地站了起來,一陣暈眩讓他又跌坐回椅子上。
 
艾尼西娜冷眼看著村田,「要進去之前請您先吃點東西吧!我可不希望你們這些虛弱的傢伙進去再加重吉賽拉的負擔。」不愧是三大魔女之一,對於不滿並且不對的事情總是直言相對。
 
「我不要緊,飯等下再吃也行,不過就是血糖低了點,我要進去看看澀谷的狀況。」村田理直器狀的回話。
 
艾尼西娜卻比村田更快一步,把門關了起來,「請狔下尊重病人,況且我還沒說可以進去吧!吉塞拉還在處理當中,這段時間就請你們去休息一下。」
 
氣勢明顯輸給艾尼西娜的村田,最後只好乖乖的照著她所說的,去吃個東西、休息一下,稍後再來吧!
 
雲特和村田朝著另一端走去,等到他們繞過轉角,艾尼西娜用著及小的聲音詢問,怕吵醒了古蕾塔,「古恩達那裡怎麼樣?」
 
肯拉德痛苦的閉上眼睛,沉重的搖搖頭,艾尼西娜閉上雙眼,重重的吐了好大一口氣。
 
 
 
 
村田照著艾尼西娜所說的,好好吃了一頓飯也好好的小憩了一會兒,再次回到有利房間的門口,剛好看到吉塞拉和幾位醫療官走了出來,他馬上跑上前詢問,不過看到吉塞拉嚴重的愁容不禁止言。
 
「猊下。」吉塞拉和其他醫療官對著村田行禮。
 
「辛苦你們了,澀谷現在如何?」村田詢問。
 
「陛下很虛弱,必須好好休息。」旁邊的醫療官紛紛離去,只剩下吉塞拉在向村田解釋,「魔力消耗過度,在加上那些傷是魔力逆火反彈所傷的,所以要恢復必須花一段時間,就算傷好了也必須花很長的時間來調養身體。」
 
村田聽了並沒有很吃驚,看到有利失控的情形,會有什麼後果也能猜的出來,「真的很感謝你這幾天的幫忙,請好好去休息吧!」
 
吉塞拉虛弱的微微笑,輕輕頜首,便轉身離去。
 
村田推開房門,看到躺在那張大的不像話的床上的有利正安穩的睡著。他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那張蒼白的令人心驚的面孔,村田伸手握住有利的手,輕輕的靠在額頭上,「有利……
 
 
 
 
就這樣過了十來天,有利不斷的昏睡著,雖然氣色有稍微恢復一點,但是還是很虛弱。古蕾塔每天都會到有利床邊,有時唱唱歌、有時念著故事,也會向他報告今天發生了哪些事情。村田幾乎一整天所有的時間都是待在有利身旁,陪著他。
 
「啊……」沉睡了十來天的有利,此時緩緩的睜開雙眼,茫然的望著天花板,「這是……我的房間……」有利心想。想起身卻發現全身重的和石頭一樣,怎麼都動不了。
 
太陽照著房間暖洋洋的,淡淡的果香從旁邊飄來,原來是旁邊的櫃子上擺了數種水果。
 
有利慢慢的重新適應身體上的不適,從手指開始慢慢移動,不一會兒,手臂已經可以舉起來了,雖然還是有點吃力。他奮力的撐起身體,才發現旁邊有人,而那個人是正在熟睡的村田。
 
看到村田趴在床邊睡覺,一剎那許多疑惑開始形成。
 
──為什麼村田會在我的房間?
 
──為什麼身體會這個沉重?我好像睡了很久……
 
這麼多問題不斷出現,而能解決這些問題的也就落在正在睡覺的村田了。有利伸手輕搖著村田,「村田、喂、村田,你醒醒啊!」
 
睡眼惺忪的村田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看到有利的身影映入眼簾,所有睡意馬上一掃而空,他伸手抱住他,「你終於醒來了……
 
對於村田如此的舉動,有利瞪大雙眼一時反應不過來。「怎麼了啊村田,幹麻一副很感動的樣子?還有你怎麼會睡在我的床邊?為什麼我的身體會這麼沉重?」
 
「等等、等等,慢點慢點,我會一個一個回──澀谷?!」村田說到一半,看到有利痛苦的抱住頭,輕聲呻吟著。
 
就在村田回答的時候,腦中的記憶之門緩緩被開啟,記憶像是投影機開始撥放,一幕幕的影像飛快的通過腦袋。有利抱住頭不舒服的彎下腰,越是回想起越多的記憶那雙黑眸越是充滿驚恐,大幅度收縮的瞳孔失去了焦距。
 
「喂,澀谷,振作一點、澀谷!」村田慌張的大喊,在房間外的肯拉德和吉塞拉聞聲跑了進來。
 
「請冷靜點,陛下。」吉塞拉迅速的跑到有利面前,肯拉德正要從有利身後壓住他的時候,他卻揮開肯拉德,跌跌撞撞的跑下床,尚未完全恢復的他赱起路來還是搖搖晃晃。
 
「嗚……」有利無利的靠在牆上,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他在哪裡?快點告訴我沃爾夫在哪裡!!我馬上要見他!!」
 
「請您冷靜一點,陛下!」吉塞拉嚴厲的斥責,「您現在的身體極度虛弱,請馬上回到床上休息。」
 
「我沒事!」但是身體的一個踉蹌馬上反駁他所說的,「我、我要見沃爾夫!」
 
村田冷靜的走向有利,反光的鏡片讓人看不清楚他現在的表情,「首先,你昏睡了十幾天,應該先得搞清楚現在的狀況吧?過來床上,我會回答你所有問題的。」
 
不安的情緒節節高升,可是村田散發著某種不可抗力的氣勢,讓有利毫無反駁的餘地,只能乖乖的走回床上。
 
吉塞拉退出房間去幫有利準備藥品,肯拉德則是靠在門口,閉目聽著村田的解釋。
 
村田把那天在戰場的後事詳細的告訴他,古恩達每天、每天都不斷尋找沃爾夫的下落,照理來說落下懸崖應該也是在附近,就算下方有小河也是會沖到下游,可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搜尋的範圍有方圓百里,但是他人就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一般,不論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雖然過了這個多天,古恩達依舊不放棄的搜尋著。然後也告誡有利必須好好休息之類的話。
 
可是聽完找不到沃爾夫後,他就什麼都聽不進去了。有利失了神般的踉踉蹌蹌的走到那片大大的落地窗前,右手掌放到窗戶上,幾聲劈啪聲,玻璃在一瞬間裂成碎片,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碎片漂浮在半空中,有利也緩緩飄起,在碎片落下發出刺耳的聲響的剎那,他猛然就飛出房間,消失在村田和肯拉德眼前。
 
「天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陛下呢?」回來的吉塞拉看著滿地的碎片吃驚的倒抽一口氣,她略微不悅的看著肯拉德和村田,「為什麼不阻止陛下呢?」
 
「唉……」村田站了起來,「如果阻止的了就好了……」說完,便和肯拉得走出去,騎上馬兒,朝著有利的目的地奔去。
 
到達懸崖下的有利完全不顧自己的身體有多差,四處的奔跑、呼喊,對於村田的解釋硬是不願意去相信。
 
──怎麼可能消失!怎麼可能!
 
「沃爾夫!快回答我啊!」有利碰的一聲,重重的靠在樹幹上,臉色蒼白的令人害怕,大口大口吸著急促又淺短的呼吸。
 
──一定在附近……等著我!
 
「真是的,我對的已經很好了……可是已經夠了。」不知何時來到有利身後的村田低聲說,他扶著虛弱的有利,「抱歉了。」
 
一股甜甜的味道飄過,還來不及做出思考,意識很快的就退去,全身無力的攤在村田身上。
 
「帶他回去吧……」村田把有利交身旁的肯拉德,兩人沉默以對的回到城堡。
 
有利再次醒來,已經是四天後的事情了。
 
才一爬起身,一個紅褐色的身影飛奔到床上,抱住了有利,「有利你終於醒來了。」胸前傳來濕潤的感覺,小小的身軀在有利的懷中顫抖著,豆大的淚水滾滾而出。「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古蕾塔不希望連有利也離開!」
 
心一陣刺痛,望著心愛的女兒,有利溫柔的拍拍她的背,「對不起,讓古蕾塔擔心了。」
 
「有利會不會餓?我和吉塞拉有準備好消化的食物喔!」古蕾塔抬起哭的紅腫的雙眼,露出一抹天真的笑容,「我會好好照顧有利的!」
 
「謝謝……
 
門敞開,吉塞拉端著液態食物和藥湯走了進來,「請陛下要確實的吃東西然後打要吃下去喔!」雖然她笑容滿面由如天使般的說著,可是為什麼會讓有利感到一股壓力呢?!
 
「好的……」在古蕾塔和吉塞拉的注視下,有利乖乖的吃了點東西並且把要喝了下去。「很好喝呢,古蕾塔真的好棒。」想讓嘴巴彎起一抹微笑來讓他們別這麼擔心,可是臉部像是失去控制的,無法照著想法來微笑,甚至不自覺的從那雙黑眸中流下晶瑩的淚珠,怎麼都無法止住淚水……
 
吉塞拉走出房間。古蕾塔也默默的流下眼淚,爬到床上抱著有利,希望自己微小的力量能讓有利稍微好過一點。
 
過了好一會兒,哭累的古蕾塔躺在床上沉沉的睡著了,有利輕聲走下床,換下身上的睡衣,躡手躡腳的離開房間。知道大家一定都會阻止他出去,可是怎麼就是不願意就這樣相信這一切,所以有利作出的行動就是偷跑出去,奈何自己的身體狀況有多差。
 
每天,都不顧身體的狀況就跑了出去,然後到了傍晚不是被肯拉德強行帶回就是因為身體不適而暈倒。被吉塞拉嚴厲斥責後,依舊如此,讓吉塞拉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每天就這樣過去,有利的身體不但沒有變好還漸漸的惡化,而且每過完一天有利失神的樣子也越來越嚴重,彷彿靈魂正隨著時間消失。
 
在眾人的討論結果,決定請大賢者──村田健帶有利回地球,暫時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在地球那裡有他的家人,希望在親情的照顧下能讓他重新振作。
 
村田帶著有利來到真王廟外的那個水池,肯拉德擁抱有利,溫柔的說:「要早點回來喔!真魔國的所有人都在這裡等著你。」
 
有利閉上眼睛,推開了肯拉德,用著平淡無起伏的聲音說:「對不起……」
 
──但是他不會等著我了……他已經不再這了……
 
「陛下,請您保重,雲特會一直等待您回來的。」雲特忍著眼眶中的淚水,哽咽的邊說邊向有利行禮。
 
「你也是……」有利拍拍雲特的肩膀,然後看到古恩達旁的古蕾塔,皺著小臉,很努力的不讓眼淚流下,有利走到她旁邊蹲了下來,「對不起……」
 
「不要道歉,有利沒有錯!」古蕾塔拍拍有利的臉頰,「古蕾塔會一直等著有利的,絕對!所以、所以有利也要快點回來喔,不可以讓人家等太久。」
 
──啊啊……我還有我的女兒……我們的女兒……
 
「澀谷,該走囉!」村田拉著有利走到小池旁,兩人朝眾人揮揮手後,便跳入水中,回到了地球。
 
 
 
 
「啊拉,這不是小有和小健嗎?」珍妮佛聽到浴室傳來水聲,便跑了過來,映入眼中的是全身濕淋淋的村田和有利,「你們等等喔,我去拿衣服和毛巾。」
 
「啊!好久沒有回到地球了,真懷念珍妮佛的咖哩。」村田像個老頭一般的伸著懶腰。
 
「真的嗎?既然小健這麼懷念我馬上來做!」剛好拿著衣服和毛巾走回來的珍妮佛聽到村田的讚嘆,開心的說,「今天晚上就留下來吃飯吧!阿勒,小有,你要去哪?」
 
有利頭也不回的朝著樓上走去,「想休息……我要回房間……」
 
望著有利的背影,珍妮佛歪著頭問著村田,「小健,小有怎麼了?怎麼會這麼沒有精神?臉色也好差,在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村田拿起毛巾擦著頭髮,雙眼難過的垂了下來,他低聲的說:「澀谷現在很糟糕,在那裡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村田嘆了口氣,「至於詳細的情形就請您問他吧!他現在非常需要適當的……調適……所以我才會帶他回來地球。」村田苦笑,「請您……好好的幫助他吧!……那麼我先告辭了。」
 
「哎呀,不留下來一起吃飯嗎?」珍妮佛問道。
 
「謝謝我心領了,我也想陪陪我的父母。」村田走到玄關,「那麼就麻煩珍妮佛囉!掰掰。」
 
「嗯,再見。」目送村田離開後,珍妮佛拍拍臉頰,「好,煮個好吃的東西來替小有打打氣吧!」
 
 
 
 
很多事情總是發生的突然,突然的令人措手不及、無法去接受。
 
無法彌補的空洞不斷淌著鮮血,無法癒合的傷口只能任憑風霜繼續侵蝕下去。
 
 
 
 
叩叩!
 
「小有,媽媽可以進去嗎?」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從下午回來到現在,有利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連晚餐都沒有下去吃。
 
「請進……」
 
房間一片漆黑,只有從外面透進來的光線,有利獨自坐在床上,毫無生氣、茫茫的望著前方,就像一隻沒有生命的玩偶。
 
珍妮佛坐到有利的身邊,溫柔的開口:「小有,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可以說給媽媽聽嗎?」
 
有利沒有抬起頭,只是把低下的頭讓他更低。
 
「看到小有這麼沒精神,我很擔心,身為你的母親,我必須好好陪伴小有。」珍妮佛摟住了有利,像是在哄小孩般的拍拍他的背,「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都會好好聽你說的。」
 
「……」有利沉默了好一會兒,離開母親的懷抱,緩緩開口,「在真魔國那裡,有個人類國家叫"大西馬隆"……」
 
有利開始敘述事情的始末。
 
一直很小心翼翼地不再去打開傷口,所以選擇逃避、不願意開口,可是一開口說起,彷彿是累積許久的情緒傾瀉一般滾滾而出,不斷的、不斷的傾訴,可是說到不堪回首的最後一幕,喉嚨像是被無形的東西給卡住似的,說不出來。感覺到鼻子酸酸的,有利急忙別過臉,雙眼也彌漫起淡淡的霧氣。
 
「我呢一點都不相信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句話。」珍妮佛摸摸有利的頭,「男孩子也是人也是有情緒的,哭是個很好的情緒宣洩的方法喔!」
 
有利吸了口氣,語帶哽咽的繼續說了下去。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人去找尋沃爾夫,甚至自己也下去找了,可是十幾二十天過了,依然是都不到他。沃爾夫就像從這世界上消失一般的不見了,連一丁點線索都沒有留下。
 
有利難過的低下頭,「始末就是這樣……我……」
 
珍妮佛再次抱住了有利,那是母親專有的溫暖,一個令人感到舒適的懷抱。「小有並沒有錯,我覺得……換個角度想,說不定小沃還活著喔!因為絕對不可能就這樣憑空消失的。」
 
「可是……」
 
「人死了必定會有遺體,既然找不到小沃不就是代表他還活著?只是……或許是被什麼人救了也不一定啊!」
 
「…….我能……這樣去想……嗎?」
 
「當然,相信小沃絕對還活著,知道嗎?我再說一次,人絕對不會就這樣消失的。」珍妮佛語氣堅定的說道。
 
母親的溫暖打開忍耐許久的悲憤,淚水滾滾滑落。
 
這陣子有利除來將所以痛苦忍在心中之外,都沒有好好宣洩,因為身邊週遭的人也很難過、傷心,痛苦的程度絕對不比他少,所以除了忍耐還是忍耐。
 
找到宣洩的出口,這些塵封已久的情緒獲得解放。
 
令人心疼的哭泣聲緩緩轉為啜泣聲然後房間又恢復了安靜。
 
珍妮佛小心的將有利放回床上。現在以經快要深夜十二點了,珍妮佛替有利蓋上被子,然後輕輕的走出房間,關上門看到勝馬和勝利都站在門外等待著。門輕輕的關上,珍妮佛走到勝馬前面輕輕的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眼淚簌簌的流下。
 
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痛苦難過,做母親的絕對也不好受啊!
 
勝利體貼的拍拍母親的背以示安慰。
 
「很晚了,其他的明天再說吧!」勝馬向勝利到過晚安後便牽著珍妮佛回房間。
 
「小有……」勝利看了房門一眼後也回到自己的房間。
 
 
 
 
「嗚……」有利舉手擋住陽光,房間現在充滿了陽光,翻身看了旁邊的鬧鐘,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老媽應該有幫我向學校請假吧……
 
有利爬起來,全身幾乎都沒有力氣,軟綿綿的坐在床邊,「三餐沒吃,昨天又哭成那樣……」他吐了一口氣,又躺了下去,右手放在胸口上,喃喃的自語:「那股沉甸甸的感覺……有好一點了……」
 
──我願意……去相信你還活在這世界上!
 
──我會一直等你、找你的,直到……我們再相見……
 
叩叩!
 
「小有你醒了嗎?我有幫你準備吃的喔,換好衣服刷牙洗臉完就下來吧!」珍妮佛在外面說完,就聽到玄關傳來鈴聲,馬上跑了下去。
 
有利托著沉重的身軀很緩慢的整理好一切後,慢慢的走到樓下,還沒到客廳就聽到珍妮佛和某個熟悉的聲音談的很熱絡呢!
 
「哈囉!澀谷。」村田笑吟吟的揮揮手。
 
「你怎麼在這?你不用上學嗎?」有利有氣無力的問道。
 
「嘿嘿,我請假。」
 
珍妮佛急忙跑到廚房,「你三餐都沒有吃東西,等我一下我馬上弄好。」
 
有利疲憊的坐到沙發上,對上村田的雙眼,他微微笑,「你放心好了,我好很多了……」
 
「你不好,你一點都不好。」村田推了推眼鏡,皺著眉頭,但馬上又綻放一道溫和的笑容,「可是你會好起來的。」
 
有利也以微笑回報,他閉上雙眼,「……我想待在地球幾天……過幾天在回去,可以嗎?」
 
村田拿起放在桌上的餅乾,「也好,我也想處理一些事情。」
 
「謝謝……」
 
村田望著那張消瘦許多的臉龐好一會兒,他走到有利面前,捧起有利的臉龐,在他額頭上輕輕一吻。愕然的有利瞪大雙眼,村田咯咯笑道:「你那什麼臉,這是我以前對真王打氣的方法,他說很有效,不知道對你有沒有用?」
 
「那、那是真王才有用啦!別突然沒頭沒腦著做這種會讓人誤會的事情!」有利臉頰微紅的說道,看到村田的表情不滿的踢了他一腳,「別耍──!」
 
胸口突然一陣抽痛,有利悶哼了一聲,村田急忙蹲下來查看,「你沒事吧?」
 
有利揮揮手,示意沒事,可是呼吸急促的樣子看起來可不像是沒事,「我不想讓我老媽擔心。」
 
村田輕輕的拍拍他的背,用著絕對的語氣說:「你這幾天必須好好的休息、吃飯,我每天都會打電話來關心,如果被我發現你亂來,我大賢者可是會讓你"很開心"的度過後半輩子的。」
 
「你是在威脅我嗎?」
 
「我在提醒你。」
 
「膽敢威脅魔王?」
 
「大賢者和魔王可是平起平坐的。」
 
「唉……說不過你……」有利往後一靠,敲敲僵硬的肩膀。
 
──帶他回來果然是對的作法……
 
村田摸摸他的頭,「好了,我也該走了。」
 
「哎呀,小健不留下來嗎?我幫小有煮了很營養又好消化的粥喔!」珍妮佛端了熱騰騰的粥走了過來,她把粥放到有利面前,「吃一點再走吧!」
 
「謝謝,可是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改天吧!」
 
「好吧。」
 
「掰掰,珍妮佛,好好照顧自己,澀谷!」
 
「喔……」
 
「小有要多吃點才會很快恢復喔!」珍妮佛直直注視著有利,「你整個人瘦了好多,一定要好好補回來才行。」
 
「嗯……」
 
接下來的幾天,有利獨自思考了很多事情,也決定了一些事情。其間還有發燒,所以在地球的日子都沒有去學校。倒是村田還真的每天都會打電話來詢問有利的狀況,當他聽到有利發燒時,馬上就衝到澀谷家,仔細看到有利後才安心的回家。
 
很快的待在地球已經過了五天了……
 
週末的下午,有利把村田約了出來,兩人默默的走到那片大湖──打敗創主後重新再回到真魔國。
 
「你的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兩個人坐在湖邊享受和煦的陽光。村田問道。
 
「有……」有利躺了下來,看著那片蔚藍而安詳的天空,「這幾天我想了很多……也決定了一些事情……」
 
「決定了什麼事情?」
 
「我……我打算……」
 
「留在真魔國。」
 
「留在真魔國。」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有利吃驚的看著村田,而村田則是微笑的回望著他。反光的鏡片又遮住他的表情。
 
「你剛剛說了什麼?」
 
村田用著充滿笑意的語氣說:「我打算留在真魔國。」
 
「可是、你、可是……」有利吃驚的說不出話來,「那個、你的父母該怎麼辦?」
 
「早就知道你會有這樣的決定,所以我這幾天都在忙這些事情。」村田把手伸向天空,像是要捉住什麼,「鮑伯已經都幫我處理好了。」他又看了有利一眼,「澀谷的思路太單純了,早就都被我看透了。」
 
「可是、這可不是在開玩笑!」有利完全沒有想到村田會這樣說,「我是很認真的。」
 
村田收起笑容用著極嚴肅的語氣說:「我也是很認真的回答你。」
 
「可是……」
 
「我本來就屬於真魔國,4000年前是,4000年後依舊是。」村田拉起有利的左手,一起伸向天空,「而且……不管你到哪裡我都會跟隨你的。」
 
「別、別說這麼肉麻的話好不好!」有利不好意思的甩掉他的手,「……所以必須放棄地球的一切喔?你真的確定?」
 
「又不是都回不來!」村田又恢復以往的活潑,「我們還是會回來的啦!況且時差的問題讓我們離開地球幾乎是只有幾分鐘的時間,這樣子不會影響很多吧!」
 
「……恩……」有利把頭靠在村田的肩膀上,「謝謝你……」
 
村田率性的拍了拍他的頭,「"如果此生你是太陽,那麼我就是輔佐你的月亮"」
 
有利好奇的抬起頭。
 
「我以前說過我們曾經被希望我是月亮你是太陽般的存在,還記得嗎?」
 
「嗯……」
 
「所以,我跟你的關係就是這樣,彼此相生一起,是一個無法分離的共同體喔!」
 
「……怎麼覺得有點噁心……」
 
「嗚……太過分了……我是如此忠貞你竟然……」說著說著村田竟然裝起哭腔。
 
「什麼忠貞!……不過……有你這個月亮真的是太好了……」
 
「……好了,我們回家吧!明天下午就回真魔國,不知道真魔國過了多久了。」
 
兩個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回到彼此的家。
 
有利把他的決定在晚餐過後時,告訴了自己的家人。原本以為他們會大力反對,但是珍妮佛卻是開心不已,抱住有利說:「我家有個國王陛下呢!有利要當個好國王喔!」
 
勝馬則是給予有利支持,勝利則是對有利下戰帖,「未來我是地球的魔王,咱們還得有適當的合作!到時後你可別把你的國家給搞垮了耶!」
 
「我才不會!」
 
就這樣,澀谷一家人很坦然的接受了有利的決定,並且還衷心的替他加油。
 
翌日,兩人帶著各自的行李,從有利家的浴缸再次回到真魔國。
 
兩人才一出現在真王廟外的水池,龐大的迎接陣容就映入他們兩人眼中。
 
「啊!陛下!猊下!」雲特一看到有利就飛奔到他面前抱住了他,「半個月不見雲特真的好想您啊!」
 
──半個月啊……
 
「抱歉,我回去太久了。」
 
古恩達依舊冷冷的看著他,不過有利發現他的嘴巴微微彎起,似乎是個微笑,有利也回送一抹微笑給他。肯拉德摟住有利,語帶哽咽的說:「歡迎回來,有利,看到你真的很高興。」
 
有利拍拍肯拉德的背,開心的說:「我也很高興,真是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回來了。」
 
「有利──!!」人群後傳來高亢的叫聲,古蕾塔穿越人群飛奔到有利的懷中,「你回來了!人家好想你喔!超想你的!」
 
「我的小公主,我也好想你喔!我回來了。」有利抱起古蕾塔繞著圈圈。
 
當他停下來看了一下四周,不見那抹金色的身影,少了那面不願意表現開心又點彆扭的臉龐都已經不再了,少了他那高傲的語氣,真的很不對勁。
 
鼻子和眼框一陣酸楚,有利急忙甩甩頭。
 
──我相信你還活著,所以……我會一直等著你的,沃爾夫!
 
突然所有人都朝有利行禮,齊聲說:「歡迎您回到真魔國,魔王陛下。」
 
──啊啊……
 
原本忍住的眼淚最後還是奪框而出,有利綻放一抹帶著淚水的笑容說:「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還有這麼多人陪著我呢……
 
──沃爾夫,我親愛的沃爾夫,我會等你的,直到我們再次相見……
 
 
 
˙第一部˙我們的道路˙完˙
 
第一部就這樣結束了
小的打的很開心
可是隨著更新等等的發布
發現…我的文章似乎沒什麼人看
也沒有什麼回覆
小的覺得越寫越沒有動力
不知道自己的文章在大家眼中是如何…
毫無動力可言
寫起來真的很…
可是我還是會繼續寫…雖然要等一年…可是我一年後一定會繼續寫下去
只是……
有人願意等待嗎?
有人願意支持嗎?
有人……唉….
 
在此,感謝有給予支持的親
即將閉關了
那麼------
請願意等待的人……
請等待一年後的第二部!
還有第三部…第四部………
不論多少…
小的一年後就又會開始動筆
完成這篇的>V<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usui
  • 弱弱的說…

    我、我終於來這把文看完了 ゚+.ヽ(〒▽〒)ノ.+゚拖了好久……(汗)

    「一股甜甜的味道飄過,還來不及做出思考,意識很快的就退去,全身無力的攤在村田身上。」
    ↑甜甜的味道,這讓我想到小沃啊……( ̄▽ ̄)想太多?

    小珂文中的有利成長很多也有了王者風範,卻不失他純真的一面XD很不錯呀ˇ
    小沃依然很可愛♡後面的哀傷氣氛何時會化解呢~(期待冒)

    這篇除了有沃,怎麼覺得村有(有村)的味道也很濃厚XD

    話說我一定會支持小珂的~等小珂考完填完坑啊~(*´∀`*)
  • 啊~~有人看有人看耶!
    我好開心說...
    (現在是偷偷跑上來一下)
    以前我覺得我的文章都沒有什麼人看
    現在也還是一樣啦=^=

    話說...是的...我承認...我有萌村有!!!!!!村沃也很棒喔!!!!
    這兩對是我的第二王道
    (我反而比較不喜歡真村....)
    ↑受小說的影響吧...我認知中的"村田"是小說那種的...不是動畫的!

    第一部很多村有的感覺喔?
    其實...我這篇無敵長的小說...主要是有沃(偶爾沃有)
    可是...在其中會有很多配對的小曖昧喔...
    (我愛清水!!!!!!!!!!!!!!!!)
    喔呵呵呵!!所以...

    其實...我想了很多...這篇小說
    線在放在blog上的
    我想他已經變成我的..."比較詳細的草稿"了
    因為我又想到好多故事內容
    所以...應該會重新開始寫吧!
    不過大綱不變啦!只是會多很多細節~~~^^""

    我啊...是支持虐喔!虐虐虐!!
    所以!!!!!有利和沃爾夫想要幸福!
    就必須先通過我啦!!喔呵呵呵!!(被有利和沃爾夫打)

    嗚嗚嗚...如果有更多人看我的小說再給予指教就好了....

    在距離2/1.2/2前的十幾天看到yuusui樣的留言...我真的超開心的!!(抱)

    cozia 於 2008/01/15 07: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