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五)





有利滑開椅子站了起來。
 
現在是晚餐過後,所有十貴族和有利等人再次聚集於會議室,這次加上了村田的參加,原本一籌莫展的會議因為他的出現有了新的進展。
 
「那麼,我來重述一遍。」有利走到地圖旁邊,「到時候我會在這裡和大西馬隆見面。這裡算是我真魔國的領地,魔法仍然能照常使用,然後除了馮比雷費魯特卿、馮波爾特魯卿、馮克萊斯特卿等人與我隨行,其餘的貴族們待在這守候,這裡有個約高度一百公尺高的斜坡,上頭足夠掩藏我們的人馬,距離我們與大西馬隆約有三百公尺,如果有突發狀況,應該是能很快來接應的。」
 
地圖上畫了各式各樣的記號,這些都是在剛剛村田用來解釋計畫時所畫上去的。
 
「魔王陛下請放心,咱們真魔國的騎兵可是受過完好的訓練,絕對可以隨機應變!」後方一名貴族說。
 
「我相信你們。」一抹略帶稚氣卻能令人臣服的笑容,「那麼雲特!」
 
「是。」
 
有利轉身面向有利,頗具威嚴的說:「傳令下去,告訴大西馬隆,期待十天後結盟會議。」
 
雲特感動的眼睛閃爍著,因為有利現在越來越有王者的風範了,「是的,陛下。」
 
視線回到所有貴族上,有利雙手撐在桌子上,「我依然希望能和平解決,但是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有利頓了頓,「接下來的幾天,我會請烏魯凱莉來幫忙我提升自己的魔力,我會用自己的辦法來不讓任何人流血的。……這麼說好像太自大了!」有利在最後加上這一句,還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吐吐舌頭、搔搔頭。
 
所有貴族都有點傻眼,剛剛還是充滿壓迫的感覺,現在馬上消失無蹤。
 
一旁的肯拉德溫柔的笑開,沃爾夫則是無奈的搖搖頭,古恩達到是沒有什麼反應,還好雲特不在這裡。
 
「那麼就散會吧!」魔王陛下本人到是什麼都沒發現。
 
有利看著肯拉德,「陪我去打一下棒球,好嗎?」
 
肯拉德微微傾身,「深感榮幸。」
 
有利不習慣的拍拍肯拉德的手臂,「別這樣啦!都自己人還用什麼敬語呢!」他轉身,剛好沃爾夫正要開口他卻更快,「你要跟我們去嗎?沃爾夫。」
 
「當、當然。」沃爾夫急忙跟上去。
 
三人來到空地──肯拉德和有利的專屬練習空地。沃爾夫興趣缺缺的坐在階梯上看著有利和肯拉德兩人彼此互丟白色的小球,「真搞不懂這有什麼好玩的。」沃爾夫低咕著。
 
眾人什麼都沒有說,沃爾夫茫茫的仰望星空,直到那兩個在丟球的人丟到彼此都滿身汗才願意來休息時,才回過神。
 
「閣下,古恩達格下找您。」一名士兵跑了過來。
 
「古恩達?好的,我馬上去。」肯拉德站了起來,「那我先離開囉!」
 
「掰掰。」有利目送肯拉德後,便很自動的躺在沃爾夫的大腿上,「嗯……好舒服……」
 
「你幹麻啦!」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沃爾夫慌了手腳,但是看到有利好像真的很舒適也就沒有把他推開,「你剛剛說你要給言賜烏女提升魔力是怎麼回事?」
 
「喔……那個啊……」有利伸手環住沃爾夫的腰,這舉動讓沃爾夫顫抖了一下,「我跟村田討論了一下,如果真的要打仗,我想用的魔力來阻止……雖說是阻止,不如說是安全的保護所有人吧!」
 
聽到有利這番大愛之詞,讓沃爾夫無奈的嘆氣,雖然早就知道有利就是這樣,可是──「所有人你怎麼保護,保護好自己就好了啦!……況且像大西馬隆那種人根本不需要保護,有利那麼想和平處理他們卻不領情。」
 
有利苦笑,但是沒有回話,只是默默的躺著。
 
過了好一會兒,有利才開口,「哈哈,接下來古恩達又會很辛苦了,我接下來幾乎都要待在真王廟,除了提升魔力,還要訓練魔法戰鬥、劍術也要好好訓練一下。你要不要來陪我訓練魔法?」
 
「……有利希望我去嗎?」
 
「怎麼這樣說,我當然希望你陪我啊!」
 
一股暖流滑過,「那我就會陪著你。」那抹微笑是象徵著不背棄的意義。
 
這倒是讓有利微微臉紅,因為眼前的人兒真的太具誘惑力了,再不把眼睛移開還真不知道做出什麼舉動。
 
但是看到有利把眼神移開的舉動的沃爾夫卻很不滿,「你幹麻把眼睛移開?」
 
「沒有啊,我們回房間吧!」有利站起來拍拍屁股,伸手拉起沃爾夫,但是眼前的可人兒卻不領情,獨自高傲的站起來。
 
「不需要。」
 
「你別生氣麻!」
 
「誰叫你要移開眼睛。」
 
「那是有原因啦!」
 
「什麼原因?」沃爾夫用著極不悅的語氣問道。
 
「因為……」有利看著沃爾夫,最後還是屈服在他的怒氣下,「因為你剛剛的表情太……太吸引人了,我怕我會克制不了啊……」
 
掛在牆上的火把搖曳著光線,略可看見站在走道上的兩人臉上都紅紅的,不知道是火光的關係還是……
 
「叫、叫你說原因可不是叫你油嘴滑舌!」沃爾夫轉身大步流星的快步走回房間,尾隨於後的有利回到房間,發現沃爾夫把自己用棉被裹的緊緊的。有利坐在沃爾夫旁邊,嘴吧都未開,就被沃爾夫趕走:「你、你快去洗澡啦!都是汗臭味,快去啦!」
 
感覺旁邊人的沒有起身離開,沃爾夫猛然爬起,下一秒感覺到自起被抱起來,「你、你做什麼啦,有利!放我下來!」
 
「你以前不是很喜歡幫我刷背,我今天好累,你也好久沒有幫我刷背了,今天就來幫我吧!」
 
「不、不要,放我下來啦!」
 
「恕難崇命。」一抹邪笑,有利飄飄然的把懷中因害羞而惱怒的沃爾夫帶入浴室。
 
今晚,就到這邊吧。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