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四)




龐大的床鋪,躺著有利和在他懷中的沃爾夫。經過有利長期努力的矯正,沃爾夫的睡姿變得正常多了,不會再把有利給踢下床,還有一副符合他那天使般的容貌的優雅睡姿。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透著滿滿溫暖的陽光,窗外的鳥兒吱吱喳喳的叫,城堡下方的所有真魔國的人民早已經開始他們的一天,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透露著安詳的和平。
 
不只真魔國,在有利的努力之下,自從和沃爾夫結婚後的半年多,有著更多的人類國家和真魔國結為同盟,有利的和平主義也漸漸的在這世界開始散播開來。有些較貧困的村莊或國家,也在真魔國和許多盟國的幫助下,也開始了更好的生活。不單單只有真魔國的人民愛戴有利,在別的國家,也到處流傳著有利的事蹟。
 
偉大的魔王陛下──澀谷有利,緩緩張開乾澀的雙眼,刺眼的陽光讓他微微皺著眉頭。看了看摟著自己的沃爾夫睡的好安穩,也沒有再把自己踢下床,不禁有點感動。他輕輕的移開沃爾夫的雙手,一陣輕聲的嚶嚀,還是把他吵醒了。
 
「抱歉,吵到你了。」有利坐在床邊,摸摸沃爾夫那頭柔順的金髮。
 
沃爾夫翻個身,背對陽光,揉揉眼睛,朦朧了看著有利幾秒,突然敏捷的起身做起,睜著那雙碧綠的眼睛看著有利,「我已經睡飽了。」
 
「你平常都沒有這麼早起啊!而且你昨天晚上不是也很晚才睡?」有利不解的問道。
 
沃爾夫的臉唰的紅了起來,打了有利的背,羞澀的低聲抱怨:「還不都是你
……
 
有利傻傻的笑了笑。雖然還是很稚氣,但是他真的就是有著許多豐功偉業的魔王陛下。「誰叫我心情正低落的時後,你剛好在我懷中。」
 
「明明就是你抱住我。」沃爾夫不甘心的反駁。走下床鋪,走到衣櫥前。
 
「丈夫疲倦向妻子撒撒嬌,不為過吧?」有利走到沃爾夫旁邊,壞壞的笑著說。
 
沃爾夫拿出那件籃色的軍服,俐落的換上衣服。雖然已經是真魔國的王妃,但是仍然屬於十貴族之一,被規定的服裝並不會因為是王妃而改變。
 
看著一旁正在換他的專屬制服───黑色高中制服的有利,沃爾夫的眉心微微皺起。當有利換好衣服的剎那,沃爾夫伸手抱住了有利。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有利有點措手不及,正當要開口詢問的時候,沃爾夫比他快了一步先開口說:「你沒有必要在我面前強顏歡笑,我知道你很擔心,但是我要跟你說的是,不管怎樣,我一定會支持你!因為有利的關係真的改變了這個世界喔!」
 
那面虛假的面具,因為他的話而被摘下。那雙烏黑的瞳孔浮上濃濃的擔心和迷惘。有利無力的把頭放在沃爾夫的肩膀上,低沉的說:「可是……
 
沃爾夫拍拍有利的臉頰,高傲的看著有利,「我認識的有利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放棄的!雖然你是個窩囊廢國王,但是最近有進步很多。」
 
「你是在安慰我還是損我啊?」有利挑起眉毛。不過還好有沃爾夫的陪伴,心情總算稍稍好轉了。
 
「我在安慰你。」沃爾夫堅定的說。可是臉上的笑容卻不是如此。
 
有利嘆了一口氣,「你的臉卻不是你說的那樣耶!…………算了,我們去吃早餐吧!」
 
沃爾夫走到門旁,拿起掛在一旁的披風,替有利披上。
 
「服務真周到。」有利輕吻沃爾夫的唇瓣,「這是獎勵。」
 
沃爾夫摸著嘴,呆滯兩秒後,紅著臉追起有利。
 
兩人打打鬧鬧的來到餐廳,一打開門,肯拉德、古恩達、雲特都已經開始用餐了。看到他們兩個人走了進來,肯拉德對兩人溫柔的笑了笑,雲特急忙起身替有利拉開椅子,驚的有利連忙阻止雲特的動作,他實在不能習慣雲特這麼寵愛自己。楛恩達連頭都沒有抬起來,依舊吃著他的早餐。
 
眾人環繞著圓桌吃著早年餐,雖然大家有說有笑,但是仔細關察會發現,有股淡淡的緊繃,只是每個人都盡可能的忽略。
 
想到等下的會議,就讓有利不禁開始擔心,緊張的情緒讓胃沉甸甸的,才吃了幾口的早餐就被他推到旁邊給僕人給收去。
 
看在眼裡的大家,知道有利的心情,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那麼……」有利站了起來,其他人也紛紛站起來,有利啞聲說:「我們去會議室吧!」
 
 
站在會議室門外的兩名侍衛見到有利,急忙向他跪下行禮,然後替眾人打開大門。映入眼廉,大形的甜甜圈狀的桌子,周圍已經坐滿了十貴族。有利朝圓桌最後面的位子走去然後坐下。身為王妃的沃爾夫坐在有利的左邊,身為教育官兼王佐的雲特坐在有利右邊,接下來依序坐著古恩達、艾尼西娜……等等所有十貴族。不是貴族的肯拉德則是站在有利身後──有利特許的。
 
等到所有人都準備好,雲特站起來,清清喉嚨,開始主持今天的會議。
 
在這之前先來說明一下──就在五天前,在大西馬隆的間諜傳回緊急信件,上頭說著大西馬隆正準備對真魔國開戰,沒有理由。原因不用想也能猜到,因為越來越多的國家和真魔國結盟,依照目前的情勢,所有盟國結合起來的軍力幾乎可以說是和大西馬隆旗鼓相當,所以大西馬隆開始慌張,依照大西馬隆的國君是不能容忍這世上有對他構成威脅的國家。
 
「我們繼續昨天未完的會議吧!」雲特指示旁邊的侍者把大地圖板拉到旁邊,左邊有著為討論出結果的軍事行動。
 
十貴族們紛紛開始發言,有人贊成集結所有盟國的軍力來對付大西馬隆,也有人反對開戰。
 
至於有利當然是秉持著“和平主義”,一點都不想開戰,他想用最和平、不會流血的方式來解決。
 
可是現實卻找不到任何一個好方法能解決。
 
已經討論好幾天了,到了今天,從早上討論到中午,依舊沒有想出辦法。就在有利的宣佈下,結束了早上的會議。
 
十貴族紛紛向國王行禮後便踏出會議室。
 
有利無力的向後靠在椅背上,眉心皺的好深,幾乎可以和古恩達比深了。深深吐了一口氣,手搭在自己的額頭上。
 
「有利……」沃爾夫擔心的望著他。
 
發現沃爾夫擔心的視線,有利固做輕鬆的笑了笑,「我只是有點累,不用擔心。」
 
椅子滑開的聲音,古恩達抱起一疊文件,「休息一下吧!去吃午餐提神提神,而且你早餐吃的不多。」
 
雲特在一旁猛點頭,看著有利這麼低落身為他的教育官真的好擔心啊!
 
有利給他們的回答卻是“搖頭”。「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們先去吃吧!不用等我。」
 
「怎麼能不吃飯。」這次換肯拉德開口,他走到有利旁邊,「在怎麼也吃一點啊!」
 
有利站了起來,「哎呦,我不是不吃飯,只是要你們別等我先去吃,我想一個人待在這一下……」雖然他的口氣是如此輕鬆,但是卻散發著一股不可違背的氣勢。「一下下,一下下就好!在你們吃完前我會回去的,好嗎?」
 
眾人看有利如此堅持,知道在勸下去他也不會聽,在肯拉德回答後眾人便尾隨古恩達身後離開會議室,離去前沃爾夫還回頭看了有利一眼,只見他站在窗戶前背對自己,那個背景竟在不知不覺變得更有國王的氣勢了。
 
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有利才轉過來。他看到掛在牆上當作裝飾的長劍,走向前將它取了下來,鋒利的刀刃在陽光下閃爍著光芒。有利順手揮了幾下,轉向貼在板上的大地圖,他用尖端紙著地圖的某處,不知不覺自言自語了起來,「這裡……在幾十年前曾發生戰爭……沃爾夫他們都曾經上過戰場……」一抹自嘲的笑容,「難道除了戰爭真的別無他法?」
 
「不一定喔!」
 
突然身後傳來回答,嚇有利手中的劍掉在地上發出鏘───的刺耳聲。他轉身瞪著走進來的人──村田健。
 
「你怎麼進來都沒有聲音!」有利口氣不好的說。受驚的心臟還撲通撲通的快速跳著。「你這樣會嚇死我耶!」
 
村田笑吟吟的走過來,「我剛才明明就有敲門,是你自己沒聽到還怪我。」他撿起地上的長劍,「怎麼拿著這麼危險的東西呢?……難道你想自殺?」配合他說的話,瞪大雙眼看著有利。
 
有利不高興的打了村田的手臂,「你很愛演耶!……我怎麼可能會自殺。」
 
「對啊,我想你腦袋裡應該沒有這樣的思路。」村田把劍放到桌上,伸手搭住有利的肩膀,「別在送我白眼了啦!虧我感應到好朋友正在煩心,因而特定來幫助你耶!」
 
……你感應到什麼?」
 
村田把有利推回椅子上,輕鬆回答:「你正在為大西馬隆的事情感到煩惱。」
 
「我看是沃爾夫去找你來的吧?」
 
「不愧是夫妻。」村田突然瞬間換上嚴肅的神情,「馮比雷費魯特卿很擔心你。」
 
有利用姆指和食指壓住眉心,「果然都瞞不過那雙碧眼……
 
「你真的很笨,有事情都不會來找我啊?」村田敲敲有利的後腦,「你也不想想你朋友擁有多久的知識,還不想想在四千年前我曾經是什麼……
 
「不過就是大賢者啊!……」有利突然了解什麼似的抬起頭,「你曾經是……真王的軍師!」
 
「沒錯!」村田別過臉,假惺惺的裝哭腔,「…………被遺忘的感覺……好難過喔……
 
「抱歉、抱歉,誰叫你整天都待在真王廟。」突然一陣咕嚕咕嚕的叫聲,有利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看到你這救星讓我安心不少,肚子也安心不少。你吃午餐了嗎?那一起去吃飯吧!」
 
兩人才走進餐廳不一會兒,有位士兵便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
 
「對不起,打擾陛下用餐,可是有緊急信件。」士兵急忙將信交給有利,便退下。
 
有利將信遞給雲特,請他幫忙朗讀。雖然待在真魔國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魔法和劍術進步很多,可是閱讀和書寫卻沒什麼長進。
 
「這是……大西馬隆的信?!」雲特驚呼,他急忙打開信,開始朗讀。前面得內容就是很基本的招呼詞,真正的重點只有幾句──經過我國許多大臣開會結果,我們決定和真魔國結為同盟。
 
眾人聽完無不一緊盯著雲特。直到村田開口:「你覺得呢,涩谷?這正是你所期望的結果呢!」
 
……」有利放下手中的刀叉,「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這跟本就是陷阱啊!」
 
村田在一旁滿意的點點頭,沃爾夫臉上的表情表示著“你終於變聰明了”的意思。
 
「想必大西馬隆不知到我們的間諜帶給我們的消息,才會寄來這種信件。」沃爾夫無奈的說。
 
「上頭還寫著,結盟會議的地點和時間就由魔王陛下來決定。」雲特補充說明。
 
有利再拿起刀叉,淡淡的說:「先吃飯吧!等下在討論……雲特,麻煩你傳消息給十貴族他們,請他們今晚晚餐過後再過來開會吧!」
 
「好的。」雲特漂亮的轉身,將指示傳下去。
 
眾人看著眼前的國王陛下,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從一個懵懂無知的孩子成長到越來越有君主該有的果斷和架勢,不禁感慨環境的影響。
 
「對了,為什麼大賢者陛下會來城堡裡呢?」問的人是肯拉德。
 
「因為我感應到咱們的國王陛下正在煩惱啊!」村田自以為的點點頭。
 
「原來陛下和大賢者陛下有如此深的牽絆啊!」肯拉得感嘆的說。
 
有利無力的頓了頓頭,「別說的我和村田好像有什麼關係似的,是沃爾夫找他來的啦!」
 
「我?我並沒有請大賢者陛下去找你啊!」聽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到,沃爾夫不解的抬起頭回答。
 
村田一副"被發現"的樣子,不好意思的騷騷臉回答滿是疑惑的有利,「王妃並沒有請我去找你,而是有消息──大西馬隆的事情,傳到真王廟裡面了,所以我想我們稚嫩的國王陛下一定很煩惱。……或許真的是我感覺到你在煩惱喔!澀谷。」
 
沃爾夫微微瞇起雙眼看著有利,那如針一般的視線不斷刺向有利。他急忙轉向沃爾夫,頻頻向他解釋自己和村田才沒有他說的那樣曖昧。
 
只見沃爾夫突然微微笑──是個安心的笑容。他捏住有利的臉頰,「你可終於有恢復一點了!這樣才向有利麻!」
 
看著沃爾夫這個關心自己,有利打從心底的感動──雖然臉頰被捏的很痛。一旁的古恩達,眉頭稍稍紓展了些,肯拉德則是用著那雙滿是溫柔雙眼望著自己疼愛的么弟和他牽絆很深的國王陛下。
 
大家吃完午餐後,古恩達對有利說今天沒什麼公文,不用到辦公室處理公文。有利當然知道真魔國的公文每天都很多,多的做不完,可是想到難得古恩達如此窩心的讓有利好好休息,他也就很欣然接受。
 
「我要運動!」有利突然蹦出一句大家摸不著邊的話。他霍地站了起來,「這幾天都沒有好好運動,骨頭都快散了。」他轉轉頸子、肩膀,骨頭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我想先去慢跑,然後再來練劍。」
 
「不是練棒球喔?」村田有點吃驚的問。
 
有利聳聳肩,「我是該讓自己更強的。」看他答的彷彿事不關己的樣子,其實大家都知道大西馬隆的事情讓有利想要更有為。「那麼,誰要跟我去呢?」
 
古恩達搖頭拒絕,捉住即將跟隨的雲特,「我有事情要和你討論。」害的雲特好難過,失落的躲到角落。
 
「我當然會跟隨陛下的。」肯拉德微笑回答。
 
沃爾夫做出誇張的嘆息樣,無奈的聳聳肩,「沒辦法,雖然我很想喝喝下午茶,但是王妃不待在國王旁邊,還真不知道他做出什麼事情。」
 
「我只是要去跑步啦!」有利無力的回答。其實他知道沃爾夫是很關心他的喔!他轉向村田,「你呢?要去嗎?」
 
村田揮揮手,「不了,我想逛逛血盟城,好久沒來了。」然後他微微低頭看向肯拉德,對他小心翼翼的不被有利發現的範圍內擠眉弄眼著,
 
「可別迷路了。」有利頑皮的損了一下好友,「好了,那我們去換個輕便的便服吧!」
 
忽然了解村田的意思,肯拉德突然開口:「有利,抱歉,我突然想到我待會兒要操練軍隊,所以不能和你去了。」
 
「啊……」有利失望的看的肯拉德,可是想到"軍事"是很重要的,也只好回答他辛苦了。
 
在肯拉德的微笑道歉後,有利和沃爾夫便回房間換下制服,換上平常外出穿的輕便服裝,到血盟城後面的小山去慢跑。
 
沿著小山坡,乘著清涼的微風跑上山坡,又從山頂跑下去再跑上來。兩人跑了兩趟後回到了山頂,卻見沃爾夫氣喘吁吁的,比有利還累。
 
「你很遜耶!你不是軍人嗎?看來你下午茶是喝多了!」有利不知死活的損起沃爾夫,臉上還掛著"無奈"的表情。
 
沃爾夫不滿的踩了有利一腳,不悅的瞪著他,「我是因為昨天太累好不好!」
 
所謂的"語出驚人"就是這樣吧!當沃爾夫自己說完才發現說了令人害臊的事情,當場紅透了半邊臉。有利當下是愣了一下,然後開始大笑,「抱、抱歉啊!想不到昨天的事情讓你累成這樣,早、早知道就應該讓你在城堡休息的!」
 
眼見沃爾夫的忍耐就快到極限,識相的有利急忙收起自己的笑聲,拍拍沃爾夫的背,「好好好,我不笑你了,真是抱歉,昨天沒有想這麼多,沒想到你會這麼累。」
 
不說還好,這一說讓沃爾夫羞紅了整張臉,為了掩飾害羞而惱火的掐住有利的脖子搖啊搖,「笨蛋有利,你敢再說一句有關昨晚的事情我就殺了你!」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沃爾夫這才放開雙手,有利摸摸自己的脖子,低聲抱怨:「還真的掐這麼用力……好痛喔……」
 
轉個身,沃爾夫已經跑到山頂上的那棵大樹下了。「有利,快來啊!」
 
那棵樹長滿白色的花朵,漫天飛舞的花瓣隨風揚起。有力跑到山頂上,和沃爾夫爬上了那棵大樹,兩人站在較粗的樹枝上,俯瞰那片祥和的真魔王國。
 
──藍天、白雲、大自然、真魔國、我的子民、我重要的人、我的……愛妃……
 
有利從樹上摘下一朵白色的花朵,別在沃爾夫的右耳旁。他緩緩開口,用著那不像他的低沉嗓音說:「我知道……或許不戰爭是不可能的,但是……但是我不希望我的人民……」
 
沃爾夫依然盯著真魔國,用著嚴肅卻充滿自信和驕傲的口吻說:「我們是魔族,我們為此感到驕傲,我們的自尊是不允許打不還手的!……雖然我依然支持有利的主義,可是大西馬隆不能接受,對那種愚昧之國能做的只剩下……打仗了!」
 
幾隻蝴蝶無憂無慮的翩然飛過。
 
「但是就算死在戰場,這也是榮耀!」
 
有利伸手握緊沃爾夫的雙手,「現在我可以保護你了!我不會讓你死的!」
 
聽到有利這一番宣言,讓沃爾夫咯咯笑起,「你可是國王,是我保護你才對吧!」
 
誰知有利卻用著極為有氣勢的口吻回答:「但你也是真魔國的王妃!」他伸起右手,覆蓋在沃爾夫的左手臂上,那裡有個傷痕,曾經是在戰場上所已留下的傷痕。有利喃喃的說:「看到這傷痕,就會讓我想到戰爭的無情……」
 
突然一個重心不穩,有利竟然從樹上掉下來,重重的跌在草地上,頻頻呼疼。反應迅速的沃爾夫在那一剎那爭開有利的手才沒掉下去。沃爾夫從樹上跳下來,坐在有利旁邊哈哈大笑,「你真的很笨耶!」
 
有利坐起來,眼中還泛著疼痛的淚光,「你還笑還罵我笨,如果我因此半身不遂看你還笑不笑的出來!」
 
可是沃爾夫才不理那些,好笑的事情就是要盡情的笑,「哈哈哈……你才不會這樣就半身不遂勒!」
 
太陽穴微微浮起青筋,有利用著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將沃爾夫反壓在身下,瞇起眼睛看著他,「我現在越來越會……對付沃爾夫囉……」一抹微笑,深下的沃爾夫還不及反應,有利就將自己的唇附上那織熱的唇辦上。
 
微風,徐徐吹過,多麼希望這一切的煩惱……就隨風逝去吧……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