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道路(三)






叩叩
……叩叩叩……
 
「有利,你醒了嗎?」敲門的是肯拉德,他一如往常的在固定的時間來找有利,可是今天的模式卻不太一樣。因為照理說有利應該起床了……
 
一陣不安劃過心頭。
 
「有利,失禮了,我要進去囉!」肯拉德緩緩打開門,映入眼中的是,身上仍然穿著睡衣的有利坐在床邊,背對著門口的肯拉德。「有利,你怎麼不回應我呢?」肯拉德走到他旁邊,赫然發現有利臉上淌滿了淚水,眼睛紅腫不堪,可以知道他已經哭了很久了。
 
肯拉德慌張的蹲跪在有利前面,「有利,你怎麼了?有利!」
 
眼前的人,用著那雙烏黑的眼睛看著肯拉德。看到那張溫柔的臉龐、聽到那令人安心的沉穩的聲音,有利將頭埋入肯拉德的懷中,放聲的大哭。
 
肯拉德溫柔的拍著他的背,耐心的安撫著有利。過了好一會兒,有利的哭泣聲才慢慢的退去,這時肯拉德溫柔的尋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
 
有利用著那哭啞的聲音回答,「我做了夢……
 
「什麼夢?惡夢?」
 
有利虛弱的搖頭,「不……是美夢……一個好美的夢…….
 
肯拉德不解的皺眉,疑惑問道:「既然是美夢為什麼會哭得如此傷心?」
 
有利離開肯拉德的胸口,躺了下來,雙手臂遮住眼睛,但是淚水依然滾滾而出。「就是美夢才痛苦啊……」有利握緊拳頭,「我夢到那場婚禮……我好快樂、好幸福……可是──」他突然像崩潰似的大喊:「就是因為是美夢!!當醒過來發現那只是個夢──那只是一個夢!!從天堂跌入無止盡的黑暗!!那種心情好痛苦──與其這樣,我薴願做惡夢!!這樣醒來也就不會這麼痛苦了!!」激動的情緒得到出口,因過度用力,手心流下溫熱的液體。
 
肯拉德難過的看著有利,伸手把有利的拳頭拉開,「請別這樣,有利。」
 
……」有利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呼吸,然後露出一抹微笑,但是在肯拉德眼中,那是一抹勉強的笑容。「抱歉,一大早就亂七八糟,你等我一下,我整理好咱們就去晨練、處理公文、練習劍術、魔法、再處理公文……這樣一天就過了……
 
──是的,這樣一天就過了……
 
肯拉德把即將起身的有利拉回床上,用著堅決的口氣說道:「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想必你昨晚都沒有睡……我會去跟雲特還有古恩達說的。」
 
「我已經沒事了,況且……我不想再從天堂跌入黑暗了……
 
肯拉德不理會有利,依然拉著他,「我會請一吉賽拉給你一點不被夢境干擾的安眠藥,今天就請你好好的休息,依照你現在的狀況工作效率一定很差。」
 
看著肯拉德,有利苦笑,「你總是會說出一些很一針見血的話呢!」

「真是抱歉,陛下!臣下為了您的身體著想所以才直言的。」赫然發現自己的直言,肯拉德突然恢復軍臣之間的對答,讓有利好不自在。

「不是早就說別用敬語了嗎?」有利躺回床的中間,伸手至左邊的櫃子,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包小袋子,「不用去找吉塞拉,我這裡有。」袋子中還有幾顆白色的藥丸──那是在有一段時間,有利長期服用的樂。

肯拉德微微皺眉,現在這個樣子和他的大哥──古恩達還真像。「……」原本想說的話,在腦袋中思考了一會兒,最後又吞回去。肯拉德窩心的摸摸有利的頭,從一旁的桌子上替有利倒了一杯水,遞給他,溫和的說:「今天就請你好好休息吧!」

「不要敬語。」有利低聲回答。把手中的藥丸吞下,不一會兒,藥效就開始發作了。無法抵擋的睡意迎面而來,闔上沉重的眼皮,進入沒有人可以打擾的安詳世界。

──只有這時候……我才能暫時的離開痛苦……

肯拉德替有利蓋上被子,眼中盡是不捨。他輕撫著他的臉頰,心痛的喃喃自語:「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的陪在你的身邊……只能這樣……


肯拉德收起惆悵,離開有利的房間,走到辦公室──有利每天早上得和古恩達和雲特處理公文。

叩叩……

「我是偉拉卿。」


房間傳來低沉而簡單的回答:「進來。」

肯拉德走進房間,一看到每天都處理不完的公文,今天依舊如山一般高啊!肯拉德對雲特和古恩達行個禮。

「陛下呢?」古恩達依舊皺著眉心詢問,「還有其餘的禮儀就免了。」

「肯拉德,陛下不是都會和你一起來嗎?今天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前來?」雲特依舊如此寵溺國王陛下,過度的反應依然沒變。

很多事情改變了,改變了很多,可是也有許多事情沒有改變,但是這之前強烈的對比卻讓人痛心。

肯拉德開始解釋:「今天有利的狀況不太好……

話未說完,雲特就激動的站起,激動的詢問:「陛下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有沒有請吉賽拉去檢查?」

肯拉德捉住即將衝出辦公室的雲特,「請冷靜點,有利沒有生病,只是……」他嘆了一口氣。

看到肯拉德不尋常的反應,才讓雲特稍稍冷靜下來,「陛下怎麼了?」

肯拉德拿了一把椅子到桌子前面,坐下來開始解釋:「有利似乎哭了一整個晚上,他跟我說……他夢到了那場婚禮,很幸褔、很快樂……

聽到這裡,古恩達的眉頭竟稍稍的舒緩了些,一旁的雲特則是已經眼框積滿了淚水。

「可是夢醒之後的現實,讓有利很痛苦……」肯拉德手指交叉,靠在桌子上,墊著自己的下巴,「昨晚有利似乎獨自處理公文到深夜,又哭了一整個晚上,所以我想說……今天就讓他好好的休息吧!」

古恩達當然有發現今天早上的公文是少了一些,可是又再緊皺的眉頭訴說著他實在不贊同有利熬夜。

雲特拿著大大的手巾擦著眼淚,「唉……陛下真的太可憐了……」閉上那雙美麗的眼睛,口中喃喃自語:「4年前的戰爭……那個令人不堪回首的記憶……」然候率領著眾人回憶起那段被塵封已久的……過往……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