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花




風和日麗的下午,春神帶來新的開始。和煦的微風徐徐吹著,漫天飛舞著紅色花朵,隨著微風的伴隨舞動著。
 
小怪趴在外廊上,閉著雙眼,沉沉的睡著。
 
一道高挑著身影走了過來,小怪渾然不知,依然沉浸在夢鄉當中。
 
嫣紅的嘴唇彎起一弧美麗的弧線,及肩的秀髮和腰上的纏巾飄揚著。倚著牆坐了下來,修長的手輕輕撫弄著小怪的背,白色的耳朵顫動了一下,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馬上又陷入沉默。
 
「這傢伙……」看到小怪的反應,不禁覺得好笑。
 
伸出左手,捉住小怪的後頸拉到半空中甩呀甩。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小怪四肢慌張的擺動,他惱火的轉過去,死瞪著捉住他的人,「你在幹什麼啦,勾!」
 
勾陣笑吟吟的放開左手,小怪碰的跌坐在地上,「騰蛇,你越來越像寵物了。」
 
小怪不悅的瞪著勾陣,甩甩皮毛,雄糾糾的挺起背,坐在勾陣旁邊,「幹麻打擾我睡午覺?平常不都帶在異界。」
 
「我發現人間有些……」勾陣對上小怪那夕陽紅的大眼,嘴角微微勾起,「有趣的事情。」
 
「嘎?有趣的事情?」小怪皺起眉頭,「想不到勾也會有好奇的事情啊?」
 
「嗯……像你就是有趣的事情的其中之一。」笑意更深,漆黑的瞳孔離該那雙眼睛,仰望萬里晴空的藍天。
 
小怪打了個寒顫,「我哪裡有趣了?」
 
勾陣漫不經心般的回答,「十二神將最強、人人懼怕的凶將──騰蛇,竟然像隻寵物安穩的在外廊睡午覺。」
 
長長的尾巴啪噠啪噠搖動著,小怪平靜的回道:「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可是……在這,我就是很安穩,在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祥和……不自覺的就……」
 
「都是那孩子的功勞呢!話說回來,怎麼不見昌浩?你們不都形影不離?」
 
小怪咯咯笑道:「正在抄書,似乎是陰陽寮突然派來的工作,他現在正在房間忙的焦頭爛耳。」
 
「然後你在旁邊幫到忙所以被趕出來了。」勾陣替他接下去未說完的話。
 
小怪一副被說重的臉,「勾,你是在找碴嗎?」
 
勾陣聳聳肩,「沒有。」
 
一道紅光閃過,小怪變回紅蓮的姿態,低沉而穩重的問道:「打擾我睡午覺還要找我碴。」
 
勾陣瞇起雙眼,散發著極凜冽的神氣,不悅的說:「騰蛇,你可別忘了你之前是怎麼傷了我的臉,現在還敢這樣跟我說話?」
 
──女人真的很在意自己的臉……
 
紅蓮吞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說:「那個……我很抱歉,傷了你。」
 
勾陣輕撫著臉龐,在右邊的眼角旁有道淺淺的粉紅色傷痕,「沒辦法,誰叫我也是凶將呢!」
 
「而且還是很強的凶將。」紅蓮又補上一句。
 
「騰蛇你……」勾陣靠近他的耳朵旁,用著極威脅的聲音低聲說:「如果留下疤痕你就小心了。」
 
「不會留下疤痕啦!」紅蓮突然伸手接住飄舞在半空中的紅色花朵,看了好一會兒,倏地轉過身面向勾陣,「妳先別動。」他將身驅向前頃,把勾陣右邊的頭髮繞到耳後,慢慢的把花朵擺在她耳邊,調整了幾次,花朵乖巧的掛在她耳朵上。紅蓮坐回原處,淡淡的說:「很意外的很適合妳呢,勾!」
 
勾陣面無表情的看了紅蓮好一會兒,猛然打了紅蓮的後腦,才緩緩開口,「別給我奉承,你不過是想用花擋住我的傷痕罷了。」
 
「還是被妳發現了。」紅蓮抬頭看著前方被夕陽的餘輝點綴的大樹──正灑落著紅花。「但是妳這樣是真的很美,不是奉承。」
 
「怎麼能讓你因為這樣就沒事,花只能掩飾,傷痕留下,你還是得小心。」語畢,勾陣拿下紅花,讓它再飛揚空中,便隱藏神氣,消失離開了。
 
紅蓮再變回小怪的模樣,打了個好大的哈欠,昌浩剛好走了過來,「找你好久,原來在這睡午覺!」
 
「工作做完啦,晴明的孫子。」小怪邪邪的說。
 
「不要叫我孫子!」昌浩不悅的瞪著小怪,突然向是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小怪,你的臉……怎麼紅紅的?不,是很紅!」
 
小怪跳到昌浩的肩上,用尾巴輕拍他的臉,在跳回地上,「是夕陽,夕陽的紅霞,真是的。」
 
「喔,那去吃飯吧!」
 
「剛才……不小心靠的太近了……」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有!……你是不是太累了,晴明的孫子!」
 
「不要──叫我孫子!!」
 
 
 
 
「阿勒!」太陰抬頭看著勾陣,好奇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勾陣這麼開心啊?」
 
被太陰這麼一問,勾陣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頓了頓,「紅花。」
 
 
 
 
──Fin──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