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笛音-伴。相伴

 
 
現在是午時,雖然是初冬,但是高掛在天空正中央的太陽,仍然令人難耐。照理
來說現在應該是非常明亮,但是身處在這片百年杉木林中,高大濃密的杉木樹葉阻擋大半的陽光,森林裡陰暗不已,彷彿已經是申時了。

森林中,傳來陣陣急促的腳步聲,踩在腳下的雜草沙沙作響。渾濁而沉重的喘息聲回盪在這片廣大的杉木林中。
突然一抹黑影飛快的衝到前方,阻擋一名少年的去路。少年年約十二、三歲,身穿白色的狩衣,但已經被泥土染的灰撲撲,衣服上到處都是破洞,身上也都是擦傷。
「嘎嘎嘎......想不到晴明的孫子也有這一天......」妖怪咧開嘴,邪惡笑著。幻妖,屬於團體性的妖怪,貌似黑熊,但體型不大,只有黑熊的一半大,頭上有兩根青綠色的長角,滿口尖銳的長牙,被咬到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不要叫我孫子!」少年吼道。
『晴明的孫子』這句話對少年來說,可是禁忌中的大忌。而那個晴明,沒錯,就是大陰陽師-安倍晴明。這位少年名叫安倍昌浩,也就是安倍晴明的小孫子。
昌浩惱火的從懷中抽出符咒,口中咏頌著咒文,符咒散發著紫色的光輝。昌浩朝旁邊跳去,躲過幻妖的爪子。土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爪痕,昌浩不禁吞了口口水。符咒霍的丟出,貼在幻妖的背上,釋放出強大的紫光,幻妖痛苦的怒吼著,餘音嫋嫋的迴盪著,就再那一剎那,幻妖彷彿被炸碎般的化為粉抹。
「嗚!」昌浩倚著樹幹無力的跪下來,臉色毫無血色。就算昌浩繼承了晴明強大的力量,現在仍然是個半調子的陰陽師,用了過多陰陽術,力量也是會耗盡的。
昌浩踉踉蹌蹌走向前,發現不遠處有個可以容納一個小孩的洞穴,他加快腳步,不能繼續呆在這裡,剛才幻妖的嘶吼聲一定會引來同伴。他走進洞穴坐下來,調整納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將自己的氣息隱藏起來。
「得想想辦法......」昌浩在心中告訴自己「得趕快找到大家......」
一個人獨自在這片廣大個森林中,年幼的昌浩仍然會感到不安,不知道下一秒又會出現什麼敵人。
「紅蓮......」腦中出現他的身影─高大黝黑的身軀─那頭火紅的頭髮和金黃色的雙眼不管在多黑之中,都能清楚的看到。而且他總是陪在昌浩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但是這次他-紅蓮卻不在身邊。「紅蓮......」
腦中又出現另一個聲音,是個溫柔的女聲,回盪著。
『昌浩,我會在家裡等你喔!』
「彰子......」昌浩從懷中拿出一把木笛,是支青綠色的木笛,上頭雕刻著精緻的花朵。「彰子......」
 
 
「彰子,你在幹麻?」昌浩走到庭院,柔聲問。
這裡是安倍邸宅的庭院,現在是秋末了,佇立在庭院小池塘旁的桂花樹,正紛紛落下花瓣,承載著濃郁又芳醇的花香,有的載浮載沉在水面上,有的落在彰子的十二單衣上。
「昌浩,我等下吹笛給你聽,好嗎?」彰子笑吟吟的望著昌浩說。
昌浩不解問道:「笛?怎麼突然要吹笛?」
「因為我替昌浩譜了一曲喔!」彰子微笑回答。
「為、為我?」昌浩吃驚的指著自己,臉頰上浮起淡淡的紅暈。
一旁的小魔跳到昌浩的肩膀上,露出壞壞的笑容,「哇!彰子為昌浩譜曲呢!彰子對你真好!」
昌浩[緊張的小魔說的話一句都沒聽到,嘴巴一張一開的就是發不出一點聲音,小魔用尾巴打了他的頭,他才啞聲回答:「那、那我去叫、叫那個老、老狐狸來。」語畢,便急急忙忙的跑去找晴明。
「嘿嘿嘿,很高興吧!」肩膀上的小魔吃吃竊笑著「彰子替你譜曲耶!你很高興喔?真好呢!」
昌浩不悅的朝小魔腦袋上揮了一拳,小怪用前腳抱著頭憤慨的喊著:「你幹什麼啦!很痛耶!晴明的子孫!」
「不要叫我子孫!還有,你今天話很多耶,少說幾句啦!吵死了。」
「我這堂堂的十二神將騰蛇,竟然被這樣虐待......」小魔裝著哭腔抱怨。
兩人走到晴明的房間前,昌浩細聲說:「安靜點。」
正當昌浩伸手要敲門,木門就自動的朝兩旁展開,迎接兩人的是美麗的天一。
「哎呀,這不是昌浩嗎?」後頭傳來年邁老沉的嗓音,坐在桌子旁,撐著頭,手中拿著一把黃色的扇子,那就是安倍晴明。「有什麼事情?」
昌浩頓了頓,「彰子等下要吹木笛,所以來邀請爺爺到庭院。」
身後突然有陣微風吹過。
「昌浩!」
背上猛然一重,整個人被壓倒在地。
「太、太陰......」昌浩摸著額頭呻吟著,「別每次突然就壓在我身上啦!」
太陰坐在昌浩背上,頑皮的吐吐舌頭。太陰,十二神將之一,屬於風將,雖然已經活了幾白年,但外表仍然是小孩子。「我啊,可是在訓練你耶,昌浩!」太陰說的理直氣壯「這樣遇到危險才能快速反應啊!」
同是風將的白虎,抱起太陰,語帶斥責道:「和你說了多少遍,不許這麼不禮貌!他可是晴明的繼承著!」
昌浩好不容易從地上爬了起來,輕揉著額頭上的腫包「沒關係的,白虎。我們快去庭院吧!」
晴明用扇子遮住一抹滿意的笑容。「好了,別讓公主等太久。」晴明站起來,對身後幾名神將說:「你們也一起來吧!」
祖孫兩人率領眾神將來到庭院,只見彰子坐在走廊上等待。她一見到晴明,急忙起身行禮「晴明大人。」
晴明坐在蒲團上,和藹的問道:「聽說公主要演奏吹笛?」
「嗯......」彰子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成器後的表演,還請大家多多包函。」
「晴明,我跟你說!」小魔在晴明耳邊低聲說「就是──啊!」
一旁的昌浩及時拉住小魔的尾巴,將他拉到身旁。他不滿的看著小魔,「你很吵耶!別那麼多話啦!」
昌浩抬起頭,迎上晴明的視線,晴明淡淡的笑開,彷彿已經知道小魔要說什麼了,他別過臉,看著在庭院中央的彰子。桂花紛飛在空中,彰子穿著橘色的十二單衣,淡黃色的桂花落在衣服上,將彰子的美襯托得淋漓盡致。
彰子拿出木笛,柔聲介紹:「這首曲子,是我為昌浩所譜的,名為『相伴』」
昌浩聽得好不好意思,臉蛋已經紅到不能再紅。坐在他懷中的小魔壞壞的笑著。
朱唇輕輕放在木笛上,悠揚的笛音隨著微風滑入所有人的耳中。
輕快幸福的笛音,是因為有你的陪伴。
低沉哀傷的笛音,是因為你受傷了。
不捨,難過,我能為你做什麼呢?
啊......陪伴,陪伴著你,我會一直陪著你,就像你保護我一樣。
這是彰子對昌浩的陪伴。
坐在欄杆上的太陰和玄武,闔著雙眼,甜甜的微笑著,仔細聆聽著音樂。一旁的白虎溫柔的望著這兩個孩子。
這是白虎他們的陪伴。
站在桂花樹下的朱雀摟著天一,兩人臉上充滿了幸福。曾經失去的人,朱雀不想再體會了。
這是朱雀和天一的陪伴。
就連站在牆旁邊的青龍也仔細聆聽,冷峻的表情柔和了許多。
天空上的月神也探出雲端,灑下祝福。
笛聲和月光融合在晚秋的庭院中,令人有種快融化在天地之間。
笛音緩緩退去......過了好一會兒,大家才回到現實中。啪、啪、啪啪啪......大家滿足的用力鼓掌,太陰甚至站起來大喊:「好好聽喔!彰子公主好厲害!」
彰子走回走廊,緬腆答道:「你太抬舉我了,太陰。」她轉向昌浩,期待的望著他,希望他能說說自己的感覺。
昌浩紅著臉,吞吞吐吐的說:「謝謝你為、為我寫這首曲子,很、很好聽!」
看他如此害羞,彰子咯咯笑著「我還有寫昌浩的部分喔!我們可以一起合奏喔!」
「可、可是我不太會吹笛子......」昌浩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我對這種是很不在行。」
「有什麼關係!我可以教你啊!」
「教我?」
「還是......昌浩不想......」
昌浩慌張搖頭,「不是的,因為我很笨拙,彰子要花很長的時間教導我......」
「再久,我都會很有耐心指導昌浩的!」彰子堅定的說。
昌浩注視著那雙眼睛,最後,他輸給了她眼中所透露出來的堅決。「那、那我會很努力學習的,麻煩妳了!」
彰子綻放一抹燦爛的笑容,她握住昌浩的雙手,「等你學會了,我們再一起合奏喔!我們說好囉!」
「嗯!」
 
 
「等我,彰子!」昌浩在心中堅定的告訴自己「今晚就是我們要一起合奏的日子...我必須趕快回去!」
他從懷中拿出一張紙人,放在紅唇上,口中唸著咒文,紙人就這樣飄在半空中,緩緩變大、成人形,原本朦朧模糊沒有五官的臉龐漸漸清晰。最後,一名長的和昌浩一模一樣的式神站在昌浩面前。
昌浩把笛子遞給式神,用著極小的音量說:「走個百步後,便開始吹奏音樂,快去!」
式神用著輕盈無聲的步伐跑出去,不一會兒,式神便消失在昌浩眼前。
昌浩抽出符咒,熟悉的旋律飄向四方,這是結界、幻術所無法阻擋的。「快來吧!我安倍昌浩會一舉消滅你們的!」他暗付著。蓄勢待發,凝聚剩下的力量在這張符咒上......
 
 
「玄武!你走慢點啦!」太陰不滿的小跑步。
剛才的戰鬥,眾人一不留神,竟然被幻妖所施展的幻術和結界給拆散。
「還好我及時抓住玄武......」太陰拉著玄武背後的纏巾,自滿的心想著。
兩人身處在漆黑的異世界,但是對神將來說,這種小把戲根本奈何不了他們,只是失去了方向感罷了。
太陰怯怯的望著四周「玄武,你說點話啦!我不喜歡這麼暗這麼安靜。」
玄武屏氣凝神的注意周遭一切小細節,完全不理會太陰在一旁滴滴咕咕。
「我想快點回去,今天是昌浩和公主的演奏的日子......」
突然,背景像是被融化,緩緩的脫落,另一層背景緩緩浮現,一陣陰森森的狂風吹的大樹沙沙作響,兩人又回到杉木林中。
太陰抱住玄武的手臂,低聲說:「小心,有幻妖......」身為風將的她,控制周圍的風,來尋找敵人的蹤跡。她伸出右手一揮,無形的刀刃飛向樹上,一陣淒厲的咆哮聲隨著幻妖落下而響起,周圍的幻妖全體攻向玄武和太陰。玄武雙手纏繞著數條蛇狀的水柱,隨著他的手揮動,水蛇貫穿了好幾隻幻妖。太陰也輕鬆的控制颶風,輕而易舉的將所有幻妖殲滅。
太陰望著滿地的幻妖屍體,不悅的說:「哼!這種妖怪也想跟我們神將鬥。」她轉向玄武,「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玄武似乎沒聽到太陰說的話,全神貫注的注意著四周。
「玄武!!我在跟你說話阿!」太陰把他的頭捧起來,玄武卻制止她繼續說話,「你注意聽......是不是有音樂......」
被玄武這麼一說,太陰閉上嘴巴,豎起耳朵仔細的找尋玄武所說的音樂。
很小,有很細微的音樂傳到兩人耳中,再仔細去聽...
「這不是彰子公主寫的音樂?」太陰吃驚的看著玄武。
「太陰,妳是風將,用妳拿手的風來找出發出音樂的方位!」玄武作出決定「一定是昌浩,我們得先找到他!」
太陰點點頭,靜下心,全神灌注的找尋音樂的來源,「我知道了!在東北方!」
玄武拉住太陰的手,「跟緊了,我們快走吧!」
 
 
「昌浩──」
一個火紅的身影穿梭在黑暗之中,火燄包覆著他,擋下周圍幻妖的攻擊。一群患妖跟在他周圍。身後緊跟著青龍和六合。
「騰蛇,你冷靜點!」六合縱身一躍,途中用著長槍砍死了幾隻幻妖,他跟在紅蓮旁邊試圖安撫他,「你這樣是找不到昌浩的,先冷靜一點!」
「冷靜?昌浩不見了,你叫我怎麼冷靜!」紅蓮怒吼。
「你是不知道心急礙大事嗎?」身後的青龍冷冷的嘲諷他,隨手揮動手中的大鎌刀,輕輕鬆鬆的就殺掉了好幾隻幻妖。「愚蠢!況且你還身處在幻術之中,你撕破喉嚨那小鬼也聽不到你的聲音。」
「哼……那只要殺了這些施展幻術的雜碎就好了吧……」紅蓮浮起一抹冰冷的笑容,雙手掌心正在凝聚力量,一股灼熱的狂風包覆所有在場的幻妖,「死吧!」掌心一握,剎那間,眼前所有東西都陷入火海之中,六合和青龍急忙跳離那片火海,青龍不悅的斥之以鼻,六合仍然面不改色。當所有幻妖化為灰燼,黑暗緩緩碎裂,一道強光射出,過了一會兒,三人終於回到杉木林中。
「我們分頭找昌浩!」紅蓮心急如焚,他好擔心昌浩,一個孩子得面對這麼多回險,他好想快點飛奔到他身邊。
「等等!」六合身手制止紅蓮。
「又怎樣了?」
「安靜點。」
三人全都靜靜的佇立著,靜靜的……很細微,但是…沒錯!有音樂,而且是大家熟悉的音樂。
「彰子寫的音樂?」紅蓮全神貫注的仔細聆聽,希望能正確的找出音樂的所在方向「……我們分開找!找到昌浩的人,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能告訴大家昌浩的位置就好。」語畢,紅蓮便飛快的朝西南方跑去,那耀眼的身影一下就隱末在森林中。
「那我走這。」六合簡略表示。
青龍則是什麼都沒說,獨自朝西北方前進。
 
 
式神依然吹著木笛,但是四周已經被幻妖給團團圍住。昌浩隱蔽自己的氣息,暗中躲在草叢中,準備伺機而動。其中有隻幻妖舉起前腳,將近十隻的幻妖蜂擁而上,刺耳的撕裂聲令人難耐。當式神失去功效,恢復成紙人,所有幻妖都吃驚不已。就再那一瞬間,昌浩跳出草叢,開始低咏唱咒文,所有幻妖一見到本尊,紛紛張開血口大盆,衝向昌浩,空氣中發出像是金屬聲的碰撞聲,某個看不見的物體,阻擋在幻妖和昌浩之間,直撲而來的幻妖被無形的結界給彈出去。最後昌浩用響亮的聲音大喊:「──萬魔供伏!!」
地上的五芒星陣快速的朝四周擴大,當白光從地面衝出,挾帶著幻妖們的嘶吼聲。當白光消失,四周的幻妖也都被消滅掉了。
眼前一黑,昌浩整個人筋疲力盡的倒在地上,呼吸又深又沉,剛才尚有血色的臉龐,現在又成令人心驚的蒼白。
「終於……結束了……」
「真的嗎?」
「真的…嗎?」
「真…的嗎?」
充滿陰森的聲音,環繞在四周。
昌浩驚恐的緩緩撐起沉重的身體,還未看見任何東西,突然一股猛烈的衝擊打在他的腹部,整個人飛了出去,撞上粗壯個樹幹。鮮血猛然衝上口中,從他嘴巴緩緩流下。
「嘎嘎嘎......你以為結束了?」
「其實沒有……」
「嘎嘎嘎......我們分成兩批……」
「我們雖然失去許多同伴……」
「嘎嘎嘎......」
「但換到你這強大的力量……也值得了!」
將近十來隻的幻妖包圍住昌浩,戲謔聲此其彼落。昌浩痛苦的揪著胸口,劇烈的疼痛令他緊皺著眉頭。
其中體型最為龐大的幻妖,走了出來,什麼也沒說,突然就張開滿是尖牙的大嘴,毫不留情的咬住昌浩的左肩。無法言語的痛楚,他只能化為叫聲。痛苦的叫聲響徹雲霄,周圍的幻妖興奮的大笑。
「不愧是極品……」幻妖放開他的肩膀,品嚐的口中鮮血的味道。「我避開了要害……這樣次的痛可你要體會幾次呢……?」
昌浩無力的從樹幹滑落,肩膀不斷湧出刺鼻的鮮血。
──我不可以死……彰子還在……等我……
──但是……我現在什麼力量都沒有了……
──紅蓮……你在哪……
「昌浩──!!」
──我竟然聽到紅蓮的聲音……難不成我真的……快死了……
──彰子……對不起……
突然,一條龍狀的藍色火焰,纏住即將靠近昌浩的幻妖,火龍將三隻幻妖飛向空中,在上面燒出耀眼的火光。「昌浩──!!」
昌浩緩緩睜開雙眼,那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紅蓮……」昌浩放下心,對著扶起他的紅蓮微笑,「你終於來了……」
紅蓮抱緊懷中的昌浩,看見肩膀上的傷口,他惱火的轉向身後的幻妖,嘶啞威脅說:「你們傷了這孩子……準備受死吧!」
「剩下的這些幻妖可是最菁英的戰鬥者,憑你一個人……逃的出去嗎……」幻妖的首領高傲的說。
「不只我一個。」紅蓮還以一抹勝利的冷笑。
「昌浩!!」
所有幻妖全都轉向後方,只見太陰、玄武、六合、青龍快速的跑過來。青龍揮動手中的大鐮刀,藍色的刀刃衝向所有幻妖。幻妖們飛快躲過青龍的攻擊,首領手一揮,所有幻妖通通攻向他們。
「昌浩,你沒事吧?」紅蓮的聲音透露出許多驚恐,他檢視肩膀上的傷口,「還好沒有重要害……」
紅蓮將他放下,柔聲說:「在忍耐一下,我馬上帶你回家。」
昌浩卻抓住紅蓮的手,虛弱的說:「不、不要……不要離開我……拜託……」
紅蓮有點吃驚的望著昌浩,見他全身顫抖著,可見他剛剛真的被嚇壞了。紅蓮輕輕抱起昌浩,在他耳邊細聲安慰他,「放心,沒事了。我現在會保護你的。」
昌浩躺在他懷中,覺得好溫暖,加上那溫柔的聲音環繞在耳邊,他放下全身的緊繃,昏睡在紅蓮懷中。
紅蓮一手摟昌浩,舉起另一隻手,手掌心出現一把紅火燄戟,「我們沒空理你們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緩緩聚集在紅火燄戟上,「所以……你們消失吧!」紅蓮舉起紅火燄戟,朝地上插入,眾神將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紛紛跳出紅蓮的攻擊範圍。在那瞬間,火紅的業火,從地上衝上天際,所有的幻妖都在剎那間化成灰燼消失在業火中。
「哼哼哼……事情……可還沒結……束……」幻妖的首領死前的聲音回盪在森林中。
太陰皺起眉頭,不安的問:「他剛才說那是什麼意思?」
「哼!只是死的太輕鬆才說那種話罷了!」青龍冷冷的回答太陰的問題。
六合看著紅蓮懷中的昌浩,「我們快回去找天一吧!」
「不用了!」朱雀牽著天一出現在眾人眼前,「晴明叫我們先來幫昌浩療傷,免得回去公主擔心!」就是因為是晴明的命令,朱雀才會帶天一來,要不然朱雀可不想讓天一用太多力量。
天一走到紅蓮前面,看到昌浩肩膀上的傷口,趕緊使用治癒的能力。她的手心透著淡淡的藍光,不一會兒,昌浩肩膀上的傷就癒合,連身上多處的擦傷都治療好了,一點痕跡都看不出來。
昌浩緩緩睜開雙眼,看到天一溫柔的對著他微笑。
「天一……謝謝,真抱歉,又麻煩妳了!」昌浩報以微笑。「我們回家吧!」
所有神將消失在昌浩和紅蓮面前。昌浩這才想起,神將是不用慢慢走。他抬起頭看著紅蓮,「那……」
紅蓮輕盈的跳到樹梢,彷彿身軀完全沒有重量,照這樣的速度,太陽下山前是可以到家的。
 
 
「昌浩!」兩人剛落在安倍家的門口,彰子便出現在門口。她聽到晴明說昌浩快到家,於是決定在大門迎接他們。「辛苦了,再過一下下就全部準備好了!你先去洗個澡、換件乾淨的衣服吧!」
昌浩笨拙的點點頭,小魔在他肩膀上竊笑著。
整理好儀容後,小魔和昌浩來到庭院。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母親露樹也已經把晚餐擺好。因為今晚是彰子和昌浩要演奏的日子,所以大家換到庭院旁的房間來吃飯。
「咦?!」昌浩慌張的抬起頭,「怎、怎麼辦!笛子在剛剛的戰鬥……」他回想著當時的情況,口中喃喃自語,「式神拿去後……啊!被幻妖給採斷了啦!!」
彰子微笑著,遞給昌浩另一把木笛,「晴明大人剛剛替你準備的喔!」
昌浩望著她手中的木笛,又看看旁邊的晴明,晴明露出一抹慈祥的微笑,正當昌浩感到些許的感動,晴明卻用深深嘆了一口氣取代笑容,但是今天是個好日子,所以他也就沒裝腔作勢了。只是在昌浩腦中,已經把所有晴明可能會說的話都浮現出來。奈何今天是特別的好日子,昌浩也只好和他一樣,忍下平常該有的反應。
「浩……昌浩!」一旁的彰子呼喚了好幾聲,昌浩才回神過來。「你準備好了嗎?」
「喔、喔!我準備好了。」
兩人走到庭院中央,當昌浩舉起手時,突然有陣刺痛,但馬上就消失了。他的思緒馬上回到彰子和木笛上面。
兩人沉靜的將笛子貼在唇上,開始吹奏。笛子滑出優美、光帶般的旋律。加上昌浩較低沉的笛音,整首音樂變的更加活潑、生動。
眾人不出聲,只傾耳靜聽,聽著那穿過自己肉體、融化於天地之間的笛聲。
今晚的秋夜,添加些許的詩意。
 
兩人無止境的持續吹著笛子。
 
 
 
 
後記:
終於完成了!!!(開心)
我現在是個大學考生……
卻這麼不要命的拼命打文……
(都沒有讀到書?!)
可是、可是!
完成了第一篇少年陰陽師的短篇
真的真的好高興呢!!!
 
好啦!廢話到此結束~請大家仍然要給我指教耶!!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嬤
  • 戰鬥的地方好像著墨比較多?
  • EH
  • 我覺得你寫的很棒!
  • 謝謝你的誇獎!!看到很高興^^

    cozia 於 2009/02/01 13:4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