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說...不好意思,我老套了...(飄)

今天早上是CB的錄音,櫻井和松來正在休息室看著台本,有一搭沒一搭的討論著待會兒的錄音內容。

 

一名工作人員敲敲門走了進來,望了休息室一圈後,抬頭詢問:「請問一下,有人看見鈴村さん嗎?」

 

「鈴村くん松來有點疑惑,「沒有,我們一直都待在休息室,並沒有看見鈴村くん

 

「怎麼了?」櫻井問。

 

工作人員有點困擾的搔搔頭,「鈴村さん似乎還沒有來現場,而且他的手機都沒有回應。

 

「手機沒有回應?」櫻井稍稍皺眉,心中不禁納悶,「他平常都會隨身攜帶手機,怎麼會沒有接……」他起身放下手中的台本,「那時候要開始錄音?」

 

「再十分鐘。」

 

「不好意思,我去聯絡看看。」櫻井拿出手機,「松來さん,我們手機聯絡。」語畢,他跑出休息室。

 

其實今天的錄音室離鈴村家很近,跑步過去只要五分鐘,不過這件事情只有櫻井知道。途中他又撥了手機,依舊沒有回應,這次打到家中依舊沒有接通,「也不在家!?怎麼可能……」

 

到達鈴村家門口時,呼吸急促,胸口劇烈起伏著。快速的按了好幾下門鈴,可是仍然沒有回應,可是裡面傳來了狗吠聲,感覺事情不大對,顧不了禮貌問題,櫻井拿出鈴村給他的鑰匙打開大門。在玄關看見房間的燈是亮的,「健一,你在嗎?健一。」見房間內沒有回應,櫻井快步走進房間,映入眼簾的景象讓他到抽了一口氣,「喂,健一!」將倒在地上的鈴村扶起來,不正常的溫度從他身體傳過來,「好燙,發、發高燒!?喂,鈴村!」感覺到鈴村的呼吸很急促,整個人已經失去意識,「打、打電話,對,叫救護車!」慌亂的櫻井急忙按下119,詳細告訴醫護人員後,跑去冷凍庫拿出冰枕,用毛巾裹著後,放在鈴村的後腦。

 

鈴村的兩隻愛犬默默的趴在旁邊,不時發出嗚嗚聲。

 

「嗚……孝……宏……」

 

聽見鈴村的聲音,櫻井俯下身,「健一,你醒了嗎?健一?」忽然後腦因為一股壓力而向前傾,一記炙熱的溫度從嘴唇傳來。

 

「我喜歡……孝……喜……歡……」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櫻井整個人呆坐在他身邊,直到外頭傳來喊叫聲,櫻井才回過神,急急忙忙跑到玄關請那些醫護人員將鈴村帶上救護車。

 

「請問您是他的家屬嗎?」

 

「不是,我是他朋友……」

 

「那可以請你與我們一同到醫院嗎?幫他處理一些事情。」

 

「當然沒問題。」與醫護人員一同上了救護車,並且打電話給松來,告訴她目前的狀況,請他轉告導演和工作人員,「不好意思,那就麻煩你了。」

 

處理了住院手續後,護士還替應經打了一針,以防被鈴村傳染。兩個多小時後,櫻井才會到錄音室。一看見櫻井回來錄音室,導演、松來和鈴村的助理馬上上前詢問狀況。櫻井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他們,「雖然差點演變成肺炎,不過即時處理,現在正在醫院吊點滴休息,應該晚上就可以出院了。」

 

鈴村的助理懊惱的說:「我昨天果然應該要強硬一點的,不管說什麼都要帶他去看醫生……他昨天就在發燒了,還是硬撐著身體所有工作都完成……」

 

「這不是您的錯,請別自責。

 

櫻井さん,雖然你可能很累了,可是能否請你馬上開始錄音呢?」導演走了過來,「錄音室的租約只到今天,得麻煩你和松來さん來主持今天的CB

 

「我完全沒問題,我去拿台本,馬上就可以開始錄音。」

 

 

「你吃得下東西嗎?」櫻井扶著鈴村到床上,「還是想繼續休息?」他從衣櫃拿出睡衣,「需要幫你嗎?」

 

「衣服自己可以穿……」鈴村虛弱著回答。雖然狀況穩定下來,可是臉色依然不好,就連說話也都沒什麼精神,「孝宏,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我沒有覺得麻煩,所以你不用介意。」

 

「可是我感覺到你在生氣。」捉著腿上的睡衣,鈴村弱弱的說。

 

櫻井震了一下,轉身看著彷彿在懺悔的鈴村,「你覺得我在生氣?我有表現得那麼明顯嗎?」

 

「你沒有表現出來,可是我就是知道你在生氣。」鈴村的頭低得更低了。

 

櫻井走到他旁邊,「先換睡衣吧,我幫你。」

 

沒有抵抗,可是鈴村的表情有點賭氣,彷彿在說「有話就快直說麻」。

 

「我不想在你這麼虛弱的時候訓話。」櫻井拿起他換下來的衣服時,低聲說道。

 

「我倒希望你快點罵完然後別生氣了。」鈴村抱著小枕頭,一副像是準備要挨罵的樣子。

 

櫻井坐到床邊,雙眼盯著鈴村看,「好吧,那我就跟你說我生氣的原因。我是很生氣,因為以前我不是說過生病的時候不要硬撐?為什麼不去看醫生呢?」他停頓了一下,吸口氣,繼續說下去:「如果我沒有到你家找你,結果會多嚴重!……你一定不能了解看到你倒在地上的時候我有多慌張……害怕……」

 

「孝宏……」

 

櫻井整理情緒,對鈴村微笑,他拍拍鈴村的腿,「我真的不覺得麻煩,所以你就好好養病吧,不要胡思亂想。」

 

「謝謝……」鈴村將頭靠在櫻井的肩膀上,「謝謝。」

 

「客氣什麼,以我們的交情還需要這麼客氣嘛!」櫻井拍拍他的背,「好了,先躺下來休息吧,我去煮個粥給你吃,等下還要吃藥呢!……幹嘛那個眼神,煮粥我還可以的!」

 

鈴村輕輕笑道:「好啦好啦,我期待你的粥。」

 

「期待倒不必了。」

 

「哈哈哈。」

 

走到廚房的櫻井,動作俐落的洗好米,然後將米和一些料放入電鍋中,接著只要等待了。

 

「哇……我在緊張什麼啊……」櫻井撐著洗手台喃喃自語。剛才想起他吻我的事情……「他……喜歡……我?」不會吧……如果是……

 

思考之餘,手中的碗不小心滑落,掉到地上摔個粉碎。

 

房間傳來鈴村虛弱的聲音,「孝宏,還好嗎?」

 

「沒、沒事,沒事。」急急忙忙把地上的碎片收拾完畢,然後趕緊將煮好的粥乘到碗中,端到房間給鈴村。「很燙,小心點。」

 

「我又不是小孩子!剛剛沒事吧?」鈴村一邊吃粥一邊問,「還不錯嘛,挺好吃的。」

 

「沒事沒事,只是沒拿好。」櫻井摸摸他的頭,「好吃就多吃一點,電鍋裡還有。」他看了一下手錶,「我出去買個晚餐,馬上就回來。

 

「好,慢走。」

*待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