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利的日記

 

□月□日

 

我又再次被大家要求得好好靜養了。

 

自從上次再櫻花林暈倒後已經過了二十幾天了,肯拉德還因此被雲特唸了好久,說什麼因為肯拉德的疏忽才會如此,對肯拉德真是不好意思,害他被罵了。

 

不過大家好像都不知道我是因為頭痛才暈倒的……還是先別說的好,以免大家又要擔心了。

 

好不容易從前幾天開始我又可以開始工作,可是我自己也感覺到身體變差了,而且……最近睡的很不好,一直做惡夢……很討厭的夢,雖然我都不記得是什麼夢,可是感覺很差,也因此我成了迷你版的沙熊,雲特每天看到我的慘狀都要先大哭一會兒才能開始工作。

 

漸漸的我慢慢記得夢的內容……是你,沃爾夫,你的身影──從我眼前墜落懸崖──不斷重現,很痛苦……可是偶爾的美夢卻讓我更痛苦!……那種發現"不過是在作夢"時……那比做惡夢還要痛苦!!……沃爾夫……

 

這種情形在繼續下不行的,每天的精神狀況都很差,所以今天我向吉賽拉要了一些藥,能不受夢境打擾一覺到天亮,雖然她不是很讚同我吃那種藥,可是身體本來就不太好了再加上沒有睡好會讓身體更差,所以她給我一瓶玻璃罐,裡面裝滿了白色的藥丸。

 

大家都知道我的狀況所以也都沒有多說什麼,就算必須靠著藥物是不好的事情……

 

心情很複雜,如果吃了藥就見不到你,可是……不吃藥我的身體會更糟,不能再讓大家擔心了……沃爾夫…………

 

今天,我能好好睡一覺了…...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