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下的再逢
 
 
前言:這篇是在我大學考試前,不要命的還在重溫夢枕貘的陰陽師,這是一套非常好看的小說,很喜歡作者筆下的晴明和博雅的互動(博雅在歷史上是真有其人)於是,我邊看小說,邊構思著……於是,這篇文章就這樣蹦了出來了!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因為途中有好幾次都想放棄,不過寫越多,就越放棄不了。
那麼,就請大家慢慢欣賞,閱後,也希望能給予指教與心得。
 
 
 
夜黑風高,今晚的天空少了月神的加護,比平常更加來的黑暗,危險也相對增加,因為黑暗會使躲在黑暗中的妖怪的力量增強,不過即使知道,還是有一個人和妖怪正打算翻越石牆開始他們每晚的工作──夜巡。
 
站在外廊的少女目送一人和一怪,「彰子,你不用等我,早點休息。」
 
「沒錯、沒錯,彰子你就別等這傢伙了,不然會等到天亮的!」站在少黏腳邊的妖怪邊說邊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少年。
 
少年不悅的拎起妖怪的脖子,「小怪,你幹麻把我說的好像很窩囊似的!」
 
「麻麻,昌浩你雖然還只是半調子,但還是算個陰陽師,不過啊,除妖降魔的果斷和速度還是得再加強喔,晴明的孫子。」小怪雖然被拎在半空中,不過語氣依舊調侃不已。
 
看著一人和一怪在圍牆上鬥嘴,彰子咯咯的笑了起來,「不管怎樣,你們兩個都要小心別受傷了。」
 
「放心吧,別擔心了。」昌浩向彰子道別後,正準備拎著小怪跳下圍牆時,一旁飄過神氣,下一秒,尚未著地的昌浩的領子被拎住了,和小怪一樣被拎在半空中,昌浩滿臉不悅的轉頭,「六合,別像拎小怪那樣拎著我啦!」
 
「現在知道被拎著的感覺了吧!」小怪忿忿的說「所以以後別這樣拎著我啦!」
 
昌浩卻充耳不聞小怪的抱怨,依然不悅的望著六合。
 
「晴明要你今晚別去夜巡,並且現在去找他。」
 
昌浩眼神透露出不解,「爺爺找我幹麻?」就在昌浩還在詢問時,六合就拎著昌浩,昌浩拎著小怪的模樣,朝著晴明的房間行進。待在一旁的彰子目睹這樣子的情形,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紙門刷的滑開,晴明抬起年邁的臉龐,看到門前的一神將一人外加一隻妖怪的情景,也不禁張大嘴吧盯著這一神將一人外加一隻妖怪,「這是什麼狀況啊?」
 
「放我下來啦!」
 
「放我下來啦!」
 
昌浩和小怪的異口同聲說,同時,六合放開昌浩,昌浩放開小怪,一人和一怪就這樣同時趴在地上。
 
「昌~~浩~~快走開~~」被昌浩壓在身下的小怪發出了生呻吟。
 
昌浩連忙翻身坐起,滿臉不悅的目視六合,「六合,要拎就拎小怪啦,我又不是妖怪!」
 
「哼,現在知道被拎起來的感覺了吧?」小怪瞇起那雙夕陽紅的雙眼,口氣充滿了“你活該”的感覺。
 
「啊!該不會是你拜託六合做的吧?是吧是吧?要不然六合才不會這樣!」昌浩粗魯的壓住小怪的頭。
 
「我才沒有,你少胡說喔,我才沒有唆使六和!對吧,六合?」小怪躲開昌浩的手,倏的跳上晴明的肩膀上。
 
「真的嗎?」昌浩轉過頭詢問六合,卻見六合快速的隱身消失「難道真的是六合?!怎麼會……」
 
「呵呵呵……」在一旁的爺爺拿著扇子咯咯的笑著,雖然一剎那對六合的舉止是頗吃驚的,不過看到這樣另外一面的六合,晴明也覺得有趣。
 
「好了,今晚昌浩你就別去夜巡了。」
 
「為什麼?」
 
「因為……」在晴明回答之前,口中念著咒語,下一刻,從晴明身後出現了一團白霧,慢慢的白霧變成了年約二十初頭的年輕晴明了。第一次看到晴明使用離魂術的昌浩,看的目瞪口呆。
 
年輕的晴明拿著手中的扇子輕敲小孫子,「這點程度就把你嚇到啦?這樣不行喔,昌浩!」
 
聽到爺爺狡黠的調侃,昌浩不太高興的揮開晴明的扇子,不過天真的昌浩還是都把“佩服”的表情完全表現在臉上,當然,他本人是不自覺的。看在晴明眼裡可是非常的開心呢。
 
「那麼,請問您是要帶我去哪?」佩服完的昌浩急忙問道。
 
晴明啪的收起扇子,同時白虎出現在晴明身旁,六合的神氣也在晴明旁邊,「今晚我和我一個老朋友有約,於是想帶你去介紹給他認識。」語畢,晴明以眼神示意白虎,接著狂風捲起晴明、昌浩和小怪,一個靈魂、一人和一隻妖怪就這樣消失在小小的房間。
 
曾經搭乘過太陰的狂風的昌浩,曾經體會過“天旋地轉“的痛苦,相較之下,白虎的風就溫和多了,不會令人頭暈,更不會想吐。彷彿看穿昌浩的心思的小怪用前腳拍拍昌浩的臉頰,「白虎的風比較舒服喔?比起太陰的狂風真是太好啦!」
 
“真是抱歉,太陰那孩子就是不會控制力道”白虎的聲音回盪在狂風中。
 
「麻,這不是你的問題啦,誰叫太陰那傢伙就是這樣……」小怪無奈的說。
 
昌浩微笑道:「不過有活力正是太陰的優點啊!」
 
「不過那也太有活力了吧!」
 
「不過那也太有活力了吧!」
 
「不過那也太有活力了吧!」
 
白虎、晴明和小怪異口同聲說,昌浩先是愣住,然後哈哈笑了起來,「你們怎麼可以這樣說太陰,哈哈哈……」
 
“到了”
 
一陣狂風掃過,眾人安穩的降落在地上。
 
一棵巨大的櫻花樹佇立在眾人眼前,樹頂開滿了粉紅色的櫻花花朵,彷彿透著淡淡的光暈,漫天飛舞的花瓣像雨滴般的輕吻著全身,地上佈滿了花瓣,好像鋪了一片粉紅色的地毯。
 
「哇……好漂亮……」昌浩驚嘆地仰望著,喉間不時發出讚嘆聲。
 
突然一股暖流和寒意同時滑過昌浩全身,他豎起警覺心,望向四周,再次轉向櫻花樹下時,他看到一團白霧飄在櫻花樹前,漸漸的,白霧慢慢的變成人形,當完全現行後,站在櫻花樹前的是一名年約三十歲的男人,腰上配戴著武士刀,身上穿著灰色的輕便狩衣,和晴明不同的是,男人將自己的頭髮規規矩矩的盤在後頭,頭上也帶著一頂烏紗帽。神情愉悅,從他的微笑中可以感覺到他是個溫和的人。
 
「好久不見呢,晴明。」男人張開雙臂,笑吟吟的擁抱晴明。
 
晴明也很開心的回抱,「是呢,又過了五年了,歲月如梭啊……」
 
對於昌浩來說,如此開心的笑臉,是很少出現在晴明臉上,常常看到的都是那狡黠的笑容,所以現在在眼前的晴明是昌浩很少見的,「小怪……想不到爺爺也會這樣笑啊……」
 
小怪聽了差點沒從昌浩肩上掉下去,「晴明當然會笑啊,他可是人耶,當然也會像這樣開心的笑啊!」
 
「是喔,可是我很少看到,啊,畢竟你在爺爺身邊這麼久了,當然會看的比我多啦,哈哈!」昌浩就這樣訂出結論。
 
小怪偷偷的嘆了口氣,心想著:「昌浩你小時後啊,晴明只要看到你就會露出這樣的笑容……」
 
「誰叫我常常看到的都是爺爺那狡黠的笑容……」昌浩像是聽到小怪心中的自語,噘著嘴低聲自語。
 
等到昌浩回過神時,晴明和那名男人已經坐在櫻花樹下了,「昌浩,別發呆了,快過來。」晴明神情愉悅的叫著昌浩,不過臉上又出現了想要戲弄昌浩的笑容和眼神了,當然,只有小怪看在眼裡,單純的昌浩慌慌張張的跑過去。
 
「真是的,怎麼看呆了。」晴明誇張的嘆了口氣。
 
完全沒發現晴明的戲弄,昌浩陶醉似的回答:「因為這棵櫻花樹真的好大,而且櫻花飛舞在空中真的真的好漂亮,真想帶彰子來看。」當他回過神才想到尚未向晴明的朋友自我介紹,「真、真是抱歉,看的忘神,還未向您自我介紹,我是安倍昌浩,初次見面,您好。」
 
「哈哈哈,晴明啊,你的孫子可真乖,和你完全不一樣。」男人哈哈大笑,伸出來的右手摸摸昌浩的頭,「你好,我叫源博雅,和你爺爺是好朋友,就別多禮了,叫我博雅就好。」
 
源博雅全身散發著柔和的氣息,這讓昌浩覺得很舒服,完全沒有長輩的強勢。
 
「真是的,我在你心中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啊,博雅。」晴明苦笑,一邊替博雅和自己倒酒。那是透著螢光的琉璃杯,注入其中的是紫得透明的葡萄酒,「昌浩,你想要喝嗎?」晴明搖搖手上的酒瓶。
 
「當然不行,晴明,昌浩還未成年耶!」回答的是小怪,他語帶斥責的回答晴明。
 
晴明不以為意的聳聳肩,「我在這個年紀就在喝啦,紅蓮真是的!」
 
「哼,別把你那荒唐的年輕史搬出來啦!」小怪一邊斥責晴明,一邊拿了另外一個杯子,倒了一杯茶給昌浩。那茶,當然是晴明準備的。
 
「現在身為靈體也能看到妖怪了呢!」博雅有趣的看著小怪,「不過怎麼覺得這感覺似曾相似呢……」
 
晴明將小杯子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他是紅蓮啦,你還記得嗎?」
 
博雅拍了一下大腿,「原來是騰蛇啊,怪不得很熟悉。」
 
「真的是很久不見了,博雅大人。」小怪的態度顯得非常有禮貌,這可讓昌浩吃驚不已。
 
昌浩抱起小怪細聲問道:「你一向不是都目中無人嗎?怎麼今晚突然這麼有禮貌?!」
 
「什麼目中無人?在你眼中我究竟是怎麼樣啊?」小怪不滿的回嘴。
 
「就是目中無人啊!你對父親大人也都很無禮呢!」
 
「那叫無禮嗎?……應該說……我會……視情況而定吧……」小怪一字字的慢慢回答著,「博雅大人……是個特殊的人……」
 
「特殊?原來要特殊的人小怪才會有禮嗎?」昌浩單純的問道,「這麼說在你眼中父親大人就是很平凡囉?」
 
小怪皺皺眉頭,「這麼說很怪,應該是說……大部分的人對我都會有本能的恐懼,因為我是司掌恐懼的神將,所以……我也就本能似的……不喜歡那種人吧!」
 
昌浩頓了頓,「也對,馬上就被害怕任誰都會不喜歡,可是小怪哪裡可怕啦?明明就只是個妖怪罷了!」他摸摸小怪的頭,咧嘴嘲笑似的看著小怪。
 
「我才不是妖怪,喂喂喂,我的原型可是十二神將之一的騰蛇耶,才不是你口中的妖怪,真是的,連這種事情都還分不清楚,看來你還真的很需要努力呢,晴˙明˙的˙孫˙子!」
 
「不要叫我孫──」
 
「哈哈哈哈……」博雅的笑聲打斷了昌浩的反駁,「你們兩個的鬥嘴還真是可愛呢,我想,任誰也想不到這位就是騰蛇吧!哈哈哈……」
 
原本只是一人一怪在耳語,不知不覺中,兩人的鬥嘴都完完整整的傳到晴明和博雅耳中。昌浩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小怪則是挺起背脊,雄糾糾的正坐在昌浩旁邊,「讓博雅大人見笑了。」
 
「不會、不會,這樣的騰蛇很有趣呢。」博雅一飲杯中的酒,「話說,在開始前,晴明,你不打算先處理那個嗎?」他指著身後,在距離眾人不遠處,有個白色的影子在那。
 
晴明挑著眉,不悅的說:「我們五年才見一次面,你為何要帶個如此麻煩的事情過來呢?真是的……」
 
「沒辦法,那個女人已經請求我十年啦,從上次開始一直到現在呢,上次拒絕了,這次實在不好意思……而且,那個女人很痛苦的……」博雅憂傷的解釋著。
 
晴明無奈的嘆了口氣,「你知道的,女人的怨念啊,是最麻煩的。」
 
博雅點點頭,「我當然知道,正因為如此才要麻煩你啊!」
 
「那個,可以的話,我願意去幫爺爺處理,兩位就請好好聚聚。」昌浩正襟危坐的說道。
 
晴明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櫻花,「我和六合去就好,你還年輕,對於女人的執著啊……應該是還不能了解啊,如果要硬來,這裡可是會受影響,我很喜歡這個地方,所以不希望被破壞,因此,我去處理,你們就在這裡等等吧。」語畢,晴明便轉身前去,周圍飄舞著粉紅色的櫻花,晴明的背影顯得飄渺虛無,那是一幅令人屏息的美景,不禁令昌浩看的忘神。
 
「哈哈,好了,這下子把晴明支開,我們就可以好好聊聊啦!」博雅咯咯笑道,回神的昌浩吃驚的望著博雅,直到博雅再次開口,昌浩才又回神,「五年前就聽了好多有關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
 
「嗯,之前成親、昌親出生時他也沒有這麼興奮。」博雅笑吟吟的說著,「十年前,他滔滔不絕的說了好多你的事情,想不到那傢伙會這樣呢!」他替自己乘了杯酒,一飲而盡後繼續說,「以前,晴明總是若有似無的存在著。」
 
「若有似無?」聽到特別的形容詞,讓昌浩反問。
 
博雅點點頭,「以前,他就像是……不存在這世間的東西。平常總是獨來獨往,儘可能的不和任何人接觸,和他在一起,也總是掛著很淺的微笑,說著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的“咒”,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很怪的人啦!」他簡單的下結論,「我也覺得他是個怪人,不過我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感覺,現在的他……已經是個人了!……呵呵呵,真是奇怪的說法。」
 
「才不是呢,爺爺啊,絕對是狐狸變成的!」昌浩憤憤的說,接下來,他便滔滔不絕的開始向博雅抱怨晴明對他的所作所為。
 
聽完的博雅,哈哈大笑,「那傢伙真的很疼愛你呢!」
 
「……」這句話,讓昌浩無法反駁。雖然,晴明平常總是愛戲弄他,但是,在關鍵時刻,晴明總是力挺著他、幫助他,他知道,晴明是真的很疼愛他,只是小時候的陰影和晴明平常的所作所為,讓昌浩實在很難坦然的說“爺爺真的很疼愛我”這樣子的話。
 
「認識若菜後的晴明,越來越像個人,當孩子出生後,他已經是個正常人了。」博雅微笑,「這樣說的晴明好像不是個人似的,至少,喜怒哀樂是比以前更來的明顯了。但是……若菜的死,真的讓晴明打擊很大,就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旁的小怪點頭附和,心想著當時的晴明真的對任何事情都沒有反應,彷彿若菜的離開象徵著他的世界的崩毀,當時孩子們多虧天一、天后等神將的照顧,孩子們才很健康的長大,不過……讓晴明這麼難過還有個原因……
 
「當時,說什麼都沒用,我只是默默的陪在他身邊,偶爾吹吹葉二(註一)給他聽,只是如此……」博雅嘆了口氣,「難過的是,想不到當時我竟然生病了,這一病,雖然不是很痛苦,可是也因此離開了晴明……」
 
「當時晴明真的很打擊……」小怪緩緩開口,「這讓天一他們都擔心不已……」
 
聽著博雅和小怪說著往事,不禁湧起一股股悲傷,說不出一字一句的他,只能安靜的等待博雅繼續敘述往事。櫻花依舊飄舞在空中,讓人不禁覺得,眼前的美景只是幻影。
 
「其實想想,人生、生命不就是如此,絢爛而虛幻。」昌浩心想。
 
「但是……時間仍然可以治癒一些傷口……」開口的是小怪,沒有起伏的聲調,聽不出來他現在的情感,「雖然是段滿長的時間,對人類來說,但是……晴明還是再次站起來,面對每一個日出、日落……迎接每一個新的生命的誕生……」
 
「沒錯,其實人生就像櫻花……」博雅抬頭仰望,昌浩和小怪也仰望那些粉紅色的花瓣,「剛才騰蛇說到迎接生命,他傢伙因為你的誕生,可是露出了少見的快樂呢!」
 
小怪大力的點點頭,「沒錯、沒錯,晴明真的很開心。」
 
聽到博雅和小怪這樣說的昌浩,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小怪的尾巴拍拍他的臉,戲謔的說:「晴明就是那樣,這麼的不坦率。」
 
「說到不坦率,紅蓮也不差吧!」頭上傳來晴明的聲音,嚇的小怪豎起毛,霍的跳到昌浩的肩膀上,「真是的,博雅,下次不准再帶這麼麻煩的東西過來了啦,浪費這麼多時間,不過……看來你們似乎說了不少我的事情麻!」晴明笑吟吟的看看博雅又看了小怪,這就是所謂的“笑裡藏刀”吧!
 
「辛苦了、辛苦了,來,喝一杯吧!」博雅愉悅的遞上一杯酒給晴明,不慌不忙的轉開話題,「話說,這美酒哪來的?活著的時候都未曾嚐過這麼甘美的酒呢!」
 
「酬勞罷了,我是陰陽師麻,人間、天界、地府都可穿梭,當然有機會拿到人間嚐不到美酒啊!」晴明語畢,含酒而笑,「不過博雅啊,下次想支開我用別的方法,別用這麼麻煩的事情。」
 
博雅愣了一下,馬上放聲大笑,「差點忘了你可是有千里言、順風耳呢!」
 
昌浩吃驚問道:「那您不會都聽到了吧?」
 
「哎呀,昌浩,難道你是說了什麼不能讓爺爺知道的事情嗎?」晴明手肘靠在膝蓋上,撐著微微傾斜的頭,狡猾的笑道。
 
「才、才沒有。」昌浩急忙拿起茶杯,撇開頭,支吾辯解。
 
「放心吧,我沒那麼糟,聽一點就叫白虎止住啦!」
 
不敢表現太明顯,但昌浩還是鬆了一口氣,不過這怎麼會逃過晴明那銳利的雙眼。
 
「好啦、好啦,你都已經是個八十歲的老頭了,別那麼幼稚的欺負小孩子啦!」晴明咯咯笑,博雅無奈的遙遙頭,「真是的,你還真是壞心呢,昌浩的爺爺。」
 
「咦?!」一陣驚呼,因為失了神的昌浩,將杯中的茶打翻了,「抱、抱歉。」
 
「有沒有被燙到?」博雅關心問道。
 
「沒、沒事,對不起。」昌浩雖然慌張,可是臉上難掩雀躍之情。
 
一旁的小怪發出壓抑住的笑聲,「嘻嘻嘻……昌浩啊,開心吧……呼呼嘻嘻……」
 
「嗯?怎麼了?」不解的博雅問道,看看小怪的反應,又看向晴明。
 
「啊哈哈哈,那是因為──嘿!」說到一半的小怪,敏捷的跳開,躲過昌浩的掠捕,跳到了博雅的肩膀上,在他耳邊細聲說:「那是因為博雅大人講了“昌浩的爺爺”啦!因為每個人都是說“晴明的孫子”。」
 
「小怪!」看到小怪抬起開心的臉,昌浩知道他把原因告訴博雅,他語帶斥責的叫著他,又瞪了他一眼,接者他便別過臉,不想和晴明對上眼。
 
「哈哈哈……」博雅摸摸昌浩的頭,「你真是可愛呢,昌浩!當我孫子好了,別理你那個狐狸爺爺了!」
 
「咦?!」
 
「誰會想要一個鬼爺爺啊!」晴明冷眼看了博雅,「茶,給你。」晴明重倒了一杯茶遞給昌浩。
 
博雅低聲笑著,對著肩膀上的小怪細聲說:「晴明那傢伙果然遇到昌浩的事情就會這麼認真!」
 
突然旁邊傳來一陣劇咳,驚的小怪和博雅抬頭觀看,見昌浩拍著胸口頻頻咳嗽,不一會兒,整張臉都脹紅了。
 
「喂,昌浩,你沒事吧?」小怪跳到昌浩肩膀上詢問,「真是的,喝這麼急幹麻!」
 
仍在咳嗽的昌浩說不出話來,只能搖頭回答小怪,並且指著晴明。一道紅光閃起,小怪變回真身──紅蓮,輕輕拍著昌浩的背,紅蓮瞇起雙眼盯著晴明,「晴明,你做了什麼?」
 
「沒有啊。」晴明一副笑吟吟的模樣,一點都不像他所說的。
 
「咳咳……紅咳……咳咳咳……」昌浩試著想說話,不過似乎是很困難。坐在他旁邊的紅蓮卻皺起眉頭,彎腰靠近昌浩,兩人只有一根指頭的距離,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昌浩倒抽了一口氣,又咳的更兇。紅蓮滿臉不悅的看著晴明,口氣微怒說:「晴明,你在想什麼!昌浩才十四歲,你怎麼可以給他喝酒!而且那種酒那麼烈,從沒喝過久的他怎麼可能受得了!」
 
晴明卻無所謂的聳聳肩,「凡事都有第一次麻,體驗一下也不錯啊!」
 
「晴明!」
 
「紅蓮真是愛操心!」
 
「這不是重點!」
 
「反正昌浩明天又不用出仕。」
 
「那也不應該給他喝酒!……唉……」自知是說不過晴明的紅蓮,只能繼續輕拍昌浩的背,讓他舒適點,當然,不時還是得賞他白眼,「好一點了嗎?」見昌浩不在咳嗽,紅蓮詢問道。
 
「……」昌浩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突然解開髮束,烏黑的長髮就這樣散開在他的背上,「嘻嘻……」臉頰通紅的昌浩,揮著手,蹦蹦跳跳的繞了一圈,然後從紅蓮身後壓了上去,雙手環著紅蓮的脖子,傻傻的笑著。「紅蓮……變回小怪……」昌浩突然命令道,見此狀的紅蓮,只能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便回小怪。昌浩開心的將小怪抱在懷中,不斷用臉頰磨蹭他,「哎呦,昌浩,別、別這樣啦!」
 
「昌浩。」身後的晴明換了一聲,在對小怪磨蹭的昌浩轉過頭查看,愣了幾秒,昌浩又傻傻的笑開,搖搖晃晃的走過去張開另一隻手抱住了晴明。
 
「嘿嘿……最喜歡爺爺了……」昌浩像小孩子撒嬌般的在晴明胸口磨蹭,就像小時候昌浩總是如次向晴明撒嬌。
 
晴明溺愛的摸摸昌浩的頭,溫柔的說:「爺爺也最喜歡昌浩了……」
 
不一會兒,昌浩就因為酒精帶來強烈的睡意,躺在晴明懷中睡著了。晴明滿是溫柔的撫著昌浩的長髮,臉上那抹微笑是無限的幸福。
 
「晴明,這該不會才是你最終的目的吧?」博雅舉起酒杯,瞇著眼問。
 
晴明也舉起酒杯,「不過多了個小怪。」他拐個彎回答,在昌浩懷中的小怪哼了一聲後,也閉上雙眼。
 
琉璃杯輕脆的碰撞聲,迴盪在夜裡……
 
 
 
櫻花下的再逢,現在才正式開始。
 
 
 
 
註一:葉二是妖怪贈送給博雅的笛子。
 
後記:這篇就這樣完成了……哈哈……晴明真是個傻爺爺,這篇啊,純粹只是想寫晴明&博雅遇到了昌浩,雖然在文中沒有多加說明為何兩人會在櫻花下見面,但是……這樣文章才會有點神秘啦~(天:這才不是神秘!!)
總之,很久沒有寫小說的cozia,在此奉上一篇新短文!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