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我已成為英雄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Zack一路上回想起剛才與Lazard的對話,一邊駕駛著摩托車前往Genesis的所在──Banora村遺址。

『笨蛋蘋果只在Banora成長。』Lazard說。

『為什麼?』Zack問道,他從Angeal口中得知外表與普通蘋果不同的Banora White是Banora的特產,可是郤不知道原因。

Lazard回答:『Banora的土壤應該就是原因。』

「Genesis一直拿著笨蛋蘋果走,若果能夠更早留意到就好了。」想著,Zack已抵達Banora村遺跡,並把摩托車停泊到一旁。

「……變得相當厲害。」他走到崖邊,看見眼前景象不禁大嘆。

由於受到神羅空襲,村莊已夷為平地。整個村莊冒著淡淡的碧綠色光暈,風車殘破的翼板則還在隨風緩緩轉動,至於在村中最高大、原以為早已被燒成灰燼的Banora木雖然受了極大傷害,郤仍然活著。

此時,Lazard終於趕上,他從空中降落時仍按著腹間痛處,似乎剛才的戰鬥與及劣化使他久久未能復元。

Zack專注地看著前方景象,頭也不回的對Lazard說:「把Cloud拜託你可以嗎?」

Lazard虛應一聲,答應了他的請求。

「嗯,什麼?」Zack抬頭放眼遠處,那兒的碧綠色光芒更見集中,而且更將半空照亮,似乎是充滿著能成為魔晄能源的能量。

Genesis應該就在那兒──笨蛋蘋果加工工場的舊址。

「Cloud就交給我吧,我必定會守護著他。」Lazard對Zack說。

Zack離開二人後,便逕自前進,從村莊遺址向著村莊外圍進發,終於抵達工場舊址。

當日空襲造成的巨大破壞力,使工場完全炸毀,更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洞。光芒源源不地從巨洞湧現出來,可是由於洞太深的緣故,一但下去就不能輕易回來了。

「從這兒下去後就不能回來了。」Zack站在巨洞面前,深呼吸一口氣,便躍下去了。

**

「竟然會有……這樣的地方?」Zack抵達地底,沒想到地底之下還設有人工的通道,而且通道還伸延開去。

「會伸延到哪兒去?」他走上前,然後就在岔口停下。他左右打量後,發現右方的盡頭竟亮著燈光,於是先走過去。

燈光之處竟放置了一張書桌,上面放滿了獎盃獎狀;而告示板上則貼上很多已發黃的照片,照片上有Genesis童年時與雙親的合照,也有和Angeal一起的合照。

然後,Zack發現桌上的一本多年前出版的雜誌。

「Banora White果汁。全國農產物大賽.加工品部.最優秀獎。」看著雜誌裡的報導,Zack禁不住讚嘆:「很厲害啊……創造這果汁的是Banora村裡名叫Genesis的少年。厲害、太厲害了!」

Zack繼續翻閱:「Genesis的意見──實在太高興了,可是不只果汁,即使就這麼吃也很美味。能夠跟雙親與及英雄Sephiroth一起吃蘋果是我的夢想,因為我想讓跟我同齡但已經活躍的Sephiroth看到我的成果。」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痛苦的吼叫聲,Zack狐疑地左右環顧後便把雜誌合上並放回原位。

當日下了這麼平凡卑微心願的Genesis,他可會想到今天自己竟落得如斯田地?

回望著通道另一邊的盡頭,那兒應該就是Genesis的所在。

「Genesis……」Zack心裡隱隱作痛,他想拯救Genesis的心意更堅決:「我有能辦到的事嗎?」

Zack轉向另一邊的通道往地底的更深處進發,郤沒料到地底之下竟是別有洞天。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幽靜的淵潭,潭畔旁邊的結晶散發著淡淡的光暈,將原來昏暗不已的地方稍為照亮,配上流水潺潺之聲,使這兒充滿靈氣。

就在潭畔,他發現一塊石碑,上面刻著的正是『LOVELESS』序章:

『LOVELESS 序章

野獸們的戰爭為世界帶來終結之時

自冥空中,女神翩然降臨

展開光與闇之翼

賜予導向極樂之贈物』

這石碑會是Genesis特意留下,抑或本身便存在?既然有序章的石碑,那或許意味著還有其他石碑……

Zack離開淵潭,沿著另一條小徑往上走,那小徑似乎伸延到其他地區去。

來到岔口時,他先選右邊的小徑走,然後從那兒的一個隱藏入口通往前方的區域。

在隱藏入口之後,又與剛才的區域截然不同,即使沒有陽光透進來,可是植物郤茂盛地成長,欣欣向榮。Zack環顧四周,到底是什麼力量讓植物在這種情況下茂盛成長?

就在這區域的入口,Zack看到另一面石碑──『LOVELESS』第三章:

『LOVELESS 第三章

戰亂激烈化,世界邁向破滅

俘虜捨棄與戀人一起的幸福生活

決意展開旅程

祈求女神之贈物導向極樂

為了履行與友人的約定

可是,即使二人沒有約定

仍深信必定會再重逢』

之後,Zack沿著斜道往下走,來到空地中央的台座前。台座前面有一道大閘,而大閘之後是一道閃耀著碧綠光芒符號的閘門,那符號似乎是門的封印。

至於在他面前的台座,則刻上一個女神模樣的浮雕。祂的下半身有七個圓形的凹槽,大小正好與Zack剛才在半路上找到的四顆魔石大小一致。

Zack看著凹槽自言自語:「是操作什麼東西的終端嗎?台座上有七個陷下的地方呢。」

「奉上『女神魔石』吧,然後通道就會打開。」一把聲音突然不知從哪兒響起,使Zack嚇了一跳,四處張望。

「將『女神魔石』安放到這個凹陷處的話,那道門或許會打開……」Zack說。似乎台座與前方的閘門有所關係,可是他還欠三顆魔石才能啟動機關。

於是,Zack暫且離開這兒,繼續找尋魔石去。

從剛才的路離開,這次Zack走向岔路的左邊小徑。

他將小徑前的鋼門推開,走進一個氣氛陰森、狀似監獄的地方。

Zack往兩旁的監牢探看,就在其中一個監牢裡,發現裡面的牆壁被破開了,牆壁上更寫上血字:「牆壁上刻了文字……」

血字似乎是囚犯所寫,而牆壁上面寫著:

『我在期待之下成為了被試驗者。

因為即使是SOLDIER也沒什麼了不起。

我想變得更強。

可是,這身體是怎麼回事。這身體豈止是SOLDIER,甚至比士兵還要惡劣。

我想回復昔日的狀態……』

從血字所推斷,這個工場底下的地方除了與Genesis相關,而且更曾被利用作為實驗場所,至於曾在這兒被監禁的人,應該就是實驗樣品。只是,實驗是跟Genesis.拷貝有關嗎?

Zack穿過監牢的破洞,最後來另一個監牢裡。可是由於監牢被反鎖,所以Zack只得回頭。

然後就在走廊的盡頭,他發現了另一面石碑:

『LOVELESS 第二章

俘虜逃走成功的同時,背負著瀕死的重傷

他郤逃出生天

拯救他的是敵國女子

他偽裝身份,與她一同過著隱居生活

他認為那種生活會永遠持續於幸福當中

可是,越感到幸福

與友人的約定郤使他越受折磨』

在石碑之後是一道鋼閘,Zack可以從空隙之間窺探到一頭龐大的魔獸正盤據在鋼閘之後。由於鋼閘被鎖上,於是Zack折返回到淵潭的岔路,最後走向中間的小徑。

Zack從中間的小徑往下走,進入一個洞穴,洞穴裡豎立了另一面石碑:

『LOVELESS 一章

深淵之謎

探求女神之贈物的三名男子

戰爭郤分開他們

一人是英雄,一人是浪人

餘下一人是俘虜

儘管如此,三人之心仍緊繫一起

為了再次一同解開謎團的約定』

然後,他經由洞穴的另一個出口離開,眼前是又是另一番天地──那是一個恬靜的湖泊,湖泊有數處地方呈現著梯田狀堤埂的地形。數條光柱自堤埂包圍的湖水中央出現,並在上方結著碧綠色的結晶。

Zack受到眼前美景所吸引,禁不住上前檢查,可是湖水上的光芒突然消失,一頭怪物突然從天而降!

怪物還來不及襲擊時,Zack已把牠消滅。當牠倒在湖水之上苦苦掙扎時,Zack想起,那怪物跟Nibel山魔晄爐容器裡的怪物極為相似……

Zack陸續將所有光柱檢查完畢並消滅一共五頭的怪物後,同時取得其餘三顆女神魔石,然後來到湖的盡頭。

在湖的遠處,有一座奇怪的建築存在,可是建築與湖之間郤被深淵與結晶所阻隔。

不過當Zack一靠近,建築的面前突然出現一條發光的通道,如光帶般將湖連接在一起!

Zack禁不住好奇心,踏上光之通道,便走進建築裡去。

**

走進建築,Zack發現裡頭的格局與剛才見到的監獄相似,似乎這兒亦曾是監禁樣品的場所。

他走向監獄的深處,途中又遭到怪物的襲擊,Zack三兩下便把怪物消滅的同時,獲得怪物所遺下的鎖匙。終於,他來到監獄的盡頭,只見前方被大閘阻隔,而大閘被畫上發光的符號,看來亦被封印了。

正當Zack要回頭之際,鎖匙竟然跟閘上的封印產生共鳴,閘門逕自開啟!

於是,他繼續前進,並沿著面前的下行樓梯前進,走了不達,又發現另一道被封印的大門。他手中的另一根鎖匙與大門產生共鳴,門便打開了,然後他就在其中一個標上號碼「010」的監牢裡,再次發現血書:

『作為看守員的我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我被騙了……

聽說到是厚薪後我就接受了這份工作,可是……

難道一開始為了進行實驗,所以把我派遣到這兒嗎……』

離開010號監牢後,Zack再打開被封印的閘門,經樓梯往下層去,然後在搜索途中,找到一串標上「研究室」的鑰匙。

Zack打開了一道被封印的大閘,來到一道鋼門面前。鋼門並沒有被封印,他嘗試使用研究室鑰匙,嚓的一聲,鋼門應聲而開。

研究室佈滿儀器及能夠容納成年人的容器,而在左邊及研究室盡頭的書桌上,各放置了一份報告。

「有研究報告……」Zack拿著報告唸著內容:

『……五副實驗樣品逃亡。

逃亡樣品的編號為:010、022、027、029、036。

由於全部都是未完成的樣品,因此推斷會進行自毀。

並無必要追蹤確保。』

『在地底湖附近逃亡的實驗樣品目擊情報。

由於是未完成的樣品,因為被認定會被生命之河所吸收。』

從報告的情報所知,剛才在監牢看見的血書似乎就是那些逃亡的樣品;而且數目共五名,難道就是剛才在湖中所消滅的五頭怪物?

Zack離開研究所後改往左方走,打開被封印的閘門,再從樓梯往下走。在逃亡樣品的022號監牢裡,再次在牆壁上發現血字:

『能夠混進了神羅的貨箱去實在太好了……可是失敗被捕了。

再加上被抓去進行奇怪的實驗,

然後被掉進無休止地傳來呻吟聲的監牢裡。

完全嚇得要命。

我要盡快從這兒偷走出來呀。』

他離開監牢後繼續前進,分別在監牢027和029發現血書:

『為什麼我必須要被關進監牢裡?

我也應該跟他們一起做實驗……

可是,只不過由於樣品不足的理由,

難道,我會被用作樣品……

這仇恨,不會消失忘記……』

『當我醒來時,已經在監牢裡。

為什麼我會被關進這樣的地方?

我沒有頭緒。

難道我被加上莫須有罪名嗎……?

我什麼都沒有做。

求求你,讓我離開這兒吧。』

當Zack離開監牢029,繼續前進,由於前方再無去路,於是他經從其中一個監牢的牆壁破洞離開,返回發現『LOVELESS』第二章石碑的地方。

他利用剛才搜尋到的鐵格子鑰匙把閘門打開,閘門之後是一頭遍金黃的Behemoth。他將牠消滅後,便乘著後方的電梯,返回台座的地面。

現在他已找到了七顆女神魔石,並且把它們分別安放到凹槽上:「已經把七個『女神魔石』安放好。」

魔石安放好後,台座上的機關啟動,光線從魔石至台座伸延到地上,達至閘門之前。與此同時,閘門上的封印消失並且打開,門後發出白色的強光,一頭長著惡魔翅膀的G.拷貝突然撲出!

Zack將突如其來的拷貝消滅後,便步向光芒之前。在光芒之後,Genesis正在等候,一切將會作了斷。

「Genesis一定就在前面等待著。」立下決心後,Zack便踏進光芒中……

**

光芒之後,Genesis已在等候。

他身後佇立著一尊女神像,神像正被地底飄盪出來的魔晄光芒包圍著。而在女神像的後方,是一棵巨大無比的樹木,那樹木遍體銀白,頂部更凝結了赤紅色的結晶,猶如女神所贈的禮物……

「『我等纏繞於復仇而枯竭的靈魂,纏繞於苦惱之末的願望是──我等的救贖與──』」Genesis聽到腳步聲,頓了一頓,回頭對Zack說:「你來遲了。」

只見Genesis已滿頭白髮──他的劣化似乎已到達最惡劣的階段。

「又是『LOVELESS』嗎。」Zack反問。聽到Genesis又再唸誦,即使石碑並無刻上這些句子,Zack也料到那是Genesis最愛的『LOVELESS』。

Genesis聞言,一時間感觸起來:「你既繼承了Angeal的思想──亦繼承了Sephiroth的一部份,好友的重逢終於實現了。」

看著眼前這名繼承了Angeal的遺志、Sephiroth細胞──集兩名好友特徵於一身的青年,當Genesis聽到他的回應,不禁想起那一場引發無窮悲劇的三人戰鬥,還有Sephiroth說過的同一番話……

Genesis從回憶中回過神來,他右手輕輕一揮,別過臉說:「現在,『LOVELESS』重現了。」

Zack走到他數公尺前停下,他猛地搖晃著頭顱,手用力一揮,懇切地說:「你錯了!醒覺吧,Genesis!!」

他想代替Angeal去拯救Genesis,從那歇斯底里地沉迷於『LOVELESS』、那向世界報仇的執意中拯救過來……

Genesis回頭,繼續唸誦:「『野獸們的戰爭為世界帶來終結之時──』」

Zack大喊:「我是來拯救你的。」

「『自冥空中,女神翩然降臨。展開光與闇之翼,賜予導向極樂之贈物。』」Genesis揮動著赤劍,然後右手一拂,身後樹上的紅色結晶立時發出耀目光芒!

Zack抬頭叫道:「那是什麼啊!」

Genesis回答:「『女神所贈之物』──Banora的自然所產生的神秘。」

Zack踏前一步,大感意外:「所贈之物並不是細胞嗎!」

只見Genesis垂著頭回應:「有很多可能的解釋。」

「我不明白──」Zack低下頭,Genesis的解釋使他越來越不解。

「被思念圍繞之物本身亦是所贈之物。」Genesis步向女神像前回望著頂上的發光處續道:「大家都會回歸星球。當然,你也會──」

Zack望著四處飄散的碧綠色光芒,眼前的境象只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現在,我要接受星球的加護。」說著,Genesis揮動赤劍然後垂直舉於面前。

當他把劍再次舉起,赤劍已發出強烈的光芒,生命之河的光芒圍繞著他竄走,並產生強大的氣流!

「再給我好好聽著!」眼見Genesis依然執迷不悟,Zack禁不住高聲喊叫:「別要不顧我的說話啊!你不是還沒徹底成為怪物嗎!」

可是,Genesis已完全失去理智,他仰天發出狂吼,雙目綻放出赤紅精光!

Zack舉起劍並衝上前喊道:「你這傢伙!」

眼前的Genesis已變身成異形,他手中的赤劍亦隨即變化成巨大的魔劍並鑲嵌上巨大耀目的火紅色魔石。只見Genesis大喝一聲,雙臂一振,他身上暴現著碧綠色的光芒!

Genesis將魔劍插於地上,並召喚出如魔鬼般的拷貝包圍著Zack。當Zack把纏人的拷貝肅清後,立刻朝向劍上的魔石攻擊。

Genesis見狀,立刻把劍抽起,並從地上形成黑色的瘴氣,將Zack裹住之餘及將他從半空狠狠拋到地上!

然後,他再次把劍插到地上,拷貝亦再次出現滋擾著Zack的攻擊。Zack作出反擊消滅拷貝後,魔劍集合了生命之河的力量,如雷電般往Zack身上轟去!

Zack狠狠吃下這一招,然後傾注全身之力,用力往劍上一砍,迸發出強烈的光芒……

良久,光芒終於退下。

「『我等纏繞於復仇而枯竭的靈魂,纏繞於苦惱之末的願望是,我等的救贖與──』」Genesis步履不穩地上前,最後抬頭唸道:「『你安穩的睡眠。』」

被擊倒的Genesis這時候已回復了人類的模樣,髮色亦已從雪白回復至原來的棕色。

Zack低頭咀嚼詩句的含意,頓然醒悟:「難道,你從一開始就?」

或許從一開始發現這個殘酷的現實,Genesis就像Angeal一樣等待被消滅、等待安息的一天……

只是,他仍然擁有SOLDIER的驕傲──他要光榮地戰死也不要被劣化的折磨而壞死……

Genesis不語,他舉劍指向Zack,然後衝向他攻擊,可是Zack身體一傾便從容地避開了。

只見受挫敗的Genesis狼狽地回頭,向Zack叫喊:「戰鬥吧!SOLDIER Class 1st Zack!」

垂下頭的Zack握著巨劍,沉痛的說:「所有人都要強迫我嗎。」

Genesis的手往赤劍上輕輕一抹,赤劍在發出紅光的同時,Genesis以驚人的速度向Zack攻擊!

可是,已成強弩之末的他不再是Zack的對手,Zack朝Genesis狠狠一劈,赤劍自Genesis手中飛脫,從半空中落下……

Genesis在倒下的一刻,他的意識一轉,倏然發現自己正被生命之河的碧綠色光帶圍繞著,他感到很溫暖、很平靜……

當他回頭,便發現被生命之河所包圍的女神像手心發出光芒,而且光芒更不斷擴張。

Genesis擋去那眩目光芒的同時逕自上前,這時候女神像赫然化身成握著裁判之矢的女神Minerva,並帶著溫柔慈悲的目光注視著祂眼前祈求獲得安息的Genesis。

Genesis的心在狂喜──他終於看見『LOVELESS』的女神。他帶著渴求救贖的心情,上前張開雙臂尋求衪的加護。

只見祂雙目輕輕閉上,強光自祂身上發出,彷彿Genesis仍有未完成的使命,祂身上所發出的一股氣流形成震動,使他不能接近。

最後,他被生命之河包圍,然後意識如墮進萬丈深淵,重返現實。

在女神像崩壞粉碎的同時,被Zack劈中的Genesis亦倒在地上,昏死過去;至於赤劍則筆直地插在他身後的地面上。

Zack不語,他一手將Genesis扛在肩上。此時陽光從上方透進來,又是新的一天……

**

當Zack扛著Genesis返回到村跡時,只見神智不清的Cloud坐在大樹之下的木椅上,而在他的身後正是Lazard。

Zack把Genesis放在Cloud身旁坐下,然後繞到Lazard面前蹲下,可是Lazard已氣若柔絲了。

看見Zack回來,Lazard氣息虛弱地說:「神羅來了──」

原來已在惡化的身軀加上與神羅的惡鬥,使他的生命加速走向盡頭。

「不用再說了──」Zack阻止他說下去,Lazard已經幫了他很多了,現下他應先好好休養身體。

Lazard舉起手,指向前方道:「那傢伙也一起──戰鬥。」

Zack依著他的指示回頭,並走到目標面前。

Zack驚訝的說:「是你──」

是獅鷲──那是伍番街教會裡的獅鷲,可是牠已經死去了……

想起牠在教會裡奮力守護著自己跟Aeris,現在又為了替自己保護Cloud而死,Zack不禁悲從中來,掩著嘴巴嗚咽起來。

可是,牠為什麼會在這時候出現?難道是Angeal的細胞所作出的影響嗎?

突然,身後發出輕微的聲音。當Zack回頭,Lazard的手已重重垂下,Zack連忙衝到他面前,可是他已經不再反應……

「統領!」悲慟之下,Zack揮動右拳重重擊到地上。

即使再悲傷下去也無補於事,Zack默然起來,對著Lazard那含笑而終的臉容道謝:「謝謝你。」

之後,Zack從村跡裡找來了笨蛋蘋果,逐一放到Genesis和Cloud的手中,然後舉起手中的笨蛋蘋果說:「好,一起吃吧!」

他掃視著三人低聲說:「不是真身,不好意思啦。」

Sephiroth已經不在,他唯有跟Cloud這個擁有S細胞的人充當著Sephiroth的身份吧。

說著,他把笨蛋蘋果往嘴裡一送,果實果然如坊間所說,味道十分香甜。

這時候,Genesis回復知覺,他問道:「好吃嗎?」

沒料到Genesis會突然回應,Zack嚇了一點,然後點頭:「嗯。」

Genesis續道:「或許『女神所贈之物』──」

聞言,Zack舉起蘋果不住打量,然後把話接下去:「這個蘋果?咦?」

可是,Genesis郤輕輕搖頭,Zack頓時露出不解的表情。

「Angeal──」Genesis稍作回眸,回望身後與Angeal外表一樣的Lazard,悲喜交集:「夢想達成了。」

沒錯,他從小所立下的夢想,在Zack的成就下終於達成了。

而且,在承繼了Angeal遺志的Zack的幫助下,他終於治好劣化。或許,『女神所贈之物』並非S細胞,亦非笨蛋蘋果,而是……

此時,Lazard的身體終於消散,化成精神能量,並成為星球、成為生命之河的一部分,徒留純白色的羽毛在空中飄散。

隨後,在獅鷲亦化為星球的一部分後,牠原本身處的位置上剩下一張紙條。

Zack好奇之下,將字條打開,那是他十分熟悉的字跡:

『你好嗎?

你在哪兒呢?

從那時候已經四年了,而這封信是第八十九封了,為了能把最後的信寄到你手上──已經沒有下寄件抬頭了。

Zack──花朵的銷情很不錯,大家都露出笑臉,都是多得Zack呢。

Aeris』

「四年了──」Zack抬頭喃道,手中蘋果亦隨之掉下,他朝天高呼:「你說什麼最後啊!!」

從Nibelheim事件至今已相距四年,己經四年了……難道她要忘記他嗎!?

「Aeris──等我啊!」說著,Zack忙不迭把Cloud扛在肩上,然後對Genesis叮囑:「你也一定要活下去啊。」

道別後,Zack回頭向他點了點頭,頭也不回便離開。

**

當Zack帶著Cloud離開不久,一艘屬於神羅的直升機駛至村落遺址,並於Genesis附近的空地上降落。

「要讓我們出動的,應該是相當重要的任務呢。」一把陰陽怪氣的男子聲線響起。

另一名男子以沉厚的嗓音回應:「似乎是作為我們兄長的存在──」

陰陽怪氣的男子聲應道:「是嗎。」

這兩名男子──一身SOLDIER Class 1st制服,從直升機步出,來到Genesis面前。

「不過,他──」那聲線沉厚的白髮男子將Genesis一把抱起,瞧了他一眼便說:「真的會接受嗎──」

二人帶同Genesis登上直升機離開,同時一張不知從何而來的紙張飄盪而至,紙張上寫著的正是『LOVELESS』的詩句。

然後,一道碧綠色的光帶突然出現並在紙張上擦過,詩句下的空白位置頓時浮現出最後的段落……

『即使在沒有約定的明天,

也必定在你所站之處翩然歸來。

化成星之希望的碎片,

於地之盡頭,天空之彼方,遙遙之水面,

悄然化成贈物。』

**

另一邊廂,在神羅大樓頂樓的直升機停機坪上,另一艘直升機亦準備出動。螺旋槳攪動時產生強勁的氣流,使人快睜不開眼。

Cissnei再次出勤,她步向直升機的時被後方的男子叫住:「Cissnei!」

她停下腳步回頭,Tseng叮囑:「軍隊也出動了,要比他們先確保。」

「明白了啊,因為軍隊是不知輕重的傢伙。」她左手輕輕一揮,便轉身離開。

「要繼續活著,一定要活著。」Tseng臉上露出罕見的焦急,從後叫道:「你要去拯救Zack的性命。」

Tseng回想起四年前在Nibel山魔晄爐裡,他眼睜睜看著Zack二人被寶條博士回收作實驗用途,而為粉飾事件而重建Nibelheim的項目又要由他最尊敬的前Turks主任所負責。

事後,雖然他多次前往Nibelheim探訪寶條,希望能想到辦法讓他能放過Zack二人,結果每一次都被拒於門外。

這一次,他不可以眼睜睜看著二人被神羅趕盡殺絕。

Cissnei再次停下腳步,她輕閉上眼然後回頭,輕輕把被氣流吹亂了的髮絲繞到耳後。

「當然,因為我還沒告訴他我的本名啊。」她淡然一笑,轉身揮別,然後頭也不回便登上直升機。

把他拯救過來後,她會讓他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她會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告訴他,而不是Turks的身份。

目送著Cissnei離開,Tseng說:「拜託他們了,要把信交給他,總共有八十八封。」

一定要把Aeris被神羅阻截的八十八封信交到他手上。

**

自跟Genesis作了結後,Zack已帶著Cloud逃亡將近兩個月。

為了減低神羅的注意,他從原來乘坐摩托車,改乘路上遇上的便車,現在他們已快將進入Midgar地帶。

Zack與Cloud坐在貨車的後車斗裡,Zack仰望著天空笑道:「開玩笑啊。」

他回頭對Cloud說:「我不會放下你不管啦。」

由於山路崎嶇不平,貨車猛地一震,Cloud不免受了一下震盪。

「我們是朋友吧?」Zack說。

他當然不會放下Cloud不管,他已決定好,回到Midgar後,他不單會跟Aeris一起賣花,只要能賺錢的都會幹。當Cloud的魔晄中毒治癒後,就讓Cloud也跟他一起工作吧!

**

這時候,Reno跟Rude亦駕駛著直升機在Midgar近郊上空盤旋。

「在這樣的荒野──」Reno一邊操控直升機一邊觀察:「僅僅只找兩個人,不可能的說。」

在旁的Rude回過頭來對他說:「不過我們要履行一切任務吧。」

「我們是Turks的說。」Reno回應,言語間隱約流露著身為Turks成員的自豪感。

「嗯,而且──」Rude說:「Tseng似乎也有要交託的東西。」

Reno問道:「到目標去?」

他們出勤前,Tseng除了吩咐他們要確保Zack二人的性命,還沒來由地吩咐他們將早前阻截得來的八十八封信件完完整整地交還給Zack。

Rude點頭虛應:「嗯。」

「我們這不良郵差,竟在完成相隔一年的工作的說。」Reno瞟了拍檔一眼並嘆道,想不到自詡為專業的自己竟然也有完成此等失格任務的一天。

此時,通訊器傳來了突入的雜音,Reno二人一致地把通訊器耳機移正,然後裡頭傳來了Cissnei聲音:「Reno,Rude,情況如何?」

Reno回答:「完全沒有頭緒的說。」

「那邊呢?」Rude對著通訊器問道。

Cissnei回答:「同樣,現在正向235度進發啊。Reno、Rude向120度進發。」

「了解。」Rude應道。

「趕快的說。」說著,Reno把方向盤一扭,直升機便回頭,轉往其他地區檢索去。

可是,如果他們稍為再作前進,或許就會注意到下方從貨車上離開的兩道身影……

**

Zack帶著Cloud在Midgar近郊下車後,便將Cloud匿藏於石群後。Zack朝他咧嘴一笑並用力地揉搓他的金髮,便轉身離開。

因為他又要去應付那些如蟲子般討厭的敵人。

當Zack離開的一剎,Cloud緩緩張開雙眼。Cloud的視線之中,Zack正轉身往前走。Cloud伸出手,想拉住他、讓他知道自己已經醒來,可是他已經遠去……

Zack走到山崖前停下──只因在山崖上是數不清的神羅兵,他們逐一舉起步槍向Zack瞄準,嚴陣戒備;而數艘直升機更在上方盤旋作出支援,彷彿不將他消滅不罷休。

「真是的──」Zack伸展著四肢,想起Lazard曾說過的話,便微笑嘆道:「自由的代價可高昂啊。」

然後,他緩緩拔出巨劍,平舉於面前,並低頭唸道:「懷著夢想吧,然後無論在任何時候──」

「也不要捨棄SOLDIER的驕傲!」他握著巨劍,迎向最後的障礙衝去:「歡迎光臨!」

他甫一上前,便連忙將面前的士兵擊倒,他要盡快把面前所有神羅兵肅清掉。

只是,Zack每擊倒一名士兵,另一名士兵便立刻補上。而且,他察覺不到士兵有減少的跡象,難道神羅把戰力都投放到他身上嗎?

已經不知道打了多久,士兵彷彿無窮無盡。他已經擊倒了一千人嗎,抑或已經一萬人了?這場戰鬥彷彿沒完沒了……

在這漫長的戰鬥中,他開始感到疲累厭倦,他們甚至比過往的對手要難纏……

此時,一段段回憶湧上心頭──

               我叫Cissnei啊。

我是Turks的Tseng。

Angeal在哪兒?

                                                       若果輕視的話就會失敗了。

翅膀是嚮往自由的人所憧憬之物,決不是怪物的証明。

……有Genesis、Angeal,還有我。

Zack,待會再見……

與Tseng、Cissnei認識的一幕,首次探進Sephiroth內心世界的一幕,全都歷歷在目──即使最終雙方已成為敵人……

過去面對的強橫對手均能一一應付,現在這一堆小卒亦不外如是罷了!

他可是最精銳的SOLDIER Class 1st成員啊!他哪可能這麼快就倒下?

這樣想著,Zack揮動巨劍朝士兵橫腰一劈,面前的一眾神羅兵應聲而倒!

其他士兵見狀一怯,不禁被其氣魄所動容!可是礙於神羅的追殺令,唯有硬著頭皮一湧而上。而正在上方盤旋的直升機亦發射導彈作出支援,務求使Zack盡快被擊殺。

這時候,一枚導彈迎面而至,Zack作了個打滾,從容避開。緊接而來,一名士兵趁機從懷中取出匕首朝向他的腰間刺去。

本應輕易避過的一擊,郤由於突如其來的暈眩,士兵的偷襲立時中個正著!

這種情況跟當日從Nibelheim逃亡時一樣,難道這是泡浸於魔晄中長達四年的後遺症?

他感覺到體力正在加速消減,他當然想休息下來,可是……

他不能停下來,他必須盡快把他們清理掉。

他停下來的話,一定會被取笑的──

相比劍,你比較重要──只是一點點而己啦。

……你分明就不認識。

使用就會沾污,缺減,磨損──那樣使用也是很可惜。

若果我也是SOLDIER的話──

我還沒見過你用這把劍呢。

                                                       跟我一起戰鬥。

               多多指教。

給我等一等。

與亦師亦友的Angeal一起戰鬥的回憶──是Angeal教他成長,成為獨當一面的戰士。

與Cloud認識、共患難的回憶──是Cloud這個帶著他影子的友伴讓他不再迷失。

是快樂的回憶也好,是傷痛的回憶也好,沒有他們的出現,也就沒有今時今日的他。

他是不能停下來,尤其他不能辜負Angeal的期望,而且要保護著Cloud,直至他康復……

除此以外,還有……

一把他最思念的聲音在心頭擦過──

喂喂~!

在沒完沒了的槍聲、手榴彈與導彈的轟炸聲中,戰鬥持續……

良久,原來明朗的天空已烏雲蓋天,似乎快要下起雨來。

站在崖邊的Zack帶滿身傷痕血跡,蹲下來不住喘氣,他氣力似乎快要耗盡。

他憑著驚人的意志與力量,剛才整個山崖上的士兵都已被擊倒,而直升機亦由於彈盡而離去。現在,在他的面前,就只剩下三名神羅兵持著步槍緩步上前,而最後一艘直升機亦迎面駛過,終於離開。

只要消滅這三人,Zack就可以跟Cloud一起離開,回到Midgar,再次跟Aeris見面……

他拼命地向三名士兵攻擊──即使身體已變得越來越遲鈍。

可是,無論他怎樣劈向這三人,他們郤似乎毫無損傷。

Zack連忙改以魔法攻擊,可是士兵郤依然沒有異樣,難道這只是幻覺嗎?

相反,在他的攻擊對士兵失效的同時,三名士兵分別向他槍擊,他勉強避開其中一名士兵的子彈,郤不能避開其餘二人的,他只能眼睜睜吃著子彈。

他現在的狀態甚至連一個普通士兵也不如,他是多麼的不甘心,難道這最後一關也不能渡過嗎?

己受重傷的他,體力已達至極限了,腰已扳不直,手臂亦已抬不起來了,更遑論要揮動如千斤重的巨劍,作出攻擊?

他甚至已經不能唸誦魔法,更不能抽空從懷裡取出道具回復。現在,他的精神已經處於散渙狀態。

可是面對三人的連番攻擊,為什麼他還沒有倒下?

到底是什麼使他能苦撐下去──是由於要守護朋友的意志,抑或是對她的思念、與及要履行曾跟她所作的承諾?

可是,即使意志是如何堅強,血肉之軀最終仍然不能抵受這超越極限的傷害。

三名神羅兵從遠處不住朝他掃射,他終於無力再擋,中彈倒地的他發出慘叫──

接著,他眼睜睜看著其中一名士兵走上前,對準他的胸膛連發數槍。

倒在地上的他已經不能動彈,現在他唯一能做的是望著這一片昏暗的天空,與及……

在腦海裡重溫與她一起的每一段美好回憶──

喂喂~!

     不要緊吧?

                         猜中了,要聽嗎?

我等你……

隨後,他身上僅餘的體力終被掏空,在眼前一黑的同時,槍聲不斷響起……

**

在Midgar伍番街教會中,Aeris正在整理花圃,之後她就會到上面的都巿去賣花。

她履行了Zack臨別時所許下「見面時的約定」,她已換上了粉紅的衣裳。他說過希望接下來的會面都能看到她穿上粉紅色的衣服,此後她便一直穿著粉紅色的衣服等待,可是這麼一等便是四年。

四年的分別使她堅強起來,現在她已經可以刻服心中的恐懼,獨個兒到Midgar上面的都巿去賣花,因為她希望能藉著花朵使人們快樂。即使Zack所造的花車已經壞掉了,但是她會捧著花籃到貧民街和上面的都巿賣花去。

自四年前跟Zack電話聯絡後,她便跟他失去聯絡。她甚至還沒有親口告訴他自身的事情,包括她是古代種的身份──能與星球溝通,甚至擁有感知他人回歸星球的能力……可是已經太遲了。

在這四年間,她共寫了八十八封信,郤依然沒有回音。

難道他在任務中遇上意外嗎?可是他是SOLDIER Class 1st,不會有事的──她這樣安慰自己。

他過得可好?他是這麼亮眼的一個人,或許他的身邊已經有另一個「她」,已經將她徹底忘記……

所以她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寫了沒有抬頭的「最後的信」,交託予教會裡的獅鷲,讓牠送出去。

可是她真的能把他忘記嗎?

突然,一陣頻密的水滴聲響起,雨水從屋頂破洞落下,雨水落下時發出溫柔的滴答聲,如情人細語,如泣如訴……

Aeris站在屋頂的破洞之下,想起Zack這破洞正是他墮下來時所砸破,不禁輕嘆一口氣,然後閉目禱告。

突然,她雙瞳一睜,星球彷彿給她傳來了不祥的訊息……

**

同樣地,雨水正在Midgar的近郊落下,並且落在血流滿面、倒臥於崖邊的Zack身上……

在他躺臥的所在處,Midgar這個魔晄都巿清晰可見。只是,彷彿觸手可及的都巿,他永遠都不能抵達了……

雨勢越趨增強,在滂沱大雨之中,Cloud終於回復意識,四肢仍然無力的他費盡吃奶之力,爬到Zack面前。

剛回復清醒的Cloud目光仍然呆滯,他跪坐在血流披面、滿身彈痕的Zack的面前。

「Zack。」在Cloud的眼中,他從沒見過Zack的臉色會這麼蒼白。

看見Cloud終於回復清醒,Zack感到欣慰不已,即使他已經知道自己已不能到Midgar去,但至少也要確保得到Cloud安然無恙……

他強忍著痛楚對Cloud說:「連我的份──」

Cloud隨著他的話逐字逐字道:「你的份?」

「沒錯,你──」Zack咬緊牙關續道──即使每說一個字亦只會掀動創口加劇痛楚、即使每說一個字會使僅餘的體力加速流失……

因為他知道不再說的話,就再沒有機會。

Cloud重覆著他的話:「你?」

Zack伸出左手,然後把Cloud的頭用力按下。Cloud的臉緊緊貼在Zack的胸膛上,感受到他那越趨微弱的心跳,與及沾滿了他不斷湧出、仍然溫熱的鮮血。

「活下去,你──是我生存的証明。」Zack說著,左手已無力地垂下。

Cloud抬起頭,帶著一臉血污茫然看著他,似乎一時間不能意會到他的意思。

這時候,Zack將目光轉移到右手手中的巨劍。

「我的驕傲與夢想,」他以僅餘的力量把巨劍舉起,並遞到Cloud面前:「全都給你。」

雖然巨劍已放到Cloud的手中,可是他郤一臉迷惘。於是,Zack往他手上輕推一把,Cloud雙手終於把巨劍握住。

Cloud以近乎呢喃的聲量緩緩的說:「我是你生存的証明。」

聽到Cloud的話,Zack似乎已了無遺憾,他安詳地閉上雙目……

Cloud臉上的熱血冷郤了,可是Zack始終遲遲沒有醒來。終於,他意識到Zack不會醒來,永遠不會醒來。

Zack根本就可以獨善其身,可是他不單對自己不離不棄,甚至由於自己這個包袱而戰死……

想到這樣,懷著悲傷內疚的Cloud從不能自已的驚喘中,仰天發出貫穿靈魂的呼嘯……

在呼嘯之中,他與Zack共處的回憶一一湧上心頭──Modeo溪谷初遇的回憶、Junon的回憶,還有一起逃亡的回憶……

終於,雨水停了,天空從烏黑的叢雲中透射出陽光,Cloud的雙瞳映照著跟Zack一樣的蔚藍、「她」所喜愛的顏色……

然後,他低頭看著Zack的遺容,想起他的話……

擁有夢想。

如果要成為英雄──

就要擁有夢想。

「謝謝你,我不會忘記。」說著,Cloud握緊巨劍撐起身。

淚盈滿眶的他深深看了Zack一眼,眼神充滿不捨。

「安息吧──」Cloud起來轉身,他頓了一頓,就在訣別前停下腳步:「Zack。」

然後,他雙手握著巨劍拖行,步履蹣跚地離開。

不久,微風吹送,烏雲消散,蔚藍的天空於他身上灑落一身溫暖的陽光。

『那女孩──曾經說過害怕平常的天空,不過看來很舒服啦。』雖然Zack已經死去,可是他的意識仍然存在。

從溫暖的陽光之中,一道身影正拍動著那一片白色的翅膀迎向他……

這時候,Zack如獲新生般,臉上的血污與身上的傷痕已不見了,並睜開眼睛,眼瞳裡反映著來者的身影,Zack向著「他」微笑……

一瓣接一瓣的白色羽毛徐徐落下到Zack身上,他露齒一笑:『那片翼──也賜給我啊。』

然後伸出右手,Zack跟「他」相握,讓「他」迎接離開……

『實在太舒服了。』他閉上眼道,享受著溫暖陽光與微風的他於半空中感到輕飄飄,就像回歸母體裡一樣……

此與同時,Cloud拖行著巨劍一步一步朝著Midgar方向邁進──即使體力快要耗盡、即使意識越來越模糊,只因那刻銘於心中的話驅使他堅持下去……

我要連你的份活下去……

我是你生存的証明……

或許他要代替Zack回去Midgar,完成他的心願;又或許他已感知,在那兒,殘酷的命途正等待著他……

至於懸崖之上,Zack的軀體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的軀體或者已經隨著他的精神回歸這片大地的懷抱裡,彷彿不曾於這世上出現過一樣。

不,繼承了巨劍的年青戰士正是他曾生存於這世上的証明……

然後,就在這睛空之中,一片白色的羽毛翩然飄盪,同時隱隱傳來了他對年青戰士的叮嚀:『見到Aeris的話,要跟她問好啊。』

像要得到身旁友伴的承認,他問道:

『喂──我已成為英雄嗎?』

**

 [u]-εγλ 0007年12月9日,晚上。

在Midgar八番街的小巷裡,碧綠色的光點如星塵般於一名身穿粉紅色衣裝的少女身邊縈繞飄盪。她作了禱告,便抱著花籃徐徐步出小巷,茫然立於車水馬龍、沙塵滾滾的LOVELESS大街之中。

這一切的繁華都是神羅集團所供給的魔晄能量所賜,魔晄能量已成為人們不能捨棄的生活必需品。就這樣,魔晄都巿Midgar延續其繁華之夢,彷彿沒有終結的一天。

可是,抽取並耗用好比星球血液的魔晄能量,代價會是什麼?或許星球已到了痛苦呻吟、無法忍受的地步……

另一邊廂,一輛正以高速行駛的列車正駛向與八番街相鄰的壹番街車站。

一名身穿SOLDIER Class 1st制服的金髮青年正蹲在列車車頂上,他從背上拔出一把巨大沉重並璞實無華的劍,平舉於面前。他對著劍誠心祈禱,然後把它收回背上。

金髮青年倏地抬頭,他那雙瞳色如天空般的眼睛如孤高的狼滲著冷峻,專注地望著前方:「我是Cloud,SOLDIER Class 1st。」

然後隨著列車的前進,向著他的目標──壹番魔晄爐進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Crisis Core – Final Fantasy VII (全篇完)
...to be continued in FINAL FANTASY VII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