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明白了,我會去見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ephiroth跟Zack等一行人離開Midgar後,便乘著卡車前往Nibelheim。慣性暈車的Cloud繼續在路程上難受得很,幸而卡車終於在中途停下休息,總算讓他回過氣來。

卡車停泊在鄰近河邊的草原上,Zack就躺在草原,望著這浮雲輕送的藍天。

他的腦海不斷盤旋著Aeris的身影,還有臨別前跟她所作的承諾……

「喂,Aeris。現在我們來作一個見面時必定遵守的約定吧?」Zack就在跟Aeris賣完花之後,突然對她說。

「約定?下一次見面?」Aeris輕托著腮,一時間沒會意過來。

Zack抱著胸對她說:「不,我們作的約定是『見面時的約定』,Aeris要穿著粉紅色的衣服啦。」

還記得初相識時,他送了粉紅色的髮帶給她當作相遇的禮物,不過他一直認為若果她能穿上粉紅色衣服一定會更漂亮,所以便把這要求提出來。

「呼呼,那是什麼約定啦。」Aeris聞言,不禁笑起來。雖然對於這個要求感到奇怪,不過最後她還是應承了……

浮雲飄散,溫暖的陽光在藍天之中映照到他身上,他看著這一片天,想起自己曾向Aeris承諾過要帶她看到漂亮的天空──眼前的天空正是不會讓她害怕的天空。

「要讓她看到這片天空啦……」想到Aeris,承受著思念之苦的Zack忍不住嘆息起來。

這時候,Cloud走到他身後提醒道:「Zack,馬上要出發了。」

當他看到Zack滿懷心事的模樣,於是關心問道:「你怎麼了?」

「呀……是男人的煩惱啦。」Zack含糊回應後,便利落地作了打挺,畢直站在原地。

「好,走吧!」Zack向Cloud示意後,便乘上卡車繼續旅程。

花了大半天,Sephiroth一隊終於抵達目的地──Nibelheim。

Sephiroth率先踏進村內,甫進村內便嗅到村子彌漫著的陣陣伴隨著魔晄特有味道的炊煙氣味。

「久違了的故鄉吧?」Sephiroth停下腳步,很明顯他是跟出身於Nibelheim的Cloud說。

當士兵們緊隨上前,Sephiroth回頭對已戴上頭盔的Cloud說:「那是怎樣的感覺?我沒有故鄉,所以並不明白──」

自認識Sephiroth以來,Zack還是首次聽到他提及自身的事情,於是禁不住上前問道:「嗯,你的雙親呢?」

他轉身對Zack說:「我的母親名叫Jenova,她把我誕下後便馬上死去,我的父親是──」

說罷,他突然仰天發出冷嘲的笑聲,他輕輕拂掉額前的銀白色髮絲並說:「我在說什麼──」

平復過後,Sephiroth回復平時的冷漠,便轉身向下屬示意:「好,我們走吧。」

Sephiroth帶領著士兵一同走進村內,現場就只剩下Zack一人。

「Sephiroth的母親名字叫Jenova?嗯嗯嗯?」Zack雙手交疊站在原地,看著Sephiroth的背影遠去。除了提到Genesis跟Angeal才會罕有地流露出幾乎不能察覺的情感外,Zack從未見過他作出如此強烈的反應。

還有,Jenova這個名字,Zack似曾相識,這使他不得不在意起來。

當Zack在走進村內,便看見聳立廣場中央的給水塔,而村內的房子緊緊相連,跟故鄉Gongaga房子疏落排列的形式完全不同。不過,Nibelheim跟Gongaga一樣,與Midgar這大都會相比,只是窮鄉僻壤而已。

Nibelheim很寧靜,而且村民大多都留在家中,沒有出外。或許村民由於害怕怪物而把自己關在家中,又或許因為害怕他們……

Cloud跟另一名士兵都被下令守在村口,不過見到Zack四處張望,Cloud還是忍不住低聲對他說:「晃來晃去可會被責備啊。」

至於另一名村口士兵似乎感到看守工作太乏味,忍不住抱怨:「站崗很無聊啦。」      

Zack聞言便提議:「或者做一下練習嗎?」

「練習……呀,姿勢的練習嗎。SOLDIER老是意識不到別人的目光嗎?怎樣?」士兵雖然對於Zack的提議感到沒趣,不過還是依其所言,將手放到腰間,腿微微踏前,作了個簡單的姿勢。

「這樣嗎?」士兵徵詢了Zack的意見。

Zack向士兵上下打量著,然後評分:「不行呢。」

「我可不想成為什麼SOLDIER呢。」士兵亦感到沒趣。

Zack把四周觀察過後,只見Sephiroth已走到旅館前,於是上前會合。

突然,一把少女的聲音從後方把他叫住:「你就是前來調查的SOLDIER?」

原來打算走進旅館的Sephiroth亦下意識地回頭,Zack依著他的目光回頭望去,只見一個無論樣貌抑或身段同樣出眾的妙齡少女站在二人面前。少女的牛仔裝束火辣,實在讓人移不開目光。

Zack吞了一下涎沫,回答:「嗯,我是SOLDIER的Zack,是1st啦,1st。」

「哼……」少女輕托著腮,冷哼一聲。

Zack感到少女不太友善的反應,輕皺著眉道:「哼什麼……」

少女Tifa沒回答並反問:「有很多SOLDIER Class 1st的嗎?」

Zack聞言,緊握著拳頭自豪的說:「是少數的精銳成員啦。」

「今次只有兩個人?」她繼續問道。

Zack回望旅館前的Sephiroth,然後回答:「嗯,我跟Sephiroth。」

「是嗎……」Tifa聽到Zack的回答,立時背向他並準備離開,她臉上失望的表情並沒有讓二人看到。

Zack看著她的背影,攤開手搖著頭,感到不知所以。突然,Tifa回頭,心虛的Zack嚇了一跳,只見她欲言又止,然後搖了搖頭便飛奔離開。

看著她離開,Zack滿腹疑惑:「奇怪的女孩。」

發生這小插曲後,Zack回頭便走到旅館前跟Sephiroth會合。

全員集合後,Sephiroth說:「明天早上出發到魔晄爐,今天就早點休息吧。一個人看守就可以了,所以你們都去休息吧。」

正當進入旅館之際,Sephiroth停下來並回頭特意對Cloud說:「對了……去見見家人和朋友也沒問題。」

說罷,他便走進旅館去。此時,一名手持相機的男子出現,並不斷朝向旅館拍照。

「Nibelheim……嗎。」Zack站在門前,然後回頭才發現Cloud仍舊戴著士兵頭盔:「為什麼還戴著頭盔?」

返回故鄉該是多麼高興的事,Cloud應該脫下頭盔、好讓自己跟村民相認才對,可是怎麼他非但沒有脫下頭盔,而且比之前更沉默?

Cloud迴避著他的目光,吞吞吐吐地回應著:「沒……關係吧。」

「奇怪的傢伙……」Zack低聲說,怎麼總覺得今天大家行為舉止怪怪的?

Cloud發出嘆息:「唉,心裡很忐忑不安呢。」

「為什麼?」Zack問道。

「因為不知道怪物會在什麼時候來吧?」Cloud回答,可是Zack總覺得他言不由衷。

這時候,手持相機的男子一邊拍照一邊自言自語:「因為聽說英雄Sephiroth來了,所以我準備了相機等他啊,我想為Sephiroth跟怪物拍合照。」

「替我拍照吧。」Zack對他說,他朝他一定會成為像Sephiroth的英雄。

可是男村民郤打量著他,然後不屑道:「我沒意思替小人物拍照啊。」

Zack感到沒趣,便踏進旅館。這間村內唯一的旅館已被他們全租下來,直至任務完成為止,他們都會在這兒留宿。

才走到接待處前,他的手機就收到Cloud傳來的郵件:

『雖然已經好幾次一起執行任務,可是想對你說的話郤還沒說出來。

可是,回到故鄉的話,我就有預感不能夠告訴你了。不過我感到難為情,所以就寫信給你。

Zack在改變髮型的那一天,於出擊前對我說過「加油啊」,即使現在我還記得。無論任何時候,我總覺得自己已經更努力一點了。

Zack,謝謝你。』

Zack讀完郵件後,把Cloud的不安與剛才失常的表現視為近鄉情怯所致。不過得知Cloud正在成為成為SOLDIER而努力著,Zack還是為他感到高興。

只要朝著目標努力,夢想終有一天也會成真,正如他渴望成為英雄一樣,他堅信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會使這一天來臨。

Zack登記過後,便走上二樓,只見Sephiroth站在走廊的窗前默然不語。

Zack走到他身旁問道:「在看什麼?」

Sephiroth抬起頭,望著窗前的景色回應:「……這景色,我覺得好像認識。」

Zack依著他的目光一望,窗外所見之處是一座宏偉的大宅,不過大宅看來古舊而且兩旁雜草聚生,似乎荒廢已久。

Sephiroth對那兒似曾相識,難道從前他出勤曾去過那兒嗎?抑或小時候曾經路過此地?

然後,Sephiroth稍為交代明天已聘請了去魔晄爐的嚮導後,他那深邃的眼神再沒有離開過窗外的宅第,一刻也沒有。

**

夜深,繁星於夜空中閃爍。

與魔晄都巿Midgar相比,處於鄉間的Nibelheim完全不受光害影響,清朗的星空完全看得一清二楚。

Cloud悄悄從旅館出來,步至水塔之下。這一刻,他終於脫下那戴了一整天的頭盔了。

他看著這美麗的星空與眼前的水塔,往事一時間湧上心頭。

「……不去睡嗎?」Zack看見他鬼鬼崇崇出來,便跟上前問道。

Cloud回頭應道:「嗯,稍為想起了從前……」

「……從前嗎,要我當傾訴對象嗎?」Zack關懷地對他說。照顧後輩本是身為前輩的責任,而且觀乎Cloud落寞的表情,今天奇怪的表現似乎不是近鄉情怯這麼單純了。

可是,心事重重的Cloud勉強牽起嘴角,回應道:「謝謝你,Zack。可是,明天要很早出發,所以我快會去睡啊。」

**

翌日。

這一天,Sephiroth與Zack等人會前往Nibel山魔晄爐。根據Sephiroth早前的簡報,Nibel後山附近最近怪物的數目突然暴增,而且神羅的工作人員紛紛失蹤。Sephiroth他們除了要調查怪物四起的原因,亦要找出失蹤執勤人員與SOLDIER的蛛絲馬跡。

由於Nibel後山山路險要而複雜,Sephiroth直接安排了村內的嚮導來領路。據說這次的嚮導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可是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一個年輕女孩真的沒關係嗎……

眾人站在約定好的地點──村中最大的房子、從前被神羅所使用但已被荒廢的神羅屋敷前,嚮導已經出現了──那是昨天遇上的少女。

得悉少女的名字後,Zack吃驚地說:「Tifa!你就是嚮導!?」

Tifa回答:「沒錯。」

在他們集合的同時,拿著相機的男村民也正在圍繞著眾人團團轉。他既被Sephiroth冷漠嚴肅的表情嚇得要命,郤又想為他拍照,最後多得Zack和Tifa打圓場,二人先走到神羅屋敷大門前準備。Sephiroth見狀,只得無奈地步向他們身旁。

「來~要拍喲~!」男村民拿著相機對準三人。

Sephiroth似乎對拍照興趣缺缺,可是Tifa跟Zack郤雀躍不已,他們整理好衣履髮型後便擺出帥氣姿勢。

男村民按下快門,總算為三人拍下照片,並跟他們說好會把沖洗好的照片送給他們。

Tifa自豪地對Zack說:「我可是這村裡首屈一指的嚮導呢。」

「可是太危險了!我可不能讓你牽涉進這樣的事情裡!」Zack反對,不單由於剛才被Tifa的父親警告,而且他亦不想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因為他們的任務而遇上危險。

看著二人爭持不下,久沒作聲的Sephiroth郤說:「由你守護她的話就該不會有問題吧。」

Zack雖然對於他的回應感到驚訝,但唯有好好保護她了。

眾人從村後外圍出發,當他們嘗試經由吊橋前往魔晄爐,可是吊橋郤突然斷裂,眾人一同墮下!隨行的其中一名士兵失蹤了,可是Sephiroth郤以阻礙任務為理由,放棄搜索。

然後,他們只好沿著迂迴曲折的山路前往目的地。沿途果然出現很多怪物,不過Zack只用劍背把牠們敲昏。

Cloud好奇之下走近昏倒的怪物,Zack馬上喝止:「離開牠,牠醒過來的話就會把你吃掉,因為這傢伙只是暈倒而已。」

當Tifa問到Zack為何不用劍鋒砍時,Zack只回答:「使用就會沾污,缺減,磨損,所以才用劍背砍。」

越接近後山的魔晄爐,山路越見陡峭,然後他們就發現山路上湧現出滲著碧綠光芒的泉水。

Zack看著眼前滲著不可思議之光的泉水,目光不能移開:「……這是?」

Sephiroth淡然回應:「魔晄之泉,被稱為自然之奧妙。」

Tifa看著泉水湧出,不禁慨嘆著:「這樣漂亮的東西……若果一直繼續把魔晄能量吸走,這個泉也會消失掉呢。」

Sephiroth說:「魔晄能量凝結時,就會形成魔石,能看到天然魔石的機會並不多。」

「對了……為什麼當使用魔石時就能使用魔法?」Zack回望著Sephiroth,這才想起他一直都沒有深思魔石發動魔法的原理。

Cloud似乎對於他的問題亦感到興趣,視線也從魔晄之泉轉移到二人身上。

「你身為SOLDIER竟然連這種事情也不知道?」Sephiroth回望向他,似乎認為他不該問這近乎無知的問題:「據說……所謂的古代種知識被封存於魔石之中,那是能自在地操控大地與星球力量的知識。那種知識將星球與我等連結,魔法就能召喚出來……」

Zack聞言,著迷地看著眼前的碧綠光芒嘆道:「魔法……不可思議的力量……」

不過,Sephiroth聽到他的回應,竟冷冷一笑。

Zack露出茫然的表情,然後Sephiroth就提到有一個男人討厭這種非科學性言辭--那人正是寶條博士。在Sephiroth眼中,寶條是如此不成氣候,他只是依仗著前人的成果才得到今時今日的地位罷了。

他們離開魔晄之泉後繼續行程,走了一刻鐘左右,只見Tifa指向前方的不遠處,一座刻上神羅標記的建築物就在眾人眼前。

他們終於抵達目的地──Nibel山魔晄爐。

當Sephiroth踏上通往魔晄爐入口的樓梯,Tifa立時上前叫道:「我也要進去!我想看!」

Sephiroth回頭應道:「一般人是禁止進內,因為裡面充滿神羅的商業秘密。」

Tifa仍不死心:「可是!」

Sephiroth向站在梯級前的Cloud示意:「好好看守著這位小姐。」

Zack帶著歉意的眼神回望她一眼,便尾隨Sephiroth進入魔晄爐。

當Tifa試圖衝進去時,郤被Cloud伸手阻攔。Tifa頓時不滿地跺腳叉腰,並向他努嘴。

**

Sephiroth和Zack一先一後走進魔晄爐的核心。

在核心之中,數列容器工整地於兩旁排列著。二人先站在容器之間的梯級上,然後Zack走到梯級的盡頭。

在他的面前是一道巨大沉重的鋼門,鋼門封鎖著前路。他抬起頭,上方的門牌刻上『JENOVA』一字。

「JENOVA,那是什麼。門鎖打不開嗎──」Zack嘗試把門打開郤發現上鎖,正當要轉身下去之際,突然驚覺並回頭看著門牌:「Jenova!?」

Jenova──這不就是Sephiroth母親的名字嗎?而且,Zack這才記起Genesis、Hollander和寶條都分別提起過這個名字,一切都只是巧合嗎?

專注於檢查工作的Sephiroth並沒有察覺到Zack驚訝的表情,他從梯級的下方移動至左邊樓梯旁邊的一副容量前。

「這就是運作異常的原因,這部分壞了。」Sephiroth觀察過後便對正走下來的Zack道:「Zack,把活門關掉。」

下了指示後,Sephiroth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低聲說:「為什麼會壞掉?」

Zack如言步至左邊通道的盡頭,把活門關掉,然後Sephiroth再步向右方的容器檢查。

Zack緊隨其後,當Sephiroth探看了容器裡的情況,突然臉色一變,便別過臉退到一旁去。

Zack察覺到他神情有異,於是上前探看。他把頭探向容器的玻璃窗前,不看還好,一看不禁駭然:「這、這是!?」

只見一頭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浸泡於魔晄之中!

「你們普通的SOLDIER是浸浴過魔晄的人類,雖然與一般人不同,但是始終還是人類。」Sephiroth的嗓音隱隱帶著起伏。

Sephiroth的話引起Zack的注意,他回望著容器中的怪物續道:「可是,這些傢伙是什麼?他們所浸浴魔晄中的高濃度,是無法跟你們所比擬。」

「這是怪物?」Zack望進容器內的怪物,Sephiroth的言下之意,難道是指牠本來是人類?

Sephiroth沒有立刻回應,他轉身走到梯間並低頭不語;至於Zack則回望著他的背影,等待他的回應。

「沒錯,製造怪物的是神羅集團的寶條。」良久,Sephiroth終於回頭:「魔晄能量所創造出來的異形生物,就是怪物的正體。」

因此,這就是魔晄爐附近大量湧現怪物的原因了?

不過,Sephiroth剛才所說的話使Zack十分在意,於是反問:「你說普通的SOLDIER?你不是嗎?」

Sephiroth倒抽一口氣,他就像在逃避心中某個角落的恐慌,痛苦地抱著頭,全身抖震。

頓感失言的Zack正想上前慰問之際,Sephiroth郤將他一手拂開,然後蹣跚上前。

看見Sephiroth這如此失常的反應,Zack不知所惜:「Sephiroth!」

「難、難道,我也是?」Sephiroth惶恐地張開抖震的雙手,回想起剛才容器裡的怪物,自言自語:「我也是這樣製造出來?我跟那些怪物一樣嗎──」

「自小我就感覺到,自己與眾不同,我認為自己是特別的存在。可是,那是──」Sephiroth回想起自出生母親便身亡、父親捨自己而去,他自小就在神羅的培育下孤獨成長。當其他同齡孩子還是少不更事、享受著童年時,他小小年紀便親赴戰場無數,並且憑著超越成年人的驚人力量,成為SOLDIER Class 1st、成為受人仰慕的英雄。

他以為這一切是他的天賦、他的優越所致,可是……

難道,他跟那些怪物一樣,以這樣的方式被製造出來嗎?

突然,後方的容器傳來強烈震動並冒出魔晄,容器的艙門打開,怪物倒在地上掙扎、痛苦地咆哮著……

「並不是這樣的意思。」Sephiroth充滿著迷惘與悲傷,一字一字道:「我是人類嗎?」

他抬起頭並望著舉起的雙手,彷彿從這雙與正常人無異的雙手,可以證明到自己是人類一樣。

「很可惜,你是怪物。」一把陰柔而久違了的男子聲音響起。

當Zack的目光循著聲音方向望去,一團火球已狠狠擊中他,使他立時倒地。

接著,一團更巨大的火球迎向Sephiroth,可是他只輕舉左手便把火球擋去!

Genesis翩然落於Sephiroth後的梯間,並對他說:「Sephiroth,你是Jenova計劃所製造出來,你是最好的怪物。」

倒在地上的Zack咬牙切齒道:「Genesis,你還活著嗎。」

Genesis一邊望向Zack,一邊輕撫著自己更蒼白、更憔悴的臉苦笑道:「若果這種狀態也稱為活著的話。」

「Jenova計劃到底是什麼?」Sephiroth聽到這個與母親同名的計劃名稱,隱隱感到不安。

Genesis回望著Sephiroth解釋:「Jenova計劃是以前實行的實驗總稱,是使用Jenova細胞的實驗。」

Sephiroth別過臉低聲道:「使用母親的細胞?」

「可悲啊Sephiroth。你不會見到你的母親了,你應該只聽過她的名字吧?」Genesis張開雙臂,然後坐在梯級上繼續揶揄道:「即使你不知道,郤想像她是怎樣的模樣吧──」

「Genesis,住口!」強忍痛楚的Zack疾呼,Genesis怎麼可以這樣打擊身為故友的Sephiroth?

「Jenova是從二千年前的地層中所發現的──怪物。」Genesis將計劃內容告知的同時,亦留意到Sephiroth聽到「怪物」二字時表情的變化──那是比死更難受的表情。

可是Genesis已顧及不了Sephiroth的感受了,當下之急他要得到Sephiroth的幫助,阻止自己的劣化。

「Sephiroth,把力量借給我吧,我的劣化停止不了。」Genesis抬起頭,並且起來向他嚴正道:「SOLDIER Class 1st Sephiroth!」

Sephiroth倒抽一口氣,接著Genesis走到他面前。

「Jenova計劃 G把Angeal製造出來──」Genesis張開雙手道:「製造了像我一樣的怪物。而Jenova計劃 S是──」

「S?」Zack驚呼的同時,雙目睜開如銅鈴般大,心中隱約估計到Genesis接下來說的內容。

「把無數失敗了的計劃當作墊腳石,製造出完美的怪物。」Genesis續道。

Sephiroth大約知道他所指的計劃S產物是誰,搖了搖頭便問道:「我能幹什麼。」

Genesis回應:「你沒有複製他人的能力,不會擴散遺傳因子情報,也就是不會引起劣化。」

「把你的細胞分給我吧。」說著,Genesis走上前望著Sephiroth唸誦:「『君啊,孕育生命的女神之贈物,乃是你所希冀。』」

他伸出右手,把手中的笨蛋蘋果遞給Sephiroth。

Sephiroth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蘋果,再回頭望向上方刻著Jenova名字的門牌,然後作出決定:「你的說話,無論是為了讓我困惑的胡言亂語──」

「抑或是我所探求的真實──即使是哪一邊──」Sephiroth冷眼回望著Genesis,然後把他手中的蘋果一手拂掉,再逐字道:「也會被埋沒。」

說罷,他逕自離開魔晄爐,留下Genesis與Zack二人。

Genesis輕撫著被Sephiroth拂開的手,回望著出口喃道:「原來如此,不愧是完美的怪物。」

「『野獸們的戰爭為世界帶來終結之時,自冥空中,女神翩然降臨──展開光與闇之翼,賜予導向極樂之贈物。』」他繼續朗誦著最喜愛的『LOVELESS』,然後離開。

「等、等一等!」Zack撫著痛處,然後蹣跚上前。

至於獨留地上的蘋果,則似在見證著Genesis的存在一樣……

**

當Zack離開魔晄爐,已看不見Sephiroth和Genesis的蹤影,可是郤看見Cloud被Genesis.拷貝擊中倒下!至於在Cloud身畔的Tifa郤毫無驚慌神色,她握緊雙拳,架好陣勢迎擊。

看來Genesis為了阻止他的追捕,而指使拷貝將魔晄爐包圍。眼見二人遇上危險,Zack馬上從背上拔出巨劍:「可惡……」

他衝下來把拷貝消滅後,便走到二人身邊。

站在Cloud身邊的Tifa抬起頭,帶著擔憂的神情對Zack說:「這個人保護了我……」

「我明白了。Tifa,不要從我身邊離開啊。」Zack回應,這時候並不是找尋Genesis的時候,現下要做的應該先把Cloud帶回Nibelheim治傷。

Tifa把昏倒的Cloud攙扶起來,然後就在Zack的守護下回到村莊。

**

「Sephiroth……去了哪兒?」三人返回村莊時,Zack環顧四周,可是哪見Sephiroth的蹤影?

Tifa讓Cloud倚在道具屋的牆邊,然後看著Zack的背影好奇問道:「發生什麼事?」

「對不起,我不能說。」Zack回頭回答。

Sephiroth真的如Genesis所說,是Jenova計劃衍生出來的計劃S所製造出來嗎?

他,真的是怪物嗎?

「我就知道。」Tifa攤開手,一副意料之內的模樣,然後就在他的身旁經過時回頭道:「你可以試試問村民Sephiroth的去向呀。」

看著Tifa的身影離去,Zack點頭道:「謝謝你,Tifa。」

接著,他回望昏倒的Cloud,便把他攙扶回旅館去。

良久,躺在床上的Cloud緊皺著眉並發出微弱的呻吟,終於回復知覺。似乎頭昏腦漲的感覺仍未消除,他輕晃著頭腦,然後曲著腿坐在床上。

坐在鄰床床緣的Zack對他說:「Tifa平安無事,放心吧。」

Cloud望了他一眼,然後低頭自責道:「若果我也是SOLDIER的話──」

他曾經跟「她」作過承諾,可是不爭氣的他郤到頭來……

可是,Zack聞言郤臉色一沉,默不作聲。Cloud見狀輕喚:「Zack?」

「SOLDIER只是怪物之類的傢伙吧。」在魔晄爐中知悉真相的Zack搖頭道:「別要當啦。」

Angeal跟Genesis是Jenova計劃G系所產生出來的「產物」,而Sephiroth則是S系的…...

擁有驚人力量的SOLDIER,或許真的如外人所說、如兵器開發部研發的兵器所判斷,與怪物無異……

Cloud察覺到Zack似乎不對勁,便轉身向他問道:「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啦。」Zack把右腿擱在床上道:「我以為知道,可是──」

他雙手放於腦後,然後往後一躺,朝天高呼。

之後,房間內一時間沉寂下來,過了一會Zack才提起:「順道一問,你跟Tifa認識?」

出身於Nibelheim的Cloud按理應該認識Tifa才對,可是怎麼剛才沿途非但沒見到二人有任何交流,而且Cloud似乎更有意無意地避開Tifa?Zack為此感到疑惑不已。

Cloud聞言,立時轉過身來,他抱著膝低頭含糊回應:「還可以吧。」

Zack追問:「說過話嗎?」

Cloud垂下眼簾,無奈地搖頭道:「沒有。」

「雖然總覺得應該有什麼原因,不過這樣沒關係嗎?」Zack撐起身關懷地問道,可是Cloud頭垂得更低了。

「像我一樣──」Zack一時感觸,便起來步向擱著巨劍的桌前說:「因為我是SOLDIER,一直戰鬥下去就行了!」

這一切一切的經歷,使他感到無力,他除了戰鬥之外,什麼都做不到。他就只能眼睜睜看著身邊的人受到傷害,郤不能親自保護最重要的人。

「認為棘手的事情,把它交給別人就行了!發生什麼事?敵人是誰?什麼也好,怎樣也好啊!」他越說越激動,臉上更充滿著殺氣。

及後,他舉起巨劍,更欲往前一劈!

及時回復理智的他硬生生把劍勢止住,然後將巨劍平舉於面前。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對著巨劍禱告著──每一次任務前他都會做同樣的動作,這樣會使他覺得Angeal就在身邊支持著自己,心情就會平伏過來。

看見Zack突如其來的情緒起伏,Cloud倒是好奇問道:「嗯,Zack,我還沒見過你用這把劍呢。」

事實上,自從Zack在Modeoheim把巨劍帶回來後,Cloud一直沒有機會見他用過巨劍。即使在前往魔晄爐的行程中,Cloud也只見過他用劍背把怪物擊昏而已。

Zack聽到這一句自己昔日也曾對Angeal講過的話,他默然看著手中巨劍,一堆說話頓時湧上心頭……

……使用就會沾污,缺減,磨損──那樣使用也是很可惜。

……相比劍,你比較重要──只是一點點而己啦。

……懷著夢想吧,然後無論在任何時候也不要捨棄SOLDIER的驕傲。

「這把劍是夢想與驕傲的象徴。」Zack把巨劍輕指向窗外,眼神深遠:「不──這把劍就是夢想與驕傲。」

「我剛才迷失掉了,謝謝你啦,Cloud。」Zack向Cloud展露著舒懷的微笑。

Zack沒來由的道謝,Cloud一時間不知所以:「咦?」

Zack把巨劍小心翼翼地放好後,作自我鼓勵:「好!」

然後,他走到床邊作了幾下蹲踞練習後,便躺到床上去:「趕快去睡!」

Cloud的目光疑惑地往Zack與巨劍之間游移,一臉不解。

**

翌日,當Zack醒來時,Sephiroth仍未歸來。

Zack嘗試把Cloud叫醒,當Cloud坐在床緣,半夢半醒的他在呢喃:「請讓我再休息一會。」

眼見Cloud像小孩一樣賴床,Zack拿他沒辦法,就只好獨個兒去找Sephiroth。

才來到接待處,Zack的手機響起新郵件的訊號,似乎Cloud終於醒來了,他跟Tifa不約而同傳來了郵件。

先打開Cloud的郵件,裡面寫著:

『今天要來我家玩嗎?媽媽會親自做菜款待啊。今天她會給我們做炖菜,媽媽做的炖菜實在太美味了,所以Zack一定會想吃。』

對Zack來說,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主意。被昨天使人震驚的真相壓得喘不過氣來,而且Cloud應該也很久沒見過家人,或許他該去跟Cloud一起回家,順道輕鬆一下。

接著,Zack打開Tifa的郵件:

『那個受了傷的士兵沒大礙吧?因為他似乎受了頗重的傷,所以我很擔心。

有Zack在實在太好了,謝謝你。SOLDIER果然很強呢,下一次我要詳細問你關於SOLDIER的事啦,我有想要知道的事情。』

Zack從郵件裡得知,Tifa似乎並不知道保護她的士兵正是Cloud。Zack真的被這兩人搞得頭昏腦漲,明明相識的人郤像陌路人一樣,或許之後他要幫Cloud一把,好好跟Tifa說清楚才是。

當Zack收起手機正要出門之際,Tifa衝門而入。

Tifa將村民的情報告知:「Sephiroth似乎在神羅屋敷裡啊。」

「那所很大的宅第?」Zack問道。那不正是昨天集合時的地點嗎?

「對,從以前就是神羅所有啊。」說罷,Tifa轉身就走。

Sephiroth到底去神羅屋敷幹什麼──這是Zack得到情報後一直想著的問題,當他在沉思之中離開旅館時,就被手機突如其來的鈴聲所驚醒。

「喂喂~」Aeris的聲音竟然從手機裡響起!

Zack停下腳步,驚喜萬分:「Aeris!?」

身處遠方的Aeris聽到熟悉的嗓音,立刻高興地回應:「終於接通了!」

Zack低頭應道,然後發現四下無人,便倚在水塔下說:「不好意思──可是現在我正在忙,之後我再打電話給你。」

Aeris流露出不為Zack所察覺的失望,然後體諒的說:「嗯,不打也不要緊──」

「我明白了,我會去見你。」Zack心感歉意,可是現在他要先去找Sephiroth。

Aeris回應:「我等你。」

「嗯,約定。」Zack堅定地與她作約定。

把手機合上後,Zack心裡泛起陣陣暖意,然後緊握著拳頭道:「Aeris,請再多等一會啊。」

當他來到通往神羅屋敷出口時,原來Cloud已準備好並對他說:「神羅屋敷就在前面,上樓梯後往左走就是了。」

「跟我來吧!」說著,Cloud已轉身往屋敷方向奔去。

Zack讓Cloud帶路,來到神羅屋敷前又分別收到Kansel、Cissnei跟Tifa的郵件。Kansel提到想替Zack幫忙守護Aeris,不過最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怎麼Turks也在守護著她?而且他聽說Aeris的手推車車輪壞了,可是她郤拒絕其他人來修理。

Zack知道Tseng果然遵守承諾守護著Aeris,總算放心下來。不過當他讀到手推車的一段,心裡一動,難道她就是為了這個,所以打電話來嗎?

接著,Zack打開Cissnei的電郵,她似乎想跟他一起去看Midgar正在上演的『LOVELESS』舞台劇,而且還提到他在Costa del Sol看不下『LOVELESS』這敘事詩集。提起這個,Zack就想起Kansel曾因看過該舞台劇而感動得大哭起來,加上當初打算了解Genesis這怪人的心態,因而昇起讀詩集的念頭。只是由於詩集內容艱深難明,他讀了好一會就放棄了。

最後,Zack把Tifa又傳來的郵件打開,裡面寫著:

『Sephiroth在想什麼我不知道,其他SOLDIER也是這樣的嗎?例如金髮SOLDIER之類的。

我沒有其他意思啊,不過陷入危機的時候被金髮的SOLDIER所守護著,應該是女生所憧憬的吧?

不過,只是守候可不行,所以我也開始學習格鬥,我的師父還說我的資質不錯呢。』

金髮的SOLDIER?

被Tifa這麼一提,Zack才想起沒遇見過金髮的SOLDIER。若果提到金髮,他倒是想起走在前方、渴望成為SOLDIER的小子……

還有,昨天看她一臉無懼地面對著Genesis.拷貝,姿勢亦有板有眼,似乎她師承自名師呢。

Zack把手機收起,然後再走了一會,終於進入神羅屋敷。

神羅屋敷樓高兩層,內裡似是廿多年前的裝潢,而且當他們把大門打開時,還隱約可以嗅到陣陣霉味,可見大宅已被荒廢了好些日子。

「Sephiroth先生似乎去了二樓右邊的房間裡去。」站在樓梯前的Cloud對Zack說,然後轉身便跑上二樓去。

這時候,Tifa又傳來了電郵。承接上一封郵件,她煞有介事地提醒:

『忘了說,我在找金髮SOLDIER的事千萬不要跟其他SOLDIER說,拜託了啊。』

Zack最後來到二樓右邊的房間,Cloud站在裡頭,似乎已經見到Sephiroth了:「Sephiroth的神情很奇怪,他好像把通往地下通道的鎖打開了,然後進去了……」

Zack依著Cloud的指示回頭一望,一面磚塊堆砌而成的圓柱牆壁有一處突起,他把突起之處輕輕壓下,暗門立時打開。

他經由螺旋樓梯下去,然後攀下鋼梯抵達地下洞窟。

地下洞窟只亮著微弱的燈光,而洞窟的最深處有一道大門。相傳,那兒多年前是神羅的地下實驗室,進行著各種各樣實驗。

另一邊廂,就在實驗室裡頭,Sephiroth正在踱步,翻閱著神羅從前遺留下來的報告:「……從二千年前的地層裡發現呈假死狀態的生物,Gast博士將那生物命名為Jenova……」

他徹夜未眠,就是為了去打破Genesis的言論,與及揮去心中的不安……

當Zack打開閘門時,便看見他正專注地掀著報告的書頁:「X年X月X日,Jenova被承認為古代種……X年X月X日,Jenova計劃獲承認,魔晄爐一號機獲准使用……」

然後,Sephiroth已從實驗室走進書藉散落一地、連接資料室的走廊,他停下來道:「母親的名字是Jenova……Jenova計劃……這會是偶然嗎?」

隨著翻閱資料室裡的報告,Sephiroth彷彿更接近Jenova計劃的真實,可是計劃所引起的謎團郤越來越多……

冷硬的臉容再也不能掩飾他心中的不安與焦慮,他快要崩潰……

終於,他垂下捧著書的手,無力地抬起頭喃喃自語:「Gast博士……為什麼你什麼也不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死?」

中途退出Jenova計劃的前負責人Gast博士早在廿年前突然失蹤,隨後由Sephiroth所鄙視的寶條接手計劃,數年後Gast博士身故的消息郤突然傳出來了。Jenova計劃的真相與詳細內容,就隨著Gast博士的死而遭埋沒。

Zack感覺到他神色有異,於是上前,而身處於資料室的Sephiroth察覺到他的存在,可是郤沒有抬頭的意思,只冷冷的說:「讓我獨處。」

Sephiroth出言逐客,Zack只好讓他獨個兒留在地下室裡。

自此,Sephiroth留在神羅屋敷裡……他完全像著了魔一樣不停閱讀……地下室的燈光從沒熄滅……

雖然Zack隱約感覺到Sephiroth的奇異行徑與Genesis昨天所說的話有關,可是他總覺得當Sephiroth在資料室找到所需要的資料時,就會回復正常。

可是,Zack的估計錯誤。

完全錯誤。

 

**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