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Genesis真的死了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oject G是Angeal母親的實驗。」

「Hollander在我確保之下,於Modeo引渡回會社……」

「之後,自從會社下令待機,已經過了相當長的時間……」

Zack在Modeoheim把Hollander遺返至神羅後,由於SOLDIER持續處於人材短缺之劣境下,他隨後又以主將身份完成了好幾個重要任務,因此在數月間漸漸引起各方注意。

「會社似乎陷入混亂之中。」

事實上,雖然Genesis事件已告一段落,可是世界各地的反神羅組織郤在這時候活躍起來,當中更以AVALANCHE這個組織為甚,不斷破壞著神羅於各地的發展計劃。

Zack還記得在一月,他在任務途中接收到緊急調動前往鄰近Modeoheim的Icicle Lodge,任務目的正是毀滅AVALANCHE於當地的基地。當時,在出勤人員當中,除了他和Turks成員,所有人──包括曾跟他合作過的SOLDIER成員Essai和Sebastian均無一生還。事後,Zack還跟已晉升為Turks主任的Tseng一同去二人的劍墓前憑弔。

然後,在同年的初夏──使Zack完全蛻變的「那事件」大半年後,一切來得突然,會社勒令要Zack前往Costa del Sol休假。

「Turks的人員一直在我身邊。雖然說『是偶然,休假可是重要。』,可是怎麼……」

怎麼他總覺得一切好像早有安排似的?

……事緣,他在前往旅遊勝地Costa del Sol休假時,於Junon海港開出的客船上,重遇Cissnei……

當Zack站在甲板上望著茫茫大海之際,一把久違的女孩聲音從後方響起:「Zack!」

Zack回頭一看,便見Cissnei朝著他上前,大為訝異:「Cissnei?」

她問道:「你在這種地方幹什麼?」

「不知道啦,突然獲准在Costa休假。你呢?」Zack反問。

「很偶然呢,我跟主任也獲得休假啊。」她輕抱著臂胳回應:「因為很難得,所以就想到Costa渡假了。」

Zack抱著胸,以懷疑的語氣問道:「……這個休假不會是部長的指令吧?」

「很難得的休假啊,什麼工作都要忘掉,好好伸展一下羽翼啊。」說罷,Cissnei便轉身返回船艙:「那麼,再見啦。」

「羽翼也好翅膀也好,已經夠了……」羽翼一詞不禁讓Zack回想起那段痛苦難忘的回憶。他攤開手搖著頭,目送著她離開,然後低頭喃道:「……是偶然,嗎?」

……之後,Zack跟Cissnei和Tseng就來到Costa del Sol渡假,這麼一待便待至現在。可是,他的心裡還是被「那事件」纏繞著……

「不過,Angeal和Genesis的事,無論是誰都絕口不提。」

「大家把SOLDIER想成什麼了?今後,我應該跟什麼作戰?」

那些為保護自己家鄉的人、昔日的同僚與好友都紛紛成為敵人,雖然Zack一再突破心理障礙面對他們,可是懷著夢想、渴望成為英雄的他在完成那些任務後,郤一時間感到莫明的無奈與空虛,還有……

「SOLDIER的驕傲,到底是什麼啊……」

一連串的疑問正在Zack的腦海裡盤旋著,與此同時他正在Costa del Sol的海灘上做蹲踞練習,不敢疏懶。

由於Costa del Sol全年處於炎熱與及烈日當空的天氣下,加上擁有一片水清沙幼的海灘,因此當地成為熱門的旅遊渡假勝地,而神羅集團更在當地設有豪華別墅供高級職員使用。

這時候,不再穿著黑色西裝、改換上可愛兩件式泳裝的Cissnei從後方的樓梯下來,並向Zack問道:「要塗太陽油嗎?」

「這樣的東西不用了!」Zack回應的同時並沒有停止練習。已退下SOLDIER制服,現在穿上及膝泳褲的他被猛烈陽光曬得比從前黝黑。

然後他回望她不滿的說:「現在究竟怎麼了!我又被晾到一旁去嗎!?」

神羅雖然美其名說批准他休假,Zack可是心知肚明──自己被投閒置散了。

「歇一口氣不是也不錯嗎?」Cissnei不以為然地安慰他,並走上前。

「我已經悶透了!」他停下練習並高呼,悶得發慌的他已受夠那日復一日、漫無目的的渡假生活了。

突然,他靈機一觸,握著拳道:「好,就從這兒聯絡吧。」

正當他要取出手機之際,Cissnei郤似已洞悉他的想法,便回應:「若果是統領的話,他已經不在了啊。」

Zack不禁回頭,以茫然不解的眼神望向她。

Cissnei見狀補充:「Lazard統領行蹤不明,而且過去一直向Hollander提供資金的人就是他,他盜用了會社的錢呢。」

Zack聞言,眼睛睜得大大的,並驚訝的說:「那個統領?」

Zack實在無法將那個溫謙有禮、善待下屬並忠於會社的統領,和她所說的背叛會社、與Hollander狼狽為奸的統領聯想在一起。

Cissnei的目光並沒對上他的,她抱著臂彎說:「因為從Hollander的調查當中,應該得悉到很多事情吧。」

Zack茫然地望著大海並低聲喃道:「到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Cissnei看著他的背影應道:「嗯?」

Zack茫然道:「大家到底在想什麼啦。」

Lazard曾說過不曾憎恨神羅,可是怎麼現在他竟然會幫助背叛神羅的Hollander呢?Zack完全摸不著頭腦。

這麼說來,Zack不禁想起Lazard最後傳來的那封郵件,裡面提到「即使沒有我的指揮,身為社員的大家都能作出適當的行動來面對這樣的問題」,難道這是他出走的先兆嗎?

就連被認為忠心耿耿的人也會叛離會社,Zack再一次疑惑,到底誰是同伴、誰是敵人?

Cissnei郤望著大海淡然道:「真實,只會存於人心中。即使那是真實,在說話的瞬間也會變得可疑起來──」

「啐。」她總是說出一些世故得近乎冷酷的說話,Zack鬱悶不已,然後說:「Cissnei,我要去那兒一下啊。」

正當他回頭要收拾行裝之際,Cissnei竟說出一個他熟悉不過的名字:「這次是去Aeris那兒?」

Zack吃驚地回頭:「你為什麼認識她啊,我被監視了嗎?」

「被監視的是那個女孩。」看著他驚訝的神色,Cissnei回應:「她是古代種啊,是世上唯一一人呢。你不知道嗎?」

「因為她什麼都沒跟我說。」Zack望著大海回應:「世上唯一一人嗎,是這樣嗎。」

他跟Aeris的關係沒錯的確變得親近了,可是她對於自己的過去郤總是有意無意地避開不提。

古代種──又名為Cetra的民族──擁有與星球溝通的能力,這些資料都是從偷把樣品怪物釋放出來的的研究員,與及後來從魔石室研究員那兒得知。可是,研究員在被拘捕時不是說過最後一個Cetra已經死去嗎?那麼Aeris的古代種身份又是怎麼一回事?

看來她跟神羅也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難道這就是Tseng所說的「複雜的關係」嗎……

正當他想得入神之際,一道黑色身影突然從樓梯上奔下來。黑色身影──在酷熱之中仍舊穿著黑西裝的Tseng奔至二人面前,並指向大海叫道:「小心!是Genesis.拷貝!」

Zack回頭一看,果然發現一個接一個穿上潛水裝並持槍的Genesis.拷貝竟從大海之中躍起!於是他跑到一旁隨手抽起一把插進沙裡的太陽傘,並面向拷貝說:「Genesis.拷貝!?」

不久,他把陸續出現的拷貝消滅後,他們的屍首隨著身體發出淡淡的碧綠色光芒而消失。

Zack走到拷貝的屍體面前,自言自語:「這些傢伙還存在嗎,可是Genesis……」

Tseng抱著胸道:「Genesis也……就活著啦。」

「啥?」Zack回頭,同樣不解的Cissnei亦回望著Tseng。

Tseng回應:「失去肉體的精神返回生命之河。」

「這樣的話又如何啊。」Zack抱著胸道,他完全不明白Tseng想表達什麼。

Tseng說:「漫遊星球的精神能量,Genesis的精神現時也……」

Zack雖然不知道生命之河是什麼,不過似乎意會過來,便接道:「從那個生命之河中操控著拷貝嗎?」

「只不過是想像吧。」然後Tseng宣佈:「那麼,Zack,休假完了。」

Zack聞言,心裡的疑惑解開。果然,Tseng和Cissnei跟他一同休假並非偶然……

接著,Tseng一邊轉身離開一邊說:「Junon被人襲擊,你也一起來吧。」

Cissnei正要隨Tseng離開之際,Zack看著Tseng的背影,然後把Cissnei叫住:「……等一等,Cissnei。Tseng去任何地方都穿著那套西裝嗎?」

雖然對於拷貝在Genesis死後仍然出現充滿疑惑,不過對於眼前這個謎團的困惑度亦不下於前者……

Tseng怎麼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無論於冰天雪地的Modeoheim中,抑或熱浪迫人的Costa del Sol裡,都只穿著黑西裝。難道他就沒有可以替換的衣服嗎?

Cissnei聞言,不禁帶著戲謔的語氣回應:「……難道,你想看他穿泳裝?」

「不,他不會熱嗎。」好奇歸於好奇,Zack實在無法想像Tseng穿上泳裝時的模樣。

不過即使換上便服又如何?Tseng整天掛著撲克臉,無論怎麼看都不像在愉快地渡假。

「你們在幹什麼,快點。」Tseng在前頭催促著,Cissnei便前上會合,一同離開。

看著Tseng在烈日中特別醒目的黑西裝,Zack自言自語:「不會熱的嗎……?」

**

三人乘著神羅專用直升機,來到Junon時已值黃昏。

當Zack一行三人來到Junon左翼第三層,只見巿內備受破壞,四處均冒著火頭,而居民均驚恐爭相走避。

「可惡!」Zack四處張望,驚愕不已。

這時候,他們發現居民出現的地點竟出現拷貝,Zack立時拔劍道:「這兒也有Genesis.拷貝嗎!就隨心所欲去幹吧!」

Zack把敵人消滅後,Tseng走到倒地的拷貝前,蹲下視察,然後下了結論:「Hollander現正在Junon,這次襲擊應該跟此事不無關係。」

「還沒完……嗎。」Zack上前低頭道,他沒想到直至現在還要跟Hollander沒完沒了。

Tseng檢視拷貝後,便起來道:「我們趕緊讓居民避難,保護Hollander就拜託你了。」

Zack抱著胸,一臉千般不願的說:「我要守護Hollander?排除敵人不是優先嗎?」

他實在不想再見到這個始作俑者,與其要保護一個為私利而作惡的人,倒不如為保護居民而抗敵還更有意義。

可是,一切並無商量餘地,只聽到Tseng回答:「Hollander掌握著重要機密,必須保護他是社長的指令。Lazard統領突然消失,SOLDIER的指揮系統還是不安定,這次襲擊把這個漏洞突顯出來。Zack,保護Hollander就拜託你了。」

「Hollander正拘留在Junon右翼第八層的隔離設施裡,用緊急升降機去上面吧,升降機就在前面的盡頭啊。Zack,拜託你了。」Tseng說著,便指向前方盡頭,那兒正是升降機的座落地點。

最後,Tseng千叮萬囑:「Hollander的調查還未完結,絕不能把他交給敵人。」

Zack唯有接受任務,並點頭道:「嗯,明白了。」

他一路往升降機奔去,才走到半路,拷貝再次出現並向他射擊!Zack把敵人擊倒後便繼續前進,來到左翼盡頭。

他依著Tseng的指示,乘搭升降機往Junon左翼第六層。當升降機門一打開,Zack便發現SOLDIER Class 2nd和3rd的屍骸遍地!當他抬頭一看,白髮滿佈、處於劣化狀態的Genesis竟持著巨型槍刀、站在面前!

「Genesis!?」Zack見狀拔劍,當他發現眼前的Genesis眼神空洞後,立時明瞭:「不,是拷貝嗎!」

Zack將他擊倒後,後方傳了升降機門打開的聲音,Zack回頭便看見一名Class 3rd出現。

Class 3rd上前報告:「Hollander從隔離設施逃走掉了!」

「什麼!?已經襲擊到設施嗎?」Zack為之駭然。

Class 3rd回答:「不,由於應付巿區的襲擊,警備人手短缺,他乘隙失去蹤影。」

Zack緊張問道:「那麼,那傢伙憑一己之力逃走嗎!?」

「襲擊時機剛剛好,手法之絕妙實在令人在意,說不定有人在暗中安排。」Class 3rd回應,言下之意似乎是有熟悉神羅的人在操控著了……

「Hollander逃到哪兒去!?」Zack問道,即使他千般不願,還是得要完成任務。

Class 3rd看著前方通往右翼的盡頭說:「在Junon右翼第六層的監視攝影機確認Hollander的蹤影,這兒是Junon左翼第六層,所以右翼第六層應該在前面了。Junon左翼跟右翼被中央通道所分隔開,要從這兒到Hollander所在的右翼,請打開中央通道的閘門,再一直前進。按下開關就能打開巨型閘了。」

得到情報的Zack向Class 3rd道謝:「謝謝你,傷者就拜託你了。」

Class 3rd回應:「遵命!」

「守護Hollander的任務就交給我吧。」說著,Zack走到盡頭,把中央通道閘門打開後便往右翼前進,途中收到Kansel的郵件。

根據Kansel所說,世界各地正同時受到連番襲擊,目的似乎是衝著神羅而來,由於大部份SOLDIER都被遣派到各地處理事件,而Kansel正乘著直升機前往地點執勤。不過,Lazard的失蹤確實使SOLDIER內部產生大混亂,人心惶惶──即使Lazard曾說過大家在沒有他的指揮之下,也必能作出適當的行動面對問題。

邊走邊把郵件看完,然後Zack繼續上前,便看見Class 3rd與2nd應付著前方酷似Genesis的拷貝。可是拷貝拖行著槍刀,向二人一砍,登時斃命!

Zack上前把他擊倒後繼續上前,便發現站在閘門前的Hollander。

Zack朝著他喝道:「Hollander!你在這兒嗎!」

「可惡!」Hollander一見到Zack便趕緊按下開關,把閘門打開後慌忙逃走。

「想逃嗎!」Zack欲追上前,可是後方又出現了好幾個拷貝,並向他發射炮彈!Zack見狀,馬上以巨劍擋去炮擊。

「危險啊!」Zack才話畢,又有一個拷貝持槍出現了。

「我很匆忙!別阻我!」Zack把所有敵人擊倒後,便直奔至中央通道前。當他正要按下閘門開關,後方再次出現敵人。

Zack拔出巨劍,不耐的說:「你們這麼固執嗎!」

把他們消滅後,Zack便打開閘門走進中央通道,然後便看見逃亡中的Hollander站於另一端通往右翼的閘門前喘著氣。

Zack邊走邊喝止:「等一等啊!Hollander!」

可是Hollander哪會聽從他的命令?他回頭冷哼一聲,便轉身按下閘門開關。

當Zack來到閘門前時,閘門已打開,一輛戰車從閘門後出現,戰車頭部發射出雷達,把他重重包圍。

Zack眼看著Hollander有備而來,拔巨劍道:「新型戰車嗎!?可惡,Hollander這傢伙!」

Zack將雷達逐一劈碎後,再應付戰車,好一會終於把戰車劈成粉碎,可是當Zack有空料理Hollander時,他早已逃逸無蹤。

與此同時,Zack的身後傳來陣陣腳步聲,他回頭一看,Tseng跟兩名Class 3rd一同出現。

當閘門關上,Tseng對Zack說:「這邊的敵人大致上鎮壓完成了。要是這兒把閘門鎖上的話,就能防止敵人入侵,而避難居民會在這兒被收容。」

說著他越過Zack上前,而Zack回應:「那邊很順利啦,至於這邊,Hollander已經逃掉了。那麼,我走啦。」

「嗯,拜託你了。」Tseng回答:「在這兒的話,居民應該十分安全。Zack,快點去確保Hollander吧。Cissnei在巿區還在負責救援工作。」

為了保持居民的安全,中央通道就成了避難所,暫時用作收容居民之用。雖然這兒有SOLDIER看守著,可是萬一敵方再前來襲擊,這兒大概也不能支撐多久。

至於在旁的Class 3rd道:「竟然演變成這樣難以置信的事。剛才見到Cissnei走向Junon右翼第八層。」

就在此時,Kansel跟Luxerie又傳來郵件。

Kansel似乎已經抵達任務地點了,不過失去了統領的指揮,SOLDIER果然陷入劣境之中,對於襲擊的應對似乎混亂不已。

至於Luxerie,雖然正在前往襲擊地點執勤,不過還特地傳郵件來。他大概聽到Class 3rd新丁複述Zack在指導時所說的一番話,他深受感動之餘還決定以此為座右銘。

Zack為此感到安慰,因為這是他跟「他」的肺腑之言……

這時候,前方的Class 3rd禁不住嘆息:「那兒的士兵,坐直升機暈機浪了。真是的,真是幹不了大事的傢伙。」

Zack聞言,順著Class 3rd的目光望向一角,果然見到一名脫掉頭盔、露出金髮的神羅兵虛弱地倚在牆邊。

Zack走到士兵身後,抱著胸慰問道:「喂,不要緊嗎!?」

「嗯、嗯。」士兵發出混濁的虛應聲,與此同時緩緩回頭道:「我在直升機……覺得很難受……」

當士兵回過頭來,Zack驚訝地睜大眼睛叫道:「你是Cloud!」

Cloud原來白晢的臉因暈浪而更顯蒼白,不過當見到Zack,虛弱的他既喜悅又羞怯地點頭道:「Zack,你還記得我。」

Zack亦同為二人久別重逢而高興,他雙手叉著腰道:「我們之前見過面吧,現在又一起工作,實在太高興了啊。」

可是Cloud郤悶悶不樂起來:「嗯,不過我的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工作呢。」

「你在說什麼啊,拯救居民是很重要的工作吧。」Zack鼓勵他並提議道:「好吧,那麼安然無事完成工作後,我們去吃飯吧,我請客啊。」

「真的嗎?那實在太高興了。那麼,待我覺得好過點,我再跟你會合啊。事實上……現在當我一想到食物就……」被Zack的誠意所感動的Cloud郤還沒消除暈浪的不適,他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然後說:「噁……對不起哦,Zack……」

Zack看見他一臉難受的表情,便陪笑道:「哈哈哈!不好意思,別勉強哦。那麼,覺得好過點再想吧。」

「對不起,Zack……我果然不行……是車也好,是直升機也好,只要是交通工具我就不行了。」Cloud轉身嘔吐大作,無地自容的心情實在跟身體狀況一樣難受得很。

**

跟Cloud告別後,Zack打開通往右翼的閘門,在右翼的盡頭發現Hollander的蹤影。

「那兒前面大概就是……機場!打算從機場逃跑嗎!?差勁!!」猜想到Hollander要從空路逃走,於是上前追趕。

可是,這時候Hollander已走到閘門開關前,並發出難聽的笑聲道:「嘿嘿嘿……光追到我的話就夠了嗎?」

一陣機械轉動的聲音自Zack身後響起──兩架懸浮半空的機甲從後阻攔著他,至於Hollander見狀則續道:「不能阻止這些傢伙的話,Junon到底會變成怎樣呢?」

Zack忙於應付眼前的兩架機甲,當他解決機甲後,Hollander已打開閘門離開。

「這是怎麼一回事,卑鄙!」Zack眼見Hollander竟在臨走前放進大量機甲朝向避難區,不禁怒火中燒:「你想破壞閘門之後襲擊平民嗎!別想我會容許這樣的勾當!Hollander這傢伙……要抓住他的話,就絕對要擊潰它們!」

說著,他便回頭,跟趨近的機甲展開攻防戰。

「好,似乎全部擊倒了。」把所有機甲破壞、阻止Hollander的陰謀後,Zack對著機場方向道:「可惡,Hollander!絕對不能饒恕!」

接著,他通過閘門來到機場。當他乘著升降機來到上層,才離開升降機便會聽到後方傳來機械移動時的撞擊聲音。他不禁回頭一看,一架蠍子機甲從躍至高空,在他面前降下!

「這次的機甲是蠍子嗎!」Zack馬上就知道這又是Hollander的安排,他馬上取出巨劍道:「要阻我的話,不能饒恕!」

蠍子機甲接連向Zack發射砲彈及發放電磁場,可是他都一一避過,並反向它施以反擊。當蠍子機甲鎖定Zack的位置時已太遲,Zack重重朝它一劈,原來要發射雷射光線的尾巴垂下,蠍子機甲被毀壞後倒下,迸發出濃煙與火花!

Zack揮動著巨劍並收回背後,然後回頭望向空曠的停機坪。

「Hollander在那兒嗎?」當他發現Hollander便高聲叫道:「夠了,給我適可而止!」

說著,他急步上前,便把Hollander迫至停機坪的盡頭。眼下Hollander已再無去路,必成甕中之鱉。

只要他再往後一踏,就必然會墮進大海裡,粉身碎骨。

「到此為止!」Zack現在只離Hollander約十公尺之遙,Hollander等同束手就擒。

可是Hollander回頭低望著腳下的大海,再抬頭回望Zack,他非但無懼更反而冷冷一笑:「那麼,怎樣了?」

說罷,他雙手一張,往後一躺,他的身影頓時往下墬!

「喂!」Zack欲上前抓住他已太遲,當他低頭一看,已不見Hollander的身影。

難道他已經墮進過百公尺之下的大海裡嗎?難道他寧願粉身碎骨也要獲得自由?

任務失敗的Zack呼嚎:「可惡──」

突然,咻的一聲,兩個拷貝各自抓住Hollander的肩膀,然後拍動著黑色翅膀,翩然遠去……

原來從一開始就在Hollander的掌握之中……

被騙的Zack不禁咒罵:「啐,完了。」

與此同時,Tseng與Cissnei亦同時抵達停機坪,並越過Zack上前追趕著Hollander的蹤影。Zack看著二人遠去的身影,露出極不甘心的表情。

「任務失敗,檢定大幅調低了。」一把冷徹的男子聲音自Zack的背後響起。

被揶揄一番的Zack感到不悅,當他回頭便露出驚訝的表情繼而笑道:「Sephiroth!一百年沒見吧?」

Sephiroth走到停機坪邊緣道:「之後的事交給Turks吧。我去Modeoheim的途中,聽說你在這兒了。」

「太高興了。」Zack叉著腰背向Sephiroth,可是話裡郤毫無喜悅。

在Modeoheim的「那件事」又怎會使他高興起來?Sephiroth大概了解到他的心情,便沒有多提下去,只把另一個驚人消息告知:「事態似乎再度開始變動,Genesis.拷貝在世界各地出現了。」

Zack臉色一變,露出訝異的表情:「為什麼──應該已清除掉Genesis.拷貝吧。」

當日,他明明已擊倒Genesis,Genesis亦已墮進深淵之中……

可是,Sephiroth郤反問:「Genesis真的死了嗎?」

Zack雖然肯定Genesis已墮進萬丈深淵,可是他的確沒見到Genesis的屍首,難道……

他驀地雙目一張,驚叫:「呀──」

Sephiroth對他的覺悟不以為意,他回望著機場入口道:「拷貝也來到Midgar。」

「是嗎──」Zack低頭虛應著──事件跟結束好像還有好一段距離。

Sephiroth回望Zack續道:「貧民窟也是。」

Zack聽罷更露出凝重的表情,他開始擔心身處貧民窟之中的Aeris。

可是Sephiroth見狀郤露出笑意:「你獲准歸隊了。」

「啊,嗯。」Zack一臉愕然,Sephiroth原來是特意前來通知消息嗎?

「再見。」Sephiroth輕舉起左手揮別,然後便轉身離開。

「再等一等。」Zack來回踱步並回頭問道:「Modeoheim怎麼了?」

雖然不想勾起Modeoheim的悲傷回憶,可是想起Sephiroth剛才提到當時亦有前往Modeoheim,還是少不了好奇。

Sephiroth回應:「Hollander所使用的裝置被強行奪去了。」

Zack想起Genesis跟Hollander已內鬨,於是問道:「是Genesis?」

「大概吧。」Sephiroth淡然回應。

Zack一臉忐忑不安、欲言又止模樣,本來想伸出來的手郤又縮回。Sephiroth見狀,一副了然地回應:「馬上會再見了。」

Zack聞言,似放下心頭大石般點了點頭,然後一邊後退一邊指著Sephiroth約定:「一言為定啊!」

說罷,Zack便轉身離開;至於Sephiroth,則以別有深意的目光望著他的身影,與及他背上那一把屬於好友、代表著驕傲的巨劍……

**

另一邊廂,Junon大砲上。

「『君啊,孕育生命的女神之贈物,乃是你所希冀。』」

紅色的身影──生死成謎的Genesis立於砲台上。

這兒──一個完全扭轉了他跟Angeal命運的實景地點,就連斜陽的景色也跟當時所模擬的一模一樣。

他看著斜陽,握著Banora White的右手伸出來,然後徐徐唸誦:「『來吧,傳頌吧。你的犧牲,世界的終焉。』」

「『如越過幽秘水面的風,輕緩地,確實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第六章(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