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要捨棄SOLDIER的驕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還沒出現!」倚在SOLDIER樓層大堂窗前的Zack心情正煩躁不已。

自神羅大樓兩度受襲後,已事隔數月。在這段日子裡,神羅在重整總部的同時,當然繼續其發展大計,其中包括考察炭坑村Corel作為建設魔晄爐的選址,不過當考察團與村代表談判時似乎吃了不少苦頭。另一方面,宇宙航空部門為未來的太空開發計劃開始安排首席駕駛員Cid Highwind進行航空訓練,似乎神羅亦開始尋求星球以外的資源。

雖然神羅在短短日子內便恢復元氣,不過由於總部受到前SOLDIER Genesis連番襲擊,這件事似乎已成為契機,將SOLDIER與治安維持部門之間的鬥爭越趨白熱化。

其實這兩個部門之間一直存在芥蒂──從SOLDIER與士兵之間的地位階級分別,以至部門間的資金分配比例,一直存在競爭。而經過Genesis襲擊事件,SOLDIER部門與及統領Lazard更首當其衝受到治安維持部門遣責。

不過,Zack對於神羅這方面的消息郤提不起興趣,只因不單Angeal和Genesis,就連跟二人關係密切的Sephiroth於這事件後亦失去聯絡了。

現在,Zack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留在SOLDIER樓層裡,靜待Sephiroth出現。

一名Class 3rd跟Class 2nd交談過後便離開了,而Class 2nd看見前輩一臉苦惱模樣,便上前好奇問道:「你說那一位?」

Zack回頭應道:「Sephiroth,已經很久沒取得聯絡了。」

Class 2nd聞言,露出訝異的表情說:「你不知道嗎?Sephiroth先生好像關在資料室裡沒走啊。由於資料室禁止攜帶資訊終端儀器,所以沒法子了。」

資訊終端儀器──就是指手機之類的傳訊工具吧?因此Zack才不能跟Sephiroth聯絡。

「資料室?」Zack抱著胸說,他正在疑惑Sephiroth去資料室幹什麼。

Class 2nd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便補充:「他好像在調查從前的科學部門。」

「嗯……」Zack虛應著,心裡不禁把Sephiroth前往資料室的目的,與Genesis的事聯想在一起。

想到入神時,Zack的手機響起了。

「Aeris,怎麼了?」聽到Aeris的聲音,Zack的煩悶頓時一掃而空。

Aeris欲言又止:「嗯,哎……什麼時候造好呢。」

「造好……」重覆著她的話語,Zack突然驚叫:「呀!」

他這才想起數月前與她所作的約定──為了實行「Midgar種得滿滿是花,錢包塞得滿滿是錢」的計劃,他應承過她要造手推車。

Aeris似乎感覺到他把事情已忘得一乾二淨,聲線隱隱流露失望:「你把賣花的手推車忘記了?」

「不可能會忘記啦。等一等我,我馬上來。」跟她道別後,便收起手機。

Zack打算把身上的要務處理好後,便立刻去伍番街教會找Aeris。才走到升降機前,手機響起了,原來Kansel傳來了郵件。當他看到標題上出現Sephiroth的名字,立時打開。

Kansel似乎知道他正在尋找Sephiroth的所在,於是便把自己所搜集得來的消息告知。

如Zack所料,Sephiroth在資料室正在調查所有與Genesis有關的資料──當中包括Project G與及同時期進行的實驗資料。可是,作為Project G的負責人──Hollander在科學部門權力鬥爭中落敗後,應該已把資料帶走,所以資料室裡實際存在的相關資料應該所餘無幾。只是,Kansel聞說過還有其他相關資料隱藏在資料室以外的地方,可是會藏在哪兒呢?

讀過郵件後,Zack先到SOLDIER司令室去。

來到司令室時,他便看見Lazard站在左方的辦公桌前,陷入沉思當中。

察覺到身後的腳步聲,Lazard回頭:「啊,Zack。找我有什麼事?」

「不,沒什麼事。」Zack抱著胸回應。他上來只是看看有什麼要幫忙,之後就會走了。

Lazard攤開手說:「不好意思,不過現在我太忙了,所以抽不到身。最近忙著神羅大樓襲擊事件的事後處理呢,因為主犯是前SOLDIER的Genesis,所以我們遭到治安維持部門的讉責。」

「呼,似乎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很不得了啦。」Zack慨嘆著,想起Genesis失蹤後所引起的事故,也難怪Lazard臉上會露出憂悒的表情。

Lazard輕輕把眼鏡框推上鼻樑,將他目前面對的最大難題告知:「因為治安維持部門拼命要消滅Angeal和Genesis呢。」

「等一等啊!Angeal可是為守護神羅大樓而戰啊!?」Zack十分激動地回應,要不是Angeal把Genesis引開,也就不會這麼順利地終結Genesis的襲擊。

可是Lazard郤平靜地說:「……盡管如此,危險因素並沒有改變,所以會社正在判斷當中。」

「那是什麼一回事啊……」Zack的肩膀塌下,垂頭喪氣地說道:「若果這麼說,我還是離開會社吧……」

想不到神羅竟然這麼不近人情,就連曾經為會社立下大功的人,只要他對會社有不利的可能性──那管只是一個百分比的可能性,也不會手下留情。當Zack想到這兒,同時理解到這意味著不久的將來,他或許會跟Angeal正面交鋒──這正是他所不願面對的處境,他寧願離開會社,也不願與友為敵……

「哼哼哼……自由的代價可是高昂啊。」Lazard回頭帶著笑意應道。

Zack已分不清Lazard的笑是嘲笑抑或苦笑,他實在無法像Lazard一樣,在面對會社毫不講理地要處決下屬的情況下仍能處之泰然:「統領沒有嗎──沒有想過討厭這樣的會社?」

「一次也沒有啦。」Lazard依舊回應得那麼從容。

這大概是上位者的心態吧──這樣想的Zack攤開手搖頭,道:「不愧是SOLDIER統領,厲害,厲害。」

「為了實現偉大的目的,即使面對這些障礙和困難也是微不足道啊。」Lazard回答的同時,目光看著遠方,表情肅然起來。

Zack好奇追問:「目的?那是什麼目的。」

Lazard這才察覺到失言,神色回復剛才的淡然並笑道:「不,甚麼也沒有。那麼,閒談到此為止,我要繼續工作啊。」

與Lazard道別後,Zack便準備離開大樓了。

乘著升降機來到地下的展示室,Zack一眼便看見一名研究員正站在星球大地圖前,想得出神。

眼見總部的研究員都是對研究的狂熱接近走火入魔的地步,可是這個研究員竟然離開崗位偷閒去。Zack在好奇心驅使下,便走到研究員的身後問道:「沒關係嗎?科學家在這種時候偷懶。」

研究員沒有回頭,只冷冷回應:「科學部門所製造的人偶不要叫我。」

聽到他毫無尊重的態度,Zack大為不快:「人偶!?你所指的是SOLDIER嗎!?這樣的說話要我稍為莫視也不行!」

「我不需要跟只有戰鬥能力的SOLDIER說話。」說罷,研究員便從地圖走開。

Zack朝向他叫道:「可是我們啊!一邊守護Midgar,一邊在這世界之中作戰啊!相比坐在書桌前閱讀奇怪研究資料的科學家,我們對這世界更有貢獻啊!」

研究員聞言停下步伐,可是依舊沒有回頭,郤突然問道:「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咦?」Zack始料不及。

沒有理會他的反應,研究員逕自問道:「你為了什麼留在這兒?」

Zack露出不解的表情,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了。

「Zack,現在有空嗎?」手機裡傳來Kansel的聲音。

「怎麼了?」當Zack回應的同時,研究員已不見蹤影了。

Kansel續道:「你知道嗎?最近Midgar跟Kalm外圍發生大量怪物出沒事件。」

「啊,這事件的話我聽說過。」Zack回應。的確,在這個幾個月間,他就曾消滅過好一些不明來歷並且罕有的怪物。

Kansel補充道:「那些怪物似乎是作為科學部門研究樣品的受保護怪物。」

「你說什麼?那麼說來,神羅飼養的怪物逃走了?」Zack大為震驚,他完全沒想過那些怪物竟然能避過神羅嚴密的保安,逃走出來。

Kansel立時說:「你以為牠們能隨意逃走嗎?神羅大樓的警衛可非柔弱之輩。」

Zack皺著眉,完全毫無頭緒:「那麼……」

「神羅為了掩飾,似乎決定大量投入SOLDIER,是為了消滅怪物啦,你應該也會被召去啊,不過目前先要保密。」Kansel接口道。

「啊,明白了。」Zack低頭道:「……神羅的怪物嗎,大概應該發生什麼事了吧?」

不久,Zack果然收到消滅逃走樣品的指令。他把任務完成後返回總部,然後又在展示室地圖前見到研究員。

研究員似乎知悉Zack完成了消滅樣品的任務,他背向Zack道:「……你們SOLDIER為什麼會拼命戰鬥?若果我是你,應該會為神羅而戰而感到痛苦吧。」

「那,雖然我也會因被會社擺佈而覺得討厭……」Zack想起神羅有時不近人情的作風──尤其是面對Angeal等人的事情方面──的確令他確得討厭,可是神羅的確使人們的生活得以改善。Zack加入神羅、想成為英雄,無非也是想協助這世界的人獲得幸福。

「『Cetra之民』──你聽過這個詞語嗎?」研究員突然提起一個陌生的名詞。

Zack抱著胸,一臉茫然:「Cetra?不,我還是初次聽到。」

「『Cetra之民,回歸約束之地。星球授予至上幸福的特定之地。』」研究員回頭,然後繼續解釋:「這片稱為約束之地的地方,據說是一片充滿魔晄能量的豐盛土地。若果約束之地存在的話,即使沒有魔晄爐,能量也能恣意使用。Cetra就是被認定為知道『約束之地』這片夢幻之地的民族。」

「那是什麼,是童話故事還是什麼?」Zack聽到這樣一個擁有奇異能力的種族,覺得匪夷所思。

研究員冷冷嘲諷:「哼哼哼,投資了大量資金之後,科學部門就是研究那個童話故事,他們甚至沒想過要停止這些遺背人道的犧牲。」

Zack大為訝異:「雖然我完全沒看到,不過到底你在說什麼?」

研究員一臉嚴肅地說:「我想說的只是一句話……神羅是衰亡的存在。」

這時候,二人身後傳來腳步聲,Kansel出現了。

「博士,你似乎在這兒呢,讓我拘捕你吧。」Kansel表明來意後,兩名Class 3rd從他身後出現。

Zack見狀,嚇了一跳:「什麼什麼?」

「他從寶條的研究設施釋放了實驗用的怪物,他利用那些怪物襲擊Midgar。」Kansel回應。

Zack萬料不到Kansel所提到的樣品正是被研究員所放,於是回望著他問道:「為什麼要幹這種事!?」

「過去,科學部門一直以來的研究都是冒瀆神之類的研究。應該補償的時候來了,就只是這回事。」研究員冷冷的說。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啊,為了償還而毀滅Midgar嗎!?」Zack完全想不通他的意圖,他怎麼能因為神羅的所為而使無辜的居民受苦呢?

研究員上前,難得地露出悲傷的表情:「我們最後的Cetra──Ifalna也犧牲了。當想到那個代價,一個兩個Midgar也算不上什麼了。」

說罷,研究員已毫無畏懼地逕自上前,在兩名Class 3rd的押送下離開。

Zack跟Kansel一同回望研究員的身影消失,Kansel道:「博士是僅次於寶條部長、科學部門的第二把交椅,是從很久以前便在科學部門任職的高名望科學家,為什麼……」

Zack不語,他可以預想到研究員的下場。可是怎麼他如Wutai人民、反神羅組織一般,要對會社恨之入骨?神羅所作的一切都是錯嗎?到底會社幹了什麼,使他們即使會傷害到無辜的人,也在所不惜地對付會社?Zack越來越迷茫了……

**

Zack離開總部後,就在前往車站途中,收到從治安維持部門門長Heideger傳來的社內報郵件,內容關於Midgar襲擊的事件分析。

根據Heideger的分析,Genesis對總部及Midgar的第一輪攻擊只是佯攻,為的是使神羅分散兵力。Genesis軍繼而重點對總部進行第二輪攻擊,早前被分散兵力的總部亦因而受到比第一輪攻擊更嚴重破壞。

只是,Genesis還會再來襲擊嗎?想到這兒,乘著列車的Zack亦抵達伍番街了。

當他進入伍番街巿場,Angeal就在他的後方翩然而降。

「Angeal!?」察覺到後方的氣息,Zack回頭看到Angeal,不禁氣上心頭:「你去了哪兒幹什麼啊!」

Angeal支著下巴道歉:「不好意思,我一直很忙啦。」

Zack撫著眉心,一臉煩惱:「真是的……就連Sephiroth也得不到聯絡。」

「發生什麼事?」Angeal聽到好友的名字,不禁關心起來。

Zack攤開手,輕輕搖頭道:「沒什麼,不知怎的他把自己關在資料室裡調查過去的事。」

「是嗎……」Angeal背向著他虛應著,臉上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可是,Zack郤看不到他的表情。

不久,Angeal輕拍著白色翅膀,似要離開。

對目前狀況茫然不清的Zack見狀,甚為不滿:「喂!你已經打算走嗎?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啊!」

Angeal沒有回頭,只回應:「Genesis和Hollander正在Modeoheim。」

「……你為了告訴我這消息而來的嗎?你……是在工作吧。」Zack低下頭,想起治安維持部門勒令要追殺保護總部有功的他,心裡不禁黯然。

「因為至少感覺還是SOLDIER啦,我也告知Lazard了,他應該會來接應。」說罷,Angeal一言不發便一躍飛去……

**

Zack從Angeal口中得知情報後,心感自己可能快將出動,為了趕快去完成手推車,於是不作停留便離開伍番街巿場。

才離開巿場不久,他的手機再次響起新郵件的音號。郵件是剛才把Sephiroth下落告知的Class 2nd、名叫Luxiere的後輩所傳來。Zack邊走邊讀著Luxiere的自我介紹,便來到教會前。

當他踏上教會前的台階,後方傳來了Tseng的聲音:「Zack,要去Modeoheim工作了。」

Zack雖然早有心理準備,郤沒料到事情發生得這麼快。他輕輕揮著右手示意道:「我明白了,稍等一會吧。」

當他正要推開教會大門而入,Tseng似知悉的他意圖並回答:「Aeris不在,怎麼了?」

Zack聞言緊皺著眉,並不悅地回頭問道:「你跟Aeris是什麼樣的關係?」

Tseng抱著胸別過臉,以曖昧不已的答案回應:「複雜的關係。」

「哼~~」Zack對這故作神秘的答案極為不滿,一方面他在疑惑身為Turks副主任的Tseng怎麼會認識身為平民的Aeris,另一方面亦由於Turks的工作性質而擔心她的安全。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他對於二人「複雜」的關係感到不安……

兩人相對無言的同時,一艘印上神羅標誌的直升機在上空朝二人駛來。

Tseng望著他,試探道:「她什麼都沒有對你說?」

「什~麼都沒有。」Zack攤開手,一臉不願地否認。

Tseng聞言,似乎稍為放鬆下來,便回應:「這樣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對你說。」

這時候,直升機在Tseng的身後不遠處降落,螺旋槳轉動時所產生的氣流把地上的塵埃都吹捲起來了。

「哼~~~~!」Zack賭著氣哼道,他對Tseng那故作神秘的作風生氣極了,然後邊走向直升機邊裝作不在乎的說:「算了,沒所謂哦,沒所謂哦~」

只是,若果他有轉身駐足一看,他就會發現一根落在教會台階前的白色羽毛,就在氣流之中悄悄被吹走……

**

直升機駛離Midgar後,便朝著北方大陸、位於冰雪地帶的Modeoheim前進。可是,任務似乎一開始就並不順利,直升機在駛往Modeohiem的途中便遭到怪物襲擊,然後於Modeo溪谷東部雪山上墜毀。

「怎麼怪物會突然出來迎接我們呢。」躺在雪地上的Zack揉搓著額角然後撐起身,四處張望。

他回頭便看見墜毀的直升機冒著煙與火,而四周除了白茫茫一片,他什麼都望不見──包括Tseng和士兵的身影。在白雪紛飛下,Zack將手揍近嘴邊呼喚著:「Tseng!士兵們!!」

這時候,後方傳來踏雪的聲音,Zack回頭便看見Tseng正拂去身上的雪,至於同行的兩名士兵則虛弱地撐起身。似乎三人剛才被雪所埋住,不過並無大礙。

眾人集合後,Tseng立時取出手機嘗試與會社聯絡增緩,郤失敗了,然後便對Zack說:「似乎接收不到電波。」

Zack上前道:「算了,大家都沒有受傷,所以總會有辦法吧?」

「果然,要依靠這片不毛之地。」Tseng看著這一望無際的雪地,不禁無奈。

Zack攤開手搖頭,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反正我是鄉下人。」

故鄉Gongaga四周的荒蕪簡直可以跟這兒比娓,所以對他來說根本不足為懼。

Tseng越過Zack,就在前方不遠處停下,然後朝向山下的另一端──Modeohiem望去:「那麼,若然沒有降落繼續前進的話,應該已經抵達Modeoheim村了。總而言之,一直前進的話就會到村莊。」

Zack走到Tseng的前頭,回頭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然後向士兵招手:「好~!跟著我走!」

一行四人沿著堆滿積雪的山道往Modeohiem方面前進,Tseng與其中一名士兵似乎並不適應當地的寒冷氣候與積雪滿地的山道,二人顯得舉步維艱。才走到溪谷的西南部,二人已徐徐落後。

遙遙領先的Zack轉身得意洋洋地指著Tseng戲謔道:「喂~!別走得太慢啊!」

然後,他望向緊隨自己步伐的士兵,不由得讚賞道:「你表現相當不錯啦。」

「我也是鄉村出身。」士兵回答。

像找到同好一樣,Zack揚起眉,好奇問道:「哪兒?」

「Nibelheim。」士兵回應的同時停下腳步。

Nibelheim這名字果然是名不經傳的地方──抱著胸的Zack聞言禁不住轉身大笑,不知就裡的士兵反問:「Zack呢?」

「我?Gongaga。」回答後,Zack咧嘴一笑。

士兵聞得答案,亦同樣禁不住嗤然一笑。當他想起此舉無禮,並嘗試要掩著嘴巴制止笑聲時,Zack已上前捉弄著他說:「呀,你笑了,你現在別笑啊!你認識Gongaga嗎?」

士兵總算把情緒平復下來,他解釋著:「不,可是它相當像一個鄉下的名字。」

Zack郤像小孩鬥氣一般反駁著:「Nibelheim也是啦。」

士兵追上前,亦不甘示弱道:「你分明就不認識。」

Zack回頭道:「雖然我沒去過,不過那兒應該有魔晄爐吧?除Midgar以外,擁有魔晄爐的地方大概──」

「也是什麼都沒有。」二人想起故鄉的落後模樣,不約而同地低下頭,沮喪地低聲道。

說罷,二人相視而笑。

Zack為認識到新朋友而感到十分高興,他回頭對落後於遠處的Tseng叫道:「很高興啊,Tseng。我跟──」

當他指著自己,並望向士兵作自我介紹時,才發現自己還沒得知士兵的名字。

士兵見狀,便除下頭盔,一頭金髮在寒風中飛揚。

士兵年約十五,擁有一張溫和俊秀的臉。他報以羞澀的微笑,報上名字:「Cloud。」

二人一致地回望向Tseng,Zack更興奮地張開手朝Tseng大叫道:「我跟Cloud在此,邊境之地就無用害怕了!」

說罷二人便轉身離開,至於落後的Tseng則喘著氣,低聲無奈地回應:「嗯,交給你了。」

由於Zack跟Cloud年紀相近,加上同是鄉村出身,因此在短短的一段山道上,SOLDIER Class 1st與神羅一般兵──這樣地位懸殊的友誼漸漸萌芽……

二人一路上開懷地提起自己故鄉的種種,在懷愐的同時,一群鳥怪突然出現,擋住二人去路了!

Zack單人匹馬上前把怪物清除後,回頭神氣萬分地對Cloud笑道:「輕取,輕取~」

可是他似乎高興得太早了,一頭獅鷲悄悄從他的背後揍近,施以偷襲!

「Zack,伏下!!」Cloud見狀叫道。

Zack如言伏下,Cloud朝著獅鷲連開數槍,獅鷲立時中槍倒下。

Zack上前讚許:「看來和藹郤幹得不錯呢~得救了,謝謝你啦。」

得到身為SOLDIER的Zack讚賞,Cloud害羞地笑道:「我能幫得上忙就太好了。」

接著,分為兩隊的隊伍沿著山路朝向上方走,不久便看到路旁出現一些人工管道。再往前走,便抵達溪谷北部。

「呼……」與Cloud一同站在山崖上,Zack輕嘆一口氣,便對他說:「等一等好嗎。」

二人一致地回頭,Tseng與另一名士兵還在下方努力地步行著。

Cloud眼見Tseng等人還有一段路程才抵達,他欲言又止地對Zack說:「Zack,那……」

Zack回望向他應道:「嗯?」

「嗯……作為SOLDIER是怎樣的感覺?」Cloud鼓起勇氣後問道。

Zack抱著胸,滿臉不解的說:「我不明白你問題的意思呢。」

「嗯……」Cloud低頭,勇氣耗盡的他似乎悶悶不樂。

看他一副一言難盡的模樣,Zack也沒有追問下去:「算了,你成為SOLDIER之後就會明白了啊。」

可是Cloud非但沒有釋懷,反而垂頭喪氣起來:「成為SOLDIER的話呢……」

Zack似乎理解到他的心意了,於是以過來人身份鼓勵他:「沒問題,我很簡單就成為SOLDIER了。」

說著,他把右手揍近額邊探看著前方,然後似有發現。他指著下方的設施並回頭向Cloud示意:「Cloud,那兒。」

Cloud依著他所指方向望去,果然發現山崖下的設施,殘舊的外牆上刻著巨大的神羅標記。從外形判斷,那似乎是一座被神羅荒棄已久的採礦設施。

二人悄悄走近崖邊蹲下,把設施內的環境看得更清楚,只見Genesis.拷貝正在設施內巡邏。Angeal說過Genesis跟Hollander正在Modeoheim,所以Zack對於拷貝並不感意外。

這時候,Tseng終於跟上了,他跟士兵走到Zack二人身後解釋:「這是被用作魔晄試驗採掘的設施。」

Zack聞言起來,並指著設施說:「我去調查。」

Genesis.拷貝存在的話,也就意味著Genesis很有可能正在設施裡……

雖然理解到Zack的想法,Tseng郤舉棋不定:「我們本來的任務是調查Modeoheim,可不能在這兒削減戰力,可是我們也不能錯失Genesis軍的動向。總之……」

「總之,盡可能避免戰鬥,潛進去──這是你要說的話吧。」回望設施的Zack逕自把話接下去。

「沒錯。」Tseng認同,然後向他指示著設施入口的位置:「入口就在那個倉庫的後面,進入設施內之前,不可以隨意打鬥。」

Zack握緊拳,充滿自信的說:「交給我吧,我會讓你見識SOLDIER並不只會戰鬥。」

「Cloud也好好看著啊。」Zack回望著渴望成為SOLDIER的Cloud說,他決定要給Cloud立下好榜樣。

「嗯。」Cloud點頭。

在Zack臨走前,Tseng叮囑道:「現在是暴風雪,要注意體溫下降。若果一動不動的話,體溫就會持續下降了,下降的體溫就用你所得意的技能來回復吧。」

「技能嗎,明白了!」Zack點頭應道,擅長的技能當然是指蹲踞動作。

Tseng說:「我們在這兒待機,沒時間可花了。」

看著滿臉自信的Zack,Cloud不禁羨慕起來:「SOLDIER實在太厲害了,我也可以成為SOLDIER嗎……」

「待機命令已經發出,我們這些普通士兵並沒有SOLDIER的戰鬥技術,未能相助實在太遺憾了。」士兵道。

Zack在山崖上觀察過拷貝的巡邏路線後,便沿著山道往下走,在設施的外牆前停下。他看到外牆的右方有一條被寒冰冰封著的隧道,隧道之後應該就是此行的目的地Modeoheim。

Zack把注意力放回設施上,便隱藏於外牆後,然後瞞過敵人的耳目,繞到倉庫後面,成功潛入設施。

進入魔晄試驗採掘設施後,Zack發現內裡的空間極為空曠,在設施內部的正中央,則建設了一座巨型的鑽軸作為採掘魔晄之用。他沿著樓梯往下走,來到地層的盡頭,然後乘著升降機,往只能以升降機抵達的頂層進發。

**

「你在幹什麼!你必需要我,我不在的話,誰來阻止你的劣化!」在魔晄試驗採掘設施的頂層上,Hollander慌張地不住退後。

Hollander的面前──Genesis正舉起赤劍指向他,步步進逼。

乘著升降機抵達頂層的Zack隔著鐵閘剛好看到這一幕,大為震驚。

「Jenova細胞。」Genesis冷然回答,眼神流露殺意。他的髮絲已呈灰白,臉容亦變得蒼白憔悴,似乎Hollander非但沒有治好他的劣化,而且劣化變得更嚴重了。

正因如此,Genesis與Hollander的關係終於決裂。

眼見Genesis舉起赤劍朝向Hollander挺刺,Zack立刻打開升降機鋼閘,並拔出劍上前,把赤劍擋住並往下壓。

倒坐地上的Hollander見勢逃走,抵擋著Genesis的Zack朝他叫道:「等一等!」

幸而,Cloud及時出現從後攔抱著Hollander,Zack馬上回頭讚許:「Cloud!做得好!」

可是身材纖廋的Cloud氣力哪及身形肥胖的Hollander?Hollander的手肘往Cloud的腰間狠狠一撞,立時脫離他的束縛;至於被撞到鋼地板上的Cloud則發出痛苦的叫聲。

Genesis對Hollander窮追不捨,他試圖向Hollander展開攻擊,郤一一被Zack所化解;至於躲在Zack身後的Hollander則一邊在Zack的背後露臉,一邊慌張地對Genesis說:「可是我不知道Jenova細胞的保管地方,就連寶條也不知道,你是找不到的!!」

「如果我要一直腐壞下去,」Genesis舉起赤劍,左掌往劍身一抹,然後把劍揮向Zack:「那麼這個世界也跟我作伴吧!!」

Zack擋去劍勢之餘,更反握著Genesis的雙手!Hollander見勢就逃,Zack見狀向Cloud叫道:「Cloud!去追!!」

就是這樣,Cloud與Hollander展開追逐戰,現場就只剩下Genesis跟Zack兩人。

為免夜長夢多,Genesis向Zack展開一連串攻擊,每一招皆為重招,彷彿要盡快把Zack置於死地方罷休。

不久,Genesis更乘虛而入把他的長劍挑開!

Zack狼狽地以雙掌夾著劍柄,接過接續而來的劍招。當Genesis再往前挺刺時,Zack頓時躍後避開。

Genesis在昏暗之中緩緩上前,至於處於下風的Zack則緊緊握著劍,凝神戒備。Zack突然撲上前刺去,可是沒刺中Genesis之餘還反被抓住手腕,他頓時欲攻無從。被受制肘的Zack頭部向Genesis一撼,然後就趁與他分開之際朝他一劈!

Genesis的身軀郤從容地迴轉避開,繼而躍起。當他翩然落於遠處的欄杆前,已展開了左背上的黑色片翼,並俯衝作出反擊!

「號哭吧,神羅的走狗!」Genesis把片翼一振,翅膀上的黑色羽毛頓時四散,如跳著漆黑之舞般,把Zack重重包圍!

羽毛如蠱毒般蠶食著Zack的體力,他每動一分,體力便消減一分。Zack亦不作遲疑,立刻使用藥品回復。

可是,Genesis仍未罷休。他先作四連擊,然後再施展魔法陣,火球自魔法陣陸續朝向他轟去!

Zack雖然及時避過攻擊,額邊已冒著冷汗。明顯地,他正處於下風。

正面交鋒不可行,Zack便改以偷襲。當他趁機竄進到Genesis的後方並作出偷襲之際,Genesis竟然毫無損傷!

原來Genesis已暗地裡展開防備,無論Zack使用長劍攻擊,抑或魔法攻擊都只是枉然。

Zack立時把使用魔法把他的防護狀況消除,再狠狠朝他一擊,處於暈眩狀態的Genesis頓時失去反擊能力。Zack亦不作喘息,趁機向他作出連番攻擊。不久,Genesis終於被擊倒。

受到重創的Genesis跪倒地上,氣若柔絲地唸著:「『對明日盼望已成破碎的靈魂,驕傲崩潰,要飛起來時郤已折去翅膀。』」

Genesis展開抖震著的翅膀嘗試飛起來,可是身受重傷的他已無力展翅,終於頹然倒下。他雙拳緊握,當他抬起頭,眼底盡是悲傷與不甘心,並咬牙切齒的說:「這是怪物的末路。」

「我們不是怪物,我們是SOLDIER吧。」Zack激動地用力揮動手臂否認,然後把劍一揮:「你的驕傲在哪兒了啊!」

Genesis沒有回應Zack的問題,強行站起來。他帶著沉重的喘息不住蹣跚後退,即使眼前的景物已在浮動,他仍堅持繼續唸誦:「『即使在沒有約定的明天,也必定在你所站之處翩然歸來。』」

他作出最後的掙扎,拍動著翅膀飛起來,懸立於欄杆後的半空中。

他頹然垂首道:「若這個世界要威脅我的生命──」

「那就同歸於盡吧。」驀地,他抬起頭,然後往後一躺,便墮進設施下方的無底深淵,被深淵的黑暗所吞沒……

Zack見狀,要阻止已太遲了。

「Genesis──」他衝上欄杆前,已欲救無從。

即使他叛離SOLDIER、即使他是如此的無惡不作,可是對於這名命運被Project G所搬弄的前SOLDIER,Zack心裡仍不禁為其悲慘的下場悲慟著……

**

Genesis事件告一段落後,Zack便經由設施的入口離開。

當他朝山崖一看,已不見眾人的蹤影:「Tseng?Cloud也走到哪裡去啊。」

然後他再望向設施外牆的右方,原本阻礙著隧道的冰柱已被破開,露出車軌的痕跡。

「嗯?前面就是通往Modeoheim嗎……」Zack想到眾人應該已從隧道通往Modeoheim,於是亦不作逗留,便走進隧道裡去。

穿越曲折昏暗的隧道後,Zack終於抵達Modeoheim村落。身處於這個寧靜得近乎死寂的冰雪廢村,暴風雪雖然早已停止並有斜陽映照,Zack仍不免感到森寒。

由於村落的位置位於深谷之中,所以村內四周均架起通訊電纜,以確保與外間聯繫。不過令他意外的是,即使Modeoheim荒棄已久,可是通訊網絡仍然存在──因為他收到Kansel的郵件了。

Kansel在郵件中提到,這個村莊在魔晄爐建設計劃被中止後就一直被荒廢下來,之後就成為反神羅組織會合的地點了。

Zack繞著村莊走了一圈,既沒發現Tseng等人的足跡亦沒有反神羅組織成員的蹤影。這兒除了村落盡頭的大房子外,其他木屋都已殘破不堪得快要塌下來。當Zack決定走進大房子調查的時候,又收到Lazard的郵件。

Lazard這一封以「神羅之闇」為題的郵件,承接著之前的郵件再次提到神羅急速激進發展下帶來的「扭曲」問題。

雖然Zack總覺得Lazard在這封郵件裡總想表達些什麼,可是郤又想不出個了然。不過最令他在意的是,Lazard還說什麼「即使沒有我的指揮,身為社員的大家都能作出適當的行動來面對這樣的問題」。

反正一時間也不會理解到Lazard想說什麼,Zack決定把心神放回當前的任務上。

當Zack進入房子時,如他所料,室內亦已成廢墟。這時,Zack注意到牆邊的電話仍亮起電源燈號,便決定去檢查:「似乎還有留言在語音信箱。有些在意啦,稍為聽聽看。」

雖然從留言裡沒聽到什麼重要訊息,不過從留言內容與及室內裝潢的痕跡判斷,Zack還是可以判斷到這兒從前是一間溫泉酒館,而且神羅曾經考慮把這個村莊發展成觀光區。

然後,Zack便經由酒館左方的長廊進入還殘留著「Modeo公眾浴場」門牌的浴場去。

才踏進浴場,Zack便感覺到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溫暖,浴池上還隱隱冒著水蒸氣。走到大浴池前,他四處張望,突然聽到後方傳來翅膀拍動的聲音。當他回頭一看,便見一頭長著白色翅膀的獅鷲朝他衝去!

把獅鷲消滅後,Zack在獅鷲的頭頂上發現Angeal的臉孔──牠也是Angeal的拷貝。

「是Angeal的怪物……」Zack發現後不禁引頸張望,渴望找到Angeal的身影:「Angeal也來了嗎?」

他並沒發現Angeal,郤倒發現浴池旁邊的一道上行樓梯。他沿著樓梯到上層,竟發現Cloud倒臥地上!

「喂!」Zack衝上前,蹲在Cloud面前把他叫醒。

「……嗚。」被叫喚的Cloud發出陣陣呻吟,然後勉強起來。可是剛剛回復知覺的他過於虛弱,再次跌坐地上。

Zack低頭探問:「Cloud,振作點!」

「我沒大礙……」Cloud低著頭低聲應道,心裡正為自己的無能而羞愧不已。

然後,Zack又發現Tseng受了傷,倚坐在入口的門前,於是立刻上前:「Tseng!?」

Zack蹲下來,輕晃他的身軀:「Tseng!」

Tseng漸漸回復知覺,他抬頭見到Zack,左手便往入口一指:「在前、前面……確保Hollander。Angeal也……在等你……」

兩人都是被Angeal所傷嗎?為什麼他要這樣做?帶著滿腹疑團的Zack向Tseng點頭後便進入他身旁的入口。

走進裡頭,Zack感到比剛才更悶熱的溫度,只見一座巨型鍋爐座落於地面上,還冒著蒸氣,它似乎是用作把浴場池水溫熱。

Zack沿著鋼梯返回地面,再繞過鍋爐從旁邊的樓梯,返回二樓另一端的出口到達室外,同時再次感受到室外的低溫。他經由管道搭建而成的走廊往更上層走去,然後進入破壁返回鍋爐室中。最後,他走過懸吊半空的橋道,進入大堂。

甫進入大堂,Zack便看見Angeal早已站在大堂中央。Zack深吸一口氣,便裝作若無其事,雙手插進後袋裡,踱步上前。

Angeal聽到腳步聲後回頭,當他看見Zack時,臉上並無訝異的神情。

「我本來應該要跟Genesis決戰。」Angeal的語氣裡充滿歉疚。從Zack的出現,他大概已意會到好友Genesis的下場了……

當然,親手把Genesis了結的Zack心裡亦不好過:「可惡,到底是誰造成的啊。」

突然,Angeal舉起巨劍指向Zack道:「不過,接著是我的工作了。」

「你打算怎樣!」Zack眉頭一皺,隱隱感到不安。

Angeal二話不說,便揮動巨劍向Zack攻擊,Zack狼狽地避開。

「停手!」Zack伸手阻止道。

「你等的人在這兒吧?」Angeal當然了解到Zack前來Modeoheim的目的,那是神羅的任務──追尋Hollander下落,並要殲滅阻止回收行動的人,當中包括Genesis,亦包括自己……

Zack最不願意面對的處境終於成真,他面如死灰,上前拔劍的同時,聲線顫動著說:「Angeal,你認真的嗎──」

在Zack說話的同時,Angeal不由分說便朝他劈下去,Zack馬上以長劍抵擋!二人交鋒,高低立見──Angeal的力量加上巨劍的重量,使Zack的長劍馬上被壓下來。

「太好了,Angeal!」中年男子的聲音在二人面前響起,他們朝聲音的方向望去,剛才沒命地逃亡的Hollander現身了。

Hollander對Angeal說:「現在就來洗雪我們父子的仇恨吧!」

Zack詑異地睜大雙眼,回望Angeal道:「……父子?」

他記得Angeal母親說過他的父親因為籌錢買這把巨劍而積勞致死,可是Hollander說的又是怎麼一回事?

Angeal面色一沉,他以巨劍用力拂開Zack的長劍同時,喝止道:「閉嘴!我的父親已經死去了!」

聽到他的回應,Hollander亦不禁一呆,然後改口道:「那麼就洗雪母親的仇恨吧。」

Angeal聞言,立時厲聲反駁:「母親羞於過去,已經自我了斷生命了。」

Zack低呼一聲,想起他的母親在寓所身亡時,Angeal竟不置可否地回應,因而以為他毫無血性地殺死母親。現在,Zack終於覺悟到,自己一直誤會Angeal……

「羞恥嗎,那就錯了,她應該覺得驕傲。」原本轉身望著窗外夕陽的Hollander回頭對Angeal說:「她留下自己的名字作為實驗代號名稱啦──Project G,即是Project Gillian。」

Angeal激動地抓著他的衣領喝道:「不准叫母親的名字!」

Zack一直以為計劃的代號G是代表Genesis,沒想到它不單代表一個女子的名字,而且更是Angeal母親的名稱…….

「注入了Jenova細胞的女子Gillian,然後在胎兒期被移植了Gillian因子的Genesis。」Hollander把過往計劃娓娓道來的同時,將Angeal的手從肩上抽開:「啊,Genesis失敗了,我就承認吧。」

Angeal彷彿預料到Hollander接下來要說的內容,他別過臉,似乎已不想再聽下去。

「不過Angeal,你是──」Hollander朝天張開雙手,一臉自豪的說:「在Gillian胎內不斷重複分裂,你是完美的。」

Angeal一把推開Hollander,然後背向Zack道:「Zack,我是完美的──」

「怪物。」他驀地回頭:「我的細胞接收他人的,然後就能散佈開去。」

經過Hollander跟Angeal的解釋,Zack總算明白怪物會擁有Angeal臉孔的原因,牠們都是帶著Angeal的基因所產生出來。Angeal不單是怪物,而且更是Project G實驗下成功的完美怪物……

「雙向拷貝──」被推倒地上的Hollander起來,指向Angeal道:「就是正確地繼承了Jenova力量的意思了。」

Angeal滿臉鄙視地狠瞟他一眼,然後垂首道:「Zack,你記得嗎?」

他走到Zack身旁續道:「我們約好要對付所有使世間陷入疾苦的人吧?」

Zack似乎理解到他話中的意思,便點頭回應:「嗯,可是你不是。」

「我本身使自己陷入痛苦之中。」Angeal的語氣充滿悲傷與絕望。然後,他驀然轉身,看著Zack的背影說:「Zack,讓你看吧。」

Zack聞言,緩緩轉身,無言相對。

至於Hollander,他似乎已了解到Angeal的意圖,出言阻止:「住手!那就無法挽回了!」

Angeal沒有理會他,便逕自高舉左手,數頭擁有Angeal細胞的怪物立時產生出來,出現於眾人面前!

「可惡!即使只是細胞!」Hollander見狀,馬上撲向Angeal阻止,郤反被推倒地上。

當Zack要揮劍應付怪物之際,怪物已越過他撲向Angeal。Zack回頭狂呼:「Angeal!」

Zack呆然目睹怪物把Angeal包圍、吞噬……或許該說是合為一體。

被怪物撲上的Angeal身上發出強光,光芒伴隨驚人的力量把廢屋轟成破碎!當光芒退下,Hollander已退避三舍。

Zack垂下遮擋光芒的臂胳,在夕陽的映照下,他已再看不到Angeal的模樣,Angeal已成為一頭集眾怪物特徵的怪物,一頭真正的怪物……

Angeal為了要從Zack手上獲得解脫,已不惜捨棄人類的姿態,成為真正的怪物……

眼前的Angeal躍動著,地面隨之而震動。已失去神志的他揮動著爪中的長矛,狠狠朝Zack一刺,可是Zack並沒有閃避,左頰立時被劃上深刻的血痕。

「Angeal,」Zack低頭喃道,然後抬頭高呼:「你的驕傲在哪兒了!?」

Zack緊握著的拳頭快要迸出血來,他知道自己的呼喚已不能把Angeal叫醒,更不會令Angeal回復人類的模樣。他心中的悲傷無以復加,想到生死決已不能避免,想到Angeal渴望從苦痛中解脫,眼下他唯一能做的是……

原本緊閉的雙目驀然一張,Zack拔出長劍迎向他……

**

良久。

這是一場結集悲傷與絕望的決戰。

Zack如Angeal所願,終於把失去理性的他擊倒。

Angeal已從苦痛中解脫,可是Zack又如何……?

在夕陽的餘暉下,Zack站在倒臥地上的Angeal面前。被擊倒的Angeal四周散落著白色羽毛,這時候的他已回復人類姿態,可是他的髮鬢滲著花白,他竟然跟Genesis一樣出現劣化的跡象。

Zack的臉上流露著內疚與悲傷,可是Angeal的表情郤是無比安詳從容──這正是Zack自他失蹤後不曾見過的。

「Zack,幹得好。」Angeal滿懷安慰地讚許道。當日跟在後頭的小狗已經成長,成為獨當一面的戰士,他已經不需擔心了……

Zack悲痛失聲,他蹲在Angeal面前不語。

「之後就拜託你了。」Angeal把手上的巨劍提起,然後輕揚著滲白的眉毛,向Zack示意。

Angeal竟然把視之如命的巨劍轉贈,Zack自然感受到Angeal背後的意思。他沉痛地緊閉雙目嗚咽著,肩膀更因強忍悲傷而抖震起來……

Angeal把巨劍舉到Zack眼前,當Zack張開眼接過巨劍後,Angeal的手亦自巨劍上垂下來。

「別忘記驕傲。」氣若柔絲的Angeal帶著微笑輕輕點頭,便安詳地閉上眼,不再醒來……

Zack睜大雙目,彷彿不相信這眼前的事實,握著巨劍的手頹然垂下。

良久,他默然站起來。心情未能平復的他把巨劍平舉於面前,然後就像Angeal一樣閉上眼向著巨劍祝禱,向著Angeal致敬。Angeal的話言猶在耳……

擁有夢想,如果要成為英雄就要擁有夢想,也要擁有驕傲……

當Zack垂下巨劍的同時,仍映照著夕陽餘暉的天空竟降下雨水。他抬起頭,眼前所見都變得模糊不清。

他已經分不清楚,使自己視線模糊不清的到底是天空降下的雨,抑或是眼眶中的淚……

**

「喏,Zack。若果走到上面的城巿,就會接近天空啊。」Aeris坐在教會的地板上,帶著笑意抬頭望向破屋頂透進來的光線。

她頓了一頓,然後起來道:「雖然害怕,不過花朵們都很高興啦。」

當她回頭一看,原來喜悅的表情漸漸消隱──Zack自回來後便一直默不作聲,背向她坐在一角。而現在他的肩膀更在震抖,Aeris還隱約聽到他所傳來的嗚咽聲。

到底是什麼讓原本開朗、充滿朝氣的他如此悲傷?Aeris很想支持他,哪怕只是與他一起分擔悲傷也好……

Aeris步向他的身後,然後雙手輕輕從後環抱著他的頸項,她的臉頰與他的貼近,默默伴在他身邊,聆聽著他的飲泣聲……

**

事後,神羅裡並沒有人提及這個任務,當然更沒有人提起Genesis跟Angeal。

繼承了巨劍的Zack自任務後首次返回總部,他坐在SOLDIER樓層的大堂裡望著巨劍默然不語。額前原本垂下的髮絲已改撥起來,露出方正的前額。昔日桀驁不馴與年少氣盛的感覺亦隨著髮型的轉變而不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剛毅與成熟。

此外,當日左頰被刺中的傷口雖然已經退痂,可是郤留下了一道不能磨滅的十字疤痕,這道疤痕彷彿在提醒他不要忘記「他」的傷痛、不要忘記那一天……

沒有人知道髮型的轉變與臉上疤痕的意義,只知道他在任務完成再次返回總部時,已改變了形象,並且攜帶著Angeal的巨劍出現。他的轉變,他眼神中的堅定與成熟,彷彿就是「他」的化身……

Zack默然揮動著巨劍然後放回背後,便帶著堅定與穩重的眼神離開大堂──這一天,身為SOLDIER Class 1st的他就像Angeal一樣,以前輩的身份指導新丁。

當Zack來到神羅大樓的空地前時,SOLDIER新成員與神羅士兵已分成兩隊各站一旁,並工整地呈一字排列好。

他先走到左排的神羅士兵面前,然後就在其中一名士兵面前停下,並朝他咧嘴一笑。

這名士兵──曾與Zack一同工作的Cloud,透過頭盔的護目鏡看到Zack輕拍著自己的肩膀,並說:「想成為SOLDIER嗎?加油啊。」

然後Zack便轉身走向另一旁的SOLDIER Class 3rd道:「SOLDIER全員到齊嗎?」

Class 3rd一致高聲回應:「是!」

「大家都是新丁啦。」Zack掃視著眾新丁,心裡不禁回想起初加入SOLDIER的自己──憧憬著成為英雄,渴望成為被憧憬的對象。現在,面前的這一群新人向自己投崇拜與憧憬的眼神,他們就跟自己一樣抱著同樣的夢想……

SOLDIER Class 3rd回應道:「是!請多多指教!」

「我只有一個忠告。」Zack頓一頓道:「不,是命令。」

說著,他舉起背上的巨劍平舉於面前,然後閉上雙目,誠心地祝禱著、向著天國裡的他致以敬意。

之後,他垂下巨劍,張開眼睛對新丁們說出當日「他」所說過的話:「懷著夢想吧,然後無論在任何時候也不要捨棄SOLDIER的驕傲。可以嗎?」

「是!」Class 3rd意志高昂地一致回應。在場的SOLDIER新丁、還有渴望成為SOLDIER的Cloud無一不受Zack的話所感動。

「必定要全員再次歸來。」Zack緩緩舉起巨劍,堅定的眼神自巨劍劍尖移向天空,並微笑道:「出發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第五章(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