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伍番街巿場的入口,Zack到達通往神羅大樓的零番街高速公路上。神羅大樓就在眼前,只是公路前方的兩旁皆升起濃煙,似乎正受到Genesis一黨的破壞。

「神羅大樓……!可惡,Genesis的同黨……為什麼要幹這麼事啊!由我來阻止吧!!」Zack看見神羅處於緊危存亡的處境,便急步往總部奔去。

可是,數道身影在前方出現,並向他突襲!Zack格掉對手的砍擊,幾個像Genesis正體一樣左背長著黑色翅膀的拷貝陸續出現。

「立刻就來了!我很匆忙,別阻我!」Zack說罷,便衝向他們作攻擊。

「好!」三兩下攻擊後,Zack便把他們消滅,他收劍然後飛奔道:「我要快點!」

可是,事情並不如他所想般順利,這次他遭到浮遊半空的機甲阻截。

「這是機械啊,無論如何也不讓我通過嗎。」Zack拔出劍向其中一座機甲攻擊,可是機甲郤敏捷地避開了。

Zack對著裝甲說:「你這樣堅持的話,我就只好強行突破!」

把機甲消滅後,拷貝又再出現了,而且這次為數不少。

「哼,還有嗎,真固執啊!!」差點喘不過氣來的他被圍拷貝所包圍,暗嘆不妙:「糟糕,被包圍了。可惡,看來就像螞蟻一樣大批大批出來……就一口氣把你們收拾掉吧!」

把敵人逐一擊倒後,Zack總算鬆一口氣來。

「呼。終於平靜下了嗎。」Zack四處張望,發現所在之處與總部仍有一段距離:「比預計花了更多時間呢,要趕快了。」

正當他要舉步向前之後,後方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

「……想起來……」Zack回頭,從背上拔出長劍淡然道:「世間中總會有這樣不如人願的事情呢。沒錯沒錯,這樣的事從以前就明白了啊!」

現在他所面對的正是一頭持著長杖,遍體赤紅、肌肉糾結的怪物,那大概是Genesis.拷貝的變種,單從外表來看絕對不能少覷。

敵人突然撲上前揮動著長杖,Zack雖然成功格去攻勢,手裡郤隱隱發麻。

Zack握緊劍對敵人說:「嗯……有點厲害,看來跟之前的不同級數啦,不過不得不幹!」

他小心翼翼地注意著敵人的一舉一動,並避開敵人的杖擊,然後再從後作出偷襲。不久,終於把敵人消滅了。

「這次終於完結了,要趕快。」Zack眼見時間越來越緊迫,他亦不作喘息,便大步往總部奔去。

Zack越過指示牌,身處距離大樓約一點五公里外的公路上。他突然感到異樣,抬頭一看,便看見Angeal持著巨劍飄然而降。

Angeal二話不說便向Zack請求:「請助我一臂之力。」

Zack仍在為Angeal把事情交代得不清不楚而心中有氣,他裝出一副吊兒郎當、滿不在乎的模樣,然後踱步至Angeal身後賭氣地說:「怎麼了?我完全不明白你在想什麼。」

「事實上我也不明白。」Angeal淡然回答,Zack聞言為之愕然。

「有時候,腦海裡感覺就如身處迷霧之中。」Angeal回頭,望著前方處於烽火中的大樓說:「可是,即使是怎樣的狀況,我也不能放棄驕傲──」

說罷,他平舉著劍到臉龐前道:「只要我還與這把巨劍同在。」

他用力把巨劍一揮,便對Zack說:「Zack,跟我一起戰鬥,敵人就是所有使世間陷入疾苦的人。」

Zack久久不語,即使心裡有氣,郤還是因為能再與好友並肩作戰而高興。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便回應:「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可是,當他回頭時郤不見Angeal的縱影,只剩下飄散而落的白色羽毛。

難道他又無聲無色地消失嗎?Zack下意識地四處張望,找尋他的蹤影,可是郤沒留意到他已偷偷降落在自己的背後。

Angeal突然從後攔抱著他,Zack禁不住大叫。

Angeal輕輕拍動著翅膀,對Zack說:「我把你送到那兒去。」

「不用了!」Zack一邊掙扎一邊拒絕,他寧可多花點腿力跑到總部,也不要以這種像小狗被抓後領的糗模樣被帶到大樓去。

「飛起來倒是不錯啊。」Angeal的語氣中掩不住笑意,他的片翼一振,與Zack高速飛向大樓……

**

另一邊廂,在作為實驗樣品室及囚室的神羅大樓六十七樓裡,Sephiroth單人匹馬應付著不斷湧現的Genesis.拷貝,阻止他們繼續往上層進攻。

當他把拷貝肅清後,Angeal亦抱著Zack穿過被破壞的玻璃窗,扺達六十七樓。Angeal把Zack放下後降落,Zack勉強站穩後與他一同上前。

Zack對Sephiroth道歉:「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Sephiroth回望對著二人,淡然回應:「來遲了。」

「Sephiroth,你看來憔悴了?」與好友久別重逢,Angeal忍不住戲謔道。

Sephiroth低頭,只冷哼一聲作為回應,不過稍為放鬆的表情還是出賣了他隱藏的情感。

「不過言歸正傳……」Angeal眼見樓層內滿目瘡痍,便撫著下巴道:「Hollander向Genesis下令消滅寶條。」

「那個寶條是科學部門統領?」Zack向Angeal確認。

Zack曾經從Kansel和研究員口中得知,寶條就是確立SOLDIER製作方式的人;而從Sephiroth口中,他亦得知寶條在科學部部門的權力爭奪戰中擊敗Hollander。

Angeal回應道:「嗯,Hollander認為自己的地位被他所禠奪。」

「所以狙擊目標是上面的科學部門樓層了。」得悉二人恩怨後,Zack馬上便估計到Genesis等人此行的目的了。

可是,當Sephiroth一聽到寶條的名字,臉上馬上閃過一絲的厭惡。

「別管那個寶條了。」他冷冷的說,然後轉身就走。

「你一點也沒變啦……」Angeal看著他的背影發出嘆息。對於Sephiroth為何這麼討厭寶條這個交集不算多的人,Angeal一直不甚了解。

「那麼,就把這兒之下的樓層拜託你,外面就交給我。」Angeal眼看Sephiroth心意已決,便把保護寶條的任務交給Zack:「Zack負責上面,寶條博士交給你了。」

「了解!!」Zack握拳道。

Angeal離開後,樓層上只剩下Zack一人。他一邊奔向通往上層配合室的樣品室去,心裡一邊在想:「Angeal到底在想什麼?我一點也不了解。可是,我們再次一起戰鬥,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嗯,科學部門樓層就在……這兒盡頭啦。」Zack走到樓層的盡頭,來到放置著生物的樣品室。

越過兩旁安放實驗樣品的容器,Zack乘著盡頭的升降機,到達配合室。他在配合室的橋道前看見一個身穿白色實驗袍、束著黑長髮的乾瘦男子正專注地記錄著實驗數據,Zack肯定他就是寶條博士無疑。

「博士……在這兒。」Zack鬆一口氣,並上前道:「太好了!你沒事嗎?」

寶條記錄著數據,頭也不回地回答:「能不能安靜下來呢?」

Zack郤不管他的勸喻,激動地說:「現在大樓被Genesis軍所攻擊,敵人的狙擊目標可能就是你。」

寶條聞言,郤只是抬頭淡然地說:「那麼,你是我的護衛嗎。」

Zack見寶條總算有反應,於是勸說:「無論如何,我們先一起避難去好嗎?」

「嘿嘿嘿……劣化的怪物根本用不著害怕。」寶條不屑地回應,然後掩著嘴發出令人心寒而刺耳的笑聲。那陰陽怪氣的笑聲著實讓人頭皮發麻,也難怪Sephiroth對這個人沒好感吧。

「……那,你是說Genesis嗎?」Zack問道,他想起「劣化」這個詞多番與Genesis有所關聯。

寶條似乎被他的問題引起興趣,終於帶著興味回頭說:「沒錯,那是錯把從天而降的未知生命體誤認為古代種的愚昧時代產物。」

「未知生命體?」Zack滿臉不解。

寶條補充:「從天而降的災難Jenova。」

「……咦。」Zack當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因為這是神羅的高度機密。

寶條知道他對Jenova毫不知情,便冷冷一笑,走到一旁去繼續工作:「不知道也沒問題,不動腦筋地守護我的頭腦才是SOLDIER的工作。」

然後,寶條再沒有作任何回應,專心地收集實驗數據。

眼見寶條並沒有離開之意,Zack只得一同逗留在配合室中,百無聊賴的他在配合室中遛達。

寶條瞟了他一眼,刻薄地譏諷著:「你看來蠻悠閒嘛。」

Zack無奈地攤開手搖頭道:「不,雖然說不上悠閒……」

寶條把握著報告的手垂下,回應道:「我不是有訪客來嗎?你準備好守護住我這偉大的頭腦、生命嗎?」

「當然,交給我吧!任何人我都歡迎光臨!」Zack走到連接運送樣品的玻璃箱的橋道前,他雙手叉腰神氣地說:「讓你見識新世代SOLDIER Class 1st的實力吧!」

「嘿嘿嘿。那就拜託你,可別輸給那些二流科學家的失敗作啊。啊喲……?」寶條突然抬起頭。

一根接一根的黑色羽毛徐徐散落,寶條淡然回頭,便看到Genesis出現了:「才不過提起就來了。」

Genesis聞言不語,只提起赤劍指向寶條的後背。

「是Hollander的命令嗎?你以為只要服從Hollander,就會治好劣化嗎?悲哀,真悲哀啊。」面對如此困境,寶條竟淡然自若,他譏諷的同時,輕輕托好眼鏡鏡框、搖著頭。

「哼,Genesis。」看見寶條遇上危險,Zack馬上上前拔劍相向。

「嘿嘿嘿,二流科學家是不可能治好劣化。」寶條似乎認為Genesis完全不足為患,他發出刺耳笑聲之餘身軀亦因為大笑而抖震起來,Genesis的表情則越見沉重。

就在這時候,把大樓外部的敵人清理掉的Angeal出現,他朝向Genesis拂手道:「住手吧,Genesis。」

寶條見狀,帶著興味地打量著Angeal與及他背上的白色翅膀,別有深意的說:「啊,這倒很難得。」

Angeal沒有理會他那異樣的目光,逕自收起巨劍。

「『君啊,如因果搬弄,已失去夢想和驕傲──女神引弓,箭矢已發。』」Genesis悽然唸誦。

寶條帶著鄙夷的語氣說:「Hollander的怪物到齊了。」

「閉嘴!」Zack朝著寶條大罵--他對寶條這種毫不留情的羞辱實在討厭極了──尤其他正在悔辱他最敬重的Angeal與及曾為SOLDIER的Genesis。

「『LOVELESS第四章』。」寶條沒有理會Zack,舉起雙手逕自解說:「是好友們提出決鬥時的一幕。」

三人同表驚訝──當中以Genesis最為震驚,只因一般人只會認識曾被舞台化的第二、三章,可是寶條竟然能一聽就能道出此詩的出處。

「這自古相傳的敘事詩,我以為會對研究工作有幫助,所以才讀讀看。」寶條郤不屑地聳著肩道:「可是郤無聊極了。」

Angeal一臉凝重,他回頭向寶條問道:「決鬥的結果是?」

寶條輕輕托起眼鏡鏡框說:「不明,最終章下落不明,現在仍沒被發現。」

「結局眾說紛紜。」Genesis走到橋道上停下,然後回頭。他舉起左手,掌心冒出火光,然後回頭向著玻璃箱一轟,頓成粉碎!大樓的牆壁亦被破開,露出昏暗的天空。

「果然『女神所贈之物』對我們來說,是意味著什麼吧?」Genesis沉重地低喃著,然後展翅越過火堆、穿越破壁離開。

「喂!等一等,Genesis!」Zack跑上前,郤只能目送著他離開。

Angeal見狀,立刻從後攔抱住他,從破壁離開。

至於寶條則目送著三人,然後抱著腹部發出令人發麻的笑聲……

**

「『我等纏繞於復仇而枯竭的靈魂,』」Genesis翩然立於大樓屋頂避雷針上唸誦著「LOVELESS」的第四章:「『纏繞於苦惱之末的願望是,我等的救贖與──』」

「『你安穩的睡眠。』」他舉起左手,掌心冒著光芒,魔方陣伴隨出現!

被攔抱於半空的Zack看著於天空閃耀著的魔方陣,立時意會:「他再次使用召喚術!」

Angeal飛向屋頂上,突然對身下的Zack說:「Zack,交給你了。」

「咦?」Zack還搞不清楚狀況,己被他放在大樓屋頂上。當Zack抬頭嘗試躍起並捉住Angeal時已太遲,Angeal已朝向Genesis飛去。

Angeal回頭,露出微笑道:「是你的話就能打倒牠。」

Zack不放棄地朝向他一跳一躍,然後不悅的說:「別扔下我啦──!等一等啦!」

Zack看到二人開始展開空中戰,然後在空中你追我逐,在烽火的濃煙中逐漸飛遠…...

就在這危急的時候,手機竟然響起了。

「嗯?Aeris?」Zack接過來電後便馬上把Aeris的聲音認出,而身後則閃耀著炫目的金黃色光芒。

「那,之後再打電話給你啊。」Zack淡然自若地向她告別後,便合上手機。

與此同時,金黃色的光芒自魔方陣伸延開去,Zack立時進入異空間!一頭遍體金色、彷似Bahamut的召喚獸出現了!牠的頭部長著如長劍的角,背上則插上六根爪牙,牠是Bahamut.烈──看來比Bahamut更不好惹。

可是,Zack見狀郤拔出長劍,露出自信笑容自言自語:「有客人來了,我可不能對客人怠慢。」

Bahamut.烈先凝聚著力量,然後發出數道光波,朝向Zack轟去。當Zack閃避過來之際,Bahamut.烈又發射出金黃色的六牙朝他刺去!然後不由分說從嘴部凝聚力量,向他發射!Zack一時間陷於苦戰當中。

Zack立時趕緊回復,然後再度作戰,並以穩守突攻的形式應付。雖然Bahamut.烈的威力,不過當Zack適應了牠的攻擊模式後,便穩佔上風。

不久,被擊倒Bahamut.烈發出咆哮,身軀伴隨著六牙塌下。當Zack退開的同時,強光自牠的體內發射而出,不久異空間消失,回復現實空間。

在大樓屋頂上,四周冒起的濃煙雖然都被強風吹得消散了,可是Zack抬頭張望,郤哪見在空中對戰的兩道身影?

「大家……走到哪兒去啊……」Zack呆立當場,現場只剩下他一人,Genesis跟Angeal又消失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第四章(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