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家走到哪兒去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根接一根的白色羽毛在漆黑之中搖曳散落──除此之外,Zack什麼也看不到。而且,他並不知道那些羽毛來自天使的翅膀,抑或來自「他」的……

「你沒事吧?」一把溫柔的女子聲音低緩而模糊地在Zack耳邊響起。聲線很溫柔,伴隨著淡淡的幽香,活像母親把自己抱住、在耳邊低喃一樣。

「媽媽?」Zack把她認定為身處故鄉Gongaga中的母親,她的聲音使他感到安穩,讓他把心中的不安無助盡訴而出:「我想幫助我的朋友啊。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喂喂~!」女子的聲音逐漸清晰,聲音聽來較之前清脆而高吭。

「媽媽?」Zack似乎察覺到女子的聲線與母親相異,於是撐開眼睛。即使目光尚未對焦,他還是能夠辨認得到眼前的是一個少女。

「喂喂~!」少女察覺到他漸漸回復意識,馬上露出興奮的神色說:「太好了!」

躺在地上的Zack甦醒過來,他輕晃著腦袋,然後茫然望向從屋頂破洞透射進來的柔和光線:「天國?」

他想起自己從板層上墮下,心想大概也凶多吉少,已成為天國裡的一份子吧?

可是少女郤微笑道:「很遺憾,是貧民窟的教會。」

當他聽到她的回答便馬上坐起來,並抬頭望向少女。他的目光回復焦距,也把她的臉容看得一清二楚。

少女年紀與他相約,她把棕色的微曲長髮束起,清澈的碧綠色眼眸裡流露出笑意與溫柔,加上一身白色主調的幼肩帶連衣裙衣著,活像天使般純潔完美。要不是天使的話,大概也不會有這樣美麗的臉和慈和而脫俗出塵的氣質吧……

Zack驚為天人,頓時失神脫口而出:「天使?」

「我叫Aeris。」少女Aeris搖頭笑道,然後轉身指向破了大洞的屋頂說:「你從上面掉下來。」

Zack聞言,發出訝異的嘆息,似乎沒料到自己竟然大難不死;至於Aeris則回頭慶幸笑道:「真令人吃驚啊。」

Zack向她道謝:「謝謝你救了我。」

「不是啦~」她背向他,然後重演剛才把他叫醒的動作,彎腰對著地上的黃色花朵道:「我只是說『喂喂~』而已。」

「哈哈哈哈哈──」不知怎的,Zack被Aeris那生動的表情和動作給逗得開懷大笑;至於她回頭時看到他那突如其來的反應,則感到不解。

然後,他止住笑聲,腰肢一繃,身軀便彈起,輕鬆地站在地上,Aeris對於他那利落的打挺動作似乎佩服不已。

「很感謝你,Aeris。我叫Zack。」Zack作了自我介紹,便抱著胸想道:「我說不向你酬謝可不行呢。」

可是Aeris郤帶著笑意,搖頭拒絕:「不用了,不用了。」

「那可不行。」Zack也不管她的拒絕,便試想著回謝方法。他支著下巴來回踱步,突然靈機一觸,回頭向她豎起指頭道:「那,約會一次如何?」

「那算什麼酬謝啊,聽起來很傻啊。」Aeris聽罷雖然不禁失笑,可是郤對他的滑頭並不反感。

至於Zack,他則為「奸計」未能得呈而發出無奈的嘆息。

百無聊賴之下,他偷偷望了一眼她那優美的背影,然後張望著教會的四周,步伐不自覺地移向前方的花圃上。

當他的腳正要踩到花上時,Aeris馬上高聲喝止:「停下!別踩花朵!」

Zack嚇了一跳,馬上把腳縮回:「什麼?」

Aeris臉帶慍色教訓著:「只要有花朵的話就該要留神吧──普通人的話。」

「不好意思啦,我不是普通人。」Zack立時道歉,然後目光往花圃一轉:「咦?」

只見花圃上的黃色花朵燦爛地盛放著,並散發著淡淡花香,剛才在夢中嗅到的香氣正是從這兒傳來。Zack才察覺到,這麼朝氣勃勃的花朵在Midgar裡可算是少有。

「花朵很罕見呢,」Zack蹲下來看花圃,然後回頭望Aeris道:「在Midgar裡可是高級品啊。」

「花只在這兒開,在我家四周所種植的亦茁壯成長呢。」花圃就像是她的命根,她愉快地張開手望著花圃,為自己親手培植的花朵感到自豪。

「若果是我的話,就會把花賣掉賺錢呢。」Zack把雙手擱在腦後來回踱步,然後像要付諸實行般起勁地說:「讓Midgar種得滿滿是花,讓錢包塞得滿滿是錢!」

「讓Midgar種得滿滿是花──讓錢包塞得滿滿是錢──」Aeris支著下巴看著花朵低喃,然後望著Zack輕輕搖頭:「我從沒想過呢。」

說罷,她便低下頭專注地整理著花圃。這時候Zack亦想起了與Genesis對峙的Sephiroth,還有使自己從板層上墮下的Angeal,於是打算離開。

「出口?」得知Zack要離開後,Aeris起來,指向教會盡頭的大門說:「……那兒的大門。要走了嗎?」

「嗯,現在走吧。那麼說來,謝謝你,Aeris。」Zack回答。若不是有要務在身,他還會在這兒多待一會……

「……嗯。」Aeris虛應一聲,便默然不語。

Zack往大門方向走,他每走一步,內心就在掙扎。終於,他停下來,在教會裡別扭地環顧著,然後回頭,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你一直在這兒生活?」

「嗯。」Aeris低頭回答,然後起來問道:「那,你要去哪兒?」

這麼一問,Zack才想起自己對這一帶並不熟悉,更遑論要從這兒回去?

Zack抱著胸,想著想著,完全想不出答案:「嗯──我不知道。」

「我去送行吧?」Aeris上前,自動請纓。

他攤開手搖著頭表示沒所謂,然後反問:「去哪兒?」

Aeris不禁垂首閉目,似乎她亦沒有頭緒:「嗯──我不知道。」

Zack聞言,身軀微微傾前,向她開玩笑道:「你該不會想跟我一起多一會吧!」

Zack本以為她又會回答什麼「聽起來很傻」之類的話,可是沒想到她竟害羞地點頭應道:「嗯。」

「咦!?啊!?」Zack始料不及她的坦白,搔著腦袋的他臉上頓時泛紅,心裡郤禁不住竊喜。

**

Zack待Aeris把花圃整理好後,二人便離開教會。

可過他的思緒還停留在教會裡,只因剛才想幫Aeris整理花圃時被拒絕了,而她拒絕的原因竟然是──那些花朵只想由她來照料而已。這個天使一樣的少女,雖然說不上怪裡怪氣,不過肯定是與眾不同……

不過,當他看到教會外的景象,馬上便回過神來。

「這兒正在板層之下呢,是伍番街……貧民窟嗎。」Zack抬頭望向遠處,總算領教到板層下的光景──正前方遠處的是支撐著Midgar板層的主力柱,而外圍則是支撐每一區域板層的機械塔。即使現時為白天,可是天空郤一片昏暗。

「嗯,再走一會就到貧民窟巿鎮,那兒有很多人,而且可以從貧民窟走到板層上面去。」Aeris介紹著,然後回望Zack道:「所以,我就送你到那兒吧。」

「走到巿鎮的話,總會有辦法吧。」Zack回應:「那麼,拜託你了。」

Aeris點頭道:「那麼,我就給你帶路到巿鎮吧。」

這個板層下的世界──貧民窟與地面上的世界簡直像兩個世界,若說Midgar的地面是天堂,那麼貧民窟必然就是地獄。

Zack察覺到周遭猶如廢墟似的,滿地皆是從板層上方掉下來的廢物與瓦礫。

「這兒就是貧民窟嗎……」看到面前的滿目瘡痍,他大為訝異,他沒去過貧民窟,所以無法想像到貧民窟的環境會如斯惡劣。

走在前頭的Aeris回頭走向Zack:「怎麼了?」

「這兒蠻亂七八糟啦。」Zack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

Aeris聞言,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這麼說來……很棘手了?」

「很遺憾,完全沒問題。」Zack馬上回答。對於他來說,相比那些兇狠的怪物,這種沒甚條理甚至是混亂的街道算是小意思了。

「太好了,我就猜到Zack會這麼說。」Aeris聽到答案後,出奇地露出放心下來的表情,繼續上前帶路。

至於Zack則一臉不解,搔著腦袋喃道:「這樣,有什麼好高興嗎……?」

不過,即使不會對這個沒有規劃的街道感到棘手,當他看到不少居民前來拾荒,心裡不免勾起惻隱之心。

他們或許並不願意,可是生活的困苦郤迫使他們前來拾荒,或許他們希望能從中找到一件兩件能變賣的東西、賴以維生吧……

他正為這兒生活的居民感到悲哀之際,目光一轉,回望正在前頭帶路的Aeris。只見她郤帶著笑意,邊走邊說:「我想在這兒也開滿花呢。這兒變成花道的話,一定會很漂亮。」

看著她的背影,或許她的確是天使,是貧民窟裡的天使……

二人走了好一段路,Aeris對Zack說:「巿鎮在更前面啊。」

突然,兩頭外形圓鼓鼓的、背上長滿尖刺的怪物突然撲出,擋住二人去路!

Aeris受驚尖叫:「呀!怪物!」

「啊,出現了。」Zack輕鬆的說,這樣的兩頭怪物對他來說根本不足為患。

可是不知就裡的Aeris郤擔心不已,她不住催促著:「Zack,快逃走啊。」

「放心,放心。」可是Zack雙手叉腰,一臉從容的說:「牠們應該是在等我吧!交給我吧。」

Aeris回頭,滿臉驚訝的說:「交給你?」

Zack從背上拔出長劍道:「因為很危險,所以你先退後吧。」

正如他所料,牠們並不足為患,很輕易便把牠們消滅了。

Aeris在旁把整個過程看畢,不禁佩服道:「Zack很可靠呢。」

Zack被讚賞得沾沾自喜:「是嗎?」

「嗯,居然把牠們打倒,很強啊。」Aeris上前讚美。

「很強嗎……」可是Zack聞言郤低下頭,一臉心事重重。若果強的話,他或許早已成為英雄;若果強的話,他或許就能幫Angeal一把了……

Aeris留意到他表情的變化,於是溫柔地慰問道:「怎麼了?」

「不,沒什麼。」Zack不想讓她擔心,馬上調整好心情,便轉身前進:「那麼,那樣的輕取、輕取!」

然後,他突然回頭,並叉腰神氣地說:「應該蠻酷吧?」

「嗯……」Aeris打量著他,郤不置可否。

Zack滿臉不解:「嗯?」

Aeris再打量著他,然後上前說:「我不知道。」

「Aeris,這種時候就再坦白些吧……」Zack聞言,攤開手搖頭道。他希望她再坦白一些,就像剛才承認想跟他一起多一會一樣……

「來吧,Zack。」只是Aeris對於他的話沒有正面回應,便逕自前進:「快點走吧?」

「咦,喂~喂?」被漠視的Zack來不及反應,呆立當場。

Aeris與從後跟上的Zack繼續前進,來到伍番街巿鎮的大街上。Zack在不遠處看見旁邊圍牆中間有一道巨大的鋼造閘門,閘門裡頭就是Aeris所說的伍番街貧民窟巿鎮了。

Zack問道:「前面就是巿鎮了?」

Aeris回應:「沒錯。」

「……呼。」Zack突然鬆一口氣。

Aeris回頭好奇問:「怎麼了?」

Zack抱著胸說:「這個貧民窟也蠻有巿鎮的形貌啊。」

的確,雖然環境跟上面的都巿相比當然說不上好,不過總算比剛才滿佈瓦礫廢物的外圍地帶要井井有條了。

「當然啊,因為大家一直在這兒生活。」Aeris掩著嘴笑道,然後望著遠處的閘門續道:「在那個閘門裡面就是巿場了,有各式各樣的店,很好玩啊,而且要到板層也是從那兒去。」

二人走了一會,便來到閘門前。

Aeris說:「Zack,巿場就在這兒。」

「有些鬱悶。」Zack停下腳步,四處張望。他自離開教會後就一直感到不對勁,只是一直想不到了然,而現在這種鬱悶的感覺更為強烈了。

可是Aeris郤不以為意:「是嗎?一直都是如此。」

「我明白了。」Zack觀察過後,頓然覺悟。他用力擊著掌心,然後抬頭望向不見天日的上空說:「因為看不到天空。」

由於板層把整片天空遮蓋住,板層下的世界密不透光。至於教會,大概處於地層下的外圍地帶,因此陽光才能倖免地透進被他撞破屋頂的教會裡。

「看不到天空也不錯。」Aeris聞言,郤低著頭黯然地說,語氣中隱隱流露著恐懼與莫明的孤寂。

Zack一方面訝異於她的答案,另一方面攤開手搖頭表示不認同:「全年被板層覆蓋的話,應該會留戀天空吧?普通人的話。」

可是Aeris郤繼續低著頭說:「對不起,我不是普通人。」

「……有原因嗎?」Zack聞言,上前關心道。

Aeris抬頭望著被板層覆的上空,然後鼓起勇氣說:「我害怕天空,好像會被吸進去似的……」

眼看著Zack露出不解表情,她低著頭,心情低落的說:「很奇怪吧。」

感到自己剛才的說話使她的情緒頓變低落,內心不好過的Zack搔著頭腦安慰她:「正常的話就很乏味了。」

「是……嗎。」Aeris虛應著。

突然,Zack頓悟地擊著掌心道:「對了!終有一天我會讓你看到很漂亮的天空。」

Aeris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猶豫不定,然後又再低頭,似乎對於自己克服天空的恐懼沒有信心。她想起了自己在地面上渡過的日子,每天都在擔驚受怕;而且她唯一最重要、最親愛的人,也是為了與她一起逃離這片天,終於與她訣別……

而且,無論是人類、抑或動植物,只要一死,就會如輕煙般被天空吸走,她害怕面對這樣的一幕……

Zack見狀,緊張的說:「用不著害怕,即使是Aeris也必定會喜歡。」

到底是什麼經歷讓她會對這一片天感到害怕呢?Zack並不知道,可是他會讓她看到那浮雲輕送的天、萬里無雲的藍天……總之只會讓她看到令她感到快樂、不會悲傷孤單的天空。

Aeris聞言抬頭,向他點頭,心裡為他的誠意暗暗感動。

**

二人甫到伍番街貧民窟巿場,Zack便發出輕嘆:「咦……」

他四處張望,眼見貧民窟非但沒有想像中般落後蕭條,而且商店各式其式。果然如Aeris所說,這兒是一個打理得不錯的巿鎮。

Zack不由得稱讚:「這麼有趣的一個地方啊。」

Aeris帶著笑意回頭:「嗯,要逛一會嗎?」

Zack正要回應之際,一個男孩突然從後撞向Zack。男孩非但沒有道歉,甚至還回頭罵道:「啊啊,你阻住我喲!」

Aeris見到那男孩,臉色一變。可是,Zack並沒注意到,更搔著腦袋向男孩道歉:「哦?呀,不好意思……」

「小心點啊!」心虛的表情在男孩臉上一閃而過,然後他便轉身急步離開。

「喏,Zack。」Aeris目送著男孩離開,然後憂心忡忡地對Zack說:「或許現在會有什麼……不見了、找不到呢?例如隨身物。」

「不見了?當然不會……咦!?」Zack雙手自然地按在安放錢包的口袋裡,他才驚覺錢包不見了!

Zack大叫:「呀────!!錢包!!」

可是,即使大叫也於事無補,他揉搓著眉心,努力地回想錢包在什麼時候不見,可是郤想不到答案。

Aeris擔憂的說:「不在了?」

Zack思前想後,最後想起剛才的男孩似乎特意撞向他,於是叫道:「難道是剛才的傢伙!我去追捕他!」

Aeris聞言,低著頭慚愧的說:「Zack,請等一等。對不起……我認識那孩子。」

Zack吃驚不已:「你認識!?」

「我想一定發生什麼事情了,他不是會幹這種事情的孩子。」雖然承認男孩把錢包偷掉,可是Aeris還是不忘為他辯護。

不過Zack的怒火並沒有因此而熄滅:「即使有什麼事發生,可是盜竊是壞事吧!我要馬上把他抓出來……」

「我試去問他的理由,嘗試把他帶來吧。」Aeris說罷便轉身就去找人了。

「喂,Aeris!已經走了……」眼見Aeris的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Zack只得無奈地嘆道:「那,我也只得去找!」

與此同時,Zack的手機響起新郵件的訊息。

Lazard竟然恰好傳來了一封主題為『貧民窟的孩子們』、內容頗具爭議性的郵件──除了提到一直流傳著神羅社長有私生子的傳言外,還提到Midgar都巿板層之下的貧民窟是神羅欺壓貧苦居民的「扭曲」象徵,這種象徵甚至迫使生活貧苦的孩子被迫當上盜賊,亦是Lazard說過要好好正視及處理的問題。

雖然Zack亦對於處於貧苦之中的居民深表同情,可是他並不認為這樣就可以姑息這種不法行為──即使是小孩亦沒有例外!對於現在怒氣沖沖的Zack來說,他實在恨不得把那些當上小偷的孩子──尤其那偷掉他錢包的孩子──抓住,再狠狠教訓一頓!

「似乎有人在這兒,總而言之我找找看吧。」為了把搜尋範圍縮窄,Zack便決定先確定那男孩是否已離開出口。

他先向閘門前的青年尋問,青年回答:「咦?孩子?沒有在大道上出現過?自不久前就沒有人離開過閘門啊。」

確定男孩沒有從閘門離開後,Zack便走到另一邊的出口。那出口的上安置著一個巨大但完全收取不到電視台信號的大螢幕。大螢幕畫面滿佈雪花,如同虛設。

Zack抬頭打量著面前的出口:「從這兒出去了嗎……?」

這時,一名路人從那兒進來,Zack立時上前問道:「喂,在那邊的那位!有小鬼走到這兒去嗎?」

路人思索一會便回答:「小鬼……?啥?這兒是通往板層上面的路,孩子應該不會過來啊。」

「可惡……」Zack低聲責罵,心裡煩躁不已。

路人看了看他的表情,了然道:「在抓人?」

「哎呀。」Zack聞言,四處張望。

路人說:「那,追丟了嗎。」

「……哎呀!!」Zack定神,心裡正奇怪他怎麼會猜中。

路人似乎對他的反應習以為常,再道:「老兄,你甚至連錢包都被偷掉了?」

Zack這麼一聽可大吃一驚:「為、為什麼你會知道啊。」

「在這兒要抓人的話,最好就是找人協助啦。」路人淡然說,語氣似乎在透露這兒常常都會發生這種事。

Zack說:「協助?」

「一個人幹可是很困難啊,最好還是找巿鎮裡的人幫忙。」路人邊說邊走。

「巿鎮裡的人嗎……」看著路人的身影消失,Zack便抱著胸沉思:「試著跟這兒的人打招呼嗎。的確,這個方法似乎會快點啦。」

接著,Zack便開始嘗試找人幫忙。

他首先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站在往板層的出口旁邊,於是便上前。

「打擾一會好嗎?這樣那樣……然後,就是這樣的小鬼!」Zack對著女孩比劃著。

女孩交握著手,露出同情的神色說:「嗯,我認識那個男孩子啊。讓你為難了呢,我去把他抓來啊。」

Zack高興極了:「真的嗎?」

「那麼,請在這兒等等。」說著,女孩便離開了。

想不到事情會這麼順利,Zack回望著女孩的身影,感激的說:「明白了,拜託你啦!」

良久。

「嗯──這麼久還沒回來啦……」遲遲未見女孩與男孩蹤影,倚在牆邊等候的Zack漸感不耐煩。

不知等了多久,女孩還是沒有出現,Zack的耐性被磨光並大叫:「我已經受夠了!無聊死了!到底去了哪兒啊!」

當他準備舉步離開之際,就看見女孩正與男孩交談。Zack見狀大叫:「呀、喂!那傢伙把我的錢包……」

可是女孩並沒有任何舉動,竟任由男孩施施然離開!

「呀~已經走掉了,就是因為你跟我打招呼~」女孩回望向他頓足道,然後奔至他面前反斥:「很難得我才抓住他。」

Zack眼見女孩沒有幫忙之餘還反告他一狀,生氣極了。

他身軀傾前,反駁道:「不是你放走他的嗎~?」

女孩聞言,馬上作委屈狀:「很過份……你懷疑我?」

「……嗚。」Zack被女孩驚人的變臉速度嚇了一跳,他完全拿她沒辦法,只得放棄追究:「算了,反正會在其他地方碰到他的。嗯,難道就沒有值得信賴的人嗎……」

與此同時,Aeris從後方出現了。對他來說,或許只有她才是值得信賴吧……

Aeris叫道:「Zack!」

Zack緊張的說:「呀,Aeris!你發現那個小鬼嗎?」

可是Aeris內疚地垂下頭說:「雖然還沒發現,不過,發現他後我馬上就會帶他來。」

Zack當然明白那小鬼偷東西不是Aeris的錯,眼見找孩子幫忙只有幫倒忙,他只好改為找成年人幫手。

他走到閘門旁邊那間名為「購物天堂」的商店前,向女店員問道:「那麼,打擾一會好嗎?我在捉拿那個把我的錢包偷掉的小鬼。在這一帶有見過可疑的人嗎?」

「這樣那樣……然後,就是這樣的小鬼!」Zack對著她比劃著。

可是他沒留意到,當他在描述的時候,那個男孩正好從他身後跑過……

「沒看見……不,看見啊。」店員看見路過的小孩與Zack的描述相同,立時改口道。

Zack緊張起來:「真的嗎?」

「向著那兒逃走呀。」店員指著遠處道──可是她所指的方向剛好與男孩離開的方向完全相反……

「那兒嗎!」Zack不疑有他,便依著她所指方向望去,然後飛奔!

店員在店裡高聲叫道:「對對,一直往這兒──!」

「呀,謝謝你!」Zack才回頭道謝,郤看見男孩竟在相反方向出現,然後男孩一看到他又落跑掉了!

「不在這兒──嗎!」當Zack跑回到男孩離開的位置,男孩早已逃去無蹤。

「已經不在了!」Zack回頭不滿地對女店員說:「大姐,到底怎麼一回事了!?」

可是她郤不以為意地笑道:「呀哈哈,我沒理由要騙你啊!我的眼力可差勁極了!」

「算了,反正會在其他地方碰到他的。」心中有氣的Zack放棄與她辯駁下去,只得離開。

「Aeris也還在找他啦,一個人沒問題嗎?」Zack抬頭四處張望,心裡希望Aeris不會像他一樣被耍吧……

Zack繼續在巿鎮裡搜尋,剛好遇上一個在板層出口處徘徊的女居民。

她打量了Zack便說:「情報嗎?我發現有一個孩子在前面的飾物店附近慌張跑過啊。可是你並不是貧民窟的人呢,你應該跟大家合作。」

相比剛才的不快遭遇,Zack認為這次所得到的情報十分有用,於是便走到那女子所指示的飾物店去。

Zack對留守店裡的店員大叔說:「打擾一會好嗎?」

「歡迎光臨!要給女孩子送禮物嗎?」大叔以為他要來光顧,馬上殷勤地招呼著。

可是錢包被偷的他當然不是來購物,他說:「不,我不是來買東西。」

「什麼,不是客人嗎。」大叔自言自語並露出失望的表情,剛才的熱情急速降溫。

「我在找那個把我的錢包偷掉的小鬼啊,可以跟我合作,抓住那小鬼嗎?這樣那樣……然後,就是這樣的小鬼!」Zack也沒留意他的變化便逕自描述。

「呀呀,那,我替你留意吧。」大叔唯唯諾諾地虛應著,轉頭已在整理著飾物。

粗神經的Zack還高興地緊握著拳道:「得救啦!那麼,我要在這邊繞一下。發現他的話,要把他抓來啊!」

「可惡,他走到哪兒去?」他離開飾物店,四處張望之際,那男孩竟迎面而來,並正好站在飾物店前。

「在、在這兒!!」Zack向著大叔叫道:「喂!大叔!」

男孩見到他,便拔足就逃。

「是那傢伙!把他抓住啊!」Zack朝著大叔高聲大叫。

即使他高聲呼叫,大叔只回望著男孩逃走的方向,郤沒有追趕之意。

大叔邊看邊嘆道:「啊、啊,跑得真快的小鬼啊。」

「喂,你在說什麼啊!」Zack奔到飾物店前停下,男孩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可惡,不見了……」

「噢,不好意思啦。不管怎樣我的腿就是慢啦。」大叔竟然推搪說。

「等一等,你是完全沒有去追的意思吧!」Zack對他的推搪為之氣炸。

大叔輕描淡寫的說:「沒有這回事啦。」

「算吧,反正會在其他地方碰到他的。」Zack唯有繼續搜索。

此時,Aeris的聲音從後方響起,她似乎也在打聽著男孩的下落:「……是嗎,我明白了。我還再來打聽的。」

「嗯?」Zack聽到Aeris的聲音便回頭,果然她就在附近:「呀,Aeris!」

Aeris上前喚道:「Zack!」

Zack問道:「找到那個小鬼嗎?」

「還……還沒找到,可是一定能找到他的,請相信我。」Aeris堅定地點頭。

二人繼續分頭行動,Zack走到飾物店對面那間賣魔石的小店。

Zack對男店員說:「喂,打擾一會好嗎?」

男店員回應:「怎樣?」

「我在找那個把我的錢包偷掉的小鬼啊,可以跟我合作,抓住那小鬼嗎?」說著,Zack手口並用地描述男孩的外型:「這樣那樣……然後,就是這樣的小鬼!」

「小鬼嗎?交給我,交給我吧。」出乎意料地,店員竟一口答應了。

Zack喜出望外,他握著拳高興地說:「太好了,拜託你了。我要在這邊繞一下。發現他的話,要把他抓來啊!」

「可惡,他走到哪兒去?」在巿場繞了一周的他回到魔石店,竟然見到男店員正與男孩交談。

Zack見狀,不禁朝向二人呼叫:「在、在這兒!!喂!大叔!是那傢伙!把他抓住啊!」

可是男孩見到他便逃跑掉了,而店員跟剛才的飾物店大叔一樣,竟然沒有任何提腿舉步的舉動,只是目送著男孩離開!

Zack走到店員面前,看著男孩消失的方向氣憤的說:「可惡,給他逃掉了……」

店員郤笑說:「哈哈哈哈哈!我正打算要把他抓住啦,那傢伙剛剛把我那顆珍藏的魔石偷掉了啊。哎呀,要是用了那魔石,那就追不到他啦。」

虧他被偷了魔石還可以為自己的珍藏驕傲起來,Zack對店員抱有懷疑:「你似乎沒有去追的意思吧……」

店員當然否認:「討厭啦,沒有這回事!」

「算了,反正會在其他地方碰到他的。」Zack說罷便要離開。

「Zack!」後方傳來木屐的聲音,回頭見Aeris出現。

Zack說:「呀,Aeris!找到那小鬼嗎?」

Aeris帶著歉意低頭回答:「即使見到他,也給他逃掉了……我一個人應該不行啦……」

男店員則一臉無辜地說:「我把逃走魔石交給他……不,是被他偷掉啦。」

就在Zack快要被眾居民擊敗之際,他看到男孩竟站在遠處的角落不作走避,於是馬上上前把他逮捕。

「嗯……?你啊,難道剛才不是你把我的錢包偷掉嗎?」Zack抱著胸,打量著男孩。

男孩聞言生氣極了:「……你別胡說啊,我從剛才就一直在這兒了。」

Zack再仔細一看,才發現眼前的男孩跟那小偷的樣貌並不一樣,於是道歉:「不是嗎,不好意思啦。那麼,可不可以跟我合作?」

男孩把手放在腦後,打量著他說:「好啊,你應該想抓住那個偷錢包的傢伙吧?那麼就用大哥哥的回復劑跟我的情報交換啦!」

「交換~!?」Zack抱著胸,睜大眼睛。現在就連小孩也懂得趁火打劫了,這可是什麼道理!?

男孩倒是對他的反應不以為意,他雙手叉腰神氣的說:「免費是不可能的啦,不過相對地,什麼都能知道~」

雖然心中有氣,Zack為了把小偷抓住,就只得就範。

「謝謝惠顧!」男孩接過回復劑後,目光突然移向Zack身後說:「呀,喂,他在大哥哥的後面啊!」

「什麼!?」Zack聞言,馬上回頭依著男孩的目光望去,可是哪見小偷的身影?

「什麼啊,已經不在了。」Zack喃喃自語,然後回頭問道:「那麼,告訴我那傢伙走到哪兒去吧。」

可是男孩郤說:「嗯,剛才應該已經把情報告訴你,你還想知道的話就再給我一個道具吧。」

「……那是什麼一回事!」Zack雖然被他趁機勒索而氣得頭頂冒煙,可是還是不得不就範……

男孩再次向他示意,只是Zack再次沒發現到男孩的身影。如是者,Zack已記不清把多少個回復劑跟男孩的情報交換了,終於……

「難道,現在該不會是說又有一個情報吧。」Zack不滿的說。

「不就是必須要一個情報嗎?想知道下一個情報嗎?」男孩重施故技。

「不行!!」Zack大叫,他受夠了,這樣下去他的回復劑都會花光了。他寧願自己去找男孩的蹤影還好:「算了,反正會在其他地方碰到他的。嗯~難道就沒有值得信賴的人嗎……」

「Aeris也還在找他啦,一個人沒問題嗎?」Zack引頸張望,就見到Aeris正站在閘門正前方的小屋子前。

Zack上前會合:「Aeris,你在這兒啊?」

「Zack……」Aeris看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亦一無所獲,她臉上流露著歉意。

Zack看到Aeris的表情,心裡亦同樣有個底了:「這樣子,似乎Aeris也還沒找到他啦。」

Aeris低著頭悶悶不樂,這反使Zack感到不好意思。

他攤開手搖頭反安慰她說:「Aeris別沮喪了,被偷去錢包的人可是我啊。」

Aeris抬起頭為男孩求情:「對不起,他一定是有苦衷。」

Zack抱著胸推測過後,便說:「嗯──要用錢的話,他還會在巿鎮裡吧?」

Aeris回應:「嗯,當然。」

「那麼幫我吧,Aeris。」他握著拳道:「首先,抓不住那傢伙可不像話吧?」

Aeris聞言垂首,她似乎在猶疑,也在擔心男孩的下落:「嗯……可是,抓住他的話我想聽聽那孩子的理由。」

Zack給她保證:「明白了,明白了。到時候就聽聽他偷錢包的理由吧。」

Aeris聽罷,放心地抬起頭,點頭說:「嗯,那麼幫你吧。」

「那,這兒就交給Aeris,我在巿鎮裡再繞一回。」說罷,他再繞著巿場走一回,果然發現男孩剛巧經過閘門前。

「哎呀!在這兒!!」Zack見狀,朝向Aeris大叫:「Aeris,他走到那邊去!」

然後,他已立刻追上前。男孩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馬上轉身逃跑,郤被Aeris攔在前頭了!只見Aeris雙手叉著腰,露出不悅的神色。

男孩眼見被她攔截,不禁驚慌大叫。

Aeris對男孩說:「喏,已經逃不掉了。」

Zack發現男孩成功被她逮捕,禁不住喜悅握拳道:「太好啦!!」

然後轉頭,他叉著腰,以嚴厲的語氣教訓著男孩:「真是的……這個小鬼!怎能偷別人的東西啦!」

聽到他過於嚴厲的語氣,Aeris以懇求的目光回望向他:「Zack……」

Zack見狀,想起曾應承過她要了解男孩偷竊的原因,只得無奈地搔著腦袋,生硬地以溫和的語氣對男孩說:「……這是非常不好的事情啊。那,你偷東西的理由是什麼?」

可是男孩並不領情,他別過臉,並無合作之意:「跟大哥哥無關。」

Zack聞言,抓狂起來了:「就因為你偷了我的錢包,不會沒有關係吧!!」

這時候,Aeris溫柔地對男孩說:「你之前跟我約好以後不會再當小偷了啊,是有什麼困難嗎?」

Zack聽Aeris這麼一說,似乎了解到男孩已經不是第一次當小偷了。

可是,男孩依然沒有透露些毫原因,他只是默然不語。Aeris見狀,無奈地低下頭,似乎對自己未能幫助到他與及Zack而感到無力。

Zack眼見Aeris鬱鬱寡歡的表情,心裡想著只要能使她回復笑臉,就會對男孩不計前嫌,於是對男孩說:「有困難的話就說出來,不然就連Aeris也會受困擾啦。」

男孩聞言,似作好決定。他深吸一口氣,回頭說:「我的錢包被怪物食掉了啊,可是若果我不快點買藥回去……」

「藥?」Zack看到男孩眼泛淚光,心想:「這傢伙的確看來很著急啦……?」

「我買藥給你吧。」想著想著,Zack對男孩說。他認為男孩的事情比自己的錢包重要,而且自己錢包裡的錢應該足夠解決燃眉之急吧。

男孩聽到Zack非但不再追究,而且更願意出力相助,不禁大喜:「真、真的嗎?」

「Zack……不要緊嗎?」雖然Aeris亦為此而感到高興,可是從他剛才由於錢包被盜而著緊的表情,她還是擔心Zack會為此在意。

可是Zack郤毫不猶豫地說:「要到偷別人東西的地步,大概有什麼很緊急的理由吧?」

「謝謝你……」男孩聞言,感激不已,然後已打開Zack的錢包點算。可是點算過後,男孩面色一變:「咦!不行啊!錢完全不夠!」

「真的嗎!」Zack聞言嚇了一跳,他完全低估了藥的價錢。既然不夠錢的話,就只剩下一個辦法……

Zack自告奮勇地對男孩說:「那麼,就、就唯有馬上從怪物身上取回來啦!」

Aeris馬上露出擔心的表情:「可是,很危險的!」

「放心,放心。這一帶的怪物可容易應付!而且我不去的話,那傢伙不就又去當小偷了?」Zack對自己的實力還是蠻有信心。

Aeris聽罷便抬起頭點頭說:「那樣的話,我也幫忙。」

Zack馬上雙手叉腰,神氣地笑說:「不要緊,沒問題的,交給我辦吧。Aeris就在那兒看守著那小鬼吧。」

「……怪物應該在通往公園的路上啊。」男孩提醒之餘還是不忘說:「要出發就要先準備吧?這錢包雖然沒什麼錢,不過還是還給你好了。」

「你說……雖然沒什麼錢,這是小偷說的台詞嗎!?」Zack聞言氣炸。竟然被這樣的一個小鬼看不起,他氣得臉色變得既紅且青。

「公園從那個閘門出去就到。Zack……小心點呢。」Aeris擔憂地說。

Zack離開巿場後,他站在閘門外張望:「咦,公園……在這邊嗎。」

確定好公園的方向後,他便要舉步前往,剛好一名男居民慌張地從公園方向奔走過來。

居民見到他似要前往公園,便立刻制止道:「喂,你啊!馬上回去閘門裡頭!」

Zack不解:「嗯?」

居民好心提醒著:「在綠色公園有大批怪物出現了!」

「公園?原來如此,就是那些傢伙啦。」Zack聞言郤沒有驚慌,而且怪物的出現正合其心意。

「不是說原來如此的時候!大家都逃掉了啊!因為太危險了,所以請你也快點回去吧!」居民聞言,眼睛睜得大大的,他還沒見這樣不見天高地厚的人。

「不好意思……我不去跟那些傢伙取回牠們所借的錢不行。」Zack的嘴角翹起,別有深意的說。

「你在胡說什麼啊!」居民哪會明白他在說什麼,而且大概以為他是瘋子吧。

Zack點頭,安慰他道:「算了,沒問題,沒問題,不用擔心我,你也趕快進去閘門裡頭啦!」

說罷,他便往居民前來的方向奔去。就在公園的入口前,他停下來,只因他發現目標了。

「哇……」Zack發出嘆息,三頭噁心的毛蟲怪物出現:「出來了出來了,是這些傢伙啦。」

然後,他拔起長劍,自言自語:「錢包就在牠們肚裡面嗎?也就是說,要把錢拿回來……真厭惡的工作。」

雖然這三頭怪物外形噁心,不過亦如他所料,一點也不難應付,三兩下便把牠們消滅了。

Zack走上前,檢查著牠們的屍體,便從其中一頭怪物的體內找到錢包。

「啊!找到了,找到了,那傢伙的錢包。裡面也沒事……吧?」他打開錢包稍作點算,然後大為震驚:「嗚啊!!……真的比我的錢包還要滿。」

返回到巿場後,Zack如約定所言,把錢包交還給男孩了。

「真的把錢包取回來。」男孩接過沾滿怪物黏液的錢包,臉上露出噁心的表情說:「嗚哇……果然黏黏膩膩啊。」

「別發牢騷啊,只要取回來不就好了吧?」Zack比男孩還想要發牢騷,他還要伸手進怪物體內挖出他的錢包呢!

Aeris擔憂他可有損傷:「Zack,沒問題嗎?」

「輕取,輕取,沒有問──題,問題是這小鬼。」雙手叉腰、一臉神氣的Zack表情一轉,嚴肅地對男孩說:「來吧~現在就嚴正說教啦!」

男孩正作好心理準備被他狠狠教訓一頓,郤聽到Zack對他說:「那麼,雖然很想說……不過走吧。你應該很著急吧?」

「謝謝你,大哥哥。」男孩目瞪口呆地回應著,想起自己跟其他居民一起串同欺騙他,郤沒想到Zack竟然既往不究,心裡不禁內疚起來。

Zack點頭,然後說:「下一次有困難的時候,你就不要偷東西,首先跟我說啊。」

「嗯──嗯……雖然我很感激……不過還是不好了。」男孩過意不去,便婉拒道:「大哥哥,雖然你看來好像很有錢的,可是意外地對錢包的事看來很著緊呢。」

言下之意,就是說他表面有錢,實際郤是窮光蛋一名了?Zack對男孩的評價大為詑異。

不過Zack還是認為自己應該幫他一把:「你別幹蠢事啊。要是錢的話,無論多少也能準備得到,因為我和Aeris要賣花啦。」

「咦?」Aeris和男孩的表情同樣驚訝。

Zack提醒她說:「Midgar種得滿滿是花,錢包塞得滿滿是錢的計劃。」

男孩一臉疑惑地回望著Aeris,她頓時了然掩嘴一笑,然後對男孩說:「沒錯,Midgar滿滿是花,錢包滿滿是錢。」

「Aeris,當真?」男孩向她求證。

Aeris點頭說:「嗯,因為我們在努力,所以偷東西是不行的啊。有困難的時候,好好跟我們商量好嗎?」

男孩回望Zack,眼神流露衷心感激:「……明白了啊,我真的趕著要走……大哥哥、Aeris,謝謝你啊。」

說罷,他往前奔跑,郤突然停下,回頭提醒Zack:「別心不在焉又被偷去錢包啦。」

被男孩提起糗事,Zack不禁氣炸:「真不可愛的小鬼!快點走啊!」

二人看著男孩的身影離開,Aeris鬆一口氣,向Zack表達謝意:「謝謝你幫助那孩子。」

Zack回頭說:「這沒什麼大不了。」

想起Zack剛才的計劃,Aeris向他確定:「喏,Zack,真的要賣花嗎?」

「當然,因為已經把話說出來了,所以不幹不行。」Zack抱著胸、閉上雙目思量,似乎靈機一動,突然張開眼睛說:「對了!我們要造手推車!」

Aeris一時間會意不來:「……手推車?」

「沒錯!賣花的手推車。用它運送花的話,就應該可以在Midgar裡叫賣吧?」Zack興奮笑道。以鮮花在巿內的渴巿程度,很快就會實現到「Midgar種得滿滿是花,錢包塞得滿滿是錢」的計劃了。

「是嗎,嗯,沒錯呢。」Aeris考慮過後便認同:「不錯的想法!」

**

男孩偷錢包事件告一段落後,二人繼續剛才在巿場的參觀。

最後,二人來到剛才的飾物店前。

「啊,Aeris,今天跟男朋友一起來啊?」店員大叔一見到Aeris,便熟絡地打招呼。不同於巴結顧客的模樣,大叔對Aeris是發自內心的疼愛。

「嗯──不見得啦。」Aeris不置可否地回應著。

大叔轉身瞟向Zack一眼,立時把他認出:「嗯?你……剛才追著孩子跑吧?我從巿鎮裡的人聽過你的事啊。當我以為你是一個愚蠢的陌生人時,很意外地你郤是一個不錯的傢伙啦。對你這麼冷淡不好意思啊,這是我們的心意。」

說罷,他便把自己、魔石店店員和道具店店員所送的道具塞於Zack手裡。

就趁Zack手忙腳亂地捧著大堆道具之際,大叔偷偷地對Aeris說:「不過Aeris,這樣憨直純真的好男生都不多見了。若果是這傢伙的話,我就讓他當你的男朋友。要幸福啊!」

Aeris聞言,掩著嘴低聲笑道:「嗯,是這樣啊。要我說嗎,不知怎的他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我覺得他跟我至今所遇上的人都不同。若果在一起的話,應該會很快樂吧?」

然後,她回頭對Zack說:「喏,等一等,看看這間店好嗎?」

「什麼,來到巿鎮就是為了自己想買東西嗎?」Zack叉著腰逗弄著她,當然他是不會異議。

可是Aeris竟把話當真,低下頭失落地說:「那,算了吧。」

沒想到把玩笑鬧大了,Zack馬上慌忙回應:「騙你啦騙你啦,去看看。隨你喜歡看啊。」

Aeris聞言抬起頭,露出純真而喜悅的笑容:「謝謝你,只是一會啦,馬上就看完了。」

接著,她便轉身走到飾物店的架子前,目光專注地徘徊在琳瑯滿目的髮帶上。

「為什麼會對這店有這麼大興趣啦。」Zack站在後方等候,對於女兒家愛美的心態完全不解。

Aeris解釋著:「嗯,因為只是看看也會高興啊。」

過了好一會,Zack突然呼喚著她:「喂,Aeris。」

Aeris回頭問道:「怎樣?」

「作為剛才用『喂喂~』把我叫醒的謝禮……讓我買點東西送給你吧。」Zack提議道。

從剛才她在看髮帶時,他就留意到她的長髮只是簡單地束起,並無任何裝飾。眼看她似乎捨不得買,他心裡便升起這樣的念頭。

Aeris失笑道:「不用也沒關係啊,謝禮是約會一次吧?」

「你該說過聽來很傻吧?」Zack郤攤開手搖頭說,那只不過是搭訕的藉口罷了。

聽到Zack來認真的,Aeris不禁猶豫:「可是……」

「那麼,就作為今天相遇的紀念。」Zack提議。無論如何他也想送點什麼給她,不單是為了記念著他們相遇的一天,而且也是想讓她記起自己。

Aeris羞澀的說:「可以嗎?」

Zack緊握拳,認真回答:「可以啊。」

Aeris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不禁掩著嘴笑,然後便回頭挑選飾物了。

不久,Aeris挑中了一條粉紅色的髮帶,並向Zack示意:「那麼……就這個好啦。」

「知道了,那就買吧,等一等啊。」Zack付錢後,便接過她手中的髮帶,小心翼翼地為她戴上。

他撥開了她的髮絲,髮絲間隱隱散發著剛才在道具店所調製的香水那淡淡幽香。

「是這樣戴的嗎?」心神彷彿的他總算把髮帶結好了。

Aeris緊張的說:「戴好了嗎?不會被風吹走吧?」

「呀,應該沒問題。嗯……感覺不錯!」Zack退後一看,為自己的手作滿意得很。若果她再換上粉紅色的裙子,那就百分百完美了……

Aeris輕輕摸著束好的髮帶,然後回頭露出溫柔羞澀笑容說:「謝謝你,Zack。我會一直珍惜它的……」

然後,她問道:「喏,你還有時間嗎?」

「也不是沒有時間啦。」Zack想了想,反正多待一會也影響不大。

這時,Aeris交握著手,一臉羞赧不安與期待:「要去公園嗎?」

Zack聞言大喜,握著拳說:「啊,有點像約會啦。」

「嗯!」Aeris點頭:「Zack,謝謝你送的髮帶。呼呼,用『喂喂~』把Zack叫醒,實在太好了。喏,合襯……嗎?不會奇怪吧?」

**

二人離開巿場後,便前往剛才聚集了怪物的公園去。由於怪物已被消滅,孩子們又在公園裡嬉戲了。

Aeris和Zack一先一後地步進公園內,走在前頭的Aeris突然垂首,一字一字問道:「你可有見過SOLDIER?」

「常常見到。」Zack回答。作為SOLDIER,他當然每天都會見到同僚。

Aeris聽罷,接著問道:「幸福嗎?」

察覺到問題的突兀感,Zack停下步伐,滿臉不解地問道:「什麼意思?」

「孩子們所憧憬的那些守護世界的英雄。」背向他的Aeris停下來,然後搖著頭,眼底裡流露出恐懼而孤獨的眼神:「可是,他們並不是普通人。雖然不清楚,可是他們應該接受了什麼特別手術吧?」

說罷,她回頭向他求證。

「好像是啦。」Zack虛應著,他似乎感受到她對SOLDIER的成見。

Aeris輕輕把手放於胸前說:「普通就是最幸福的了,我是這樣想,總覺得SOLDIER很奇怪。」

「是嗎,奇怪嗎。」他抱著胸應道,同時心裡隱隱不安。

「還有很可怕,」Aeris當想起SOLDIER會是好勇鬥狠、會為神羅而草菅人命,便感到懼怕。她抬頭說:「他們應該好戰吧。」

Zack沒料到她會對SOLDIER有如此深的成見,他心裡在猶豫是否該讓她知道自己正是她所害怕的SOLDIER。最後,Zack回頭,坦白表明身份:「我就是SOLDIER。」

Aeris始料不及,驚訝地倒抽著氣,然後才發覺剛才的失言:「對不起。」

可是,一切已太遲,二人在孩子們的嬉鬧聲中相對無言。二人雖然近在咫尺,心郤猶如相隔天涯。

Zack多次偷看著低頭不語的她,他無奈地搔著腦袋,正為自己的坦白破壞了剛才美好的氣氛而後悔。至於Aeris的心裡亦不好過,她後悔自己毫無餘地向他表達對SOLDIER的厭惡,傷了他的心。

這時候,Aeris偷偷看了他一眼,驚訝地嘆道:「很漂亮。」

Zack聞言,得意地指著自己的臉龐說:「臉嗎?」

Aeris掩著嘴輕笑一聲,然後回答:「是眼睛。」

Zack眼眸的顏色是湛藍色,那藍色的雙眸與別人不同,深邃郤又閃閃發亮,色調冰冷郤又給她莫名的溫暖與親切感。

「喜歡嗎?那麼就要多看啊。」Zack走上前,在她面前停下,他睜大雙眼朝向她。

「這是人們曾沐浴魔晄之中的証明──是SOLDIER的証明。」他抬起頭望向被板層掩蓋的天空,眼瞳在昏暗之下發出異樣的光芒,他揍近她讓她把眼睛看得更清楚。

Aeris被其雙眸中所綻放的光芒所吸引,目光與他的膠連著。二人四目交投,視線沒有分離過彼此。Zack可以從她的眼睛裡看到自己的倒影;同樣地,Aeris也可以從他的眼睛裡看到自己的。

兩人的距離越趨越近,直至Aeris感受到Zack的氣息,才驚覺自己忘形失態。她驀地別過臉,可是臉額已變得腓紅。

她害羞地推了他一把,拉開與他的距離:「夠啦。」

Zack見狀開懷一笑,二人剛才的隔閡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來像天空一樣的顏色吧?」他並沒有忘記Aeris害怕天空,更沒有忘記她當時寂寞而害怕的神情。

Aeris點頭笑道:「嗯,是這樣的天空的話,我就不害怕。」

Zack想起她剛才對SOLDIER的感受,笑容漸漸消隱。想起Angeal和Genesis的種種,他背向她,坦然說:「的確,在我身邊總有不普通的事情發生。」

「Aeris呢?你有什麼問題?」他回頭問道。他感覺Aeris似乎過去也曾發生過什麼事情,才會令她害怕天空、對SOLDIER有成見。

Aeris低頭一笑,然後轉身抬頭望著天空,重演著剛才發現他的一幕:「今天是平靜的一天吧?在我這樣想之後──SOLDIER就從天而降了。」

「那並不是壞事啦。」Zack笑道,因為這樣才能讓他們認識到彼此……

Aeris帶著笑意,點頭認同:「嗯。」

這時候,手機竟不識時地響起,Zack伸出手作了不好意思的手勢後,便接了來電。

手機裡響起了Sephiroth的聲音:「Zack,現在馬上回去神羅大樓,Genesis已展開攻擊。」

Zack緊皺著眉,沉重地回應:「明白了。」

他把手機收起後,便對Aeris說:「要走的時間到了。」

「那麼,我要走啦。」Aeris了解到他有要務在身,便不作挽留。

她輕輕揮手,便要轉身離開。郤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她突然回頭問道:「我們還會見面吧?」

Zack毫不猶疑便回答:「當然。」

「能幫上你朋友就好了。」Aeris突然說。

「啊?」Zack既感訝異,亦感不解。

「因為你作了惡夢。」Aeris回答,原來Zack昏迷時的夢話她都完全聽到了。

Zack堅定的說:「嗯,沒問題的,現在我有這樣的預感。」

**

目送著Aeris離開後,Zack便準備返回神羅大樓了。

「從這兒去神羅大樓……聽說要從巿場裡面走啦。」他站在公園外,望著巿場道。

當他走進巿場作好準備後,便來到通往板層上方的出口:「那麼就一鼓作氣走吧!」

「喂──!」他的後方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跟語音稚氣的叫聲。

他回頭一看,是剛才偷錢包的男孩:「嗯?是剛才的小偷少年。」

「大哥哥,已經要回去嗎?幸好還來得及時,我想把這顆魔石交給你。我以後絕對不會偷東西了,所以就它送給你吧。」說著,男孩已把盜取魔石送給他。

他接過魔石,雙手叉著腰讚許道:「啊,不錯的決心啦!要好好向我學習啊!」

「……大哥哥,可別用那顆魔石幹怪事啦。」男孩還是不忘揶揄。

Zack反應激烈,立時回應:「怎會幹啊!」

「那,怎樣也好,我還有一句說話想說。」男孩臉上露出佩服欣賞的神色:「大哥哥,你跟Aeris越來越匹配啊!」

「什、什麼啊,突然說出這樣的話。」Zack始料不及,臉頰馬上變紅了。

「我只在這兒跟你說,Aeris對於大哥哥真的很在意。我想支持大哥哥,所以有什麼困難的話要來跟我說啊。那麼再見啦!」說罷,男孩便轉身離開。

「咦~我蠻受他信賴啦。好吧,就收下這顆魔石啦。」Zack抱著胸,看著男孩的身影消失,便往板層上方進發了。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