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來自:巴哈姆哈啦版的精華區

作者:sillyb



Crisis Core Final Fantasy VII--第1章



-第一章 他絕不會背叛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神羅大樓,SOLDIER專屬樓層四十九樓大堂裡,傳來沉重的呼吸聲,Zack正在努力地作蹲踞練習。

同僚Kansel坐在梯級上說:「Zack,相當心煩呢。」

「很自然吧,我就只進行訓練,郤沒有現場實戰,我說我已被晾到一旁去啦。最近該很忙吧?大家都不在呢。」Zack一邊練習,一邊喘著氣發牢騷。

Kansel似乎對於他的回答感到奇怪,他起來說:「說到不在──SOLDIER大量逃走事件,你不知道嗎?」

Zack聞言,不禁停下練習,並起來盯著Kansel。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臉上的表情已清楚讓Kansel知道他的訝異。

Kansel似乎了解到他並不知情,於是說明:「1st裡有一個人失蹤了,他從Wutai現場把所有2nd跟3rd都帶走。目的、動機,什麼都似乎不明。」

聽到消息的Zack抱著胸沉思,沒有任務跟訓練,他跟外間消息彷彿完全隔絕。

Kansel見狀繼續說明:「由於SOLDIER失蹤,所以你的訓練也要中止掉啦。」

這時候,Angeal在大堂出現,二人不約而同回頭。

Kansel說:「啊,是1st大人。」

Angeal對Zack說:「Zack,有工作。」

「啊!太感謝了!是久違的實戰任務啊!」Zack跑到Angeal面前,興奮叫道。

Angeal嘴角微微翹起,然後再補充:「對,你是主角。」

被悶慌的Zack立時握拳高呼:「太好了!」

「到Lazard統領那兒去,會有詳細說明。」Angeal說罷,便轉身往簡報室去。

***

當Zack走進簡報室,Angeal已安坐好。呈V形排列的座位中央、Angeal的旁邊,一名金髮男子正凝神看著面前的顯示屏。當二人聽到Zack的腳步聲,同時回頭。

「Zack,這麼說來還是初次見面呢,我是SOLDIER統領Lazard。」Lazard自我介紹後便伸出手。

Lazard架著眼鏡,衣著斯文,外形看來文弱,而且似乎並非SOLDIER出身,可是他郤以近乎神速晉升至率統神羅的特殊軍事部隊SOLDIER的高職,著實令人驚訝。

Zack跟Lazard握手:「多多指教!」

握手後,Lazard點了點頭便把視線轉到顯示屏前,他按下鍵盤的同時說:「言歸正傳──」

充滿好奇心的Zack走在他身旁觀看,不久畫面的影像投射到簡報室的大螢幕上。畫面顯示的是一名SOLDIER Class 1st成員的檔案,而該員的名字叫Genesis,檔案照片中的他留有棕色直髮,臉孔充滿著詩人的陰柔美,他的氣質著實與SOLDIER毫不相符。而在其相片之下,則被標明「行動中失蹤」的狀態。

「SOLDIER Class 1st--Genesis於一個月前,在Wutai的作戰行動中行蹤不明。」

Lazard說罷,便回頭望向Zack:「你知道嗎?」

Zack回望著他,攤開手回答:「完全不知道!」

Lazard輕應一聲,續道:「我們的作戰持續中斷,因此決定讓你去。」

「你是說Wutai?」Zard訝異萬分,因為神羅與Wutai之間的戰爭早在他小時候已持續著,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參與這個重大戰役。

Lazard把手放在桌上交握,支著頭說:「對,把這個過於漫長的戰爭終結掉。」

這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Angeal說:「我已推薦你晉升成為1st。」

Zack回頭看著Angeal,驚喜萬分,他張開手把Angeal緊緊抱著並大叫:「A──nge──al!我太喜歡你了,Angeal!」

不一會,Zack已被Angeal推開了。

在Lazard面前,Angeal難免被他那過份熱情的舉動給弄得尷尬,他忍不住輕責道:「你讓我很尷尬啦。」

「是!」Zack雖然乖巧地立正,臉上郤難掩興奮──因為只要成為Class 1st,他不單止能跟Angeal和英雄Sephiroth同級,而且也更接近他的夢想了。

然後,Angeal起來說:「準備好後就馬上出發。」

這時候,Kansel走進了簡報室。Angeal便提醒道:「到達Wutai後,就會一直進入作戰。若果不明白有關戰鬥跟任務的事,就問問樓層中的其他SOLDIER吧。」

於是,Zack找了同等級的Kansel詢問與戰鬥及通訊相關的事情。他提取了神羅的配給裝備後,便從手機收到郵件。

Zack把手機打開一看,首先是Kansel傳來的測試郵件,然後第二封則是都巿開發部門部長Reeve Tuesti所傳來的郵件,裡面所介紹的是Midgar的設計與規劃。

原來Midgar這個魔晄都巿建於地面五十米之上,而高速公路跟列車則成為她與地面連接的渠道。由於Midgar裡共建有八個魔晄爐供給電力,因此Midgar亦有「魔晄都巿」的稱號。除了其餘四個仍在發展中的區域外,總部所在的零番街區域規劃亦預計於七年後完成。

原本讀完郵件,Zack便返回簡報室。

Angeal問道:「是時候出發去Wutai了,準備好嗎?」

Zack回答:「準備OK!」

坐在簡報室中央的座位的Lazard回望著Zack道:「我也會於現場同行,期待你的表現啊。」

Zack抬起頭,作正式立正:「是!」

Lazard倚著椅背,然後抱著胸微笑道:「對了,你的夢想是什麼?『成為1st』嗎?」

「不──我要成為英雄。」Zack雙手叉著腰回應。他抬起頭,臉上盡是一副滿懷大志的模樣。

成為1st只是他邁向夢想的第一步,他要成為像Sephiroth的英雄呀!

Lazard把雙手交握放回桌上,臉上郤是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是嗎,不錯的夢想啊,不過似乎是不會實現了。」

「咦!什麼?」Zack被潑冷水,馬上回頭,對於Lazard的刻薄言語似乎不可置信。

***

攻擊Wutai的行動自從Genesis失踪後便一直中斷,所以當行動再次進行,目標就是Wutai的一個重要要塞──Tamblyn砦。

當眾人來到Wutai附近的Tamblyn山道時,寧靜而荒蕪的山道中隱隱發出點點螢光。

「這兒一直走下去就是Tamblyn砦了。」Angeal望向山道的盡頭,然後回頭對Zack說:「趕快點,B隊正在作戰區域待機。」

此時,一名Wutai兵突然撲出:「那兒的兩人!是何人!」然後,數名Wutai兵從他的身後出現!

Angeal正要上前應付之際,Zack郤伸手阻止。他揮舞著劍並對Angeal說:「讓我去辦吧!」

上前把士兵解決後,Zack雀躍地緊握著拳:「好,接著!」

可是,Angeal經過他的身邊時郤說:「太著急了,Zack。」

「不對不對。」Zack聳肩,似乎對Angeal的意見不表認同。他一邊環顧四周,一邊說:「統領應該在某處看著吧?無論如何都不是活躍啦。」

這時候,Angeal背向他,沒來由地問道:「Zack……你知道什麼是笨蛋蘋果嗎?」

Zack始料不及,他抱著胸思索著:「那是什麼啊。」

「哎呀……你不知道什麼是笨蛋蘋果嗎。這樣的話,就不可能晉升1st了。」Angeal撫著下巴,語氣隱隱帶著輕視的味道。說罷,他已不理會Zack,繼續前進。

「等、等等!那個叫笨蛋蘋果的,是什麼東西啊!?」Zack聞言大為緊張,於是跑上前追趕,可是Angeal郤沒有反應。

走了好一段山道後,Zack總算追上Angeal。他露出不安與不耐煩的表情說:「Ange~al!笨蛋蘋果到底是什麼啊!」

Angeal回頭回應:「正式名稱是Banora White,一年之中隨意結出果實,村民都把它暱稱為笨蛋蘋果。」

這時候,Angeal回想起這個小村莊、他的故鄉Banora──那是一個位於Mideel地區、寧靜的村莊,村莊的種植園裡種滿了灰白色的Banora之木。由於樹木的樹幹捲曲,樹頂因此會碰到地面。當人們從遠處看著那一群樹海時,樹就像一道一道為君而開的拱門,蔚為奇觀。

灰白色的樹上會長出藍色的小花,並且結出銀白帶紫的蘋果──那就是Banora White。為了方便,村民便以讀音較短而相近的有趣名字作為代稱。

Angeal說:「種植園的蘋果是任意吃的。」

「說得真好啊,你可是很厲害的小偷呢。」Zack揶揄道。

Angeal回答:「因為貧窮啊。」

Zack不以為然:「是藉口吧。」

當Angeal回想起村中的風車,他淡然地說:「可是,那樣的我也有驕傲。村裡最大的樹就在地主的家,即使那個蘋果被評為極度美味──可是我打消念頭沒有去偷,因為地主的兒子是我的好朋友。」

Zack把手放在腦後,來回踱步,問道:「要是好朋友的話,就會讓你吃,跟他說就行嘛。」

Angeal聞言,豎起指頭回答:「所謂的驕傲就是麻煩的東西。」

Zack趨前,他當然沒忘記笨蛋蘋果跟晉升的關係:「然後?跟晉升1st有什麼關係?」

「知道了也沒損失吧,哈哈哈哈哈哈哈!」Angeal抱著胸,眼中流露的是惡作劇的眼神。說罷,便笑著前進。

「是……是沒有關係吧!」Zack為之氣結,指著他叫道:「這可不是開玩笑啊!」

***

快要來到Tamblyn山的砦外圍時,Zack收到Lazard傳來的激勵郵件,然後就在心情激盪的情況下抵達砦外圍。

此時,Angeal蹲在草叢中望著月色映照下的Tamblyn砦──一座集傳統與異國風情於一身的要塞。這時候,Zack亦前來會合了。

Angeal對著蹲下來的Zack說:「不久B隊就會引發爆炸,那就是信號。」

「我們就在混亂的空檔中潛入。」Zack望著他點頭。

Angeal回望點頭:「對,我在砦的中心部設備炸彈,而你則從正面衝進去──」

「嗯,然後,那樣,那樣,那樣?」Zack點頭,咧嘴而笑。他豎起指頭,然後雙手興奮地晃動著。

「隨你大鬧吧。」Angeal別過臉。

Zack現在的模樣還真像小狗興高采烈地擺動尾巴,Angeal實在拿他的孩子氣沒辦法。

Zack輕拍著掌,雀躍地說:「交給我吧,那可是我的強項啦。」

說罷,他已起來四處張望說:「B隊還未開始嗎?」

此時,Angeal把背上的巨劍取下,他把劍身貼到額前,閉目祈禱,然後再把劍放回背上。

「我還沒見過你用這把劍呢,用作護身符不是很可惜嗎?」Zack好奇地問,他才想起他從沒見過Angeal用過巨劍。

單看Angeal的巨劍的外表,就感受到它的重量;而劍身樸實無華的外表,著實與Angeal的沉實極為相配。

只是,在之前的任務裡,Angeal無論如何也不肯用這把巨劍,他還說什麼劍太重所以不用,那怎麼都不用一把輕一點的劍呢?匹配歸匹配,武器不用的話不就跟垃圾無異嗎?

Angeal露出比平時更為嚴肅認真的表情說:「使用就會沾污,缺減,磨損──那樣使用也是很可惜。」

「你不是認真吧?」Zack對於他那近乎動怒的嚴肅嚇了一跳。

Angeal回應:「對──我就是吝嗇。」

「我該笑嗎?」Zack目瞪口呆的說。

突然,後方轟然發出火光與巨響,B隊發動了爆炸訊號了。

Angeal望向Zack示意:「作戰開始!」

滿臉自信的Zack把姆指往下巴一抹,躍起、翻了跟斗便落在砦面前。至於Angeal則離開現場,作下一步準備。

Zack跑到砦門前,Wutai兵已在門前與砦頂呈一字排開。

Wutai兵長喝道:「不能讓他通過這兒!敵方有一人!全軍迎擊!!」

Zack奔上前,兵長揮手示意,士兵們相繼上前,而砦頂上的士兵則持槍開火。

Zack輕鬆地把砦前的Wutai兵消滅後,再以魔法把遠方處於砦門頂上的Wutai兵消滅。

他將劍輕輕一揮後收起,緊握拳頭的他為自己的表現滿意極了:「好!輕取啊!」

Zack潛進砦後,他站在樓台上偷窺敵人的一舉一動,這時候敵方正在下方來回巡邏。Zack從樓台上躍下,從天而降。

「是敵、敵人--!是SOLDIER-!可惡,走開!」士兵發現Zack後將他包圍。

輕鬆把敵人擊倒後,Zack的手機響起來了。

Angeal的聲音從手機裡響起:「怎樣,能入侵砦內部嗎?」

Zack笑道:「輕取,輕取!簡單得讓我打呵欠啊!」

Angeal提醒道:「別鬆懈,在Wutai軍裡似乎存在著針對SOLDIER使用的大型怪物,應該在Tamblyn砦內部的某處。」

「打倒那傢伙的話,我就會成為1st的嗎!?」Zack問道,現在除了為參與任務而興奮外,他最關心的就是什麼時候可以晉升。

Angeal回答:「工作的成果是次要,你的角色是佯攻。張揚地誘出作亂的Wutai兵,這樣的話,Lazard統領的評價應該也會提升。」

「這樣的任務輕而易舉!交給我辦吧!」Zack說罷,收起手機。現在他的目標明確──就是要把砦內的敵人盡量誘出再擊倒。

當他走了不久,魔獸出現,而Wutai兵亦從圍牆上躍下,擋住去路!

士兵向著同伴叫道:「在那兒!」

消滅敵人後,他繼續前進。

「攻擊、攻擊──!!」走到長通道上,前方的士兵們向著Zack開火,他馬上躲到圍牆後閃避。當他上前時,士兵已消失蹤影。

走到通道盡頭,後方突然傳來聲響,只見兩座石燈台前的牆壁竟然轉動,士兵頓時出現將他包圍!

把敵人擊倒後,他走到那一面牆壁面前,輕輕往牆壁一碰,牆壁果然轉動!

「這邊呀!跟我繼續!」兵長與士兵衝出來,兵長喊道:「那麼過來吧,SOLDIER!我們是對手!」

當兵長四處張望,郤沒發現Zack已站在回轉壁的另一端。兵長說:「啊喲?他應該在這兒……真是逃走迅速的傢伙……啊!真膽小啊!」

可是話沒說畢,Zack已上前露臉,並把他們消滅。

與此同時,Zack收到Lazard的來電。

Lazard提醒道:「我是Lazard,在砦的各處似乎都有敵人潛藏著,難攻不落這個稱號並非虛名。」

Zack回應:「看來如此,現在也是當我調查回轉壁時,就會被敵人襲擊。」

「其他回轉壁應該也是一樣,切記要注意。」Lazard話畢後會掛線。

Zack細心記下回轉壁外豎立著兩座燈台並貼滿咒符的特徵後,便繼續前進。

當他來到一座高台附近時,敵人從天而降:「在那兒!」

Zack迅速把敵人擊倒後,就走到高台前。他抬起頭,便看到Wutai兵長站在台上!

兵長叫道:「只有一個SOLDIER來到這兒行動……就像在這兒啜著指尖眼睜睜看著一樣遺憾啊。」

說罷,兵長一躍而下,Zack馬上上前應戰。

「對了!等一等!」Zack的後方衝出另一名兵長:「竟敢把我的部下打倒!你!我絕對不會讓你活著回去!」

此時,第三名兵長亦擋在Zack面前說:「若果兵長級三人的話,總會有辦法!就在這兒殺掉他吧!」

三人包圍他,一同喝道:「讓你看看Wutai的實力!」

只是區區三名兵長還不是Zack的敵手,不久三人便倒地不起了,而Zack的手機再次響起。

Lazard說:「還有新情報,在砦內部的兩個高台還有敵兵潛伏。」

「原來如此啊,現在剛好踢掉了高台上的一個人啦。」Zack看著高台說,高台上的兵長似乎正在進行偵察工作。

「若果你們的位置洩露出來就麻煩了,查探其餘的一個高台吧。」Lazard說。

Zack把剛才經過時看到的高台調查一遍,果然兵長正站在高台上揮著手喊道:「發現SOLDIER!就在高台之下!」

語畢,另一名兵長就從Zack後方的圍牆上躍下,與地面的怪物一同包圍著他。兵長高聲回應:「在那兒嗎!!第38 Tamblyn小隊,突擊!」

順利把敵人肅清後,Zack繼續前進,走到砦中庭前的長廊上,兵長與士兵把守著要道。

「無論如何也要在這兒控制住!」兵長一聲令下,與下屬二人舉槍開火:「全員注意!攻擊──!」

Zack不慌不忙地站在牆後迴避,至於兵長則在刺耳的槍聲中高聲叫道:「在這兒是結束了,SOLDIER!援軍馬上就來!你逃不掉的了!」

「怎麼辦呢……應該有其他路徑。」站在牆後的Zack回頭,返回剛才經過的通道,那兒剛好有一處置著兩座燈台,似乎正是……

「嗯?從那兒傳來了聲音。」Zack聽到牆壁後傳來了隱約的人聲,於是揍近牆壁。
果然,牆壁的後方傳來兵長的聲音:「掛上Wutai之名,無論如也要就在這兒控制著。」

士兵一同應道:「是!」

「這個Tamblyn砦,是一個就連SOLDIER也攻陷不下的要塞。」兵長轉身背著兵續道:「因為敵人不知道會從哪兒出現,切記別鬆懈啊。」

從聲音的方向判斷,回轉壁後正是兵長士兵身處的位置,Zack靈機一觸,他把回轉壁一反,就正正站在眾人之間,悠閒地張望著。

回轉壁轉動時發出了輕微聲音,士兵們馬上回頭,便發現Zack,與他混戰起來,可是兵長郤未有所覺,還繼續訓誡著部下:「SOLDIER的確很強,不過為了守護故鄉,即使是怎樣的強敵也要對抗!即使我的生命要粉碎!」

「Wutai的辭典裡沒有『撒退』這個詞!啥!?」當兵長回頭時,終於發現了Zack,可是部下們都全被擊倒了!

當Zack英姿颯颯地揮舞著劍時,兵長似乎把剛才所說的忘得一乾二淨,一邊逃跑一邊叫道:「撒退!要是形勢不利,撒退也是優秀的戰略!」

兵長逃去無蹤後,Zack通過長廊來到中庭前。當大門打開,魔獸同時湧出,Zack把牠們悉數擊倒後,手機響起來。

「Zack,辛苦你了。似乎Tamblyn砦內部的鎮壓成功了。」Lazard讚許道:「只要把Wutai軍誘出來就好了啦,呼呼……真了不起。幹得好,繼續前進吧。」

Zack收起手機後進入中庭,中庭的正中央聳立著一座充滿異國色彩、樓高約五層的樓台,樓台兩旁豎立著兩尊與樓台等高、背負著円月輪的石像。

「啊!那兒就是中央部啦!」Zack跑到欄杆前,確定目標。

他通過圍繞大水池的通道來到樓台前,途中收到會社傳來的電郵。為了讓Wutai地區的魔晄採掘權紛爭得以解決,神羅只得投放軍力以盡快打開困局。

一切的紛爭都由於魔晄採掘權引起,魔晄可是能使Wutai人民的生活得以改善,可是為什麼他們仍然要堅拒神羅的好意,甚至以戰鬥來捍衛故鄉?

帶著滿腹疑團的Zack來到中庭的水池前,那兒有一個依池而建的祠。

Zack在好奇心驅使下,往祠探頭一看,只見流水從一座狀似龍的石像底部流出。對於Zack來說,Wutai果然是一個滿天神佛的地方。

Zack一臉疑惑,抱著胸望著石像喃喃自語:「這是什麼?」

「那是我們Wutai的守護神──水神Leviathan。」Zack的後方傳來男子的聲音,三名身穿銀黑色盔甲、手握長斧的男子出現。不問而知,他們是Wutai的戰士。

「我們是Wutai特殊部隊『円月輪』,是為了把水神的災害排除、把Wutai的敵人消滅的人。我們所愛的這片地,就是悽慘地被神羅的人所踐踏。」男子續道,這個円月輪隊似乎就以他為首。

「你聽說過若果在這兒提取魔晄,有很多人會得到幫助吧?」Zack激動地反問:「難道這兒就喜歡沒商談先動手?」

円月輪隊隊長郤反駁:「你明白Wutai的悲痛嗎?神羅……是單方面把毫無罪過的Wutai人民擊倒的殘暴組織!」

Zack聽到他對神羅的評價,震驚得啞口無言。

這時候,円月輪隊隊長反問:「最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是為了殘暴的神羅而想使用那種力量嗎?為了使無罪的人們受苦而想使用的嗎?」

「那,我……」Zack低下頭,心裡不禁一陣猶豫。

「若果你稍為對Wutai有罪惡感,那就跟我們一起行動,償還這罪吧!」隊長沒有對Zack這個隸屬於神羅的人開戰,反而見他露出猶豫的表情,試圖勸誘他倒戈相向。
對於隊長的勸誘,Zack依舊不語,沒有回應。

Zack單槍匹馬闖入砦的實力有目共睹,隊長決定要為Wutai而將他收賣為己用。眼看Zack似乎沒有抗拒,隊長再施以利誘:「當然,雖然不多,我們還是會付報酬的。但是,力量就可以用於最正確的用途上。」

「正確……?」此時Zack抬起頭,眼神充滿堅定:「……真的如此嗎?供給魔晄、造福人群是壞事嗎……我不明白……不過我選擇了神羅,即使有什麼事情發生,事到如今沒有改變。」

說罷,他從背上抽出劍,凝神戒備。

「無論對極惡殘暴的神羅傢伙說什麼都只是多餘嗎?」隊長滿腔誠意,郤被一口拒絕,他大為震怒:「失去出生成長的這片土地,對我們而言與死無異。所以,作為最後的使命,我要把你討伐!好讓你知道Wutai的憤怒!」

相對於早前的Wutai兵士,円月輪隊的實力顯然強大,可是他們還是不能逃過戰敗的厄運……

戰敗倒地的隊長望著Zack,訝異的說:「為何,不殺我?」

背向著他的Zack,久久不語,然後回答:「那,沒什麼原因。」

雖然對方是敵人,可是他們並非為匪作歹的人,他們只是為了保護國土而戰的戰士而已,Zack實在下不了手。

「……我們只要活著就要狙擊神羅,你的命就會由我們來接收。」円月輪隊隊長似乎警告著,他雖然被Zack的氣度所折服,可是郤自知雙方不能逃過敵對的命運……

Zack大概也了解他話中意思,回頭淡然道:「啊,知道了。」

解決円月輪隊後,他緩緩步至樓台前。

忽然,一把充滿著稚氣的嗓音響起:「一~修行比人難應付。」

Zack聞言停下腳步,聲音再次響起:「二~為了守護故鄉Wutai;三~要把醜惡的SOLDIER……審判!」

Zack不由得四處張望,當他收回視線,就看見一個年約九歲、身穿短身裝束的短髮女孩竟在他毫不察覺的情況下站在樓台前!

「什麼,你是?」Zack對於女孩的身手詫異不已。

女孩Yuffie雙手叉著腰,驕傲的說:「Wutai最強戰士!在下不會讓你再往前走啊!」

「是小孩……?」Zack暗道,他沒想過要對付小孩,於是便對Yuffie說:「你在這樣的地方很危險啊,快點回家吧。」

Yuffie躍到他身後,然後回答:「在下要回去的地方就是這兒!你要再前進的話,就先打倒~在下!」

Zack搔著腦袋,沒想到在這兒被一個小孩難倒了。想了想,Zack暗自下了決定:「服輸了吧……即使被說成跟小鬼開打……」

Yuffie也不管Zack在沉思,就已跑上前朝著他揮拳:「咻咻咻!怎樣!服輸了吧!」

「……」事實上Yuffie的拳頭在他的身上只像搔癢一樣,不過Zack還是抱著腹部,裝痛倒地:「嗚啊──!很痛啊──!我被打倒了──!!」

Yuffie叉著腰,一臉得意的說:「怎樣!這就是我的實力!!Wutai的和平就由我來守護!」

說罷,她便張開雙手,飛快地經由水池旁的通道離開了。

「……哎呀……真是一個精力旺盛的孩子啊……」Zack看著Yuffie身影,然後目光轉回樓台上:「那麼,工作、工作……」

**

走進樓台,Zack四處張望,發現內裡十分空曠,而地面中央以磚石拼成「鬪」字,似乎這兒是個鬪技場。

此時,沙石突然從屋頂滲下,Zack感到不對勁,立時避開;同時,兩頭怪物分別從上方躍下!

兩頭怪物一青一紫,而身形同樣魁梧巨大,他們各自持著鋼棒與戰斧,對Zack虎視眈眈。

看見這兩頭兇獸,Zack有所覺悟,他從背上抽出劍說:「你們就是對付SOLDIER的怪物了!」

Zack不住圍繞著兩頭怪物跑,他慢慢察覺到怪物的物體攻擊雖然強勁,而且也會合體技,可是龐大的身形郤使牠們的動作遲緩。每當牠們施以攻擊時,Zack都閃避到他們身後再反擊。不久,兩頭怪物相繼倒下。

怪物倒下後,手機識時地響起來了。

Zack接過手機回應:「SOLDIER Class 2nd Zack,所在地方沒有敵人!」

Lazard讚賞的同時提醒:「做得好。快點離開吧,五分鐘後就會爆炸。」

「了解!」Zack回答後四處張望:「Lazard統領,你看到嗎~?我得趕快走!」

當他拔足便走之時,他突然躍起──一頭手持飛鎚、膚色灰黑的怪物出現!

「我很匆忙啊!」Zack大叫的同時,怪物向他揮動飛鎚,Zack順利避過。可是怪物毫不罷休,牠再揮動飛鎚。Zack馬上作空翻迴避,然後抽出劍,大喝一聲躍起砍下,怪物立時被解決倒地。

他輕鬆地揮動著劍,並走到怪物面前,可是牠郤突如其來把他拂開!

Zack整個人被撞到木柱上,由於後腦受重擊而痛苦不已。

被撞得頭昏腦漲的Zack坐在地上,他不住往後退,並試圖拿著劍指嚇怪物,口裡郤說:「完了──」

只見怪物正要把飛鎚揮向Zack之際,刀光一閃,怪物就靜止地站在Zack面前,然後緩緩倒下。脫離危機的Zack放鬆下來,他垂下劍的同時看見怪物後的身影──原來Angeal握著他那一把珍而重之的巨劍把怪物砍下……

「又一次救你了。」Angeal站起來,走到Zack面前。

至於Zack,他甩了甩腦袋,手按著眉心,心裡為自己的失敗而懊惱不已。

Angeal慰問道:「驚魂未定吧。」

「是、是嗎?」Zack勉強回過神,然後看他的巨劍問道:「相比起來,那劍不就會損耗嗎?」

「相比劍,你比較重要──」Angeal小心翼翼地收起巨劍,然後回頭微笑,他作了比對「少許」的手勢,補充道:「只是一點點而己啦。」

說著,他輕哼一聲,便把手伸向Zack,二人不約而同相視而笑。

「謝謝你。」Zack伸出手,把Angeal的手握住。

**

二人成功在砦引爆前離開,並在山道路上與Lazard會合。

Lazard說:「抱歉,讓你久候了,我對現場不習慣。」

「即使沒一直跟來也不要緊吧。」Angeal回應,似乎對於Lazard的行徑不甚理解。

Lazard攤開左手回答:「這是把漫長戰爭引導至終結的作戰,無論如何我也想親眼目睹。」

接著,他回頭向Zack示意:「SOLDIER Class 2nd,Zack。」

Zack馬上立正:「是!」

「關於Tamblyn砦的攻略任務,辛苦你了。你的功勞我看得一清二楚啊,明確來說,你的評價是……」輕托著眼鏡框的Lazard續道:「你真是可怕的男人,只是單槍匹馬就把敵方部隊全滅掉了。」

Zard緊握拳頭,臉上流露喜悅。

至於Angeal則輕撫著下巴說:「我也感到驚訝,在我沒注意的時候,原來你也成長了呢。」

被誇獎的Zack聽到Angeal難得的讚許,竟然一臉難為情地搔著腦袋。

Lazard說:「你於Wutai戰爭的活躍應該也會讓後世傳頌,你說要成為英雄的夢想,已經實現了吧。」

Zard為之驚訝,至於Angeal則說:「Lazard統領,那樣說得太誇張了。若果還沒實現夢想的話,Zack還會繼續活躍啊。」

Lazard哈哈一笑便回應:「哈哈哈,那也說得沒錯。Zack,今後我會繼續期待啊。」

Angeal對Zack說:「那麼,趕快點,Sephiroth在等。」

「Sephiroth!?那個英雄Sephiroth?」Zard驚喜地望著二人,至於他們則沒有理會他的反應便相繼離開。

「太棒了!可以跟英雄見面嗎!」Zack雙手緊握著拳大叫,他終於可以跟傳說中的英雄、SOLDIER的首席見面。能夠與偶像見面,說不定就能更接近自己的夢想……

可是Zack似乎高興得太早,他還未見到Sephiroth,三個身穿暗紅色裝束、戴著面罩的人,手持著雙彎刀把他攔截住,並馬上進入戰鬥!敵人的身手極度敏捷,但是Zack總算把三人擊倒過來。

此時,Angeal在後方傳來呼喚的聲音:「Zack!過來!」

Zack回頭,馬上前來會合,便看見Angeal與Lazard同樣被剛才裝束相同的敵人攔截著。

Angeal上前道:「把統領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跟Sephiroth聯絡。」沒甚現場經驗的Lazard面對著敵人包圍,臉上難免露出緊張凝重的神情。

Angeal作好戰鬥姿勢,回應:「Zack就足夠了。那麼,去吧。」

Zack馬上走到Lazard面前說:「統領,請跟我來。」

Zack掩護著Lazard離開現場,不久便到達神羅士兵駐紮的地點。

神羅士兵看到統領歸來,馬上前來接應:「Lazard統領,平安無事就好了。」

Lazard站在神羅士兵身邊,便下令道:「Zack,我已經沒問題,去給Angeal支援吧!」

「知道!」Zack說罷便回頭,循著剛才的山路回到與Angeal分別之地。

「Angeal!?Angeal!!」Zack一邊張望,一邊呼叫。

「這些並不是Wutai兵啊──」當他走到發現剛才被擊倒的敵人,才發現他們的裝束與Wutai兵的完全不同。

正在狐疑之際,一團火球般的發光物體突然出現,並展開了魔方陣,Zack的四周立時幻化成異空間!

只見四周環境泛著暗紅的火光,彌漫著令人喘不過氣來的熾熱與硫磺氣味,Zack頓覺自己猶如身處煉獄之中……

此時,後來傳來一陣咆哮聲,Zack驀地回首,便看見混身火炎,長著長角的異獸──Ifrit站在面前!

Zack大驚:「召喚獸!?是誰召喚的!?」

Ifrit不由分說便向著Zack施展地獄之火炎──牠躍至高處,再從天而降,牠那巨大的身軀撞向地面,使大地震動;那混身的火炎,使大地陷於火海之中──那衝力與火炎的高熱迎向Zack,把他重重受創!

Zack趕緊回復後,立刻拉遠雙方距離,並改以與火相剋的冰魔法攻擊。

良久,Ifrit終於在冰魔法的攻擊下倒下……

Zack滿以為Ifrit已被擊倒,便安心地把劍收起。可是,Ifrit郤突然睜開眼睛,向著Zack噴射火炎!

被火炎包圍著的Zack自以為沒命之際,一個留著銀灰長髮、橫握著長劍的男人──Sephiroth擋在他面前,並衝向Ifrit。長劍從容一揮,Ifrit身上拼發出強烈的火光,然後就在火光中消失……

異空間隨著Ifrit被滅而消失,Zack則看著Sephiroth那簡潔而威力強橫的一擊驚嘆不已:「很厲害──」

對於Zack的讚嘆,Sephiroth不作任何反應。他步向倒下的敵人前蹲下,脫去敵人的面罩。敵人那棕色長髮、那陰柔的臉,Zack似曾相識。

「Genesis──」Sephiroth口中吐出一個名字,帶著碧綠色的眼瞳中流露出不為人察覺的憂愁。

「是逃走的SOLDIER Class 1st!」Zack為之錯愕。Sephiroth這麼一說,他才想起敵人的臉不正是跟Lazard在簡報上提到的Genesis一樣嗎!這個SOLDIER Class 1st的成員,真的成為神羅的叛徒,與他們為敵嗎?

對於Zack的提醒Sephiroth沒有回應,他隨即再脫掉另一名敵兵的面罩。

「是相同的臉!?」看著兩張一模一樣的臉,Zack的震驚不能復加。

Sephiroth喃道:「是Genesis.拷貝嗎?」

Zack聞言,震驚得往後退:「拷貝!?人類的拷貝?」

Sephiroth回頭,不答反問:「Angeal在哪兒?」

「他應該在這兒作戰,不過──」這麼一問,Zack馬上抬頭張望,可是郤那有他的身影?

「哼,那傢伙也走了嗎。」Sephiroth聞言,禁不住發出嘆息,然後起來。

「啊?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Zack上前追問,他似乎聽到Sephiroth的弦外之音。
Sephiroth冷冷的回答:「Angeal也成為叛徒了,就是這個意思。」

「不可能!」Zack上前,他手按著心房,懇切地為Angeal辯護:「我很清楚Angeal!他不是會幹那種事的男人!」

Zack知道,Angeal這種重視SOLDIER尊嚴驕傲、重視友情的人,是絕對不會作出背信棄義的事情!

Sephiroth停下腳步回頭,他以別有深意的目光看著Zack,只見Zack猛地搖晃著腦袋,激動地揮動著手呼喊:「Angeal絕不會背叛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第一章(完)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