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首先,這個CP絕對冷門……我不奢望有人絕對支持,不過希望真村的支持者要絕對考慮!請務必考慮清楚在繼續往下看,因為這篇是絕對的村沃,所以……
再者,希望有人看完這篇拙文後,對這個冷門CP能有一點愛~^^
那麼請欣賞吧!

Full Moon
 
 
睡不著……專上外套,走出了房間。
 
春末夏初,晚上仍然有些許涼意。
 
抬頭望,啊……今晚是滿月,滿月……
 
走在廊上,唯一的腳步聲,迴盪著。
 
來到了花園,走著走著,不實看向天空的滿月,浮躁的情緒,感覺稍稍平和了點。在一棵樹下坐下,以著樹幹,凝視著,只是專注地看……
 
真王在打敗創主的時候消失了,但是前陣子他回來了,但是前幾天,他離開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我,村田健是很開心啦,因為我終於不用再照顧那任性的王,也不用再當他的褓姆了。不過,繼承了那個4000年前大賢者的記憶的那個層面,卻很複雜,甚至……難過……
 
有時候我都會懷疑,我究竟是誰?我該當誰?不,應該說我一直都很清楚,只是遇到了真王,我就、不,那個大賢者的記憶就亂了。
 
心情煩躁,原因就是一直矛盾著我,所以今晚又失眠,這已經是幾天了……自從真王離開後……都過了四天了呢……
 
不過今晚是滿月,我喜歡月亮,喜歡看月亮,尤其是滿月。周圍閃爍的星辰也好美……
 
「你這麼晚不睡覺,怎麼了?」
 
全身一震,頭頂上傳來熟析的聲音,抬頭望,「原來是馮‧比雷特魯卿啊!你嚇到我了。」
 
「幹麻那樣叫我?部是早說都換彼此的……名字……」
 
「是呢……抱歉……最近有點亂……」我拍拍身邊的地,示意他坐下來。
 
他不是穿著那套連身粉紅色的睡衣,裡頭是穿著白色的襯衫,外頭穿著澀谷制服的黑色外衣,下頭穿著藍色軍裝的庫子和軍靴,這些都透露了……
 
「你怎麼還沒睡?」
 
「是我先問的耶!」
 
「抱歉、抱歉,……我的心情很,已經失眠好幾天了……」
 
「……是因為真王陛下……離開了?」
 
真是的,什麼時候便的這麼靈敏,「……應該說那個大賢者……很難過吧!」
 
「大賢者啊……」沃爾夫直視著我,「視著去關閉,可以嗎?」他頓了頓,「我看……你自己多少也有難過吧?不然……其他的記憶不就會把你給弄瘋了?」
 
「我是誰?」
 
「……村田健啊!」
 
我聽完,便咯咯的笑了起來,「嗯!我是村田健呢!哈哈……」
 
「幹麻笑?」他臉色有點不悅的問。
 
「我果然很喜歡你,抱歉,問了怪問題。」我指著他的大腿,「可以借我躺一下嗎?」
 
他微微瞇著眼,看了我幾秒,便又轉頭繼續看著月亮,不過他的雙腿已經打直了。我不禁微笑。
 
真是有夠不坦率的。
 
躺在他腿上,屬於他的味道緩緩傳入鼻中,「滿月好漂亮,不是嗎?」
 
「嗯……就是賞月到一半,看見你走了出來……」
 
「是喔,原來你在上月啊!一個人?」
 
「那個笨蛋早早就去睡了,真是的,一點風雅之情都沒有。」
 
哈哈,誰叫他是棒球小子!
 
我望著月亮,又深深的注視了起來,感覺到他輕輕的撥弄著我的頭髮,向哄小孩一般地拍拍我。
 
「我啊……」慢慢開口,「很高興真王他離開了,一部份是高興不用再當他的褓姆了,一部分是……他終於可以安眠了……」
 
「……但是還是有點……寂寞吧?」
 
「……前陣子,他不高興我冷淡的態度……」我嘆了口氣,「我向他說清楚我現在是村田健,不再是他的大賢者……」
 
「真王陛下……沒有生氣嗎?」
 
「哈哈,與其說生氣,不如說他是在吃醋吧!他抱怨我和澀谷太親密……哈哈,我們是朋友啊!」
 
「……」
 
「說真的,要在真王和澀谷之中做選擇……我會選擇澀谷喔!」我笑了幾聲,「因為我是村田健嘛!」
 
「你真的是很重視那個笨蛋!」
 
「……是呢……」腦中閃過前世今生的種種畫面,「為了那傢伙的計畫,我走過了4000年間,看過各式各樣的人、走過各式各樣狀況、也遇過各式各樣的事情……有前世的記憶本來就不是正常的情形了,有好多世都曾經認為自己是瘋了……」
 
停了一會兒,我又繼續說下去,「直到遇到澀谷……哈哈!誰會相信他是第二十七代的魔王呢?不過並不是他是魔王我才這麼重視他!」

 
「……我知道。」
 
「他那天然的個性就了我好幾次,正因為澀谷在我身邊,這世的我才更加確定、清楚我該做什麼……」朝月亮伸手,「我一直在找這樣的人,如今我找到、得到了,我很高興,為了他,要與所有人為敵……我也願意!」
 
「……那……真是太好了……不是嗎?」
 
臉轉向他,看到他的表情我的嘴角微微彎起,「沃爾夫,你看的清楚我的臉嗎?」
 
「當然啊,月亮這麼亮!」他口氣暴躁的回我。
 
笑意更深了,「你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表情嗎?」
 
 
我用手撐起身體,另一隻手輕輕地摸著他的臉,我抬起臉,吻上他那兩片織熱的唇瓣。
 
翡翠綠的雙眼吃驚地瞪大雙眼,過了幾秒才惱火地推開我,「你幹什麼吻我!我可不是真王!!」
 
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之外,不禁令我愣住了一下才哈哈大笑,「我怎麼可能把你當成真王!就算你們長的很像,你是唯一的馮‧比雷特魯卿‧沃爾夫拉姆!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哈哈……誰叫你生氣的表情好吸引人!」
 
「生……氣……?」他摸摸自己的臉,「我……哪有……」
 
「是因為我說澀谷很重要,所以你才……」
 
「怎麼可能!」
 
「但是你的表情很沒有說服力耶!……吃醋的表情……」眼看他惱火地轉過身,背對我,「還有,想不到會有我猜錯的事情呢!嘻嘻……」
 
「……什麼……事……」他稍稍轉身問道。
 
「你的回答。」
 
「?」現在他用著疑惑的眼神望著我。
 
我傾伸向前,靠在他耳邊細聲說:「我以為你會說"我是有利的婚約者耶!"這樣的答案耶!」感覺到他震了一下。
 
過了一下他才緩緩開口,「吵死了……我可是……是有利的……」
 
打斷他的話,「你可以躲開喔……」語畢,我倏地覆上他的紅唇,比起剛才更具侵略、更佔有、更深入……
 
一開始沃爾夫試著推開我,不過慢慢地……便忘情地順著我……直到感覺他快不能呼吸,我才放開他,順勢將臉埋進他的脖子中,像貓咪一般地磨蹭著。
 
「喂……很癢啦……」
 
我心滿意足的停下磨蹭的動作,「啊!」失聲喊出聲音的他急忙捂著嘴,因為我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個紅色的印子。
 
「你!」紅透臉的他略微惱怒的看著我,「被看到怎麼辦!」
 
「放心啦!」我揮揮手,「我有注意位置,領子會遮住的。」我的指尖順著他臉的輪廓滑到下巴,「謝謝你……」
 
「……謝什麼?」
 
「嗯……很多……」
 
「真是的!看到真王陛下的離開並沒有讓你傷心欲絕嘛!」他不悅的說。
 
「難過的是大賢者,村田健只是因此失眠,出來散步賞月,然後意外地得到令人開心的回應。」
 
「……」
 
我抬起頭,仰望月亮,「再見了,真王……」
 
突然感到臉頰上濕濕熱熱的,拿下眼鏡,幾滴眼淚滴落在眼鏡上……「這個大賢者真是的……」
 
一剎那,有人拉住我,回過神,我已經躺在他的胸口上了。
 
「這4000年……辛苦你了……」他緊緊的、緊緊的抱著我,用著低沉的嗓音說道。我也伸手回抱住他,讓眼淚恣意地染濕他的胸口。
 
我知道,從明天開始,我就只是村田建了……只是一個16歲的高中生……村田健……然後他有個身為魔王的好朋友和一個高傲卻令人珍惜的三王子殿下……
 
不知哭了多久,波瀾般的情緒才緩緩平復。
 
「好了點沒?」他溫柔的問道。
 
「嗯……真少見你這麼溫柔耶!痛!」我被他打了頭。
 
「吵死了,看來你是沒事了。」
 
「嗯,因為有你在……謝謝!」
 
「哼!我要回去睡覺了。」
 
我們兩個站了起來,我在他耳邊低語,見他又紅了臉,粗魯的推開我,不過卻用著細語回道:「好啦……」
 
我開心的朝他臉頰親琢一下,他又害羞成生氣的打了我,「你很煩耶!」
 
「哈哈!晚安了,祝你有個好夢。」
 
「哼!」
 
目送她離開後,我再次仰望月亮,遮也遮不住的笑容掛在臉上,「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再見,真王……」
 
轉身,伸個懶腰,「看來明天是個全新的開始呢!」
 
我的自語,消失在黑夜的風中。
 
帶著全新的心情走回房間。
 
 
 
「明天要不要也來賞月?」
 
 
 
─Fin─
 
 
 
後記:
我會寫這個CP真的是”蓄勢待發”很久啦!
在我心中,有沃是王道
接著,沃有、村有、村沃是我的第二王道啊!!!(吶喊)
其實這篇我有想過要有另外一個版本,就是村有的,不過……我實在沒時間了,所以作罷。
標題……是突發自我最近買的一本魔王的同人誌~
那本同人誌是村沃的,名字叫做”half moon”
然後看到這個名字後,我的靈感就不斷湧現啦!
然後就出現這篇了>V<
希望大家看完能給我新的指教
畢竟這是我第二次用第一人稱來寫文章~(除了第二部─今天開始寫下魔的歲月─那篇外,那是第一次)
 
至於另外一個靈感來源是來自OVA3的特典Drama,聽完真王&村田的Drama後,我真的深深覺得,官方有打算推廣村有喔^^
聽的我好有愛喔!!!!(興奮)
所以文中有出現的一些,是在Drama出現的^^””
 
那麼就先到這裡啦^^
希望有人能給我一些回復覆^^
 
以上。

coz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的魔王迷-紋
  • 第1次光臨~我是來至香港的迷哦!!!很讚的同人日誌~而且我也很喜少陰...
    說回正題:不錯的同人文